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能臣“丁鬼奴”

能臣“丁鬼奴”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晚清官员丁日昌天生是个耿直汉,眼睛里揉不得半点沙子。他20岁那年考中秀才,补了一个廪生。按道理,廪生应该由朝廷供养,可当地官员手握钱粮就是不发,丁日昌气急了,一个人跑到县衙门口击鼓大骂:“青天白日,饿死廪生!”直骂得县太爷缩在后堂不敢出来,其个性可想而知。

等到后来涉足官场,他作风不改,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上书整顿吏治,在安徽上、在上海也上,在福建也上,汰虚去冗毫不手软,贪官污吏一个也不放过,搞得官不聊生,称得上是晚清官僚里少有的能员,以至于连慈禧太后都不得不感叹:“你在江苏,官场虽恨你,然百姓却感激你,我也知道。”据说丁日昌在福建去职以后,福建巡抚王凯泰有一次请假回籍,路上看到一个流氓端着一碗红糖水,故意等着人撞翻,然后强行讹诈,旁边一个老人摇头叹息:“若丁抚台在此,尔何敢如此!”

丁日昌为人正派,作风强硬,理所当然遭到其他官员的排斥。那些官员表面上不敢说什么,私下里都骂他是“丁鬼奴”。这个外号是有原因的,因为他除了会内治以外,还熟智清说得头头是道,慈禧心里也疑惑起来,她忙问道:"既是先帝所题,为何没有先帝落款?"悉洋务,经常跟洋人打交道。恭亲王奕就因为支持洋务,被人骂成是“鬼子六”,这次丁日昌更惨,连“鬼子”都算不上,只是一个“鬼奴”。

不过,这个外号完全名不副实——这个“丁鬼奴”非但不是洋鬼子的奴仆,恰好相反,他最擅长收拾洋鬼子,专克外国人。

他甫一就任苏松太道,就干了一件大事。当时太平天国已经灭亡,英国人戈登率领的常胜军无所事事,整天在上海晃悠。朝廷怕尾大不掉,让丁日昌设法遣裁。丁日昌二话不说,捋起袖子就上,跟英国折冲几次,竟说服英国人发出了遣裁文书,调戈登回国。可此时新月初起光线朦胧,顺着缝隙隐约看见个老头儿骑着马立在庙门口。这老头儿年约旬,但依旧健硕,颌下的胡子长可及胸,气宇轩昂与众不同。马后还徒步跟着个虎背熊腰的少年,大概只有十岁左右。只见老者跳下马来,将马鞭交给少年。等少年将马拴在庙前树上,两人前后走进庙里,径直来到大殿之上。是裁撤在英国驻上海领事巴夏礼这里碰了钉子。

巴夏礼是什么人?那是个头上长角、眼珠发蓝的狠角色,曾经一手策划了亚罗号事件,直接引发了第二次鸦片战争。他在通州代表英国跟清廷谈判,结果走到张家湾的时候被清军抓住当人质,利刃加颈依然谈笑风声。

这么一头“约翰牛”,哪里会把丁日昌放在眼里?巴夏礼下巴一抬,说根本没收到这份文件。丁日昌几次交涉未果,牛劲也上来了。他立刻宣布遣裁文件失窃,把英国领事馆围了个水泄不通。巴夏礼几次要出门都被挡了回来,被困在领事馆数日,缺衣少食,最后不得已只好通知丁日昌说起来,这花爷有个怪癖,看到好东西都想买下来,现在见有这么幅神奇宝画,自然垂涎尺,于是便向智多星提出要买这幅画。可智多星怎么也不肯,说这是他的传家之宝,他不能轻易出手,可后来实在经不住花爷的软磨硬缠,便开价十万大洋与他成交。花爷听要十万大洋,心疼死了,可不买又不死心,结果缠来磨去的,好说歹说,最后还是智多星让了步,万大洋给了他。,说那份文件找到了。丁日昌盯着他把字给签了,这才撤了兵。

有了这次的先声夺人,丁日昌紧接着新官上任三把火,呼啦啦一口气全烧到了洋人头上。他先把本来驻扎城内的英国兵撵到了城外,然后巧使手段,要回了吴淞口的炮台控制权,还搂草打兔子,顺手撤销了向英法兵支付的军费。最后丁日昌还嫌不过瘾,又抓了一百多个在上海胡作非为的英国流氓,公开示众羞辱一番,然后挨个儿踢回英吉利去了。

这场火烧连营的好戏演得干净利落,而且从法理上挑不出一点毛病,让英国人想抗议都没地方诉苦。巴夏礼生生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只能徒叹奈何。

同治四年(1865年),又发生了一件大快人心的事。

那年英国利富洋行为击败竞争对手,决定在上海使用电报。电报在当时是不被清政府允许的,巴夏礼出面申请了好几次叔父把桌子拍:"不读书哪行?"接着,他说起了读书多、把书读好的好处。,也没成功。利富洋行驻上海的头头雷诺于是横下一条心,觉得反正中国人软弱好欺,不妨搏一搏。他拿出一万两白银,进了女娲急,竟哭了起来。老虎见她这样,就对她说:"姑娘先不要哭,快骑到赵千这番坏得毛是头的雾水:这赵千平日里杀人不眨眼,什么损事干不出来!为啥你赵千今天非要我帮你办事呢,吾办个啥呀!毛觉得事情很复杂,思虑片刻便对赵千说:"你到底有什么事让我办,给个明白话,我是老实人,花样咱可玩不起!"我背上,我们去把熔浆追回来。"一批电报材料,找来两个德国技师,外加雇来的二十几个中国民夫,筹备开工。开工之前,他既不向官府申请,也不请示英国领事,一帮人甩开膀子干了一个多月,一条专用电报线路就这么建起来了,长达21公里,光是电线杆就立了227根。那时候洋人嚣张,寻常百姓见了都绕着走,而官府的人见这些工人有恃无恐地当街挖坑栽杆扯线,以为必有后台,不敢上前询问,谁也没想到这是洋鬼子偷偷上马的项目。

其实雷诺也不十分怕官府知道,反正这已是既成事实,只消送些银子,拿着英国的威名吓唬一番,那些胆小庸碌的中国官员谁还敢追究?可惜他这一次如意算盘打错了。他遇到的不是别人,而是晚清官场上出了名的辣手刺头——丁日昌。

利富洋行私设电报的事传到丁日昌耳朵里,他勃然大怒,但随即又冷静下来。这事虽小,牵涉却大。就在前一年,上海刚刚设立了洋泾浜北首理事衙门,由中外互派官员共同审理中国与洋人之间的案件,这起案子不是他一个人能作得了主。

不过,丁日昌对付洋人有丰富的斗争经验。巴夏礼都被气得吐血,你雷诺算哪根葱?

翻了山又山,涉了水又水,她们终于来到了嶷山。她们沿着大紫荆河到了山顶,又沿着小紫荆河下来,找遍了嶷山的每个山村,踏遍了嶷山的每条小径。这天,她们来到了个名叫峰石的地方,这儿,耸立着块大石头,翠竹围绕,有座珍珠贝垒成的高大的坟墓。她们感到惊异,便问附近的乡亲:"是谁的坟墓如此壮观美丽?块大石为何险峻地耸立?"乡亲们含着眼泪告诉她们:"这便是舜帝的坟墓,他老方苞被打入刑部死牢关就是两年,等死却死不了。原来,清朝重臣李光地极力保护方苞,在皇帝面堑尽量方苞的好话。康熙也感到"方苞学问天下莫不闻",他法外开恩,赦免方苞无罪,还封他为上书房行走。能到上书房里办差,在老百姓眼里可是相当于宰相的官哪!人家"对于他的病有没有什么可挽救的方法?"从遥远的北方来到这里,帮助我们斩除了条恶龙,人民过上了安乐的生活,可是他却鞠躬尽瘁,流尽了汗水,淌干了心血,受苦受累病死在这里了。"原来,舜帝病逝之后,湘江的父老乡亲们为了感激舜帝的厚恩,特地为他修了这座坟墓。嶷山上的群仙鹤也为之感动了,它们朝朝夕夕地到南海衔来颗颗灿烂夺目的珍珠,撒在舜帝的坟墓上,便成了这座珍珠坟墓。块巨石,是舜帝除灭恶龙用的齿耙插在地上变成的。娥皇和女英得知实情后,难过极了,人抱头痛哭起来。她们悲痛万分,直哭了天夜,她们把眼睛哭肿了,嗓子哭哑了,眼睛流干了。最后,哭出血泪来,也死在了舜帝的旁边。于是丁日昌不动声色,一边派心腹去搜集利富洋行的情报,一边让人给沿线当地农民制造舆论,说这电报线路吸人魂魄,破人风水,同时暗示他们官府绝不追究。恰好当地有一个人暴死,农民们本来就气势汹汹,对这些电线杆看不顺眼,加上官府刻意煽动,那还有什么好怕的?

五月二十八日,群情激昂的农民兄弟们在策动之下,一夜之间就把227根电线杆拔得干干净净,连木杆带电线就地瓜分,各自扛回家去了。效率之高,令人咋舌。丁日昌闻讯冷笑,你雷诺不是想造成既成事实吗?那我就再给杨员外听了黄高的话,就拿起筷子,就近夹了筷,放在嘴里尝,眉头就皱了起来。你“既成”一回!经商赢利我不行,暴力拆迁,嘿嘿,你不行。

丁日昌可不是个单纯只会煽动农民掀杆拔线的莽夫,暴力拆迁只是个前奏,他早埋下了一记极厉害的杀招,摇着扇子等雷鸡王醒来后,发现头上真有朵红花。于是它戴着红花去见大天王,大天王认出这是玉帝的"御炉红花",知道玉帝看重鸡王,于是破格让鸡王参与生肖竞争。到了争排生肖的那天,鸡又狗同时起床,相并而行。快到天宫时,鸡怕狗占了先,就连飞带跑扑到前面去了。狗急起直追,直没追上,结果排在鸡之后,从此,狗对鸡再无好感,见到鸡就追。直到今天也余气未消,"狗撵鸡飞"的现象至今可见。而鸡呢,至今还是红着脸每天司晨,头上戴着朵漂亮的大红花。诺上门。

雷诺听说了电报线路被毁,大吃一惊,二话没说急忙去找英国领事麦华佗诉苦。他嘴还没张,麦华佗先苦笑着拿出一封文书来,说人家丁日昌早就先一步把利富洋行给告了,告它未经核准,擅自兴造营建,要理事衙门介入审理。

雷诺拿着那封文书,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如果出面作无罪抗辩,必须得申明自己没建过这条线路,这正中丁日昌下怀——你说没建是吧?好啊,那些农民也从来没拆过什么电报线,因为从法律角度来说,我们不能拆毁并不存在的设施;如果不辩诉,那就是承认自己非法建线,这种官司就算打到英国女王面前也是输定了。千错万错,就错在自己谁也没告知,到头来哪国法律也帮不上忙。

别说雷诺,就连麦华佗都没料到这位中国官员玩起西洋法律比伦敦的这天午夜时分,王财主起来小解,听到院内有动静,撩开窗帘,发现个黑影,鬼鬼祟祟地向西厢房摸去,不好,盗贼进院子了,金银财宝都在那里边放着,还有价值连城的古董和字画,就大声嘉应、嘉佑两人各划着艘小船,前后,正在追赶艘开往湄洲的客船,这艘船很大,而且水军就在后面远远的跟随着,保护过往的船只,可嘉应兄弟根本就没有把水军放在眼里,竟敢来拦劫这艘客船。嘉佑便横着船拦在主航道上,客船虽然大,但却不敢轻易地去撞小船,不得不减慢速度,喊话让小船让道,然而小船就是不让道,船上的旅客,下子就明白了,他们遇到了海盗,所以船上立即片惊慌。招呼家丁:"贼人进院子了,快抓贼呀。"喊声惊动了熟睡的家丁,院内片光亮,几个家丁持械慌慌忙忙跑到院子里抓贼,盗贼看被发现,难以得手,闪身纵身跃上高高的院墙,转眼消失在夜幕中,几个家丁跟着咋呼了几声,眼睁睁地看着盗贼逃之夭夭,束手无策。律师们还熟。

丁日昌随信送来的,还有一大堆证据,不过这些证据都是分开用另外一个信封装的。麦华佗是个老油条,知道丁日昌的微妙暗示:若是真提起诉讼,你们稳输,而且诉讼旷日持久,两边面子都不好看;现在证据我给你了,却不附在起诉书里,意思是我也不想闹大,你知道理亏,把苦主压住,这事就当没发生过算了。

吕洞宾弄得好糊涂,他想来想去,总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南极仙翁见吕洞宾愣在旁边,大笑阵,便把他在西湖边卖汤团的经过讲了出来,说得吕洞宾和众神仙都笑了。

麦华佗这回知道为什么巴夏礼会败在这个中国官员的手里了。他赶走雷诺,回了一封公文给丁日昌,说利富洋行一贯奉公守法,贵府指责实无证据云云。丁日昌又回一封,说经查确无电线杆(麦华佗心里肯定在想:废话,都被你唆使农民拆干净了啊),恐系误会,不予追究云云。两人心照不宣。

整个风波就此平息,各方皆大欢喜,只有雷诺一人诉苦无门,饮恨回国。中国第一条电报线路就此结束了它短暂的一生——它甚至还没满月。

跟丁日昌几个回合的交涉后,那些骄横惯了的洋人们收敛了许多,知道了在中国象每次听了都不以为然,对丰说:"父亲,俗坏船到桥头自然直,你就放心吧。"看到儿子这个样子,丰很为自己当初的宠溺后悔,常常摇头叹息说:"养不教,父之过啊。",到底还是不能太乱来的。

选自《传奇故事·百家讲坛》

2011.9下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