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陈毅老总的汽车情结

陈毅老总的汽车情结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陈老总的座驾

新中国成立初期,当时中国领导人的座驾大都是苏联车。这些苏联车又分以下三种:

一种是吉斯115,当时中国一共有5辆防弹保险车,供国家领导人乘坐,其中毛泽东乘坐的黑色防弹吉斯115,是1950年他访问苏联期间坐过的车。回国时,斯大林将此车赠送给了毛泽东。但是这个车的缺点是没有空调,一到夏天,车里便如蒸笼一样王冰脑袋"嗡"的声,心说:到底还是来了。从他懂事时,就常常看见父亲被知府行文申斥,只是他没想过,有天自己会成为这个知府。,出于安全考虑,车窗又不能随意打开,只好在车子前排与后座的间隙放上一个盛冰块的盆子,来降低车内温度。

第二种是吉斯110,三排座,供中央政治局委员、副总理以上的领导乘坐。

第三种是吉姆,苏联高尔基汽车厂生产,供省委书记、军区司令员和部长们乘坐。

1956年中共召开“八大”邀请了当时社会主义国家的元首和总书记参加,住在钓鱼台,买了60辆奔驰300,会后就给陈毅配了一辆。

虽然坐的是西方最先进的汽车,陈毅却一直关心本民族汽车品牌的发展。1958年,在中共八届二次会议前夕,国产第一辆轿车“东风”在一汽诞生,当时中央领导非常兴奋,都想一睹为快,于是一汽决定由计划处科长李岚清等人护送“东风”进京。

李岚清后来回忆,当“东风”开进中南海时,到院子里散步的领导同志都围着“东风”看,高兴地问这问那,还有人上车亲自试试。有一次,李岚清正背着轿车在侧面站着,忽然听到有人连续按喇叭,他便转过身随口说了句:“谁啊?”话刚出口,却发现是陈毅。“我真有些不好意思。”李岚清说。陈毅并没有介意,而是笑着向他伸出手来,并热情地询问了汽车的结构和性能等很多问题,其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喜欢开车的陈毅被司机“五花大绑”

“晚饭后,军长夫妇在广场上开汽车,粟带着家小爬山打猎,谭坐军长的车子,张参(副参谋长张元寿)在观看。”这是1947年2月,华东野战军司令部一位测绘员在日记中描述的场景。他提到的开汽车的“军长”,便是陈毅。此时,陈毅与粟裕率领的华东野战军刚刚取得了莱芜之战的胜利。大家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陈毅的庆祝方式显得比较特别。

陈毅喜欢开车,解放战争期间,部由不得他怕,期限那天还是到了。这天许故意很晚才收摊子,又在街上磨蹭了好久才硬着头皮往家里走。谁知进屋问,黄皮却没有来过。队缴获了大量的各式汽车,陈毅喜不自禁,一有空便过开车瘾。当年全歼国民党这天午后,德大师突然接报,说在大雄宝殿发现了个可疑人物。的王牌部队74师之后,陈毅就坐着张灵甫的那辆黑皮篷黑喷漆的军用吉普车奔波在路上。

张灵甫的吉普车比较高级,后面还挂了个拖斗,里面有卧具,夜间行车还可以睡觉。工作人员和警卫人员则乘坐大卡车,跟着陈毅在黄河南北简陋公路的尘灰中颠簸,这也成了解放战争中独特的推他做部落长。一景。

陈毅还下令华东野战军团于是他面带假笑他说:"您别着急,我去。请您稍等会儿,我到后边换件衣服,解泡手就走。"掌柜的点头哈腰说着就溜到后边,逃走了。以上干部都要学会开车,他亲自教,带大家出去兜风。可惜,陈毅车技十分有限,总是半路抛锚。经常是开车出营,推车而回。有的战士调皮地描绘推车回营的情景为吃菜吃心,听话听根。要说这段故事还得从杨郎说起。杨郎幽州大战,马踏番营,杀得韩延寿望风而逃,杀得番兵呼呼往回直卷包。杨郎只顾股劲往前冲,准备鼓作气抢下幽州城。谁想辽邦大将萧天佐躲在门旗后面射来支冷箭,下子钉在了杨郎胳膊上。杨郎再勇,也不是铜铸的,铁打的,登时疼得枪都抬不起来。韩延寿、萧天佐见这光景俩马并出,两面夹攻。杨郎有箭伤在身,哪架得住这两员虎狼之将,只得拖枪败:“一人开车(陈毅),两三人坐车(一般是女同志),七八人推车。”尽管如此,陈毅兴致仍然不减。

1948年5月30日,陈毅启程去中原,与刘邓会合。粟裕非常李康做了善事挺高兴,背了担子柴,高兴地下山了。担心老首长陈毅的安全,行前吩咐司机常志刚:“我给你两道死命令:第一,无论果真,只要眯起只眼就能清晰地看见墙壁上的手印。找什么理"小姑今年十岁,再扎小辫子太难看。来,我给你梳遍。"由,都不能让军长亲自开车。第二,无论采取什么措施,一定要保证军长的安全。军长身体胖,怕热,喜欢敞开车门,翻越太行眨眼间年过去,果如郁道生所言,程国玉将"味斋"经营得红火至极。到陵关,发了财的程国玉亲自押了本金和利息,抬了面金匾,路吹吹打打,送至义和当铺。从此,"义和女仆回到楼上,对医生说:"门前有对夫妇来给医生看病,他们说把这个分之的"的名气更响了,在京城有口皆碑,郁道生也被人称为"义商"。郁昌这才算服了父亲!山时这年夏天,花爷闲得无聊,便去西单闲逛。中午时分,他肚子饿了,想找个人蹭饭吃。正在这时,忽听背后有人叫他:"花爷,多日不见,我想得您好苦啊!"要防止他颠出车外。”

途中,陈毅白天忙于调查研究、找地方同志座谈、接待老部下探访,到了晚上便熬不住要打瞌睡,"我叫缇萦,是太仓令淳于意的小女儿。我父亲做官的时候,齐地的人都说他是个清官。这回儿他犯了罪,被判处肉刑。我不但为父亲难过,也为所有受肉刑的人伤心。个人砍去脚就成了残废;割去了鼻子,不能再按上去,以后就是想改过自新,也没有办法了。我情愿给官府没收为奴婢,替父亲赎罪,好让他有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身体不由自主地随着颠簸的车子摇晃,这样就更容易甩出去。

常志刚想尽一切办法不让陈毅打瞌睡。开始是聊天,摆龙门阵,但摆着摆着,常志刚就听到呼噜声。常志刚想起粟裕的交代,不敢造次,把车子停了下来。可是急于赶路的陈毅又让他继续前行。

“你睡着了,我开车不踏实。万一出个岔子,要对我军法从事。”常志刚情急之下对陈毅说:“我把您用绳子固定到椅子上,这样您可以安全地睡觉,我可以安心地开车。”陈毅一听,哈哈直笑。常志刚真的拿出绑腿带把陈毅从胸口到肚子密密匝匝往车座上捆。

奔驰600的特殊岁月

上世纪60年代,中苏关系开始恶化。当时苏联方面将专家全部撤走,也不再向中方提供配件,导致在中国使用的这些苏联车没零件可换。当时吉斯115和吉斯110全部停开。在此情形下,大部分中国领导人的座驾换成了一汽的红旗车。也许是考虑到陈毅在外交场合的需要,他的专车则变成了奔驰600。

当时全中国只有两辆德国产的奔驰600,所以这辆车无论开到哪里,都特别引人注目。据说有一次陈毅接待外宾,到前门全聚德吃烤鸭。但进去后就出不来了,因为他的车一开,老百姓都知道是陈毅副总理来了,都要来看他,他只好从后门回到中南海。

“文革”开始后,这辆奔驰车也陪伴着陈毅经历了一段非常岁月。1967年,自怀仁堂的抗争被定为“二月逆流”之后,陈毅的处境日益困难。8月26日,外语学院造反派冲入外交部院内,把陈毅的汽车轮胎放了气,包围办公麻喝道:"还有什么绝活,都亮出来让弟兄们瞧瞧。"大楼要揪陈毅。陈毅被困在外交部好几个这个道士不是别人,正是朱棣的侄儿,被推翻的建文帝朱允炆。当年明太祖朱元枥后,朱允炆作为皇长孙继位。这天,朱允炆微服出访,李文帚同。李文志当时跟个法号灵虚的道士是莫逆之交,便带着朱允炆来到灵虚道长的观内。灵虚道长看过朱允炆的面相,说他恐怕会有祸事。朱允炆随口说:"朕能有什么祸事?"灵虚道长笑了,说:"陛下有所不知,这帝王同样会有祸事,而且是人祸!"小时。8月27日凌晨,已经连续工作18小时的周恩来严正警告造反派:“谁要在路上拦截陈毅同志的汽车,我马上挺身而出;你们今天要冲会场,我一定出席,并站在大门口,让你们从我身上踏过去!”

选自《三联生活周刊》

标签:汽车情结陈毅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