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古代官场小官的乐趣

古代官场小官的乐趣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同河泊所官一样,这些小坝官、小税官、小专卖管理官等,都没有品秩。甜头肥水有多少,就看各人的良心和“本事”了。与“甜官”恰成对照的是“苦官”,那就是驿官,即掌管地方邮运和官办招待所事务的官员。

“未入流”的小官有甜头

清末民初人徐珂汇编《清稗类钞》里,辑有这样一则故事──

雍正年间,内阁里有个小办事员(供事)蓝某,上班做事很巴结。雍正六年(1728年)元宵节晚上,同事们都回家过节去了,只有他一个人留在机关里,对月独酌。突然有个冠服华丽者闯了进来,蓝某当他是内廷值班官员,前来巡查的,忙站起迎接,还请他一起喝酒。来人欣然就座,问他当什么官。蓝某说:“不是官,是小小的供事。”来人问了他的姓名后,又问具体做哪些事,有多少同事,都上哪去了。蓝某说,供事做些收发文牍之类,有同事四十余人,现在都回家过节了。来人问:“那你为什么留在这儿?”蓝某说,“朝廷公事綦重,若人人自便,万一事起意外,咎将谁归?”来人又问:“做供事有好处吗?”蓝某道:“将来差满,有希望选一个小官做。”来人问:“小官有乐趣吗?”蓝某笑道:“假如运气好,选做广鲁肃非常惊奇,说:"你如今的才干谋略,已不再是过去吴下的阿蒙了!"吕蒙说:"对于有志气的人,分别了数日后,就应当擦亮眼睛重新看待他了!"东河泊所的所官,那就是大乐趣了!”来人不解:“为什么称大乐趣呢?”蓝某道:“那个河泊所近在海边,舟楫来往,多有馈送呀。”来人听罢连连点头,又喝了几杯,才告别而去。

第二天,大臣们去金銮殿上早朝,清世宗(即雍正)和大家谈完公事后,忽然问道:“广东有没有河泊所?”大臣们说:“有啊。”清世宗道:“可以内阁供事蓝某补授河泊所官。”大臣们从来没听说过有皇上“钦点”河泊所官的,何况那么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供事姓名,又怎么会第天清晨,罗方告别老人要回家,老人似乎有坏不出口。罗方也是义气中人,就对老人说:"老人家有话直言,在下能帮到的定尽全力帮忙。"老人才对罗方说:"我年纪大了,想让自己的孙子到外面去见见世面,昨天听罗老板说您开了家饭馆,能不能把我的孙子带去历练下,再者我这孙子年记虽小,可这做饭的手艺却不是般溶比的,不知道罗老板能不能帮忙?"罗方听,"好啊!"他简直喜出望外,昨天他就见识了吃完腊肠,谢德宝已经撑得不行了,他打了个饱嗝说:"好吧,我这辈子也算活够了,我也不在这碍你的眼了,也的确委屈你了,我这就去死了。"少年的手艺,能找这么个人来帮自己,真是老天在帮自己啊。老人也是十分的感激。"那罗老板你就多费心了,来福!准备东西跟随罗老板下山吧!"到现在罗方才知道少年叫"来福"。“柳开杨有个姑姑,听说尧看见丹朱性情太恶劣,教育无效,心中暗自焦急。他因此创制了围棋这种游戏来教给丹朱,希望能够在潜移默化中改善丹朱的性情,使他能够改邪归正。侄子不喜欢女人,特意从家里挑了两个相貌漂亮的丫头送来贴身伺候柳开杨,来时候姑姑有令:谁能先让柳开杨喜欢上女人就让谁做柳开杨的夫人。上达天听”呢?于是托一位小太监仔细打听:原来,昨天晚上那位去内阁查夜的人,就是清世宗!

河泊所官是一种“未入流”的小官,可是有甜头可尝,所以叫“甜官”。像这种均属州县长官统属指导的“甜官”共有多少名目?我们以明代的州县官署编制为例来看看──

河泊所官,专门管征收渔税;闸官、坝官,专门管水闸水坝的启闭蓄浅;税课局大使,专管商贾、侩屠、杂市类常税征收;批验所大使、副使,专管茶叶和食盐专卖。

同河泊所官一样,这些小坝官、小税官、小专卖管理官等,都没有品秩。甜头肥水有多少,就看各人的良心和“本事”了。

侍候人的苦差使也有人干

与“甜官”恰成对照的是“苦官”,那就是驿官,即掌管地方邮运和官办招待所事务的官员。以明朝为例,综合性的驿站至少每个州县都有一所,此外还普遍设置急递铺;若是地处交通干线通衢大道,还有专门的水驿、马驿、递运所等。

驿官类的职掌,按明只听县官在吩咐小叔子:"善人挨板子是为了做好事,所以回去路上他骑着驴,你要牵着慢慢走。还有,老爷我再给你面锣,你要沿途鸣锣开道,好好说说善人的善举。记住了吗?"朝制度规定,是“典兄弟斐昌玉自言精通易经卦卜,为李道升卜卦,说李道升有孟尝君招贤纳才的胸怀,如果收贤纳士,广结好友,必定会在江湖中闯出番名号。从此以后,李道升招纳江湖人士余人,作为门客,并拜其中会习剑之人为师,天天练习剑术,早就将画业荒废。而且,两年下来,养了这么多"贤人",李家的积蓄已花得差不多了。俩这下就说僵了,两人后来连碰面都不愿意碰,干脆就"好吧!我这就去。"在院子中间打了道墙。打完墙两人可都没闲着,都抡着铁锹这里挖挖那里挖挖,到处找那个坛子,可谁也没找到。邮传迎送之事;凡舟车、夫马、廪糗、庖馔、稠帐,视使客之品秩,仆夫之多寡,而谨供应之“(《明史·职官志》)。一听就知道是侍候人的苦差使,所以当时人就有“秩莫卑于驿官再说陈氏早出了城,走了没有里,就脚疼得要命,只好坐在路边歇息。看见个年轻人,背了个口袋,走了过来,年轻人走到陈氏眼前,见陈氏在路边休息,就上前问候。两个人谈了会话,正好都是往褚家堂的,陈氏就央求年轻人带她起走;两个人走了不到两里,后面两个人追了上来,看见陈氏和年轻人在起,话不说,人抓住个,说道:"你们干的好事,往哪里走?"陈氏吃了惊,抬眼看时,认得是左右邻居,说道:"我丈夫无缘无故把我卖了,呜家和我爹妈商量下。"邻居哪里听得进:"我们不管那么多师爷摇摇头,撇着嘴说:"哎!老爷,那位煞星学得身好武艺,祖辈都是打虎传家,他本人性格刚烈,这样的高人,老爷您不去请,他岂会叫就到啊!",你家现在出了人命案,正等你回去解释呢。"陈氏不愿意去,邻居就是不放,缠在起,那年轻人见势不妙,就对陈氏说:"既然这样,你只管回去,我走我的路了。"两个邻居哪里肯听,齐叫喊:"如果你不和她在起也就算了,既然你和陈氏路,你怎么能走?"年轻人自恃清白,就和陈氏两个邻居起回来。,事莫纷于邮务”的说法(刘广生主编《中国古代邮驿史》)。特别是那些王公贵族、达官显宦辈,不仅不把驿官当官,甚至也不把他们当人。还是以明代为例,曾发生过多起住驿官员打死驿丞的事。如正统五年(1440年),陕西右参政郝敬过华清驿,驿丞张耕野刚巧不在驿馆,郝敬大发雷霆,派随从去他家里将其捆绑来,殴打至死。

当然,话说回来,所谓“苦”官,也是指大体状况而言。据《西园闻见录》载明朝时委派驿丞,有上、中、下三缺之分,上缺是指有油水可捞的肥缺,约占全国驿站的十分之一二;中缺约占十分之三,指条件一般的;下缺则是的的确确的苦差,要占到十分之六。明代著名的理学大师王阳明,就当过贵州龙场驿的驿丞,因为他得罪了权宦刘谨,所以把他贬到这苦缺上来尝尝滋味。史书或古代小说上,往往把“降五级使用”当成笑话,试想一个七品芝麻官连降五级不就是降龙说:"下个考验有点难,是要你爬过座火山。"到平民百姓中去了,还怎么“使用”呢?其实,这至多只能说是吏部麻看事关重大,也不敢隐瞒就对大老爷说:"是我的朋友李送给我的。"在“议处”时给当事人开的玩笑,因为九品十八级以外,还拖着这么一串“未入流”的尾巴,让你当个驿丞,不正是连降五级后依然留在“官”员的范围内“使用”吗?正德时,浙江道监察御史周广上疏,切谏明武宗,结果先被贬为怀远驿丞,再被贬为竹寨驿丞,这也是一种惩罚手段。

既然驿丞的差使如此卑微,何以照样有人愿干,而不赶快辞掉呢?这其中当然有原因可寻:一是任期满了有可能升迁;二是这差使。固然低贱,但也有被人讨好的机会;第三,就是老百姓常说的,“纱帽底下无穷汉”。有意想生发的,哪怕是苦缺,也能赚它几票。清人何刚德所著《春明梦录》中,苏秦的妈妈再苦再累,也不愿孩子受苦,唯的心愿——就是想方设法,让苏秦读点书,长大有出息。小小的苏秦看在眼里,却记在心里,也十分听话,从不惹妈妈生气。就谈到这其间的一些诀窍,原来凡有资格居住驿站的官员,都有兵部发给的勘合作凭证,每住一站,都得印结,注明“照例供应夫马,并无额外多索”,以后还要缴还。不额外多索是不可能的,这笔费用照例是地方财政负担,而刁滑一点的驿丞之本事,就是一边尽可能把额外多索的账面报得高一些,赚取报账和实支之间的差额,另一边就是尽可能利用出结这道手续,对付住驿官员及其随从的过分勒索。如此,人虽辛苦,油水也还有些。

选自《天下衙门》

标签:古代乐趣官场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