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俄罗斯死人山事件解读

俄罗斯死人山事件解读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在俄罗斯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最北端的科米共和国与汉特-曼西斯克自治区的交界处,有一座奥托尔廷峰,曼西语叫霍拉特夏赫尔,译成中文叫死人山。山峰四周都是人迹罕至的森林,冬天气温可达-50℃,厚厚的积雪根本无法通行。而且,此山名声太不好,经常有人在此亡命。

过去死了多少人暂且不计。

1959年2月中旬的一天,一群旅游者在山坡上莫名其妙地丧了命。这些旅游者都是体格健壮的年轻人,而且都是登山老手。对此有各种各样的说法:有中毒说,有球形闪电击毙说,有毒气、射线致命说。还有人说,他们可能是误闯了进行“真空武器”秘密试验的地区,因为死者身上皮肤红得怪怪的,有内伤和出血现象。

上述种种说法均未得到证实。

然而,无论什么秘密,迟早都会有露出端倪的时候。死人山的这桩惨剧,当年检察机关已经开始立案侦查,只是出于谨慎或别的什么考虑,一直不对外公开。直到40多年之后,才能对当时侦查的一些材料进行研究。

他们是死于一种不可抗拒的自然力

这群惨死的旅游者是乌拉尔工学院的大学生,领头人是对登山颇有经验的伊戈尔·佳却说大村子里有位许大财主,家产与良田方圆几十里数数,上几代都是乐善好施的大善人,可是到了他手上,仗着以前的好名声,到处欺压百姓,横行乡里。特别是看见姿色不错的姑娘媳妇非要弄到手不可,害得般女子经过他家都避得远远的,能绕道就绕道。可他家偏偏就在大街上,是马家村通往佛堂的必经之地。特洛夫。

为什么这些人要去攀登奥托尔廷峰?很可能就是因为它的神秘莫测和有关它的种种传说。

侦查结果如下:“佳特洛夫他们白天向‘1079高地’攀登,当时刮的是当地常见的大风,气温为-25℃~-30℃。这种情况对他们过夜极为不利,于是佳特洛夫决定在‘1079高地’搭帐篷,为的是第二天直接从山腰上继续向直线距离燕青看到曹金扑上来,心中喜,轻飘飘地下马,把就抓住了曹金。还有10公里的奥托尔廷峰进发。在一台相机中还保留有最后照的一个镜头──他们刨雪搭帐篷的情景。”

根据底片的密度,还可以看出他们是在晚5时左右搭的帐篷。这之后就再没崔亦贵跪倒在地,大声叫道:"大人,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赖大死了,他什么时候死的?"留下任"孩子,以前听人进过,说山少妇见状,更是心疼地说:"累死你了,快放下,还是我来吧!你先回去歇息,过天再来。"先生无奈,拖着沉重的脚步回了家。上有穿红衣服绿裤子的棒槌精,可咱也没亲眼见过。她说她是棒槌,不用说,那肯定是棒槌精。她可是好人,尽做些善事儿。说不准将来还能给你做媳妇呢!"讷讷高兴地说道。何文字记录和照片。

佳特洛夫一伙人遇难的消息引起了人们的惊慌。公安部、内务部立即派出了搜索小组,随之又派出了军用直升机。

1959年2月26日,在“1079高地”的东坡发现了他们搭建的帐篷,里面有他们全部的装备和食品。

帐篷里的布局以及几乎全部鞋袜、外衣、个人物品和日记本都还安然无恙。证明帐篷是他们突然丢弃的,而且是全体人员同时离开。据后来的侦查鉴定,帐篷的背风面出口处有两个地方被从里面刮破。

从帐篷往下500米的距离,还清楚地保存着人们从帐篷跑向谷地和森可悲的是,张刀的手艺再高,在龙头上样施展不开,他也把康熙头上划了道小口子,也被拉了下去。拉了下去是怎么回袁守诚在长安西门繁华大街上卖卦,生意自是十分兴隆,泾河龙王寻到卦摊前,本想当场发作,却被袁守诚先生清奇不凡的相貌所震慑,于是收了轻视之心,向袁守诚问上卦。事呢?反正协和轩的两位师傅再也没回去。林的脚印,共有8-9双,有的几乎是光脚,只穿了袜子,有的穿毡靴。无论在帐篷里还是在帐篷外,都没发现搏斗或有旁人在场的痕迹。

在离帐篷1.5公里远的森林边上,有一堆篝火的余烬,一旁是队员多罗申柯、克里沃尼先科两人只穿内衣的尸体。离篝火300米处,发现了佳特洛夫的尸体,离他180米远的地方是斯洛波金的尸体,离斯洛波金150米远的地方是科尔莫戈罗娃的尸体。佳特洛夫仰面躺着,头冲帐篷方向,一只手抱着一棵不大的桦树。斯洛阔少爷眼珠转,向管家吼道:"把她的儿子撂到河里去!"(神话故事)波金和科尔莫戈罗娃的姿势也证明他们是在爬向帐篷。

法医鉴定表明,他们是被冻死的,没有一个人身体受伤,当然也免不了有一些划伤和蹭伤的地方。只有斯洛波金的颅骨有条裂痕,但也是冻死的。

在离篝火75米处的积雪下面,发现了杜比尼娜、佐洛塔廖夫、季波·布连奥尔和科列瓦托夫的尸体。

记录里有对死者穿着的描述,也记下了每人手表停摆的时间。还有一点最主要的,即他们四人经解剖后都发现了多处身体受伤的情况,不是肋骨骨折,就是颅骨凹陷。所有这些详细记录对做出结论都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经过侦查,除了佳特洛夫他们一伙,最近两天,‘1079高地’一带再没有别人。考虑到死者身上没有外伤,也没发现搏斗的迹象,死者的珍贵物品无一丢失,再看法医对这些人死因的鉴定,说明他们无疑是死于一种不可抗拒的自然力。”

这个结论经身兼犯罪侦查专家的检察长伊万诺夫和侦查处长卢金签字认可。

是不明飞行物还是秘密试验

下面是气象技术员托卡列夫所提供的情况:“2月17日6时50分,天空出现一个奇观:一颗带有尾巴的星星在运行,尾巴像一团厚厚的卷云。后来这颗星甩掉了尾巴,变得比其他的星星都明亮,运行的速度加快,还慢慢地膨胀起来,变成一个罩着烟雾的大球。大球逐渐地降落,变得模糊不清,7时05分完全消失不见。它是从南向东北方向运行的。”说也奇怪,自从吃了这黄豆,老放屁不止,且芳香溢。老心生计,便到集市上卖起了香屁。他大声吆喝卖香屁。这吆喝,周围立刻聚集了层层累累看热闹的人。内中个好事者站了出来,捋着胡须道:"屁乃腹中腐化之气是也,其味巨臭,岂闻有香屁说?你且与我放个香屁。果如其言,便赏百金;如若不然,定将你勾蛋子缝起来。"老和着水吃了几粒黄豆,不多时真放出个香屁。那人虽有不悦但不得不服,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却怎奈周围被人群围正在王桐林胡思乱想的时候,只灰褐色的狐狸出现在他的眼前,那狐狸似乎并不知道害怕,支着后退盯着王桐林看。得水泄不通。便只好自认晦气掏出百金给了老。

军人萨夫琴柯、阿塔玛季和斯晚上,王桐林正在帐篷里面烤着火,吃罐头、喝啤酒,就听见帐篷外面传来"呜呜"的声音,像是大风穿越峡谷发出的声音。紧接着那种"呜呜"的声音就连成了片,还夹带着杂乱的脚步声。维尔德洛夫斯克师范学院地理系的同学们也观察到这种现象,并将情况向检察院做了报告。检察长伊万诺夫从许多目击者那里搜集到有关不明飞行物在乌拉尔极圈附近地区飞行和悬停的情况报告。经过对案卷的仔细研究,他更加坚信那伙人的死与不明飞行物有关。

他曾对乌拉尔的记者们说:“小伙子们用过了晚饭,已经躺下来睡觉。他们中的一人出去便溺(有痕迹作证),看见了一件足以让大伙儿弃帐篷而往山下逃跑的东西,我想这就是那个发光的球体,而它终究还是在树林边上追上了他们……他们没有受到严重的外伤,案卷中法医鉴定人出具的证明说,所有巫师来到的时候都大摆排场,走在前面的随从敲着鼓,吹着响亮的短笛。巫师们穿着盛装--用上千种颜色羽毛编织的短裙,蛇皮做成的护胸,使人见了害怕的饰有牛角的面罩,还戴着嵌有彩色玻璃珠子的金属项圈。他们每走步,金属项圈就发出"丁当丁!""丁当丁!"的声音。这好像是类似强冲击波的作用或发生在车祸中的那种撞击。后来便开始了为保命而做出的种种努力……”

还有一种不会卢子文也来了,见郑员外在此,又见屈知县见富商言辞真切,也有些心动,但嘴里却假惺惺地说:"此画已有买主,岂可再卖给你?"花娘衣衫不整,人言不合,竟动起手来。卢员外将满杯酒泼向郑员外脸上,郑员外也回泼过去,不料手滑,酒杯脱手打去正打在卢员外前额,卢员外双手扶额,血流满面,不由怒火中烧,随手抓起个大碗朝郑员外掷去,正砸在郑员外左太阳穴处。郑员外"啊"声倒下就不动了,卢员外气呼呼地下楼回府。囊括了所有证据和证明文件的说法:在旅游者决定宿营的那座山附近的空中爆炸了一枚火箭,可能还是带弹头的。根据这种说法,就不难解释所谓的爆炸冲击波、放射性物质、死者皮肤的异常颜色和神秘的天光了。据说,普列谢茨克试验场一带在试验期也常能观察到这种现象,但是百官虽然踊跃,乾隆却自有主意,选定了态度最不积极的礼部侍郎孙直,主持征选秀女之事。暂时还查不出当时试验场是否有过试验。不过,有不少目击者都证明,20世纪50-60年代那一带地区没少有火箭从天空飞过。后来还在离佳特洛夫一伙人出事不远的一处荒无人烟的泰加森林里找到了几块硬铝残片,据说这些残片现在还保存着。

选自《今日文摘》

标签:解读俄罗斯

    上一篇:汉军火烧罗马兵 下一篇:中国古人也爱洗澡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