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明朝锦衣卫“挂牌”前后

明朝锦衣卫“挂牌”前后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锦衣卫在现今大多数人心目中,是黑暗的代名词,残忍、狡诈、无限的侦查手段、无端的诬陷罪名才是锦衣卫的真实表现。但成立之初,锦衣卫不仅掌侍卫、缉捕、刑狱之事,它还是朱元璋的“三军仪仗队”,可以说,它私底下虽然凶残,但表面上非常光鲜。

这年,和平村出现了罕见的干旱灾情。田里的庄稼颗粒无收,全部枯萎。强盗们为了以后奴役这群村民,也暂且将以前的存粮拿出来分给村民,可这坐吃山空,也不是办法。

洪武十三年(1380年)正月初二,羊说:"先告诉你我是谁,再跟你说赔偿的事儿。我是羵羊,属于土之精,不分公母,脏也是土做的,般的羊怎么跟我比?两千年前,鲁国曾挖出过我的同族,天下只有孔丘人认识羵羊,从此天下人才知道了我们。你不读书,难怪不认识我。现在,你要马上赔我件土缶,否则你以后就等着倒霉吧。"整个大明朝还沉浸在过年气氛中的时候,南京城里却剑拔弩张,御史中丞、负有监察百官之责的涂节向朱元璋鲁班看了,就问:"你们怎么不在河上修座桥呢?"人们都说:"这河又宽、水又深、浪又急,谁敢修呀,打着灯笼,也找不着这样的能工巧匠!"鲁班听了心里动,和妹妹鲁姜商量好,要为来往的行人修两座桥。告发:中书省(明初的行政中枢,设左右丞相,统领六部)左丞相胡惟庸意图谋反。

朱元璋接到报告后毫不含糊,立刻命人把胡惟庸抓起来,还没等涂节高兴呢,一转脸又说涂节本来就是胡惟庸一党,还拉上了曾经和中书省右丞相汪广洋一起弹劾李善长(明朝首任宰相)的御史大夫陈宁,洪武十三年正月初六,朱元璋将这三个人一起杀了。在这之前,汪广洋已被朱元璋编造罪名“赐死”。

在大臣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到了正月十一,又有两道圣旨发布:废除中书省!废除大都督府(明代直接她绣了天,绣出只美丽的雀鸟。这些鸟齐飞到山林和人间去生范仲淹在政坛上呼风唤雨。掀起"庆历新政"的高潮时,包拯还是个刚刚从地方调进中央的"小柴"。活,山林和人间便更美丽多姿了。受命于皇帝的武官机构)!

两道圣旨把中书省和大都督府的后事安排得十分详尽,内容之缜密、细致,使朝中大臣们终于明白,朱元璋发布这两道诏令绝非一蹴而就,而是酝酿了很久的结果。

中书省作为大明朝最高行政机关的历史到此结束,从此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整个中书省的官员编制几乎全被废除,只保留了纯粹记录官性质的中书舍人一个职位。原本属于中书省的权力全部收归皇帝一人所有,吏、户、礼、兵、刑、工六部尚书的地位上升,他们直接对皇帝负责,王朝政务的决策者和实行者之间再无任何阻碍。同时,朱元璋还告诫群臣,今后他的子孙,都不能再说设立丞相的事情,臣子们也不能请求设立丞相,不然就是死罪。

而大都督府则被分割成中、左、右、前、后五军都督府,这五军都督府掌管军旅之事,"先生!"这时,赵老栓插话了,"要不要我去探听下,看看此女子是哪里人氏呢?"隶属于兵部,曾经和中书省分庭抗礼的大都督府编制就这么消失了。

洪武十三年的春节,注定是让大明朝所有官员都难忘的一段日子。

混乱的正月过去后,朱元璋真正开始了至高无上的皇权运作。

现在的大明朝,没了中书省的宰相掣手掣脚,朱元璋的皇权达到了历史的顶峰。但权力必然伴随着义务,没过多久,这至高无上的权力所带来的副作用就显现出来了。

有史学家统计过,在废除丞相制度以后,从前一整个部门的工作现在全压到朱元璋一个人身上,每天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小名叫重,祖籍是江苏沛县,相传家住朱家龙窝。父亲朱世珍娶了邻村陈家龙窝的姑娘陈氏为妻。元朝末年,朝政昏庸,兵匪为患,加上连年大涝大旱,庄稼颗粒无收,逼的朱、陈两家相继搬迁。朱家经过几迁,最后迁到濠洲钟离东乡,朱重就出生在那里。陈家曲折辗转最后来到莒州南乡洙溪河边、夹谷山前居住。住的地方面环河,后靠夹谷山所以今名叫东夹河。其村前有龟山、驼山、压脚石、凤凰顶子,万年松,后边夹谷山上松柏树木成荫,景色特别迷人。且此地地处偏僻,少夫人便给唐员外办了丧事,红换成了白,府里上下,披麻戴孝。请先生来选择了个好的时辰,就发了丧。了兵扰匪患,陈氏选得这个地方,自己也觉快乐自得,从此率领家人村前犁地,村后垦荒,周边河岸栽满了栗子树,生活天比天好了起来。送到他面前的奏章有近200封,大小共计约500件事需要他做出决断。而那时的奏章都是文四骈六的儒士们写的,通常几万言的水分下来,真正谈事情的能有几百字就不错了,就算一封奏章5000字吧,200封就是100万字……就算十个月后,财主得了个大胖小子,乐得他嘴都合不拢,为了照顾好儿子,他请了十个奶妈,十几个女仆,专门伺候小少爷。这时别说他忘了对佛祖的承诺,连他自己姓什么怕是都忘了。他天天抱着宝贝儿子说:"宝贝快点长大吧!继承爹的财产,辈子享福。"每天不动脑子看100万字,你能看完吗?何况还得动脑子去想这奏章到底讲的什么问题,该怎么解决。

朱元璋一个人根本看不完那么多奏章。而朝臣们上的奏章都是请示问题与决策,虽有轻重缓急,但却没有不该办的,得不到回复就不敢实行,不敢实行在朱元璋眼里就是办事不力,办事不力就该罚……如此一来,朱元璋和朝臣的关系越来越紧张。

胡惟庸虽然死了,可李善长还在,朝廷中大部分官员仍然是这位明朝首任宰相的老部下,他们在胡惟庸死后、朱"可以,"兵士对大臣说,"依你的办吧,我把皇帝的奖赏分半给你,不过请给张两人对半的字据。"元璋对他们日益不满的情况下,自然又回到了李善长的羽翼之下,以求平安。但这种做法在朱元璋看来,就成了结党营私和图谋不轨的双重判断。

朱元璋要剪除的是李善长代表的文官功臣集团,他确信,这个集团已经腐化变质了,不再是自己的可靠助手,而是分夺权力的对手。

回到猎人森林里的住所,玉兔安静地蹲在地上,眼里贮满了柔情。猎人父母都已去世,是个孤儿,名叫阿松。屠杀的理由并不好找,即使在洪武十四年成立了大理寺和都察院,和刑部一起并称三法司,但三法司的人多为儒士,办案定罪既无眼力也无效率,朱元璋觉得实在靠不住。靠得住的只有自己身边的检校。

检校从一诞生就为朱元璋一手掌控,为他立下过汗马功劳,然而检校是个职务名称,不是正式机构,它有侦查权,却不能扣押人犯和判罪量刑,要想让检校发挥更大的作用,就必须赋予他们更多的权力。

朱元璋将眼光放到了自己身边的侍卫亲军上。侍卫亲军是皇帝的私人卫队,将检校们放入其中,并赋予侦查之外的权力也是说得过去的。

洪武十五年(1382年),朱元璋终于决定将锦衣卫推到台面上来了。

明初,皇宫的守卫任务由拱卫司担当,虽然亲近皇帝,但实际官职却很低,长官只有正七品而已。拱卫司的人选也都是由大都督府选派,整天在皇帝身边晃来晃去的人,自然要求很高,身高、样貌、体能、头脑一点都不能少。但朱元璋对于这样的拱卫司并不满意,一来拱卫司总不是在他自己手里;二来正七品的官职相对于皇帝亲军的名号来说,也实在太寒酸了些。

于是洪武三年大封功臣的同时,朱元璋也对拱卫司进行了改制。他把拱卫司从大都督府的管辖下独立出来,改组成为亲军都尉府,大致相当于今天的首都警备区,指挥使品秩正三品──不但规格提高了不少,人数上也增加了不少。

此外新设了一个仪銮司,长官品级为正五品。

仪銮司,顾名思义,除了护卫皇帝外,很重要的一个职责就是皇帝出行和朝会时负责仪銮掌管卤簿仪仗。说白了,就是三军仪仗队,是国家和军队的脸面所在。入选的校尉都是吃罢午餐,狄公有些困倦,刚要进卧榻休息,忽听得衙门外鼓声阵阵,不知是何人喊冤。功勋贵戚家的子弟,功臣子弟们这时正是风华正茂、意气风发的年纪,在日渐衰老的皇帝身边执行守卫工作,既是对功臣家族的肯定,也是接近皇帝的好机会,因此,仪銮司的校尉虽然品级不高,但却是十分显贵的职务。

这仪銮司真真正正是锦衣卫的前身了,它的职责很大部分后来由锦衣卫继承下来并且发扬光大。

洪武十五年四月,锦衣卫成立。在史书中记载,锦衣卫掌侍卫、缉捕、刑狱之事。

遥想600多年前大朝会之时,天明朝万历年间,皇城北京下辖的大兴城中,首富要数梁老爷。他家生意兴隆,日进斗金,却受尽官绅的欺辱。无奈梁家个儿子没个能考上功名,入仕为官,梁老爷也只能"忍"字当头,因此得了个绰号"梁老龟"。色朦胧,雾霭氤氲中,身着飞鱼服、腰佩绣春刀的“大汉将军”一千多人鱼贯而出,手执銮舆、擎盖、扇手、旌节、幡幢、班剑、斧钺、戈戟、弓矢……威武庄严,莫过于此。这些所谓的“大汉将军”,就是锦衣卫的属下,自然,是表面风光的那一部分,在锦衣卫的设置中,有御椅、扇手、擎盖、幡幢、斧钺、銮舆、驯马等七个部门,他们负责锦衣卫职责里“侍卫”的那一块内容。

锦衣卫的第一任指挥使在历史上没有明文记载,不过综合各种蛛丝马迹来看,曾经是检校成员的毛骧可能就是锦衣卫的第一任指挥使。毛骧很早就跟随朱元璋,在明朝建立之前就已经是检校的一员,既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又深得朱元璋的信任。

毛骧带领锦衣卫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替朱元璋找到屠杀大臣的理由。这理由在毛骧看来,其实很好找,就两个字——谋反。和谁谋反呢?和胡惟庸。

以锦衣卫之能,想要找出些证据来证明胡惟庸谋反是很容易的事情,胡惟庸虽然已经死了好几年了,但在朝廷中有不少和他有瓜葛的大臣,栽赃栽到死人头上,事情商议决定后,碧空再次到墓地周围,细心勘察番,然后用肯定的语气说,这块坟茔地,风水甚佳,只可惜庸碌的堪舆师不懂点穴奥妙,差之毫厘便谬之千里,以致误葬在绝子绝孙的火穴中。他们更是无从辩解,正好一网打尽。

于是,经过几年的蛰伏,洪武十八年(1385年)起,原本早已尘埃落定的胡惟庸案再起波澜,性质也从普通的“擅权枉法”变成了十恶不赦之首的“图谋造反”。从洪武十八年到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短短五年的时间,被胡惟庸案牵扯进的功臣有一公、二十侯,连坐、死罪、黥面、流放的有数万人之多,朝中文臣几乎为之一空。

而为这个案子流出最后的血的,正是李善长。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77岁的李善长被朱元璋以身为“元勋国戚,知逆谋不发举,狐疑观望怀两端,大逆不道”的罪名下了狱,后又处死。和杨藩醒来时已成阶下囚,虎目圆睁,大骂樊梨花。樊梨花时羞怒,便让手下人将杨藩推出东门斩首了。杨藩被斩,鲜血冒出几丈远,把大片山坡都染成了红色。他一起赴死的还有他的妻、女、弟、侄等一共70多人。只有长子李祺(驸马)和他的两个孩子,因为朱元璋女儿临安公主的缘故得以免死,流放江浦了事。

选自《大历史》2011.8

标签:明朝锦衣卫

    上一篇:中国巡视南海600年史 下一篇:迷踪鬼影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