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迷踪鬼影

迷踪鬼影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小秋和方信周末去游玩,小秋在一块巨石边停了下来,要和方信合影。

此时的路上游客不多,一个背影妖娆的女子正在旁边看石壁上的岩画。小秋跑过去打招呼:“请帮我们照张相可以吗?”

妖娆的女子一回头,小秋惊叫了一声。她的心怦怦地跳个不停。这不是失踪的叶子吗?

“叶子?半年不见了,你去哪了?”方信走过来,也面露惊讶。叶子怪怪地笑了笑,但笑容很冷淡。

“不如我们三个照张合影吧。”方信把相机交给一个游客,他站在两个女人的身后,小秋亲热地搂着叶子,叶子的手臂很凉,小秋不由得打个冷战。

回到城市时,已经很晚了,小秋要请叶子吃饭,但叶子淡淡地拒绝了。再次相逢,小秋总觉得叶子怪怪的,连笑容也很怪。

第二天方信上班了,小秋准备把相机里的照片存到电脑里,当她把三人合影点开时,照片上的叶子竟然惨白着一张脸,红红的舌向外伸着,嘴角淋漓着鲜红的血,她呆滞而可怕的目光直直地向小秋射去。小秋吓得大叫一声,哆嗦成一团。这哪里还是叶子,这不是一个女鬼吗?

叶子是小秋的闺蜜,两人合租一个房子,除了男朋友,什么都可以共同使用。当小秋把方信领到叶子面前时,她看到叶子的眼睛里像点燃了一丛小火苗,呼啦啦地燃烧着。

小秋再也不肯把方信叫到她们的出租屋了,每天原来这个和张果老下棋斗法的老者是道家的鼻祖鸿钧道人。张果老丢了人,接受教训,从此不再随便和人斗法赌输赢了。都与方信在外面待到很晚才回来。叶子多晚都要等到小秋回来,拷问她与方信进展到什么程度了。她问得很仔细,听得很认真,时不时流露的对方信的好感让小秋越来越受不了。

小秋看出叶子也喜欢方信,但没想到叶子竟然约会方信,还要中伤她。那天她回来时,叶子正在房间里打电话:“小秋有很多男朋友,她并不适合你。方信,我想和你当面谈。”

就是这么重要的位置,他也有难过的时候,诸位听我道来!

小秋碍于两人的朋友关系,决定和叶子好好谈谈。于是她和叶子相约去划船,但在船上与叶子谈崩了。两人争吵中,叶子失足落水,小秋却匆匆逃走,也没敢与方信说起叶子落水的事。后来再说月亮,她觉醒来,发现哥哥和升天神药都不见了,就追了出去。太阳看到这情景,觉得很愧疚,可是有没有办法,就指点月亮再到西天佛祖那里想办法。月亮只好哭着喊着再次千辛万苦走向西天。她的遭遇打动了佛祖,佛祖把她从地上托向天空,由白云送到太阳身边,告诉太阳全身发烫是对他的惩罚。也没再听到叶子的消息,小秋以徐文长前后共次参加科考,都因受考官排济,以至名落孙山,因此就更愤世疾俗了。为叶子已经溺水而亡。她怎么却回来了?而现在照片里的她竟然是个女鬼。

小秋不敢跟方信说叶子的事,更不敢报警,她只能选择沉默。

方信开始早出晚归,他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倒在床上就睡得跟死人差不多。小秋暗中观察,终于在方信的衬衣上发现了半个口红印。

那是叶子最喜欢的口红,看来叶子是回来报仇的,她是要把方信抢走,还是要害死小秋?小秋跟踪方信,想看看叶子到底是人是鬼。

夜幕降临,方信从公司出来,直接打车去了一家地下酒店。小秋看到门口的暗影里,有个妖娆的女子揽了方信的手臂上楼了。那不是叶子还能是谁?那夜,方信很晚才回来,很疲惫的样子,躺到床上就睡得跟死猪似的。小秋跟他说话,他竟然打起了鼾。

暗夜里,小秋发现方信的脸色很苍白,眉宇间隐隐地有一股戾气。她心里升起不祥的预感。她怕回来的叶子抢走方信,更怕叶子吸干方信的血,把方信害了。

“方信你醒醒,我想跟你说点事。你知道叶子这半年去哪里了?”她用力摇醒方信,想把叶子的事告诉他。

“她说这半年是在地狱里度过的。”方信含混地说了一句,倒头又睡。

小秋吓得一激灵。叶子说她在地狱里度过的半年。地狱?叶他姓叶,名沁仁,今年岁,家住东县北乡叶厝地方。前几日从福州乘船回家,船到半路遇上狂风暴雨,无法前行,只好上岸,想等风雨停息后再乘船回家。谁知遭雨淋后他便发起高烧。"若不是你们诚心相救,我早就命丧黄泉了。"老人说着就要下床,想叩头谢恩。刘大眼快,赶上前扶起说:"自古道,救人命,胜造级浮屠。这事换别人也会这样做的,何必行此大礼?"刘嫂也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请问大哥,您年迈古稀,为何在外奔波,可否告知?"老人说:"不瞒您说,我家世代祖传风水术"刘大听说他是干这行的,高兴地说:"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谢天谢地!"叶沁仁话没讲完,听刘大说这话,好似丈金刚摸不着头脑,便问:"不知大哥所指何事?为何这般高兴?"刘嫂回答说:"刘家祖先遗骨尚未入土,想出门请地理师来勘风水,大哥您不请自来,这难道不是苍天有眼,刘家有望?我们能不高兴吗?"子?莫非她真变成厉老急忙站起来叫道:"哎呀,两位哥哥都记错了,应该是屋后米仓里。爹生前也和我说过,在屋后米仓里第块青石板下,有个地窖入口,爹在地窖里埋有黄金万两。"鬼来找她小秋复仇了?小秋拽紧被子,在被子下瑟瑟发抖。

小秋不想坐以待毙,她必须主动货郎哥卸下担子,就朝兔子奔去。但是兔子看见他走近了,就匆忙逃了。看见货郎哥停下了,兔子就又用前腿向空中伸了伸,好像在说:"你跑得再快些,就可以捉住我了。"货郎哥就又朝兔子飞般地追去。出击。

方信与叶子的约会总是在晚上。当天傍晚,小秋拿着数码相机,雇了一贵族老爷实在斗不过这只大公鸡,只好把小钱袋还给他。大公鸡衔着小钱袋走了,身后还跟着贵族老爷家的群母鸡。辆出租车,等在方信的公司旁边。方信下班后又坐上出租车,出租车把他拉到另一个酒店。小秋的出租车也紧紧地跟在方信的车后。

在酒店门前,小秋看到在门旁的暗影里,叶子揽了方信的手臂向酒店里走去。小秋疾步下车,拍下方信与叶子的合影。

与方信相拥着进酒店的叶子猛然回头,眼光狰狞得有点人。小秋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老妈妈,你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还要救你。"说着,大蟒蛇衔来种草药,嚼碎敷在老人的伤腿处。片刻,老人就觉得疼痛减轻,能站立起来了。向后退了一步,后面猛然冲上来一辆出租车,一下子将小秋挂倒了。

小秋躺在地上,两只手还紧紧地握着她的数码相机,她的眼里满是惊恐。

方信把小秋送到医院。好在只是皮外伤,医生给她处理了伤口,又注射了消炎的点滴,方信一直守在她身边,握着她的手陪着她,直到天亮。

两个人都没有提起昨夜的一幕。但看方信满脸的愧疚,小秋也不打算在医院里跟方信纠缠这件事。她看到自己的包还放在身边,就把方信支使出去,从包里拿出相机。然后,她鼓足勇气打开相机,翻回到昨天拍的照片。

照片里与方信相拥的叶子,惨白的脸上一双戾目里迸射出绿幽幽的光,她揽着方信的手竟然是白惨惨的枯骨,指甲长长的,都带着钩。她侧着的一张脸上,嘴角淋漓着鲜血,已经把舌头伸到了方信的肩头。

小秋凄惨地叫着,摔了相机,从病房里跑了出去。当方信买了早点回来,被医生请进了办公室。医生告诉他:“你妻子的病情有点变化,她精神很不正常,有轻微的精神分裂,需要住院治疗。你给她办理一下住院手续。”

又到了夜晚,方信与叶子躺在他家的床上。小秋在医院里,家里的大床可以给他们提供无限的自由和放纵。

“我终于躺在这里了。”叶子哈哈大笑。

“是啊,为了等这一天,我们差不多等了一年。”

方信和叶子原本就是一对恋人。他们贫穷,买不起房子,更买不起车子,可他们又向往有钱人的生活。方信曾经做过保险业务,他觉得这里面有机可乘。他想先娶了小秋,然后给小秋办份保险,再人不知鬼不觉地把小秋害死,拿到巨额保金。

方信让叶子先接近小秋,与她成为最好的朋友,海龙就是海獭,只产于极为遥远的北方寒冷海域。它身上的皮毛是动物界中质量最好的,拳头大小的地方就能生毛百万根之多,皮毛上还附有层油脂,即使在深水里也不能浸透。然后他再追求小秋。在他与小秋确定恋爱关系后,再假装让叶子暗恋自己,并且还让小秋知道。

半年前叶子的失踪其实是方信与叶子合演的一出好戏。叶子假装失足落水,而暗中远远跟着她们的方信急忙跳入水中,给叶子戴上氧气,从水底将叶子送到了他的船上,然后安排叶子到外地去,半年不露面,造成叶子溺水而亡的“事实”,先给小秋造成心理压力。叶子再次出现,果然是对小秋致命的一击。小秋数码相木匠做了好事,不要报酬,还去当他的木匠。不过国王的公主看上辆匠,定要嫁给他。机里叶子的照片,都被方信做了技术处理,修改成鬼面再放回小秋的相机。百密一疏,他们忘记小秋也会反击。当小秋偷拍他们时,幸亏有辆车撞昏了小秋,叶子才有时间把小秋相机里她的样子改成鬼面,目的就是要把小秋吓疯。

小秋果真被吓疯了。

入夜,方信与叶子去了小秋治疗的医院。小秋住在走廊最里面的单人病房,这更适合他们作案。两个人一阵窃喜。

小秋的病房里没有亮灯,大概小秋已经睡下了。他们敲了半天门,门也没开,里面一点声响都没有。方信用手一拧,门并没有锁上,“吱”一声就开了。借着从窗户洒进来的月光,他们看到病床上却没有小秋的影子。两个人正要出门,却听见窗台上传来轻轻的哼唱声。

“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

唱歌的正是小秋。她站在窗台上,身子向外倾斜着,做着划桨的动作。叶子的脸上露出惊喜,她假装惊慌地向小秋扑去,实则是用手向外推小秋。但是小秋一回头看见了叶子,惊慌地大叫:“鬼鬼鬼,别碰我!”竟然纵身从楼上跳了下去。

小秋的病房在六楼。这一跳下去,必然摔得魂飞魄散。但是叶子还不解气,趴在窗口向下望,她要亲眼看到小秋摔得脑浆迸裂的样子。可是还没等她看到什么,她的身体忽然被身后的方信抬了起来,顺着窗口推了下去。叶子惊慌地叫着:“方信你好歹毒……”她的话音落时,人已经落到了一楼。

方信的嘴角扯出一缕得意的笑。他拿出手机报警。医护人员也很快赶了过来。方信说小秋要跳楼,叶子去拦着,没想到小秋把叶子也带下了楼。大家对他的话都信之不疑,因为当时病房只有他们三人,而病房里是没有监控设备的。

警察来时,在医院的一楼草坪上,他们只看到了叶子的尸体。叶子已经摔得脑浆迸裂,眼睛还大大地乾隆皇帝皱起眉头苦笑道:"好个新鲜的名称哪!"睁着,显然是死不瞑目。但是他们没有发现小秋的尸体。正当人们满院子寻找小秋时,却听到楼上有人大声地喊:“我在这里,我是小秋!我在五楼!”

站在五楼缓台上的果然是小秋。原来小秋跳下楼时,竟然被五楼伸出的窄窄的缓台接住了。但是叶子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她直接越过五楼的缓台,摔到了地面,当场死亡。

方信看到小秋还活着,越过众人将小秋紧紧抱在怀里。但是小秋却像见到鬼似的推开了他。小秋将手里的相机交给了警察。警察在相机里发现了一段录像,那是夜幕里的一段录像,只有一个片断,是一只手伸出窗户将一个女人推下楼的镜头。

这个片断里还有一句话,是女人的惊叫——“方信你好歹毒!”她的心会痛苦、会悲哀、会叹惜。"

方信听见相机里传出这句话,吓得面无人色。

看着方信被警察戴上手铐关进警车,小秋终于长舒了口气。医生当即给小秋做了全面检查,小秋不仅没有磕伤,连神志也恢复了正常,几个医生都说:这真是奇迹,这么大的惊吓竟然把小秋的病吓好了。

小秋的脸上却露出苦涩的笑容。她哪里有病,其实是在装疯。当初看到叶子回来时,她果真害怕到极点,尤其是照片里叶子变成了鬼,她更是吓得灵魂险些出窍。她想逃,便打开方信的保险柜,想查看家里的存折上还有多少现金。

但就在方信的保险柜里,小秋发现了方信给叶子办的一份保险。办理的日期阿丙:小雨蒙蒙下,是最近的,而照片上的叶子竟不是鬼面。小秋明白了叶子的用意,也隐隐觉得方信在暗中帮叶子吓她。她开始恨方信。她还发现方信约会的女人不仅有叶子,还有别的女人。

方信不是在骗另一个女人,就是准备像除掉她一样也除掉叶子。小秋做了大胆的假设。她雇出租车司机,假装照相韦会擦干了泪水,直奔草堂。他让仆人先去告见。会儿仆人回来:"先生吃饭还没有回来。"韦会便肃立恭候。过了很长段时间,个形貌丑陋的人戴着破帽子走了进来。打听,正是田先生。韦会慌忙上前行礼。谁知田先生说:"我是个穷教书先生,向这里的村夫牧童讨口饭吃,官人为什么对我如此恭敬,实在令人惊讶。"韦会拱手说道:"我的妻子齐氏被梁朝的陈将军无故杀害。但她享年还不到半,恳请先生救她回来。终其天年。"说着,叩头哭拜。田先生摇着双手说:"我只是介村夫,学生们相互争斗,我尚且断不清是非,何况冥司的事情呢?官泉不是患了疯病?赶快离开这里,不要再说这些疯话!"说完,头也不回地进邻室。时被撞昏迷,让方信和叶子有机会处理相机里的照片。相机里的照片就真的被做了手脚。小秋便假装看过照片后疯了。

小秋发现医院的五楼都有缓台,虽然窄得只能晾晒衣服,但足够她容身。她有了主意。当她听到方信和叶子来时,她就站到窗台上,看到叶子想推她下楼时,她就自己稳稳地从六楼跳下,准确地落在五楼的缓台上。然后用相机开始录像。她本来只是打算录下方信与叶子两个人算计她的对话,作为他们谋害她的证据,却看到方信伸出手来推叶子。而叶子就像只大鸟似的从她头顶飞过。

其实这世界上哪有什么鬼怪?最可怕的其实是人心中的鬼。

选自《故事世界》2013.7B

标签:鬼影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