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56次列车晚点事件

56次列车晚点事件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一、菜单的秘密

1942年秋的一个普通早晨,伪满警察局档案科的科长许全武走进办公室,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叫过手下小五提起大刀王怀女,简直像个母夜叉,火盆大口,手使板门大原来,查尔斯是被胁迫的。杜虎勾结官兵绑架了查尔斯的父亲,让查尔斯去艾玉那里假装让艾玉评鉴玉器,其实是杜虎勾结官兵设的圈套,以此给艾玉扣上罪名。只要除去艾玉这个强大的竞争对手,杜虎就可以独享"大宋玉雕手"的盛名。刀。不过,实际上大刀王怀女是个美女,这里还有段好听的故事哩!子,递过一份单子,说道:“我家老爷子今天晚上要在德顺楼请客,你去订一下桌儿。”

小五子接过菜单,为难地说:“许科长,您还不知道吧?”

许全武皱了皱眉,问道:“什么事?”

小五子凑上一步说道:“德顺楼掌柜的因通共被抓,酒楼昨天晚上就给封了!”见许全武愣住了,小五子马上说:“我再给您换一家吧。”许全武招手要回菜单说:汪嘉和乡亲们从此幸福地生活着,而这个故事也直流传了下来。“等我请示一下老爷子吧,问问他要吃哪家的菜。”

小五子出去了,许全武的心里一阵阵发毛,心想,这要坏大事了。许全武是土生土长的坐地户,他的家族在本地有些势力,曾祖因为石刻手艺高超,被皇上封为石王,后自办采石场,慢慢家业发展起来,成了当地的富户。许全武读书时参加了地下党,回来后凭着许家少爷的身份买了官职进了警察局,很方便开展工作,所以这条暗线是组织上严格保护的,联络人很少。就在昨天他收到急电,要求把菜单送到德顺楼,组织上的人并不多言,只说一旦掌柜的看到菜单后,就会知道具体该怎么做。想来这并不是一份普通的菜单,而是一份需要破译的密件。不想还没来得及联系,德顺楼就被端了,许全武是安全了,可是他知道如果这项任务不是非常紧急,不会老太太心里有气,看他下面还写什么字。不料想,那十多岁的男人,看了看老太太眼,接着就又写了个"滚"字。这个老太太可不是般的老太太,退休前在市武术馆当教练,老太太这武艺可是大有用武之地了,她实在是忍无可忍了,走上前去,脚就把那个写字的男人踢倒在地上送到他的手中,接下来他该怎么办呢?

许全武决定去探探虚实,他从没有跟德顺楼的掌柜联系过,应该不会受到牵连。昨天查封德顺楼的是警队的大队长刘一明,他正忙着把人证和证物往日本人的宪兵大队转,见许全武进来只是打了个招呼。

许全武看了看满屋乱七八糟的东西又是摇头又是叹气,说道:“这些人不好好做生意,没事通什么共,我家老爷子最爱吃他们的菜,这回是没得吃喽!”

刘一明平日和许全武交情不错,没少得他的好处,就笑着说:“你这个二十四孝大孝子,那边有德顺楼的家传菜谱一本,你去抄了回家让厨子做吧。”许全武心里突地一跳,德顺楼的菜谱虽然又破又旧,却是酒楼最重要的东西,自己手里的菜单肯定需要破译,而破译密码会不会就藏在菜谱里呢?想到这里他也不客气,在刘一明的办公桌后坐下,拿起菜谱抄起来。他抄完最后一行,正好刘一明也准备好了东西,把菜谱拿起就走。

许全武把菜谱带回家,刚进门,媳妇秀兰就迎上来,压低声音说:“菜单没送去吧,德顺楼出事了!”秀兰和许全武是同学,一起加入的抗日组织,他们之间没有秘密。

看完许全武带回来的东西,秀兰也犯难了,叹道:“这菜谱很普通,看不出花样,难道秘密藏在被日本人收走的那本原版菜谱里面?”

许全武急得直摇头,说:“破译不出来,什么任务都不知道,又没法跟上线取得联系,看来是无力回天了。”

秀兰不死心,又拿着菜谱细看,突然她叫道:“哎,不对啊,这一行里多了个字,是你抄错了?”

许全武忙凑过来细看,嘴里说道:“不可能,我都是一个字一个字对着抄的,很认真。”可是他细细一读,果然多出一个“车”字,怎么读也不顺。许全武心念一动,车字在菜谱里是没用的字,会不会秘密就在这里?他和秀兰按着菜单一个一个找下去,别说,真是每个菜谱里都夹着一个多余的字,凑起来正好是:7日56次火车晚点一小时。

秀兰惊喜地说:“这就对了,这就是这次任务的内容,56次火车可不就是从我们这里发的,两天一次。可是这么旧的菜谱,怎么会藏着破译密码?”

许全武笑道:“看着旧不一定是真的旧,掩人耳目罢了。”

许全武从刚破译密电的兴奋中冷静下来,这才发现任务的难度很大。56次火车是专列,承戴衢亨大吃惊,正在发愣,忽听阵鼓乐齐鸣,早有人搀扶着老寿星出场,端端正正地坐在寿帐正中的太师椅上。只见老寿星银须垂胸,精神矍铄,不停地向来宾招手致意。众人叩拜以毕,随即按长幼尊卑入席就坐。并没有人认识、理会戴衢亨,只有沽酒老者找到他,正欲欲拉他在自己身边就坐,想不到戴衢亨挣脱沽酒老者,"噔噔噔"径直奔向老寿星,大品品地来到老寿星身旁。担着从定县到北岗的运输任务,北岗有个飞机场。因为抗日组织对铁路的破坏很严重,所以日本人非常重视,这一段铁路沿线守得固若金汤,想让火车晚点更是不可能的事。秀兰和许全武又陷入了困境。

许全武看了一眼日历牌,已经是6号,留给他只有一天的时间了。德顺楼掌柜的会怎么样做,他无从猜测,现在只能凭自己的力量完成这项任务。

二、火车上最重要的东西

此时天光已经放亮,秀兰想了想说:“你先去车站探探底吧,我想如果56次列车跟往常一样运的是军用物资,晚点应该没有什么影响,现在战局是对峙状态,战斗格局在短时间内不会有太大变化。只怕这车上有更重要的东西。”

许全武霍地站起身,说:“对,我去查查到底7号的56次列车上会多什么东西。”

他在本地的人脉广,火车站站长跟他关系不错。果然,许全武不虚此行,他打探到56次列车7号会有一名重要的旅客,但没有人知道这名旅客的身份,只知道他此时正在县医院被监护着。明天在火车开车前,这名旅客将被护送过来。此时的许全武已经有了计划,重要的旅客不登车,火车就不能开,他只能从这里着手了。

可是这名神秘的旅客却无从查起,秀兰跟县医院的院长打牌到晚上,也没套出一句实话。回到家里时已经是掌灯时分,许全武抽得满屋是烟,秀兰一边抱怨一边开窗换气。

秀兰劝道:“你这样发愁也不是办法,组织上并没有把任务直接安排给你,完不成也是没办法的事。”

许全武一瞪眼睛说道:“这样的话你也说得出口?前方的将士流血,我们在这里能到了深夜,漆黑片,满天都看不见几颗星星,阴风阵阵,还不时传来两声猫头鹰的怪叫,更使这夜晚增添了几分恐怖。麻豆倌端着柳条笆斗,在空空荡荡的小巷里走着,身上的鸡皮疙瘩起了层又层。走着走着,柳条笆斗猛地沉了下,麻豆倌仗着胆子问道:"你是什么人?"尽一份力就让他们少一份损失!”秀兰低头不语,半晌才说:“车站那边没有办法,医院也没有办法,只能在路上想办法了,对了,听说明天要开救护车送人上火车。我们也找不到帮手,劫人是不可能的了,还能有什么办法?明天早上八点半车就要发了。”

许全武站起身想了想,说:“用车?就是说这人不方便行动。八点半火车发车,估计医院的车八点就得出发。必须在这之前下手。”

秀兰说道:“你慢慢想吧,我现在就睡了,明天三份婚礼,都撞到一起了。”

许全武问道:“谁家的?”

秀兰说:“你这脑子里也不装事儿了,不是跟你说了,明天是好日子,不知抽什么疯,这县里三大首富家都有喜事,一家嫁女儿,一家娶媳妇,还有一家娶姨太太的,还好时辰都错开了,不然可真有热闹瞧。”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一个计划在许全武的脑中盘桓,他让秀兰先睡,自己穿上衣服出了门。

三、显灵的石牌坊

第二天一早,许全武正坐在办公室喝茶,突然听到警局院子里一阵乱,有人匆忙地跑进跑出。他见小五子神色慌张,就叫过他问道:“出什么事了?”小五子擦一把汗说:“这回出大事了,石牌坊显灵了!”

定县的石牌坊是许全武曾祖父的大手笔,历时七年才完工的,当时叫状元牌坊,是为了纪念本县出的第一位状元。十几年后,有天早上定县人起床,突然发现牌坊的龙头下浮现两道红光。正巧有户人家娶媳妇,新媳妇路过牌坊街非得下轿给牌坊行大礼,当时正巧是日出时,太阳照在"莫非"康熙皇帝突然想起峰山上的位老和尚曾为他讲过个故事。牌坊上,红红的两道更加显眼,看得众人都啧啧称奇。没想到新媳妇转年生下个大胖小子,长大后又中了状元。因此,老人家都说如果能在牌坊显灵时成亲并在日出时祭拜,就能生下状元。虽然现在已经没有皇帝和朝廷,可是谁不想家里出个贵人啊。

本来这天就是吉日,县里三家大户都有喜事,又听说显灵的事,哪能不来讨喜。再加上那小门小户临时凑热闹的,整条街挤得是人山人海。

许全武赶到牌坊街时,已经是水泄不通了。他挤在人群里,只见这边是商会会长家女儿的嫁妆,那边是罗队长三姨太的车队,当铺林掌柜的儿子骑着高头大马被围在人群中,马不时发出一阵阵不安的鼻息,只怕要惊了。

再往牌坊上看,石牌坊足有三米高,上面雕龙刻凤十分精美,所谓显灵就是牌坊两角上的龙嘴的石柱上挂了两条血红的痕迹,红赤赤的十分醒目。

刘大明正带着手下试图维持秩序,许全武使出吃奶的劲儿才挤到他身边,说道:“这能弄明白吗?随他们去吧,等祭拜完了人也就散了。”

刘大明满头大汗有个富家子弟上门提亲,舅舅同意了,但是天鹅怎么也不同意。她还说,此生除了合莫,谁也不嫁,如果父亲再逼她,她就跳河自尽。舅舅也不敢威逼女儿,所以,天鹅的亲事也就直耽搁着。,没好气儿地说:“你以为我想管?这路一堵,把县医院的救护车给堵住了,宪兵队都来电话了,我不疏通行吗?”

许全武伸着脖子看,这才看到果然有辆救护车被围在一堆嫁妆喜礼的中间,寸步难行,司机不停地按着喇叭。他忙装模作样开始指挥行人,可是越指挥越乱,当地有个婚俗,喜轿没有回头路,谁都不肯退,只能往前走,这样一来就把牌坊街堵成铁桶一样,连个蚊子都飞不过去。

四、意外的结局

许全武暗中算着时间,现可以想象,他的声音响得多么厉害,几乎连整个王宫都发抖了!在已经拖了有半个多小时了,就是说如果再拖半个小时,计划就达成了。就在他窃喜时,突然小五子挤过来,拖着他就往外走。许全武忙问怎么回事,小五子说:“快走,这里不安全,我在警局听说日本人的宪兵队急了,要派人过来直接动手,把堵路的人都枪毙了!”

许全武没想到事态这个人到丈人家聚齐,大女婿总想拿肉头开心,女婿也跟在后头起哄。女婿望见他们头就大了,直忍着。么严重,他心里一凛,如果真这样,自己就成了罪人了。原来这招儿是他想出来的。他自幼生活在定县,了解这里的习俗,昨天秀兰说有三家大户选这一天成亲,他就设计了让三家的婚礼队伍都来牌坊街堵路的办法。定县是小城,路不好,前段时间大水,除了牌坊路这条正街,其他路都泥泞难行,而且县医院又在街口,所以救护车必须走这条路才能过去。

马大柱是个热心人,他对宋家彦说,他愿意帮助宋家彦寻找那只小木匣。马柱则暗想:宋家是个大户,既然宋家彦说,那只小木匣里的东西非常重要,那么,它绝对非常贵重,如果我能帮他寻找到小木匣,他肯定会酬谢我早上五点多天刚擦亮,他就来到牌坊下,那两条红色痕迹不过是他用秀兰的香水瓶装了红墨水喷上去的。他算计从有人发现牌坊显灵到这三家得到消息应该很快,他们会尽快集合人马在日出也就是七点多时赶到牌坊街。这样一堵救护车就插翅难飞了。可是现在日本人急了,要对堵路的人下手,这要出多少人命啊!

想到这里他努力挤向外面,远远地只见一队日本宪兵正跑步过来,刘大明和一个日本军官点头哈腰不知道说着什么。许全武也顾不得许多周穆王访西王母之谜,周穆王访西王母了,闪身人群中,对着天空就放了一枪。这声枪响就把人群给炸开了,有人喊:“日本人来了!”日本人心狠手辣,哪有不怕的,有腿的都跑了。许全武略放下心来。只几分钟,刚还挤得满满的街道现在已经空了。因为逃得急,所有的喜礼和嫁妆都没有拿走,连新娘坐的轿子都扔下了,满地狼藉,救护车依然开不过来。

许全武忙这下我便和这对狐狸结了仇,就借护林之名到林子里寻找它们。苇了张分布图,把方圆几十里的林区划成几十个小方块,搜索个划掉个,不信找不到它们。谁知连十分之的地方都没搜索完,忽然就刮起了大风,夜之间,整个沙漠林带变得谁也不认识了,我做的那些标志早被刮得无影无踪。我只好消极防御,把鸡窝门堵得再严实些。上前说:“大家赶紧动手清理吧!”说完亲自上去搬东西,刘大明见状也带着手下跟过去。日本宪兵队受命也上去帮忙,一时间牌坊街又热闹起来。

许全武偷着看了看怀表,到现在已经堵车四十分钟,照现在的速度,路面马上就能清空了,救护车到火车站也不过十分钟,就是说他没能完成堵一个小时的任务。

舜帝又走到小桑塘村隔壁的大桑塘村,来到位老爹家,只见老爹沉默寡言,老婆婆双眼盲瞎,舜帝更又难过的问老爹:「怎麼没有人照广们呢?你们的儿女呢?」两老听,随即老泪纵横。

他深吸一口气,只能做最后的打算了。趁大家不注意,他矮身来到牌坊的右侧,在那里有个突起的石契,是他昨夜打出来的,只要再敲几下,石契就会掉下来了。十年前一场地震,把牌坊给震歪了,摇摇欲坠,当时都没人敢从牌坊下走路。还是许全武的老父亲出马,用两个石契把石牌坊正了过来,安稳如初,一时传为佳话。

许全武昨夜已经打掉一个石契,另外一个也只留下一点。关于石契,父亲给他讲过,契在牌坊不倒,契不在牌坊必倒。如今已是别无选择,许全武趁没人注意之际,取出藏在牌坊脚下早已备好的锤子,在纷乱的人声中,朝石契用力砸了下去……

就在路面渐渐清理出来时,突然有人高呼:“快跑,牌坊要倒!”大家抬头一看,果然牌坊摇晃起来,众人急忙逃命。轰然间,牌坊倒了下来,幸运的是牌坊差不多是直接塌下来的,没有伤及人。可是这样一来路就更没办法清了,牌坊由上百块石块组成,大的直径有两三米,小的也有几十厘米,把一条路堵得严严实实。

日本人这下真急了,让人马上清理路面。小石头好办,大石头没有办法移走。他们商量半天,只好给病人换车了。战争环境用车不方便,救护车只此一辆,只好另外调一辆带篷的卡车过来,这边从救护车上抬下一个用白被单蒙着的人,抬过牌坊街,抬上了卡车奔火车站

  吃过晚饭上床睡觉,老臊狐说:"今晚哪个跟舅奶睡?"咬铞子将要说"我跟舅奶睡。"门闩子抵抵她说:"舅奶身上有老人味,我姊妹三个一头睡。"老臊狐说:"你们三人一头睡吧!"大姐不敢睡,二姐三姐也惊惊惶惶睡不着。大姐抵抵二妹,二妹抵抵三妹,都装着睡着了,一个个打起呼哈来。而去。

就这样,56次列车已经整整晚了七十分钟。

尾声

关于这次事件,许全武一直没有等到下文。抗战胜利后,当时定县的抗日组织已经被破坏了,所有列车晚点事件的知情人都已经不知去向,这成了他心里的一个谜。

三十年后已经进入暮年的许全武,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一本关于日本侵华将领的书,里面有一段记载提到了定县和56次列车。1942年晚点七十分钟的56次列车,让岗田大佐没能搭上回国的飞机,两天后,他因病不治身亡。这个指挥上的全面人才,还没机会在战场上发挥作用,就因为一次堵车事件而殒命,令人惋惜。

许全武这才明白,他设计的堵车事件也是抗日的一部分。

选自《山海经》2013.7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