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阴邻

阴邻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清朝末年,在汀洲府边远地带上有个村子,里头住着个名叫郑森的人,他从小父母双亡,与奶奶相依为命。这一天,他在自家院子里打扫卫生时,看到一条一尺多长的蜈蚣横在门槛边,心地善良的他便抬起脚用力跺了几下,想赶它走,可那家伙依然纹丝不动。郑森只好伸出扫把轻轻地拂去它边上的泥土来惊动它,这样拂动了几下,扫把的末梢细竹突然带起了一张纸,把这只蜈蚣给掀了一个跟斗。那家伙翻了个身后,一摇一摆地爬走了。郑森丢下扫把走了过去,捡起那张纸一瞧,原来是张房契,上面的名字竟然是永福庄上的舅爷。

他疑惑地跑进房里,问奶奶:“舅爷的房契怎么会跑到我们这里来呢?”奶奶在里屋早已看到刚才的一幕,回想起几个月前,郑森的舅爷也就是自己的亲弟弟曾来过他们家,跟她提过他百年之后所有家产将归这个外姓侄孙。但当时并没有留下这张房契,是他不小心落下的还是出了什么状况?想到这儿,她赶紧对着孙子说:“可能是你舅爷不小心落下的,你快给他送过去,一定要亲自交到他手里,并顺便在那儿陪他几天。”郑森点了点头,回房简单收拾了一下,就赶往永福庄了。

傍晚时,第天早上,关良领着棒槌姑娘走进家门,讷讷又惊又喜。眼泪哗哗直淌。用手揉了几下喉咙,勉勉强强地说:"儿呀,你可回来啦!把我急得像什么似的。这就是那棒槌姑娘吗?"讷讷看到这个美丽的姑娘,很关心地问着儿子。郑森来到了舅爷的大院子前,他举手叩门。不一会儿,门开了,出来的不是老大老高高兴兴地捧回小仁像,念了秘诀,但都不灵,又念遍,还是不灵,念了半天,也没酒席。老说:"秘诀里说:实在的话儿对你提,我们有田有地而没有粪堆,说的是假话,不如把田地与老换了再来试试。"老大觉得有理,就与老商量。老种惯了地光吃不干也发急,就满口答应下来。说也怪,田地换,果然灵了。吃饱喝足之后,老大说:"我是大哥,佛像我来保管吧!"老说:"是我先想的主意,归我保管才对!"兄弟俩个抓住佛像头,个抓住佛像脚,争来争去,用力,卡拉声,佛像折成两半。弟兄俩看着佛像大吵大闹。这回倒是老大拿了个主意,老才不闹了。原来的那个看门老伯,而是一个陌生汉子,他忍不住伸长脖子往里瞧了瞧。陌生汉子挡住他,并上下打量了一遍郑森,开口问道:“你找谁?”郑森回答:“我找这院子的主人。”汉子刚要开口,只听见里头传来呵斥:“蠢货睁大眼睛仔细瞧,这是表少爷!还不快让他进来!”话音刚落,一个中年男人从里头走了出来。郑森认得,那是舅奶奶的侄子苏大贵,从小无父无母的,舅奶奶临死前曾交代舅爷要好好待他,舅爷就把最好的差事给了他,让他当了这院子的管家。

郑森走进院子,在大厅里坐下后还未见舅爷出来,就问:“我舅爷呢?”苏大贵赶紧回答:“姑父去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王保久冷笑道,"该不是害怕与我比试,故不会儿,伙计送上饭来,只有荤素汤,根本不是上房的伙食。老仆要去找店主,责问他番。张鹏翮又没有让他去,说:"想必是厨房忙于给道台大人准备酒席,把我们给忘了。还是不去问了吧,我们随便吃点儿就行了。"意说得这么可怜吧?"地做生意了,可能要十天半月后才能回来。”

郑森的心头突然升起了一股不祥之兆。舅爷是五代单传的男丁,也是个做生意的好手,持有家产万贯,遗憾的是到他这代时断了根。几个月前,70来岁的舅爷曾去过自己家,那时候的表情举止已经有点迟钝,这样子还能出去做生意?这其中必定有诈!

想到这里,郑森站了起来,说:“不瞒苏管家,上次舅爷去我家时,把房契不小心落下了,我是特意带来归还的,并想陪他一段时间,现在只有先住下等他了。”苏大贵听到此话,脸上现出了让人不易觉察到的得意笑容,他赶紧吩咐一下人:“带表少爷先去客房休息。”

郑森在客房里坐下不久,便有人送来茶水。他端起茶杯就要喝,等拿开茶盖时,看到一条小蜈蚣浮在上头,吓得他赶紧把茶杯放回桌子,可能是太过用力,茶水溅了几滴出来,落在桌布上,布上立马出现了几个小洞。同时,他的眼睛所到之处都有蜈蚣在爬动,于是赶紧把双从前,有这么兄弟人,老大是个医生,老只会种地。眼移向房门外,没想到外面也有只蜈蚣在爬动,并向对面的房间爬去。水神共工的神话故事则!共工是伏羲的部属,是龙图腾团族中个氏族的首领。古籍中描写他为"人面蛇身赤发",他儿子勾龙也是"人面蛇身",证明他们源于蛇图腾氏族,是伏羲的"嫡系"。但共工是位强悍而有斗争性的人物,乘伏羲氏衰,"霸而不王",挑起了场争权斗争。当时伏羲建都于陈(河南淮阳),女娲和祝融两大氏族围居左右,而共工居共地(河南辉县),战略上处于不利地位,被女娲和祝融战败而亡。郑森像是明白了什么,大喊起来:“来人呀!”

苏大贵闻声而来,郑森抖着手指了指茶杯和各处的蜈蚣,说:“这房间里的毒物太多了,我要住对面去。”说完就直奔过去,苏大贵要阻止已来不及了,只好跟着过去,并无奈地吩咐人再备茶水送来。

晚饭过后,郑森感觉有些疲倦,他伸了一个懒腰,爬上床后倒头便睡。不知过了多久,他感到手上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一阵钻心的疼使他睁大了双眼,并一下就蹦了起来。朦胧中,看到一个黑影正伸着双手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小灵在这年患上了心绞病,陈坤处求医问药,都不见好转。不久前位热心的乡亲路边捕了条蛇,便送至陈坤家。因为民间有个流传的偏方,用蛇肉炖煮服用可治疗心绞病。这个乡亲让陈坤赶紧收拾下,煮了给孩子治病。向自己扑来,吓得他又是一阵乱喊:“来人啊……救命啊!”

黑影见状立即收起双手,夺门就逃。此时的郑森已镇静下来,他跳下床就追,追到后花园时,黑影失去了踪迹。这时,苏大贵带着一帮举着火把的家丁也过来了,他们分头找了一会儿,都没发现。正要往回走时,突然听到有细小的哭声传来。大伙举着火把往声音来源处林默收起小金剑,对匍匐在船板上的嘉佑喝令道:"嘉佑,你既然愿意改邪归正,我就暂且饶零!"一照,郑森看清楚了,在靠近院墙那儿有几棵密集排列的大树。刚才没有注意到树后面,原来那里堆放着一片荆棘,今天给他开门的那个汉子正坐在荆棘上哭泣。

“你怎么啦?”苏大贵开口问他。汉子一点反应也没有,直到苏大贵走过去拉他,才大哭了起来,说:“我刚才起来方嫦娥当即表示同意:"说的是啊,我们为何不找个地方施展法力,也造个新的瑶池玩玩?"便,完了之后正要回去睡觉,突然有4个身材瘦长的汉子架着我就往这边走,然后把我扔在这上面,我挣扎着要起来,他们就按着我不让动,还捂着我的嘴,直到你过来拉我时,他们才走开。”

苏大贵铁青着脸,心里暗骂着:“真是蠢货!一点小事也办不成!”他的手一挥,就有几个家丁上前抬走了下半身鲜血淋漓的汉子。接着他走到郑森面前,说:“没伊万王子悄悄走到火鸟身边,把揪住她的尾巴,但是没有抓住,叫她挣脱飞跑了。王子手里只留下火鸟尾巴上的根羽毛。事了,表少爷,你可以安心回去睡了。”郑森向他拱了拱手,说:“苏大管家,那堆荆棘应该立马烧了,免得它再害人。”苏大贵很不耐烦地回答:“这个不用表少爷操心,我知道该怎么做。”说完重重地拂了下袖子,径直离开了,家丁们见状也跟着天聪瓣(年)十月海兰珠在其兄吴克善陪送下出嫁皇太极为妃。被皇太极封为关雎宫宸妃,成了关雎宫的主人,地位仅次于中宫皇后。关雎宫,来源于《诗经》中"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佳句,是皇太极爱恋宸妃,并为之最动真情的象征。走了。

第二天清晨,郑森一起床便看到了屋里头有无数只的蜈蚣在爬行,他一惊又跌回到床上,响声惊动了它们,只见那些家伙迅速地直奔床底而去,一会儿工夫就全不见了。郑森纳闷自己怎么总是碰到蜈蚣,难道说它们又在跟他暗示什么?于是他走到床边,趴了下来仔细瞧,可是没看到它们的影子,于是就慢慢地把床挪到了另一边,这才发现床底的正中间有个拳头一般大小冬去春来,花开花落,转眼百年过去了。有年,百日无雨,天遭大旱。黑龙宝、黑龙珠想布云行雨,只恨自己法力微小,力不从心。的洞。郑森探头看去,正好看到一只蜈蚣也探头出来,同时,他感觉到有股强大的力量在吸着他,于是赶紧缩回头。

他越想越蹊跷,就找了个硬物,对着洞口挖了起来。洞上的土很松,没费多大工夫就见底了,原来下面埋着个箱子。郑森伸手便去提,没想到一下就上来了,他拂去箱子上的尘土,并打开了它。这一开把他惊得跌倒在地,箱子里装着一堆森森白骨!郑森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了许多画面,他缓了一口气,爬起来就往外跑了。

很快,他就带着衙门里的人来,把苏大贵和看门的汉子锁走了。

事情正如他所想的那样。那看门的汉子是苏大贵的远房表弟。那天晚上,两人在这间客房里密谋要如何取得财产,正好被经过的舅爷听到,他气冲冲地推门进去,指着苏大贵的鼻子骂道:“你这个畜生!我平时怎么对你的郭福全瞧见桌上的木鸡,先是呆,再看脸慌张的李孟昭,什么都明白了。他不禁大怒,把揪住李孟昭高喊:"抓贼啊!"?本来我还想着等百年之后分一半产业给你,另一半给我那个外侄孙。现在我改主意了,全部家产全给我外侄孙!”说完就气冲冲地往门口而去。苏大贵向边上的表弟使了个眼色,那家伙就抡起了椅子砸向老人,然后找来斧头砍成先生叫石甲。 了几块,装进箱子埋在了床底下。事情处理完后,苏大贵便开门出去,在走出孙秀才哪里顾得上羞愧,李秋宝的侄子明天回家,眼下赶紧的是得替他把袱包补写完。怎么补?当然是重新用白纸包上,而枪要做得不露痕迹,否则事情败露,这馆今后还怎么坐得下去?事情至此,孙秀才只得自认倒霉。可谁知第天,那李秋宝的侄子不知何故没有回家。孙秀才粪让人挑了,又赔了十多张白纸和工夫,眼睁睁地吃了个睁眼瞎的亏,怎么也转不过心中的那口气来。房门时被绊倒了,起身一看原来是看门的那个老伯,估计是看到了他们所做的事吓晕在地,于是两人一通合计,把他活埋在了靠近院墙的那几棵大树后,为了不引人注意,他们在上面堆了一片荆棘。第二天,苏大贵便向大伙说主人带着看门的老伯做生意去了,要过一段时间才回来。他想以后利用个天灾人祸就说他们在外做生意遇难了,财产自然而然就成为他的了。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郑森的突然到来打乱了他的计划。为了不让事情败露,他先是在茶里下毒,不成后就叫汉子去杀郑森,结果还是未成。直到案子浮出水面,他才死了心,索性来了个彻底交代。

苏大贵二人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当天夜里,郑森做了一个梦,梦见舅爷冲着他笑,说:“小子,还记得你小时候撞破苏大贵的那个装着一只大蜈蚣准备泡酒的瓶子吗?原来它就住在这间房子的床底下,我遇害后就成了它的邻居。为了报恩,它派出了许多亲戚帮我申了这个冤,以后你看到它们要礼让三分,知道吗?”郑森一惊,醒了,回想这两天的事情,还真的事事都和它们有关,这么说那看门汉子口中的4个身材瘦长的汉子肯定也是它们变的了。

选自《民间传奇故事》2012.6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最后的机会 下一篇:魂飞禁闭馆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