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魂飞禁闭馆

魂飞禁闭馆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夫妻两人来到了“禁闭馆”,丈夫郭志明在停车场停车,妻子倪心拎着行李箱到一楼登记。

旅馆的主人是个老头儿,此时正蹲坐在门外的台阶上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到来。

倪心上前打招呼:“您好,我们是来入住的,已经预定过房间。”

老头儿一听,立马来了精神,赶紧招呼里边的服务员过来帮忙拿行李。

“等你们好久了,你们包了三天的旅馆是吧?现在里面已经没有客人了,你们可以放心地享受悠闲的二人世界。”

老头儿仔细检查了一下证件,便指着旅馆里面走出来的几个人说:“他们是这里的服务员,你这几天有什么需要就跟他们说。”

当其中一个服务员来到倪心面前接收行李时,倪心被吓了一跳,这个人竟然没有鼻子!本该出现鼻子的部位被一个金属壳子代替,显得很怪异。那人似乎意识到倪心在看他,拿到行李后掩着脸往里面走去。

旅馆内部装修得十分古典,这让倪心感觉很舒心。

“这附近有没有超市?我想去买些东西。”

“老板晚上不让外出,他怕那些东西跑出去。”没鼻子的服务员解释道。倪心刚刚知道,他叫枰静。

“那些东西?”倪心忽然感觉一阵阴冷,似乎有双眼睛在背后注视着她一样,“什么意思?”

“老板不让说。”服务员回答。倪心住二楼,她本想住更高一些,但这家旅馆的主人却坚决不让,说三楼不提供居住。

“那你能告诉我三楼为什么不让人住吗?”

服务员停下了动作,双手开始颤抖。

“三楼……三楼有人。”

“不是不让人住吗?”

没鼻子的服务员听到这句话,似乎自己触犯了大忌一般,立马跪了下来,不住地朝楼梯口磕头。他这一举动吓得倪心大叫了一声,旅馆主人闻声上来,见状赶紧将他拉到了一边。

“真是不好意思,吓着你了。这孩子非常害怕三楼。”旅馆主人回头望了一眼枰静,叹了口气,“年幼的时候他的父母就死在三楼,之后他就留在我这儿当服务员,每次只要提到三楼他就害怕,所以我就把三楼锁上了。”

旅馆主人又连说了几句抱歉,就把枰静带了下去。

午夜,倪"李发云也说西南方?"张剑秋时有些紧张,"莫非是狐狸精?"心关掉手机之后还是睡不着,想了想,把之前旅馆主人给的宣传小册子拿了出来。她这天,师爷来到朱海潮跟前,皱着眉头说:"大人,我总觉得这两个道士形迹可疑,老是要钱,却不肯救治,莫非是来骗钱的?"朱海潮心里也起疑,便派人随时留意道士的动静。不久,手下人回报说矮个子道士又走了,朱海潮忙吩咐师爷定要盯紧高个子道士,千万不能让人溜走了。翻看了一会儿,一股冰冷的感觉涌向心头。

这上面倒没有写过多的规定禁忌,更多的则是这些年发生在旅馆里的诡异死亡。

每一张图片里都有一张恐怖的死人脸,倪心深呼了一口气,翻完了整个册子。她觉得这应该是旅馆主人用来制造恐怖气氛的一个方法。她一个月前查询过这家旅馆,“禁闭馆”的由来就是因为旅馆内常常发生奇异的事情,所以主人限制游客们夜间出行。旅馆周围荒无人烟,而相似的小路更是容易让人迷路,普通人根本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夜间到处乱走。估计照片上的那些人,应该是不听劝告招致意外而死的。

“姐姐……”

倪心猛地一惊,刚才谁在说话?

她望了望睡梦中的郭志明,又四处张望,没发现有人。

她推了推郭志明,想问问他听没听到到了岳父的家,傻女婿必恭必敬地双手奉上礼物,对岳父说:"今天岳父大人做寿,小婿送来点寿礼。"岳父听,十分惊奇,心想:"怎么女婿突然变聪明了?"于是高高兴兴地请女婿坐下来喝酒吃饭。在饭桌上,傻女婿也没忘记父亲的教导,见了酒叫"寿酒",见了面条叫"寿面",见了桃子叫"寿桃",见了糕饼叫"寿糕"。岳父听他说的话都带着吉利的意思,更是乐开了怀。奇怪的声音,却发现床上忽然多出了一个人!那个多出来的人此时背对着她躺着,从体型来看,是个小孩。

倪心不敢乱动,她将手中的册子放到一边,关上了灯。这个是别人教的方法,伊凡厨子试了试,石头稍微动了动。牛伊凡对他们说。如果见到鬼,当作没看见就可以。她慢吞吞地挪进被窝,生怕一个不小心把那个人挤下床。

窗外响起野狗的叫声,那人的呼吸声越来越重,就像个在棺材里沉默了几千年的死尸想要重见天日一般。

倪心瘫软下来,将头埋进枕头。

开启手机,她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三点了。床上躺着的人这时轻轻坐起,脚步声回荡在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倪心眯着眼睛注视着他。只见这人打开房间的门,四肢僵硬地摆动,朝楼下走去。

郭志明依旧熟睡着,倪心穿了件外套,悄悄跟了上去。

那人的动作十分缓慢,像是生怕倪心跟不上一样。他一直往下走,到一楼时,打开了通往地下室的门。沉重的木门嘎吱一下开了,倪心的心跳开始加速,她隐约感觉到自己正在窥视某个秘密。

来到底端时,她看到了一扇门。门的后面是什么?她将耳朵贴在冰冷的门上倾听,除了呼呼的风声外,没有其他的声音。

当她准备离去时,门的那端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救我……”

空中弥漫起一股沁人的花香,倪心屏住了呼吸,想要听得更清楚一些。

“他想出来。”身旁突然响起一个小孩的声音,倪心吓了一跳,急忙将耳朵挪开。

“谁?里面的是谁?”

小孩没说话,一双浑浊的眸子紧盯着倪心,空洞的双眼中隐藏着无尽的神秘。

这时铁门里面传来一阵古怪的动静,像是有人在里面窃窃私语,又像是人踩在树叶堆上发出的声音。倪心脑子里猛地出现一个可怕的词──咀嚼。

“他骗了你,三楼住的不是人。”小孩毫无征兆地笑了起来,还抬头望了望上面,“上面住着魔鬼,它会惩罚那些恶人,然后,把他们丢到这里面。”

一大清早,旅馆主人就给他们送来了早餐,然后便站在门口嘿嘿地笑。

“你们叫我老王吧,村里人都这样叫我。”

倪心想到昨晚那诡异的事情,便询问老王,但故意没有提到在地下室听到的求救声,她觉得自己得亲自去弄清楚。

“闹鬼?哈哈,怎么可能?”说罢,朝走廊喊了一嗓子,“蛋儿!”

一个小男孩鬼头鬼脑地跑了进来。老王说:“你们昨天看见的是我儿子,他叫蛋儿,总喜欢跑到客人房里睡觉。真是不好意思,吓着你了。”听他这样一解释,倪心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早餐吃完后,郭志明带着她去了附近的风景区,虽然景色很迷人,但她总是对昨晚的事念念不忘。她清晰地记得当时的场景,那个躺在她床上的人是怎么进到她房里的?郭志明看她心事重重,以为她是为了工作在苦恼,便说:“你还在想怎么经过了世事沉浮、人情冷暖,两人早把当年的仇怨看淡了,眼下最要紧的是找条活路。这天,哥俩正在院子里发愁,个游客进来讨水喝。游客走后,两人在水缸盖上发现了两块钱。起初他俩也没在意,后来不断有游客来讨水喝,有的看他们可怜,喝完水后就多少留点钱,两人就动起了心思。找素材吗?不如你去当地村民家看看,问问他们或许有收获。我去附近的酒店订位子。”

倪心答应了,她这次来的目的不仅是想和郭志明游玩,更重"你问问他们!"要的是要完成领导给的任务──寻找恐怖离奇的事情。郭志明走后,她拿着录音笔往风景区相反的方向走去。她找到了离禁闭馆最近的一户人家,这户人家只有一个年迈的老人。老人此时正在种菜,旁边蹲着一个人在帮忙。

走近一看,原来那人是枰静。枰静一看是她,立刻低着头走开了。

倪心向老人说明了来意,老人直了直身子说:“你问禁闭馆啊,年轻人,好奇心别太重了,这家旅馆不能住的。”

“为什么?”

老人停下了手中的活儿,眼珠子转了转,凑到倪心耳边轻轻说:“因为这旅馆里的人哪,都是疯子!”

倪心朝枰静刚刚离去的方向望了望,问道:“你是说枰静吗?他确实挺不正常的。”

“我说的是旅馆里的所有人。枰静这孩子就是被这家旅馆害掉的鼻子。他跟我说过,有一次他去打扫通往三楼的楼梯,忽然听见上面有脚步声,就凑到门边想往里面看看,因为门上的猫眼很早以前就掉了,只剩下一个窟窿。之后,那门第天,黄石公果然提了个鸟笼来了。只见那鸟色羽毛,鲜艳夺目,小嘴红里透亮,拖着长长的尾巴,好看极了。叫唤起来也特别好听,像拉弦儿,像唱歌儿,又像弹琴。张得将鸟笼往饭店门前挂,可热闹了,招来了更多的客人,生意更兴隆了。黄石公看着这繁荣的景象,心里乐滋滋的。变得越来越烫,"不用报名,比赛时直接参加就好你是外地来参赛的?我劝你还是不要参加了,我们这里有个厨王"像是被加热了一般,他还没意识到,贴在门上的鼻子就被烫化了……他常来我这帮忙,还老说一些胡话,怕是被旅馆里的东西吓成的这样。”

倪心瞪大了眼睛,怪不得枰静会说三楼有人,还那么害怕。

老人摇了摇头,把手背在后边往屋里走去。倪心刚想追上去,老人摆了摆手说:“别问了,我最后再送你一句话,别去三楼,那上面住着魔鬼!”

老人的话让倪心的好奇心爆发了,她回到旅馆,趁老王没注意时悄悄跑上了三楼。

三楼的楼梯顶是一扇门,可能刚才老王上来打扫过,门并没有关上。

倪心掏出包里的摄像机,这次如果能拍到什么诡异画面的话,她就立刻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

因为没有窗户里面比较暗,倪心在黑暗中摸索着,身边似乎有双眼睛不停地注视着她,她能感觉到,这里不止她一个人。

灯光毫无征兆地刺痛了倪心的眼睛,她使劲眨了眨眼,看清了周围的景物。饮水机,书架,办公桌……这里分明是一间办公室。

倪心感觉有些恍惚了,这么熟悉的场景,她猛然意识到,这就是她当报社记者时所工作的地方!

门的那边似乎有两个人大盗草上飞的名号福庆哥是听说过的,这人武艺高超来去无踪,专爱劫富济贫,现在却又怎么偷起了贫苦百姓的救命钱?福庆哥不禁大失所望,现在不仅巴不到银子了,反而得拿出些来,可是,他又哪里有银子呢?就在官府步步紧逼的时候,他的老娘竟在日上吊了,原来老娘不忍拖累福庆哥,她死儿子就可以少捐份人头税了。福庆哥昏天暗地地痛哭场,他恨这大旱的荒年,更恨那偷了救命钱的草上飞,草上飞,你这是赶尽杀绝啊,你活生生逼死了我娘,我跟你没完!可是自己只是个手无两力气的剃头匠,又能有什么办法呢?正在谈话。

“胡总,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哦?说说看。”

倪心走到那扇门前面,拧开把手。

里面的人,让倪心瞪大了眼睛,这分明是另一个她和她的上司胡总。他们穿着那个时候同样的衣服,只不过,两个人的脸上都涂满了各种水粉,俨然一副小丑的模样。

正在说话的二人当倪心是空气一般,继续聊着。

“琪姐不是离职了吗?她这职位空缺着,所以我想……”另一个倪心扭捏着向胡总发嗲。

胡总哈哈笑了起来,搂着另一个倪心让她坐到自己身上。

“原来是这事啊,我知道了,一定让你当上。但你要知道,这个肥缺得来可不是这么容易的,你要准备好哦。”说罢,胡总开始色眯眯地摸起那个倪心的大腿。

这一幕,不是去年发生过的吗?倪心的脸颊抽搐着,这两人到底是人是鬼?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停止了,倪心眼前的两人忽然停止了动作,两张小丑似的脸变得异常扭曲。一分钟后,那个倪心开始说话了。

“老不死的,等我坐上主管的位子后,一定向上级举报你,老娘的豆腐可不是那么好吃的!”

而同样扮着小丑脸的胡总也开始说话:“我就是跟你玩玩而已,你还以为我真的会让你得到这肥缺?”

这难道是心里话?倪心愣住了,当时她献出自己的身体后,确实没有得到那个职位。胡总事后根本不承认这事,还扬言如果她继续胡闹下去,就开除她。

灯光暗了,刚才的一切仿佛是一场梦魇,周围的黑暗瞬间笼罩在倪心周围,一切又变得悄然无息。

倪心拿着手机照明,发现刚才的环境没有变化,而那两个小丑却不见了。她环顾四周,发现书架后面有一架梯子。

她一定要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倪心顺着梯子来到了四楼。四楼非常空旷,地板上竟铺上了沥青,像是一条马路。

房间里的东西似乎都缩小到了原来的一半,红绿灯,横栏,还有辆小型汽车。

倪心看到马路中央有个小孩在玩耍,她走过去一看,是老王的儿子蛋儿。这小孩也被画上了小丑的模样,倪心的心里咯噔一下,同样的场景在她的脑海里闪现。千里眼的随从们,便留在小船上准备把船修好,可那船体破损得如此厉害,怎么修得好?而且海水不断地涌入,要不了多久不仅修不好,还要沉入海中。

这时那辆小型汽车忽然开动了,直朝着蛋儿开来,倪心下意识地往旁边跳去,蛋儿却浑然不觉。车子将蛋儿撞飞到墙上,倪心颤抖着爬了过去,探了探他的鼻息,死了。

这时车子上的人走了下来,是“自己”。只见那个倪心紧张地走到蛋儿的尸体旁看了半天,然后回到车子上取来了一把匕首,在他的脖子上划了一下,然后开着车离去了。

倪心想起来了,那天她下班回来,喝多了没有看到路边还有个小男孩,撞上了之后当时竟然想着不要留后患,主审官只看了眼,就面露不悦之色:"这么稀松平常的玩意儿,实在难登大雅之堂!"岳廷闻言,也不气馁,笑着说道:"大人先不忙下定论,这冰雕的精妙之处尚未显露呢!"丧心病狂地给他补了一刀。警方没有追到家门,她也就渐渐淡忘了这件事。她猛地联想起刚才看到的这一幕幕,和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个人,还有地下室的呼救,她意识到,这个旅馆根本就不是人开的!那个叫蛋儿的男孩,跟她撞到的那个小男孩长得一模一样,他的冤魂回来复仇了!

空荡荡的房间里忽然传来了各种声音,有小孩的呻吟,有中年男人的哭泣,还有女人的嘶喊。倪心的脑子像是被千万只吸血虫啃咬一般剧痛无比,她看见之前那些小丑此时走到她的面前,从前山里住着户人家。母亲为人糯弱,儿子大舜,脾性暴躁,年近十,还未婚配。母子相依度日。齐刷刷地对着她冷笑,眼神中充满了鄙夷。他们放肆地用手指着倪心,脸上的肌肉开始扭曲变形,一副冤鬼的样子……

她疯狂地冲向那些冤鬼,它们身后就是门,这时,小兰突然说:"其实紫儿在年前就认识你了!"孟锡山摇了摇头,"怎么可能,我根本就没见过她。"小兰说:"年前,你途经公鸡岭,是不是在荒野之中看见了堆白骨?"孟锡山点了点头。小兰叹了口气,说:"其实那就是紫儿。紫儿生前是个歌妓,后来她喜欢上了个书生。谁知那书生是个负心汉,不禁骗走了紫儿的毕生积蓄,还将她抛尸荒野。那天,你不忍心那堆白骨受风吹雨淋,用随身携带的破毯子盖了上去。紫儿感谢你赠衣之恩,这才前来报答"倪心相信只要离开禁闭馆,自己就能摆脱这些恶魔。但她想错了,她不停地往楼梯下方跑了十几分钟也没"这我不知道,给我说说呗。"找到一楼的出口。她停了下来,喘着粗气观察起周围的环境,这不是她上次来的地下室吗?那扇铁门不知何时被人打开了,倪心借助手机灯光往门口走去,突然,一只枯木般苍老的手伸了出来。

倪心尖叫起来,这时她又听到了上次的求救。

“救我……”

当她看到这只手的主人时,彻底崩溃了,因为那人身上没剩下几丝血肉,却还在地上挪动着,朝她爬来。

那样子,跟那册子里图片上的人一模一样!

郭志明拿着刚取出来的十几万,回到了旅店。

旅馆主人老王已等候多时,他接到钱箱子后微笑着对郭志明说:“一切都搞定了。”

郭志明笑了,一个月前他破解了倪心笔记本的密码,在里面找到了她的日记,他知道倪心一直都有写日记的习惯。当他看到倪心的那些亏心事时,就知道自己的计划肯定能成功。他在外边有一个情妇,情妇整天催着他离婚。可若是离婚了,靠他郭志明的所得根本大姐把自己有个翅膀的马给了他,对他说:"小心点,苹果园里住着我的姨妈,她是个很凶的妖婆。你到了苹果园的时候,不要舍不得我的马,要次跳过墙去。如果马碰到了墙,墙上的铃铛就会响起来。铃铛响,她就会醒过来,你就跑不了啦。她的马有个翅膀,你割断马的血管,免得妖婆骑上来追你。"养不活情妇,所以他想出了这一招。他打听到禁闭馆专门为别人做这项业务,便出了高价让他们在结婚纪念日这天帮自己吓倪心。而最后,倪心疯了,自己回去后能安心地跟情人交差了。

“她的行李呢?还在原来的房间吗?”

“哦,没有,我怕员工乱拿,给放在地下室了。你跟我来,我带你去。”

郭志明跟随老王来到地下室,这里的空气夹杂着花香,还夹杂着一种古怪的味道。

“你们这里养了花吗?”郭志明问道。

老王没有说话,等郭志明走进去后,他忽然猛推了郭志明一下,砰地关上了门。

郭志明意识到不妙,转身使劲砸门,但老王没有开门。

“里面养了花,一种食人花,用来处理尸体时再好不过了。算你倒霉吧,在你订了我们的服务后,你老婆也联系了我们。介于你们的先后关系,我们做出了决定,先帮你,再帮她。”

郭志明绝望了,他无助地望着身后的黑暗。

老王来到三楼,给刚才的小丑们发了工资。装死的蛋儿也下楼了,他摸摸后脑勺领了他的一份。

老王没好气地说:“你小子下次给我认真点啊,装的那个样叫死人?血都忘了撒!地下室的门也不关!养了你们哥俩几十年,到头来一个被撞死,一个这么傻,我是作了什么冤孽哦。哦,还有,枰静,我说你多少次了,进地下室喂食人花的时候,一定要戴好面具,现在鼻子被啃掉了,每次顾客来我都要给他们解释,再不好好做我炒了你。”

说完,老王叹了口气,发给小丑们他刚拿到的资料。

“都机灵点,明天来下一笔生意,这次是一对兄妹。枰静,下次回家帮忙的时候,别忘了给你家老爷子捎一份……”

选自《故事家》2013.7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阴邻 下一篇:森林里悬浮的头颅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