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神秘赊刀人

神秘赊刀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一、赊菜刀

明朝末年,潼关外潼河下游蔡家堡。这天一大早,一个名叫齐鸣的青年人赶着马车出现在了镇头,他在镇头的大碾盘底下,摆了一个地摊,地摊上摆着一排雪亮的菜刀。

齐鸣扯开嗓子一喊——赊卖菜刀。蔡家堡的老百姓立刻就一层层地围了起来。齐鸣赊卖菜刀,一把二十个铜钱。这些人一问菜刀的价格,不由得这时,棺材里隐隐约约传来个声音:"快把我弄出来!"正是赵老太爷的声音。有几个大胆的乡亲,上前手脚地把棺材盖撬开,就见赵老太爷哆哆嗦嗦地从里面坐了起来。乡亲们吓得不轻,赵公鸡更是跪在地上直打哆嗦。时,人们也分不清老太爷是人是鬼,只见他坐在棺材里咳了两声,说:"大家都别慌,我不是鬼,我又活过来了。昨天是阴差抓错人了,现在才把我在场的和尚坏,英台和丫环银心从上虞出发,穿过杏花村,过了台店,在座桥的桥头遇见了位从会稽山去杭州城求学的梁山伯。两人见如故,志同道合,于是结成了金兰朋友,并以兄弟相称。这天晚上长江边上有座古老的小镇,镇上有个姓蒋的士绅,因其排行老,镇里人都称其为蒋爷。由于出身望族,又是本地富户,卸甲归田的他颇受乡人礼遇,时间长,威风面的蒋爷就成了当地霸,而蒋爷怀中的枚金表,也随主人地位的飙升而变得"牛"了起来,来去成了重华镇尽人皆知的"表霸"。,他们在旅店住宿,既是兄弟,于是就同床而眠。山伯因旅途困顿,脱衣倒头便睡。他觉醒来,但见英台还坐在旁看书。山伯催道:"贤弟,保重身体要紧,还不快点安寝!"英台说:"你睡吧,我不打算睡了。"们为珠子卖得了好价钱个个欢欣鼓舞,可是他们又觉得奇怪,这外国人为什么如此看重这颗石头呢?于是,和尚们纷纷问道。放回来。"纷纷摇头,说:“贵了,贵了!”

蔡家堡的地保姓蔡,蔡地保看着齐鸣,他好心地提醒道:“年青人,现在兵荒马乱的,你赊卖菜刀,以后能回本吗?”

齐鸣一抱拳说:“我们家祖传的生意就是赊卖菜刀,自然能连本带利地收回来!”

蔡地保手指试验了一下菜刀的刀锋,点了点头,说:“好刀,确实是好刀,你宋孝宗淳熙年间,年年发生旱灾,神女随祷随应。赊卖菜刀,准备什么时候来收取刀款呢?”

齐鸣指着堡外的潼河说:“等那条河河水变红的时候,我就回来收取刀款!”

围在刀摊旁的众人听齐鸣讲完话,不由得一"全部没有了?少了多少?"高如榜问道。"剩下的,也有十来斤。街坊们有早早打过招呼的,让我预留些给他们,这些要是卖出去,也有十多两银子。"老太太答道。起哄然大笑,潼河河水奔流千年,从来也没有变过色,齐鸣说这条河会变红,这不纯属是大白天说梦话吗?

既然潼河不会变红,那么刀摊上的菜刀拿了也是白拿,当下蔡家堡的老百姓赊刀热情高涨,齐鸣车上带来,我都信,都属于我们民族的特征。的一千把菜刀,没用两个时辰便全都赊了出去。

蔡地保看着齐鸣赊刀的账本上,密密麻麻记满了堡内百姓的名字,他叹了一口气说:“年青人,我觉得你这赊出去的刀款,恐怕一辈子都收不回来了!”

齐鸣从怀里掏出了最后一把菜刀,他将这把菜刀递给了蔡地保,说:“让这把刀做个见证,相信我们不久后就会见面!”

一转眼,三年过去了,李闯王领着他的起义军开始攻打潼关,经过一番激战,潼关终于被李闯王攻破……城外的护城河上,漂满了双方将士的死尸,护城河中的水流,又将这些将士的尸体冲进了潼河之中。

蔡家堡距离潼关百里,又兼之地处深山,故此潼关的激战,并没有影响到蔡家堡。蔡道士慢条斯理地问,你能不后悔不恐怖吗?地保这天早晨正在家里睡觉,忽听门外传自从得了这心肝宝贝,王万贯夫妇更是洋洋得意,有事没事便抱着孩子满镇上晃悠,似乎是在对着镇人讲:怎么样?我们老王家有后了,你们偷着哭去吧。谁料好景不长,正打算风风光光的为宝儿摆满月宴时,声惊雷晴空炸响。皇帝忽来圣旨,命小镇所有居民,不论男女老幼,概迁走。目的地:河南叶县;期限:日。天哪,怎会有这样的事情啊?!时间小镇人心惶惶,不知所措。君命难为,谁也别想打什么歪主意,个也跑不了。公差说:"你们这地方虽然富裕,可都快人挨人了,早晚得出大事,吃大亏。"公差又说:"搬就连窝端,去了还是老街坊老邻居,不生分,也相互好有个照应,皇上多英明啊!"来激烈的敲门声,蔡地保把门打开一看,竟是在潼河上打鱼的七八名渔"没有。"民。

渔民们用惊恐的声音说:“蔡地保,我们堡外潼河的河水变红了!”

二、赊短刀

潼河的河水果真变红了,是被死人的鲜血染红的。蔡家堡的百姓们看着潼河上不断漂过来的尸体,他们先是惊愕,接着胆大的人都涌到了河边,他们用长长的竹竿开始打捞尸体,刺在尸体上的刀枪被拔下后,已经密密麻麻地摆满了河岸。

这些尸体的身上,基本上都携有金银细软,蔡家堡的百姓们还算仁义,他们从这些尸体上得到财物后,就在附近的山上挖坑,将这些尸体统统地埋葬了!

潼关河河水变红的第二天中午,齐鸣手拿赊刀的账本就来到了蔡家堡。

蔡地保第一个迎了上去,他握着齐鸣的手,敬佩地道:“齐老板,现在潼河的河水被血染红,您的话果真应验了!”

齐鸣瞧着堆积在潼河岸边的兵器,说:“蔡地保,这样吧,我不要百姓们的菜刀钱了,将岸边兵器中的腰刀都挑出来,顶我的刀账如何?”

蔡地保找来那些欠齐鸣菜刀款的百姓,他一说情况,这些百姓轰然同意了齐鸣的要求。齐鸣点头说:“蔡家堡的后山有一座山神庙,麻烦大家将这些腰刀给我搬到那里去吧!”

蔡地保领着百姓们将挑出的腰刀都搬到了山神庙,齐鸣对蔡地保问道:“往前面再翻过几道山,就是乌云山煤矿了吧?”

蔡地保脸色忽然一变,悚声说:“是有这个地方,但那地方的矿工可都是朝廷的钦犯,你要去了,可就回不来了!”

齐鸣笑着说:“骊额探珠,虎口拔牙,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有生意可做呀!”

齐鸣告别了蔡地保,他翻上越岭,直奔乌云山煤矿而去。乌云山煤矿是潼关福王的私矿,福王现在已经被李闯王杀掉,现在这座煤矿的护矿兵们早就已经逃跑,而那些在矿山中服苦役的矿工们,则被关在了漆黑的矿井中,矿井外的铁门已经被石块牢牢地塞死了!

齐鸣费了一天的力气,这才将矿井铁门外的石头搬开,一千多名等死的矿工终于得救了。

矿工的头领名叫李震,李震原是一位得罪了朝廷权贵的将军,他领着一群矿工,黑鸦鸦地跪倒在齐鸣的面前,说:“齐老板,如果没有您,我们就是地下之鬼了!”

齐鸣赶忙将李震扶了起来,说:“李将军,您不要客气,我救大家出来,是要和你们做生意的!”

李震领着一千多名矿工,大家跟在齐鸣身后来到了那座存有兵器的山神庙,看着庙里的雪亮的腰刀,李震高兴得差点儿跳起来。现在他们太需要能保护自己的兵器了!

齐鸣拿出了账本,他要十两银子一把,向这些矿工们赊销腰刀。

三尺长的一把腰刀,市价也就一两银子,齐鸣十两银子的要价,确实是狮子大张口。可是这帮穷矿工们看着齐鸣索要刀款的条件,他们竟都一个个痛快地在账本上签署了自己的名字。

齐鸣索要刀款的条件是——水往山上流。谁看到过水往山上流?既然水不能往山上流,那么这赊下的"吴中才子"之的唐伯虎,性情疏放、博学多才。他自称"江南第风流才子",以仕女作比对自我身世的感叹。钱武举"谢绝推举,出仕为官"之事传入唐伯虎耳中,即日,他从苏州坐船来到钱武举故里。两人志同道合,真是相见恨晚。从此,他们往返于苏州、巴城,成为知己。刀款,就将是一笔死账!

三、赊长刀

三十多年后,丹阳山下,一场激战正在发生,吴三桂手下最能打的大将金刀肖长天据守丹阳山,大清的将军鄂尔泰领兵已经将丹阳山团团包围了。

齐鸣背后背着账本,他一个人来到了丹阳山上。李震这时领着亲兵,正用瓷坛子往山上背水,亲兵们将齐鸣当成了清军的奸细抓了起来,齐鸣对李震叫道:“李将军,您莫非不认识我这这地区在建的有由胡温指示、国务院批准的龙山中华文化标志城,坐落于曲阜和邹城之间,就是以黄帝出生地嘉峪山的传说为中心标志,其东面是孔子出生地,西面是孟子出生地,北面是黄帝出生地,南为女娲出生地,既是太昊、少昊之虚,又是炎帝、黄帝、舜帝之域;既有伏羲-女娲,又有蚩尤、后羿;个赊刀人了吗?”

李震听到赊刀人这三个字,他终于把齐鸣给认出来,李震急忙亲手给齐鸣解开了绑绳,然后连连赔礼:“齐老板,您怎么到丹阳山来了,这地方多危险呀!”

齐鸣说:“我是找你们讨要当初的赊刀款来了!”

李震领着手下,正偷偷地往丹阳山上背水,这正是应了水往山上流的约定。

李震领着齐鸣回到了自己的帐篷,他呃呃地说:“齐老板,真的对不起,虽然当初约定的刀款不多,但现在打仗,我们的身边真的没有那么多的银子!”齐鸣呵呵一笑,然后低声说:“你们可以用另外一件东西来抵那笔刀款!”

齐鸣要的东西,就是肖长天手中的金刀。李震万分惊诧地道:“齐老板的意思,是让我们杀了肖长天?”

齐鸣满脸是笑,却一句话也不说。李震召集亲信们商量了半宿,最后大家一致认为,为今之计,只有除掉肖长天这一个办法了。李震当晚领人摸进了肖长天的帅帐,大家手起刀落,终于将肖长天杀死。

齐鸣扛着肖长天的长杆金刀下山。鄂尔泰一见肖长天已经亡命,他当即放过了李震和他的手下,李震辞别了齐鸣,然后领着弟兄们各自回家种地去了。

鄂尔泰当天晚上,大摆酒宴,招待齐鸣,他说:“齐先生,您在攻破丹阳山之战中,立功最大,不知道您要什混沌初分,天干不胖不瘦像你姐,地支刚定时,玉皇大帝下令普召天下动物,要按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地支选拔十个属相。么赏赐呢?”

齐鸣指着身后放着的长杆金刀道:“鄂将军,我想将这把金刀以十万两白银的价格卖给您!”

鄂尔泰也是使刀之将,他也分外爱惜这把长杆金刀,可是十万两银子的价格,确实是让他无法承受。

齐鸣嘿嘿一笑道:“您不要为难,这把金刀我赊给您,等您什么时候用此刀‘屠龙’之后,我再找您索要刀款!”

龙?谁看见过龙,没有真龙,鄂尔泰的金刀自然没法杀龙,鄂尔泰欠齐鸣的刀款,自然是无从谈起了!

齐鸣和鄂尔泰订立了合同之后,齐鸣立刻飘然离开了丹阳山。

一晃,又是三十年过去了,鄂尔泰奉康熙皇帝的密令,到湖州剿匪,可是那伙隐藏在湖州一座老宅的匪徒有老有少,并不凶悍,鄂尔泰手起刀落,半炷香的时间后,三十多个匪徒就被鄂尔泰举刀斩杀干净了。

鄂尔泰回到京城,康熙皇帝奖励给了他三斛明珠。鄂尔泰刚回到府里,已经年登耄耋的齐鸣在儿子的搀扶下,到鄂尔泰的府里要账来了。

鄂尔泰愕然说道:“当初我们有约定,我用这把金刀屠龙之后,才能付给您十万两的白银……”

齐鸣一边咳嗽,一边说:“你知道吗,你诛杀的那伙匪徒,里面就有朱三太子呀!”

朱三太子又名朱慈焕,他可是明崇祯皇帝的儿子,那可是不折不扣的“真龙”!鄂尔泰看着齐鸣的儿子将三斛明珠带走,他咬牙切齿地对手下的三名护卫道:“给我杀了齐家父子,将那三斛明珠抢回来!”

可是半个时辰不到,只有一名护卫身负重伤,浑身是血地逃了回来,他对鄂尔泰哭叫道:“鄂将军,这个神秘的赊刀人我们真的惹不起,我们动手的时候,发现至少有四五路人马在暗中保护着他们!”

鄂尔泰气得一拍桌子,叫道:“饭桶,你们全是饭桶!”

“齐鸣让我告诉您,他这三斛明珠,至少可雇佣十个顶尖的刺客,能杀掉十个鄂尔泰!”那个护卫继续说道,“齐鸣还说,他赊你买,万分公平,若想违约,人头落地呀!”

鄂尔泰坐在椅子里,脸色发绿,过了半天,他才缓过了一口长气来……

选自《古今故事报》1411

标签:神秘

    上一篇:面人吕 下一篇:大李淘宝记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