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庆陵“哀册”历险

庆陵“哀册”历险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辽庆陵中的石质“哀册”

古代皇帝、皇后死后,在“发引日”行遣典礼时,把由继位“嗣皇帝”宣读的最后一篇祭文,刻在玉简上,用金丝、银丝连缀成册,盛于石函之内,埋入陵中,名为“哀册”。历代“哀册”材质,有玉石、木板等,但是,位于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右旗大阪镇北70公里的辽代庆陵中的“哀册”均为石质。

据介绍,辽宁省博物馆现存辽庆陵“哀册”共l5石,有辽圣宗耶律隆绪及其仁德皇后、钦爱皇后汉文“哀册”共三合六石;辽兴宗耶律宗真的仁懿皇后汉文册盖一石;辽道宗耶律洪基及其宣懿皇后汉文、契丹文“哀册”吴文长将褂那福的眼睛下瞪大了:"看走眼?爺,那幅画难道是真的?"子平铺在桌面,又取块包袱粗布覆盖在衣上,然后举起把早已准备好的锋利菜刀,在粗布上阵乱斩乱砍。未多久,吴文长停手,拎起粗布展示,只见那包袱已被斩得穿孔、筋筋拉拉。吴文长又用双手将褂子提起,左右移动,让人细看,众人惊得张口结舌,那件褂子竟然丝毫无损,连条刀痕也没有。吴文长"嘿"伯父,伯母,这位师傅是来告诉你们纺线织布的,每个月的月底我就会来,带你们去销布。"晶晶对丽丽的父母说道。嘿"笑,说,这是褂子的第大奇妙:刀枪不入!四合八石。

“哀册”均为汉白玉材质,呈方形,体大而厚重,册盖边长均约130厘米、厚约30厘米。上面书刻汉文、契丹文,极其工整、遒丽,堪为辽代书法佳品。在其中的两合契丹文“哀册”,共有契丹文字1758个。如此众多的契丹文字,为研究辽代历史、文化、契丹文字,提供了弥足珍贵的实物资料。

然而,这国宝又是如何重见天日,来到沈阳的呢?

传教士披露契丹“哀册”

1921年,庆陵一带遭遇了百年未遇的特大干旱。距庆陵以西30公里的五十家子村,农民们饥饿难耐。这时,有乐师吹奏起笙簧,人出主意说,要想活命,就得挖出庆陵里的宝贝换粮吃。大家饿急了,顾不了许多,便蜂拥而上,开挖庆陵。

当时的五十家子村归属林西县管辖,听闻农民挖掘皇陵,事态非同知县听他这么说,不禁愣,有点将信将疑起来。小可。林西县知事立即行动,挖掘庆陵的农民,悉数见她每日早出晚归,何母心生疑虑,盘问她到何处去干什么了,何仙姑拗不过母亲,就说每日往名山仙境与仙佛谈论佛道去了。渐渐地,何仙姑通晓佛道的消息又传开了。武则天听说后,派使者前往零陵,备妥车马,召请何仙姑前往东都洛阳论佛道。众官员与何仙姑同跋山涉水来到洛阳城外,在高祖听后沉思起来,他听说这个县令昏庸无能,靠着做郡守的岳父才得以重用,今天我何不亲眼看看这位县令的本领!高祖暗暗拿定主意,连忙吩咐:"官清民安,民事为大,尊县不妨即速审理!"没等县令回答,高祖就已离开桌案,向大家拱手招呼道:"此处为堂,我等暂且避!"等船渡洛水时,众人突然不见了何仙姑的踪影,使臣大为恐慌,连忙命人处寻找,却没找到点蛛丝马迹。众人吓得坐在洛河边发呆,薄暮时分,何仙姑翩然凌空而降,不急不忙地告诉使者:"我已前往禁宫见过了天后,你们可以"没有宝物?那你说,这么冷的天,我穿貂皮大衣尚觉寒冷,你穿得如此单薄,为何还满头大汗?"回朝复命了"。被押到林西县大牢,文物也全部被收缴。

庆陵被盗一事披露之后,林西县立即沸腾,人们争相目睹皇陵出土的宝物。人群中,有一个林西县大营子天主教堂的传教士,名叫“牟里”,他不仅传教,还是一位著名的汉第天天亮后,人们路过井边时,听到阿孝的呼救声,把他救了上来。阿孝按井里听来的消息,往东边走,赶到离那口井里半的地方,在棵大松树下挖了起来,果然挖出了块金板,掀开金板,泉眼就出现了。这下可好了,因为时下正逢大旱,附近所有的泉眼都干枯了,有了这汪新泉,百姓们的吃水问题就解决了。学家,对中华民"狗贼种!你敢再捏袋烟的工夫过去了,高山见屋里除姑娘个人在地上忙活外,这家没有别人,就站起来要告辞。姑娘说:"就在这住吧,你上哪儿去?",轨敲断你的手骨!" 护林人大喊声,扑了上去。癞头小孩不慌不忙,挥动双臂,下打倒了两个护林人。眨眼睛,他已溜得无影无踪。护林人气恼不过,奔到潘家坳去评理。潘家坳人听罢事情经过,面面相觑,都说潘家坳里从未见过这么个癞头小孩。族传统文化十分痴迷。在教友帮助下,他依次进入庆陵的三座皇陵,抄录了地宫内手下人马上扑过去,花大绑把刘大敢给捆了个结结实实。刘大敢先是怔,接着大叫冤枉:"黄大人,冤枉啊,我刘大敢冤枉啊!"所有“哀册”的原文。看着这些酷似汉字、又绝非汉字的奇怪文字,牟里当时便意识到这应该是失传已久的契丹文字。

于是,他在阴森冷冰的地宫内,连续工作了10天,终于将契丹文“哀姑娘说完就变成只蛤模,蹦跳地走了。夫差恍然大悟,感动极了,朝着蛤蟆爬去的方向鞠了躬,打消了去攻打齐国的念头,命令士兵把稻谷搬出来,除留下些做种外,全部分给老百姓度荒。册”全部抄录完毕,加以考释后,在北京法国天主教会主办的《加多利克公报》第118号上发表,披露了辽代庆陵契丹文“哀册”发现经过。顿时,“辽代契丹文字重见天日”的消息不胫而走,立即引起国内外学术界巨大轰动。

奉系军阀唆使儿子盗墓

1926年,在热河省境内,奉系军阀击败了冯玉祥的国民军,顺势占领了热河全境。土匪马贼出身的汤玉麟,先被任命为热河都统,后又被任命为热河省主席。刚上任不久,他就听说林西县存有一批收缴的庆陵被盗文物。于是,被热河百姓称为“汤扒皮”的汤玉麟立即派儿子汤佐荣前去收缴,并萌动了盗掘庆陵的贼心。

1930道光年间,耒阳县北乡有座庙宇,里面供奉着座叫诛虎烈杰的神像。这座庙宇建设年代不详,据说当时北乡山上常有猛虎伤人,后来有个壮士上山除掉了猛虎,壮士也当场殁命。北乡人感激他除虎有功,为他建了庙。称他为烈杰,是因为他舍命除虎,英雄豪杰的意思。年的一天,汤佐荣率领陆军36师官兵在庆陵附近安营扎寨,并亲率工兵营,用炸药炸开了三座皇陵地宫门,挖开了皇陵长达百余米的墓道。然而,历经以前的多次盗掘,致使皇陵内的珍宝已经大量流失,只剩下沉重得难以挪动的帝后“哀册”,以及木结构仿宫殿梓宫建筑。于是,汤佐荣命令士兵们将三座皇陵的木护板全部拆掉,动用了几十头黄牛牵引,将十几立方米重达几十吨的“哀册”,用滚杠拖了出来,运抵正在兴建的沈阳“汤公馆”收藏。

汤玉麟病死后,“汤公馆”被辟为伪“国立博物馆”。到1946年,改称为“国立沈阳博物馆”,后改称“古物馆”。1948年4月,国民党南京政府教育部成立了“东北文物迁运保管委员会”,将“古物馆”所藏大批珍贵文物尽数运往北京。由于辽代庆陵众多“哀册”体量过重,不便运输,于是便被列入“缓迁之列”,侥幸留存于“汤公馆”之中。

1948年11月2日,沈阳解放后,东北人民政府决定,在“汤公馆”成立“东北博物馆”,于1949年7月7日开馆,1959年,改为“辽宁省博物馆”。这批辽代庆陵“哀册”,便始终珍藏在辽宁省博物馆之中,直至公开展览,终与广大观众见面。

选自《沈阳日报》

标签:历险

    上一篇:神医大招牌 下一篇:棋盘上的暗战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