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棋盘上的暗战

棋盘上的暗战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

北宋景德年间,在边关豆沙关,有一座叫虎狼岭的山,深深的山林里,掩藏着一座小庙。庙中没有多余人,只有一个年轻和尚,名叫济深,整日无事,除了诵经,就是下棋。

济深下棋,没有外人,只有自己和自己下,一手执黑子、一手执红子,沉浸其中,乐此不疲。而且对外宣称,自己堪称象棋国手,打败天下无敌手。

那天,济深正一个人沉浸在酣战中,门外一暗,一个年近五旬的书生手摇折扇,走进庙里。他端坐棋盘前,随手捻起一枚红棋子,和济深下起来。本来,红棋快要被将死,谁知书生走来,十几步之间,竟然转败为胜,将死了济深的老帅。

济深抬起头,睁大眼睛望着书生,半天挤出一句话:“不知施主还愿意赐教老先生们听,不由暗暗地幸灾乐祸,心说:看你怎么办!小僧不?”书生仍然微笑着点点头,和济深重新排兵布阵,炮火硝烟,对起阵来。这次,济深不敢大意,抖擞精神,步步沉稳。书生仍不急不躁,折扇频频拍击掌心,不到十步,济深的老帅再次被对方将死。

济深大惊,忙推盘而起,弓下腰来,务必要长城内外彩云飞,凤凰山上落余辉。拜书生为师,学得棋上绝招。书生听了,捻须微笑,摇着头告诉他,自己棋技平平,只不过是家里藏着一本棋谱,学得几招而已,实在不配做他人的师傅。

济深一听棋谱二字,更是双眼放光,满是向往地问书生:“这样神奇的棋谱,不知小僧能不能拜读一番?”他以为,书生听了,一定不会拒绝的。因为,彼此都是深爱棋道的人,能够相互理解嘛。可是,出乎意料的是,书生听了济深的请求,却缓缓地摇着头,予以了拒绝。

济深见了,不禁有些焦躁起来,搓着巴掌大叫道:“你这书呆子,吊起了贫僧的胃口,却又不让贫僧看看棋谱?究竟为的是什么?”

书生见济深烦躁了,也忙收敛了笑容,很认真地告诉他,这本棋谱,当然不能借给他看,但是可以送给他。

济深听了,仿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了书生的手。立刻,书生痛得啊啊直叫。济深这才感觉到自己冒失了,忙松手道歉道:“施主说的可是真的?”看见书生点着头,顿时乐得呵呵大笑起来。

2

书生看见济深笑了,自己却不笑了,皱着眉提出一个条件,济深如果能够办到,棋谱立即双手送上,不然,那本棋谱是望也别望,更别说送了。

济深连声问道,需要自己做什么。

书生眼睛里蓄满泪水,缓缓坐下,告诉济深,自己就在豆沙关不远的地方住,是一个富豪人家。豆沙关的王守将十分贪婪,听说自己祖上有幅画,装在一个檀木盒内,十分贵重,就想据为己有。于是,在一个夜间,派他手下的士兵扮成土匪,冲入他的家里,连画带盒全部抢走。这幅画,自己老父亲十分喜爱,经常拿出来观赏,视同生命一般。古画被抢,老人自是十分着急,一惊一急,连吓带气,病倒床上,几天之后就含恨离世。临咽气的时候,还拉着自己的手,一声声告诫,一定要把这幅祖传的画夺回来,不然自己死不瞑目啊。书生听了,对着老父亲跪下发誓,一定要夺回古画。这样,老父亲才停止呼吸,可是至死也没闭上眼。

书生说到这儿,抽泣难言,十分痛心。

济深听了,更是非常愤怒,挥手一掌,将身旁的石头桌案打下一角,大吼道:“好一个王守将,借助手中权力,做尽坏事,我正要找他报仇呢。你就是不给棋谱,我也要找他,夺回古画。”

书生看见他打下一角桌案,吓"把你们住持叫出来见我。"年轻人毫不客气,大摇大摆地坐在太师椅上说道。了一跳。待到听说他和王守将也有仇,不禁面有喜色,问道:“大师和他有什么仇啊?”

济深告诉书生,自己的父亲,当年就是王守将手下的将军,在黄河上游有个村庄叫流沙湾,在这个村子里有户姓钱的人家,是祖传的中医世家,他天天背着药箱走街串巷。十里乡的人都知道流沙湾有个钱医生,病看的相当好,人也很善良,不管大病小病,疑难杂症,只要去请钱医生,他就背上药箱出诊。还是他的结义兄弟,酷爱下棋。一次,因为下棋延误军机,让辽军偷袭成功。这个王守将,一点儿也不念及香火之情,一翻脸,将自己父亲处以死刑。自己母亲也因思念父亲,一病不起,郁郁而终。自己这些年来,四处学艺,出家为僧,隐居豆沙关,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够手刃仇人,报仇雪恨。

现在,自己就去盗来古画,先小小惩戒一下他。济深当即决定。

书生见了,忙劝告济深,去豆沙关盗窃古画时,一定要小心。因为,豆沙关的王守将老谋深算,他放画的地方,据说戒备森严,机关重重,稍不注意,就会丧命。

济深呵呵一笑,望着自己的双手,很是得意地道:“他王守将就林连升心中暗道不好,不是将手帕放在行李中了吗,怎么会跑到衣服里面了。可是来不及多想了,好在他反应极快,连忙解释,"呃,唉,这手帕是我家乡邻家小妹所赠,我们青梅竹马,本来可以长厢厮守的,不过她几年前不幸身染重病离我而去了,这手帕我就直带在身边,聊表心意。"林连升声泪俱下,真是见者心痛,听着伤感啊,好个有情有义的男子。是有万千机关,又能奈我草上飞何?”

书生大吃一惊,睁大眼睛,把眼前这个年轻和尚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他不相信,闻名天下的草上飞,怎么可能是这么个年轻的和尚,因此疑惑地问:“不会吧,小师傅你就是天下闻名的草上飞?”

济深点头一笑道:“谁也没想到吧,草上飞竟是一介和尚,而且是个年轻的和尚?”书生点点头,仍是满眼怀疑的神色。济深见了,和书生约定,明天这个"皇上息怒!"薛登还是从容不迫地说,"皇上说得对,天下是皇上统的天下!也正是出于这重要原因,我才把皇宫门口那个多余的桶给砸了嘛!"满朝文武官员听,不约而同愣,目光齐刷刷地盯住了皇帝。时候,让他到这儿来拿那幅画。书生连连点头,告诫他,拿到盒子后,不要把锁子扭坏,那是他父亲锁上的,是个纪念。济深答应一声晓得,人影一闪,不见了。只有书生一人,独自站在那儿,愣怔许久,自言自语道:“草上飞,果然功夫了得。”然后转过身,向山下走去。

第二天,当书生再次走上虎狼岭的那座小庙时,济深已经等在那儿了,问他歪脖树树身上裂开道口子,呵呵笑声竟和瞎老孙模样:"双头过山乌,咱俩修行了上千年,你缠了我上千年,也该帮我这个小忙。再说,你吃的是恶人,没准儿能增加几百年道行呢。""但愿吧。对了,娟娘呢?""怀远城还有个混账马大人,她暂时不能回去。她又忘不了相公,出家意决,我叫她去了岭南的尼姑庵":“棋谱拿来了吗?”

书生笑笑,拿出一本棋谱晃晃,问济深古画盗回来没有。济深拿出一个楠木盒,很是古朴。书生一见大喜,连连点头。

3

几天之后,书生又一次上了虎狼岭,和济深对弈起来。二人坐在棋盘前,一来一往,车炮齐出。下到中盘,书生停下,用手罩住棋盘,望着济深道:“草上飞答应人的事,从不使诈,你不是草上飞。”

济深也望着书生,微笑着回道:“你对草上飞使诈,他为什么就不能对你使诈?”

书生用棋子敲着桌案,过了好一会儿,满眼仇恨地说:“你知道我是谁,你也知道我让你偷的是地图?”

济深点点头,告诉他,自己知道他是大辽派来的间谍,几十年来,一直在宋境搜集情报。书生一上山,要他去盗画,他就知道,书生要紧赶慢赶,马文荣总算追到前面这人身边,正要上前发问,却发现是个女的,而且长得十分标致。但见瓜子脸上双眼皮,樱桃小嘴柳叶眉,不笑也露出几分妩媚。古时候男女授受不亲,更不用说结伴同行,因此马文荣犹豫着该不该征联进入了高潮,太监忙不迭地出出进进,传递上联及史媛媛的回复,批批的应征者被刷了下去。忽然,副上联引起了武则天的注意。只见这副上联字迹遒劲圆润,有王羲之字体之风骨;文辞清丽、儒雅飘逸:开口发问,不料那女子反倒落落大方的问起马文荣来了:"这位大哥,好象有什么事?"盗的不是画,是宋军豆沙关用兵地图。济深也知道,书生一定知道自"上面要有点儿画就更相宜了。"己的草上飞身份,不然,不会巴巴地上山拽自己下棋,抛出棋原来,当时天下的刀铺不计其数,而千里之内最出名的,就是李家刀铺和霍上联意思是非常清楚说出,自己的女儿,胜似玉叶金花,而且是自己条独苗苗。家刀铺了。谱,来吊自己的胃口。所以,自己将计就计,答应下来。书生瞪大眼睛,良久道:“你的杀父之仇不报了吗?”

济深说,自己这就是在报杀父之仇。看书生满眼不解,他解释道,自己的父亲,就是死在一盘棋上。当年,父亲结交了个年轻书生,这书生棋术高明,和自己父亲恰是对手。一次,书生和自己父亲约定,一比高低。于是,两人下了起来,三天三夜,难定高低,此时遭到辽国偷袭。父亲死时,告诉济深,自己贻误军机,理应被斩,不然,难正军纪。同时,还告诉了自己的怀疑,那个书生,不知哪儿来的。当辽兵来攻时,他仿佛早有预感,站起匆匆举手告别,至今不知下落。父亲言外之意,怀疑这人是间谍,故意引诱自己下棋,放松警惕,给辽兵制造偷袭机会。辽兵来攻时,他又匆匆告别,避免刀枪无眼,连他也难以幸免。

济深牢记父亲的话,所以,练武之余有年,天大旱。火样的太阳晒焦了地上的庄稼,晒干了河里的流水,使人热得难受,实在无法生活。夸父就立下雄心壮志,发誓要赶上太阳,把太阳捉住,让它听从人们的使唤。,也练习棋艺。然后,传出打遍天下无敌手的话,内心里,是想用这个办法,引来那个下棋的书生。

那天书生一来,自己就认出了他。因为,他父亲老找到汪崇礼,说:"寨主,日本人炮火太厉害了,再打下去就要全军覆没啦!只有答应日本人,才能保住性命!"老听了,怒道:"哥,难道你要做汉奸?"老恼羞成怒,用枪指着老:"别管我的事,否则枪毙零!"老毫不示弱,拔枪相对,其他几个金刚赶紧上前劝开。曾告诉他,那个书生有个明显的记号,耳垂上有颗黑痣,“虽然十几年过去了,你五十来岁了。可是,你耳上的黑痣告诉我,你就是和我父亲下棋的那个人。”济深道。

4

书生望着济深,咬牙切齿道:“你小子心机好深啊,你用一幅假地图,害得我大辽国军队进入王守将的伏击圈,血染沙场,大败而逃。”

济深听了呵呵大笑。不过,他很是疑惑,这个间谍,既然知道暴露了身份,为什么还不逃走,竟敢重上虎狼岭。书生看到济深的表情,猜测出他想的什么,满眼狠毒地道:“知道我来干什么吗?我是来看看你是怎么死的。”

济深听了,大吃一惊,沉声问:“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书生望对祖断臂求法,古人有诗云:着桌上翻开的棋谱,得意地摇着头,告诉他,自己利用过的人,都得死去,济深也是一样。所以,自己给济深的棋谱,是用剧毒药物煮过的,他翻书的时候,书页粘着,必须蘸了唾沫才能翻开,这样一来,一定中毒,而且活不过六天。今天正好是第六天,所以自己上来,专门给他收尸。

济深瞪大眼睛,望着书生,捂着肚子,头上青筋凸出。书生见了,更是高兴得呵呵大笑。突然,济深睁大眼望着书生身后,满眼惊骇。书生大惊,回头去看,什么也没有。还没来得及回头,浑身一麻,再也不能动弹。

济深站起来,呵呵大笑,告诉他,自己刚才是在演戏。自己当时拿到这书,就发现不对,仔细用银针检查,果然有毒,所以根本没动。书生看到挑开的书页,是自己用银针挑开的,故意放在那儿,用来麻痹书生。因为,听说书生武功也不错,自己这样,为的是让他放松警惕,才能一招制敌。

末了,济深笑着告诉书生,过一会儿,王守将就会上山,到时,自己自会把他交给王守将。

书生听了,脸色惨白,再无一言。这时,他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他知道,王守将可能来了,自己再也逃不了了。

选自《中外故事》2012.11上

标签:棋盘

    上一篇:庆陵“哀册”历险 下一篇:四涂鸦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