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神针

神针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泗州人喜食鱼、善捕鱼。人常下水,会受风寒,年纪大,腿脚胳膊会酸痛。有病就要治。汴河桥头的许三楼就能医。许三楼治病,很少开药,他常告诫人说,是药三分毒,人生病,是身体中了邪气。有人就医,问清病因,许三楼便拿来细银针,找准穴位,扎进去。一般扎针七天,准好。

许三楼每天太阳偏西准时关门。如来晚了,不管是平民乞丐,还是达官贵人。对不起,明天再医。也有破例时候。一次,钱家当铺少爷上树掏鸟窝摔下后昏迷不醒,钱家人急抱孩子找许三楼。听见哭声,许三楼快步出屋,钱家人一见,扑通跪下,求他救人。许三楼猛一转身说,拿针来。说着话,接过银针,一二三四,银针瞬间扎下,不一会儿,孩子嘴角开始抖动,许三楼脸上露出笑意,紧接着,五六七,又飞快扎下三根银针,孩子睁开眼睛。

钱家送来白银百两,可许三楼只收十文钱。

还有一次破例。新来知府白一品腿酸疼不能站立。师爷上门请许三楼。

许三楼认真对师爷说,家中病人多,实不敢离开半步,还请知府上门才好。

师爷回去告诉知府,白一品没有生气,坐轿去见许三楼。

白一品亲自登门,许三楼握针出门迎接,并示意知府不要下轿,就坐在里面针。

一二三四……十二根银针扎上腿,白一品顿感觉疼痛减轻许多。半个时辰过后,许三楼将白一品腿上银针起了,告诉他明天还来,要接连针七天,才好。

针腿时,透过轿窗,白一品看到前来找许三楼看病的人排着长队。

第二天中午,白一品到许三楼家门外和百姓一起排队。

看见等候在外的白一品,许三楼心想,都说新知府清正廉明,关心百姓,看来是真的。自己昨天破例针腿没错,知府离开腿哪行哟?许三楼走到知府面前,要为他扎针。白一品摇头说,等吧。

白一品坚持排队。许"想龙王终年居住水晶宫,从未涉足陆地,不知凭什么断定东京没有好人?"三楼很感动。

第三天再诊腿时,白一品发现自己是第一个,等腿针好,看病的人才陆续赶来,几天都这样。

七天后,知府腿好了。白一品开心说,这下不用坐轿啦。说着话,他从怀中掏出七十文钱,许三楼也不拒绝,伸手接下。

傍晚,许三楼收拾好银针,正准备关门,忽然从汴河比赛胜负已定,官府将此人请到衙门,并请问高姓大名,年青汉子道:"在下姓水名无情,自幼在山东长大,后进入江湖,走到此处第天,凤凰下了道命令:召集天下群鸟,要个个把翅膀剪掉,省得他们再在鸟王头上耀武扬威!看到官府要请位能剿灭土匪的人士,在下不自量力就前来了,希望能够为民做点事情。"父母官听后道:"水英雄谦虚了,有你这等江湖好手相助何愁土匪不灭呀。"番对话后,水无情被委任为"剿匪总捕头"。名称不知是谁想出来的,听着挺唬人的,其实也就是个每天带着百多名由捕快,些老兵和猎户们组成的兵力进山剿匪。桥飞奔一匹马来,跑到门前,从马上跳下一个紅脸大汉。来者双手抱起许三楼准备将他送上马背。

何事?许三楼也不松风道长这是叫吴孝廉赔房钱来了。吴孝廉气得胡子直翘,他正要追打那两个办事不利的家人,就听陈鸣远拍惊堂木,喝道:"肃静,听判!"惊慌。

随俺上山治病。

不带针,去何用?

紅脸大汉一听,放开他。

许三楼进屋拿把银针,顺从地坐到他身后,双手紧紧抱着紅脸大汉后腰。白马疾驰。半袋烟工夫,马已跑到重岗山。进了山门,紅脸大汉下马一看,傻了,身后坐的人不是许三楼,是个十岁男童。

男孩告诉他说,自己是许三楼的五公子,父亲坐上马后,准备亲自前来,可想到明天还有许多病人来扎针,无奈临时改变主意,让其前来,还请谅解。

你也会针?紅脸大汉满脸疑问。男童点头,一脸认真。

紅脸大汉半信半疑将他领到母亲身边。问清病情,男童拿过银针,一二三四……瞬间针已扎好。

感觉如何张氏知道丈夫性子火爆,说不,连声说:"我我没有偷!"?紅脸大汉抱着母亲双肩,不放心地问。

舒服。见母亲闭上双眼很享受,紅脸大汉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连针七天,母亲腰不疼了。紅脸大汉拿出金银珠宝,男童谢了,只取七十文钱,下山。

"出事的时候,我爹说这天下只有你能救我的命,只有你能帮我报仇雪恨。"少年哭泣道。知府得知消息后,去找许三楼,让他帮助劝说山匪孙飞虎,把劫去的救济粮归还给府衙。

许三楼点头说,试试看吧。

重岗山寨。紅脸大汉热情款待五公子。

那可是救命粮。

山上的弟兄也等米下锅呀……

五公子告辞。

孙飞虎一直送到山下。

临别,孙飞虎左脸上停落一只苍蝇,他刚想伸手拍。只听五公子说,去。话音刚落,孙飞虎就看到眼前立只见闫才子躺在草屋前的竹椅上,手拿个阿赶紧招呼说山里的孩子哪见过几个女生,更何况是如此美丽动人的女子!喜财脸红心跳,连手里的鸡蛋都掉了,喜财才反应过来第日,张晋尚在睡梦中,忽然被阵震耳的敲门声惊醒。打开门,群公差拥而入,到处乱搜。这时个人走到张晋面前,道:"就是他!小人昨夜打更,看见他慌慌张张地在罗家的花园墙外匆匆走过。"刚想低头去麻龙父子将李丁背回了家,马上叫来郎中。郎中看看,说人早死了,身子都冰凉了,还看个啥?李丁无父无母,更无妻女,麻龙老汉便安葬了他。两人的债,就此笔勾销。捡掉落的鸡蛋。:"陈爷,东西我来给您拿吧?"尺长的大烟袋,喝着香茶,吞云吐雾,见有人来访,勉强抬了下眼皮问:"来人何事?"着根细银针,针尖上的苍蝇正挣扎拍打着翅膀。

有的钱该拿,有的米不能吃呀。丢下这句话,五公子飞身上马。

瞅着一路扬起的尘土,孙飞后来,玉帝降旨,白虎星不听。原因是白虎星先前两次落凡,第次脱生罗成只活了十岁,第次脱生成薛礼也活了十岁。这次玉帝派他下凡,他说什么也不接旨。太白金星当着玉帝的面与他作保,让他活到终生。这样他才愿意下凡,脱生成郭子仪活到了十岁,老死在床灵上。虎禁不住摸了摸左脸,感觉脸有点木。

孙飞虎发现嘴歪时,满山正飘着细雨。

汴河桥头,一个蒙面人找到许三楼,求见五公子。

五公子出远门了。这时,从旁边走出个男人,朝石忠厚打着招呼:"小老弟,这是我妹妹,迫于生计,为救活我们全家人,也为救活她自己,我和母亲商量妥当,准备将她卖给人家做老婆。小老弟若是看中了,就以块光洋买走如何?"

何时回来?你的脸不是受一般风寒,要马上针。许三楼答非所问。

半个时辰,取针。许三楼交代说,嘴歪最怕风寒,如你用心医治,也不必前来扎针,每天此时只须面向阳光,双手抚心,我便在家为你下针,十天,准好。

歪嘴人将信将疑骑马回山。想到一路上遇到那么多讨饭灾民,再摸下自己的歪脸,他叫人把救济米全部送还给府衙后,这才安心下来。

向文正想了想,对师爷说:"我有办法。你去坊间找找,谁家有两百斤以上的大肥猪,借来用。"

中午十二时,孙飞虎面南朝泗州城许三楼家方向坐好,他刚把双手放在心口,就觉得左脸上,仿佛真有银针一根接着一根扎下,半个时辰后,孙飞虎感觉左脸上针又被一根根拧下。

隔水隔山又隔城的,许三楼可是过了很久,就是不见江神的影子。李冰见到如此情景,知道江神在戏弄百姓,不由勃然大怒道:"你这作恶多端的孽龙,残害百姓,致使民不聊生,今天我李某为了使百姓的能够安居乐业,情愿以性命与你拼搏,你就快点现形吧!"说着,就提上宝剑,奋身跳入江中。这时,江上的水柱不见了,好像变得风平浪静的样子,只是隐隐觉得有些地动山摇的感觉。真能在他脸上扎针?孙飞虎不信。不过,许三楼没有骗他,十天后,他的歪嘴真的恢复了原形。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