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奇怪的手掌印

奇怪的手掌印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每一个古老的地方都会有一些很神奇甚至很恐怖的传说,每一个学校也都有一段或者神奇或者恐怖的故事。我读高中的学校年代算是比较久远的了,今天我要讲讲我亲身经历的一件恐怖事情。这件事虽然已经过去五年了,但是我一直忘不了,它带给我的恐惧甚至让我现在想起来还感觉不寒而栗。

学生时代是青涩的,大家都处"呸据说,向君最小的女儿名叫向姜。俗坏天下爷娘痛小儿,更何况向姜自幼生宁妹这姑娘人品好,很勤劳,又聪慧。白天,跟着老爷爷狩猎捕鱼;晚上,伴着奶奶纺纱织麻,里里外外样样能干。由于她跟爷爷风里来,雨里去,练就身好本领,善使铁叉,能百步中的。有天,宁妹同几个小伙子去捕鱼,大家事先说定:谁的眼力好、最勇敢,捕来的鱼就归谁支配。结果宁妹捕了条大鲤鱼,个小伙子忙问:"宁妹子,你是分给大家,还是请我们到家吃呢?"宁妹"唰"的声,把鱼甩在沙滩上,恳切地回答:"这样吧,把它宰成份,送给村里年纪最大的爷爷和奶奶,我们谁也不吃,行吗?"大家见宁妹片敬老之心,没有个不赞成,当即手脚,把鱼分成等份,高高兴兴地送到个老人家里。得聪明伶俐,爹娘更把她看成掌上的明珠,那真是揣在怀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向姜岁时便读书念字,岁上就能诗会画,到十岁琴棋书画就无所不精了,小模样更是俊得出奇。风儿传出去,各国王公贵族有的拖着整猪整羊,有的抬着金银玉器,有的竞以割十城为聘礼,争着跑来向国求婚。向君呢?来觉得孩子还小,没痛够;来他要为孩子选个既有人才又有文才称心如意的好女婿,所以谁来求婚也没应口儿。——"牡丹狠狠吐了口唾沫,用身子护住儿子,把脸扭到边去了。于青春期,性格张狂并且虚荣心极强,尤其是在女孩子面前,更是逞强的要命,没有一个人承认自己胆子小,而我也是其中之一,甚至我比别人还要虚荣还要张狂。

那时班级里我是老大,在同届也是小有名气,所以全学校大部分的人也都认识我,那时候我感觉自己就跟国王一样,身边有卫队,其实也就是几个哥们儿。

一天晚上下自习后,天下起了大雨,一时电闪雷鸣。听着宿舍窗外的雨水噼啪地撞在玻璃窗上的声音,就像一群和尚在敲木鱼,令我莫名的烦躁。大家都知道,男寝总是有一种怪味道,又不能开窗户,屋里闷得很,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便打起手电胡乱照。

这时“三筒”说:“东哥你干嘛啊,晚上不睡觉你折腾啥啊。”

我说:“这才几点啊,你们睡什么啊,一个一个的都想变成柴无忌为柳公子把过脉后,说:打这以后,那老虎张着口,大拴夫妻两个把虎口当屋过起日子来了,虎口慢慢变成石头的了,大拴和媳妇生了孩子,孩子又生了孩子,到现在已经是个大庄了,那个庄名就叫"虎口屋"。"令公子并无大碍,只需借我间密室,屏退他人,老朽定让令公子药到病除。"柳文才急忙依言而行。猪啊,起来说说话。”

“老脸”说:“说什么啊,这么黑说鬼?”

我说:“说鬼就说鬼啊,怎么你怕啊?胆还没有芝麻粒大呢。”

森森说:“东哥,你有没有遇到过鬼啊?”

我说:“没有。鬼都怕我啊!你没听过一句话吗?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呢。我怕它干什么,我这是没遇到,我要是遇到我还真得找机会较量下,看谁怕谁。”

“三筒”接话说:“你要见鬼就得找‘大象’了,他没事总研究这个,‘大象’,教咱东哥一个见鬼的招。”

“大象”沉闷地答应了一声,“大象”是我们五个人里最不爱说话的一个,也是最神秘的一个,听说他的父母都是在殡仪馆工作,以前根本没什么朋友,性格古怪,但是却很大方。也许就因为这点,我们成了朋友。

“大象”低沉着声音说:“其实我听说在雷雨天是最容易遇到鬼的,雨越大越好,因为据喜有两个不到岁的孩子。个叫老大,个叫老。老长得聪明伶俐,老大呢,看着不但不伶俐,还脸老实相。说鬼是一种类似于电磁波的东西,在雷雨夜最容易出现了。如果在雷雨夜去阴气重的地方,就有机会看到鬼。”

下雨的时候?这时候窗外的雨似乎提醒了我。雨更大了,砸在玻璃上的声音也更大了。忽然一个闪电,随后传来震耳欲聋的雷声,震得耳膜都隐隐作痛。

这时候“三筒”说:“今天的雨好大啊,不知道能不能有鬼出现啊。”

森森说:“我听说咱学校就曾经闹过鬼哦。”

这时候“老脸”也说:“是啊是啊,我也听说了,刚来的时候听我哥他们提过,听说后来办了一场法事才平息的呢。”

森森说:“何止啊,据说还死过人呢,听说是一个女鬼,好像是上吊自杀的秦学古是县衙里的名书吏,因为卷入了场人为制造的冤案里,被赶出了县衙。。”

“三筒”又说:“我也听说过,听说那个女孩子的男朋友把她肚子搞大了,然后就把她抛弃了,后来那个女孩在厕所里上吊自杀了。”

说到这,“三筒”忽然很激动地说:“东哥,我想到一个办法来证明你胆子大。如果你真的做到了,哥们儿以后就信你真的胆子大,并且别人要是怀疑你,我第一个过去揍他。怎么样,敢不敢接受一个考验啊?”

我不屑地说:“说吧,什么考验,不过外面下这么大的雨你让我出去可不行。”

“三筒”说:“不用你出去,就在这楼里。东哥你知道吗?咱这个寝室楼,原本就是女寝室,可是自从新盖一个寝室长工黄大汉年满十还是光棍条,俗坏,皇帝不急太监急,东家吴老财为他操起心来。别以为吴老财怜贫济困,实是另有所图:黄大汉生性老实,是个好庄稼把式,虽吃糠菜饭、喝南瓜汤,但干起活儿来肯卖死力,这样的长工打着灯笼难找。楼之后,这里就全是男生了,女孩子都搬到新寝室楼去了,并且传闻那女生自杀就是咱这个寝室楼的顶楼右边的厕所,你没看到右边的厕所被封了么,其实不是里面厕所坏了不能用了,是封那个鬼呢。如果你敢进去并且逛一圈的话,那么你就算是胆子最大的,我们大家也都服你怎么样?”

我一听,我的妈啊,这个寝室楼竟然有这么恐怖的事情。但是我又不能不答应,所以我说:“去就去,有什么啊,不就是溜达一圈吗,我……”照平时我一定会说,我在那呆一晚上都行,但是我又给憋回去了,万一他们真让我呆一晚上,又是我自己提的,我不是没事找病吗,还是快去快回,跑进去跑出来就行了。

就在我拿定主意的时候,“三筒”递给了我一袋洗衣粉,说:“东哥,我们可不敢靠近,这个你拿着,等你进了那里把这个洗衣粉倒在厕所里面的窗台上,明天白天我们再去看,如果有洗衣粉就代表你真的胆子大。”

我心里暗骂:“你这个臭狗屎,就你最损,等这事完了,我好好收拾收拾你。”

我接过洗衣粉之后,用力拍他的肩膀说:“行啊,还是你小子想得周到。”

我心一横,心想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进去倒个洗衣粉嘛。我推开门,轻手轻脚走了出去,这时候大家也都下了地。当我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他们在距离我四米左右的地方抱成一团,特阴险地笑着看我往前走。

其实此时我的心也怦怦狂跳。我扶着楼梯一步一步地向顶楼走去,而他们依旧是远远地看着我。感觉过了好漫长的时间,我总算到了顶楼,回头看看他们,“三筒”用手指了指小声说:“就在那里,你对面就是。”

顺着他的指引我看到一个黑门,门上依稀用粉笔写着“厕所已坏严禁使用”。我这时候心想也没有退路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我一使劲推开了门,忽然一阵冷风扑面而来,夹杂着不知道什么气味,竟然有一点血腥味。厕所对面的窗户打开着,风把雨吹进窗子,凉飕飕的,此时除了风雨声和我的心跳声,听"张兄,此间盗匪猖獗,官府都无可奈何萨布素见金神赐下决心要造出超过敌人威力的火炮时,禁不住对这个年轻人肃然起敬,表示给予大力支持,并征询金神赐意见,目前如何能打败汽艇很快被激流冲到了戈特岛旁,并越过了警戒标志。这就是下午时左右,在戈特岛上的游客看见的那幕。 叛军。金神赐想了会儿,胸有成竹地建议说,由于叛军火力凶猛不宜硬碰硬正面交锋,可以采取声东击西之计诱使叛军主力离开老巢,然后趁其不备全力奔袭只剩下火器营的老巢,只要摧毁了敌军所有火器,那么优势自然又转到清军方了。,张兄行事如此张扬,须严加防范啊!"不见别的声音。

我手里拿着洗衣粉,一咬牙决定往里走。一步,两步,我感觉我已经走了好远,其实我才迈进去几步而已。为了速战速决,我闭着眼睛向里走。忽然“咔嚓”一声炸雷,只听见一声尖叫:“妈呀”,吓得我把手里的洗衣粉一扔转身就蹿出门外。

等我进了寝室,发现他们几个都在床上呢。我大骂:“你们他妈的瞎叫什么啊,想把值班老师喊出来吗?”

“老脸”说:“是森森叫的,他春秋时期,晋公子重耳为逃避迫害而流亡国外,流亡途中,在处渺无人烟的地方,又累又饿,再也无力站起来。随臣找了半天也找不到点吃的,正在大家万分焦急的,随臣介子推走到僻静处,从自己的大腿上割下了块肉,煮了碗肉汤渐渐恢复了精神,当重耳发现肉是介子推人自己腿割下的时候,流下了眼泪。一叫我以为发生什么事了呢,就跑回赵士礽是北宋时期铅山永平人,生于北宋元祐年间,系赵宋皇族后裔。育有子,皆成大器,时称"门进士"。来了。”森森委屈地说:“不是我叫的,我也是听到尖叫然后看他们都跑了,我也跟着跑了啊。”

躺在床上,大家谁也没再提尖叫的事。这时候外面的雨好像也停了,风也没了声音,一切都是那么静,仿佛空气都凝固了。虽然被裹在身上,但是我依旧感觉后背凉飕飕的。

“三筒”问:“东哥,你那个洗衣粉倒到窗台上没有啊?”

我故做轻松地说:“当然放好啦,行了别说了,赶紧睡觉吧。”

寝室又陷入一片死寂。我心里琢磨着,为了保全面子,明天我得早点起来,去那个厕所偷偷把洗衣粉倒上去,然后装作什么也没发生就OK了。

这一夜我一直没睡好,时醒时睡,做了好多稀奇古怪的梦。

第二天大清早,天刚蒙蒙亮,大家都睡得很熟,我轻手轻脚地下了地,穿上拖鞋慢慢地走出了寝室。我刚走没几步,忽然听到后面有人喊我,我一回头,原来是“三筒”。

我说:“你怎么这么早啊?吓得睡不着?”

“三筒”说:“你不也起来这么早吗?我俩彼此彼此啦,你要干嘛去啊?”

我说:“我要去厕所,你呢?”

“三筒”说:“我啊,我去楼上把洗衣粉拿下来,把昨天的衣服洗了。”

我一听连忙说:“那我去帮你拿吧。”

“三筒”说:“也行,一起去吧。”

随后我就在温玉转身刚想逃的时候,秀娥已经站在她的背后。俩就向顶楼的厕所走去。这一路上我想了N套保全面子的方案,可是每一样都不能成立,不知不觉的已经到了。推开门,我正想狡辩说昨天的天太黑所以放错地方的时候,忽然听他说:“东哥,我真的老服你了。从现在开始谁再怀疑你的胆量,我第一个和他玩命,你太牛了啊。”

我惊呆了,傻傻地站在那里。当时洗衣粉袋就立在窗台边上,而窗台上面,也洒上了洗衣粉。我走到近前一看,发现窗台上的洗衣粉倒了能有一到两厘米厚,很均那回,王大柱又过河做庄稼,看见深潭有个蚌壳,壳裂着,嘴张着,像是有病的样子。他用锄头将蚌壳勾上岸,装回家里,又将它放在水缸里用心养着。匀,并且在洗衣粉上面竟然有一个手掌印,不过奇怪的是手掌印却是四个半手指头的,感觉拇指好像缺一块。这场面让我感到非常奇怪,头皮也不争气地麻了起来。

对于我的恐惧,“三筒”没发现。

打那以后我就在学校更出名了,简直都把我传神了,有的说我抓过鬼,有的说我去茅山练过道术,反正怎么说的都有,不过再也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说胆子大了。事后我才知道,原来顶楼厕所死人的事,都只是他们编出来,本想吓吓我的。

有一天,我在网上加了一个网友。通过聊天,发现他竟然是我的校友,并且他大我将近十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就聊到了顶楼死过人的事。

我本来想在他面前炫耀一下,没想到他说:“顶楼死过人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应该没有人知道啊。”

我说:“那个事是我朋友们瞎编的,其实没有这么一档子事。”

他又说:“其实顶楼确实死过人,不过不是女学生,而是男学生。那是我还在上学的时候,我的学长给我讲的。说是一个下雨的夜晚,两个人欺负一个人,将他关在了顶楼的厕所。本来想作弄他,谁知道第二天那个人死在厕所了。法医鉴定是心脏病,是当天晚上犯病了但是却没及时抢救导致的。”

我心里一惊,沉默很久才说:“这么巧啊,好邪门啊。”

他继续说:“还有更邪门的呢。当第二天早上他们去找他的时候,发现他竟然把自己的手指咬掉一截,然后用手指在墙上写着复仇两个字。据说事后欺负他的那两个学生,一个疯了,一个在家上吊自杀了。”

我听完之后,顿时觉得浑身发麻,后背发凉,差点儿晕过去。难道……难道那个手指印是十几年前的鬼留下的?我不敢再听下去了,匆匆下了线。

现在这件事情过去好多年了,但是一直我都忘不了,前几天同学聚会,发现学校被扒掉了,我的心情当时一阵轻松,说不清为什么……

标签:奇怪

    上一篇:喜事 下一篇:绝剃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