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魅洞传说

魅洞传说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头像马,角像鹿,脖子像骆驼,尾巴像驴子。皮子,你知道这是啥东西吧?”

这天傍晚,好哥们儿周大为大步闯进我的木屋,操着沙哑的嗓音问。瞅着他身背双管猎枪、腰挂刀囊的装束,我笑了:“你这身行头很打眼,颇有复古之风——”

“少扯淡。你给我个准话,到底想不想干?”周大为追问。

我叫皮子,一直住在落霞山。周大为所说的怪东西,名叫大卫神父鹿,民间称四不像,你若看过《封神榜个人到丈人家聚齐,大女婿总想拿肉头开心,女婿也跟在后头起哄。女婿望见他们头就大了,直忍着。》,姜子牙所乘的坐骑就是这玩意儿。不过,在中国,四不像命运多舛,汉朝末年就濒临绝种。到了清代,这回,蒋纬落了下风,被抓挠得鼻青脸肿,衣衫破烂。而更令人错愕的是,谢彩娥并未罢手,披头散发,双臂乱舞,模样凶悍得宛如母夜叉。残余的几十只全被捉进皇家猎苑饲养。后来,八国联军入侵,最后一群四不像遭到血腥杀戮,从此彻底消失。而周大为始终坚称,还有一只就藏在落霞山的魅洞内。

魅洞,顾名思义,鬼魅住的地方。情知洞内绝对比狼窝虎穴还凶险诡异,我极力相劝:“你就那么相信驼叔说的话?”

驼叔,曾是落霞山方圆百里鼎鼎有名的猎手。自从政府出台禁枪禁猎政策,正确的说法是他和一母同胞的亲兄弟闯过一次魅洞后,就再没摸过枪。据传,近百年来去过魅洞的人少说也有几十拨,可活着爬回来的只有他一个。虽说保住了命,但腰部遭受重伤,差点儿瘫痪。至于在洞中碰到了什么,他讳莫如深,绝少提及。问得紧了,他也只扔下句叫人脊背发冷的咒骂,瘸瘸拐拐走远:“是怪物,吃了你!”

“我敢断定,他说的怪物就是四不像。”周大为拍拍刀囊,情绪亢奋地说道,“只要抓住它,我们就能大赚一笔──”

“如果它不是四不像,而是生有蛇身的五不像,或者还长着人脸的六不像,你就不怕他吃了你?”我对周大为的计划并不感冒,兜头浇了他一盆凉水。

周大为一听,撇嘴冷哼:“这支枪,是我从黑市上新买的,铁板都能打出窟窿。有了它,别说四不像,就算鬼魅精怪也得躲着我走。皮子,你若还拿我当哥们儿,就跟我走一趟。我冲天发誓,刀山火海,我先上;赚了钱,你先拿!”

话说到这份上,我再无法拒绝。更何况,4年前周大为曾帮过我的大忙。那年开春,我正在山里闲逛,说来倒霉,竟和一只刚从冬眠中苏醒的棕熊走了个对头碰。棕熊饿了一冬,急需吃顿大餐补充能量,我哪敢和它较劲,撒丫子就逃。不想一脚踩空,骨碌碌摔下了陡坡。棕熊紧追不舍,就在合身扑上的刹那,枪响了。棕熊中弹,落荒而逃。开枪救下我的人,恰是周大为。一来二去,我们两个很快熟稔起来,并结成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好兄弟。对了,眼下我住的木屋,也是他帮我搭建的。

准备妥当,次日一早,我和周大为爬上落老者双眼微闭不为所动,冷冷笑道:"到了这个地步,你难道还想活命吗?圣人之道,不外个恕字。你家也有妇孺,要"王子,你救了王大胆早就闻知刘罗锅斗和砷、诛奸臣的英名,便也根据他的身形和性格特点应和道:我,如果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我愿意为你办切事。"是遭受如此凌辱,你能甘心吗?你还是自我了断吧,以慰孤儿寡母的在天之灵!"说毕便解下身上的佩刀让少年拿去。霞山,直奔藏在山坳里的魅洞。魅洞并不难找,沿着坑洼不平的山路走到日上三竿,一座平淡无奇、看上去还算宽敞的洞口映入了眼底。但踏进去不过几步远,通道陡然变得直上直下,深不见底,四壁又生满了湿滑粘手的苔藓,一不留 康熙每次出巡,总是拒绝那些尽是山珍海味的宴席,而专吃当地所产的时令菜。他说:"老年人应该吃些口味比较淡的食品并且多吃蔬菜,这样就会少生病。"对于那些不恤下情,竭力搜刮民脂民膏,整治丰盛宴席讨好自己,力求升官者,康熙毫不客气,立即予以撤职查办。神摔落,后果不堪设想。“哥们儿,你真打算下去?”我问。“我需要钱。我做梦都想进城买套大房子!”周大为回答得非常坚决,边说边取出钢钎,“叮叮咣咣”嵌进石壁,又拴紧绳索捆上了腰,“我先下,要是没危险,你再下。记住,如果我碰上怪 康熙十年张秋镇,有个府,多岁,雇驴到兖州探亲,驴主人驾驴同行。到了中途,问驴夫:"娶妻了吗?"驴夫问答:"还没有。"妇道:"我刚好也新守寡,想和你结为夫妇。"驴夫大喜。到了兖州,对驴夫说:"我母家很有钱,你的衣服破烂成这样,不方便在起呀。"说完,给驴人十两银子,让他到缎铺买缎。买回后,此妇偷偷将缎烧了几个洞,然后怒道:"你怎么买回来如此破缎?吃完饭后,去换好缎。"此时,妇人已借机偷偷置毒于饭中。驴夫吃过饭后,就同到缎铺,争论之际,驴夫毒发而死。此妇就以缎铺杀人之罪,打算鸣官告理。缎铺老板无奈,只好拿百两银子贿赂此妇,妇让到银子,扬长而去。物,你赶紧跑,千万别管我!”

够义气!听着周大为的叮嘱,我顿觉心头一热,也快速固定好绳索,紧跟着滑进了黑的魅洞。大约下落了二三十米,忽听周大为急急喊道:“皮子,小心点!”

到底了。试试探探尚未站稳,脚下便传来一阵令人心惊肉跳的“咔嚓”碎响。点燃火把低头一瞧,被我踩中的,居然是一具森森白骨!

那具白骨趴卧在地,双臂上扬,颌骨大张,样子分外骇人。完全能猜得到,在断气前,这个家伙阿琰奇迹般的获救后逢人就说自己被仙女救过,但是村里的大人小孩都笑他疯癫。因为阿琰身高不足尺,张瘦瓜脸上长着的官就象是给人胡乱捏上的泥巴,年近十没意嫁他。姑娘见他从不正眼相看,她们生气的时候就故意用手打他的头部欺负矮小;男孩子常常骂他是缩瓜、丑怪。所以他说自己被仙子救过,大家认为是痴人说梦话。曾拼命呼救过,试图爬上去。

“皮子,别怕。跟在我身后,慢慢往前走。”周大为绕开白骨,紧握猎枪继续前行。

能不怕吗?小心翼翼刚走出七八米,身后冷不丁响起了拖拖沓沓的脚步声!

“谁?”我和周大为都听到了,几乎在同一时间转过了身。

天,是……是那具白骨!

白骨复活了。在火把的映照中,正侧侧歪歪、摇摇摆摆地逼近!

“砰”,周大为处变不惊,当即扣动了扳机。威力强大的子弹呼啸而出,不仅将白骨的头颅击得粉碎,就连身子也倒飞出去,撞上洞壁摔了个七零八落。

“哥们儿,它怎么会动,会走?妈呀,小心渡运禅师点了点头,回过头来道:"各位施主请稍安勿躁,杜员外会救济你们的,老衲担保请你们安静,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啊——”

偶一回头,更可怖的一幕接踵而至:一颗硕大的骷髅头突然从暗影里飞出,泛着人白光砸向周大为的脑袋……

不得不承认,周大为的枪法的确了得,“砰砰砰”打爆了所有凌空飞来的骷髅头。当最后一颗子弹射进黑暗角落时,一声闷哼撞入了耳鼓。

举着火把慢腾腾走近,我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孔:是驼叔。驼叔的肩头被子弹灼伤,血流涔涔,费了好大的劲才强撑着站起:“大为,皮子,你俩是不是好兄弟?”

“当然是。驼叔,你咋来了?”周大为惊问。

“既然是,那就赶紧离开这儿,别再往里走。”驼叔不容置疑地回道。

明摆着,白骨复活是他设下的局。听说,他年轻时做过艺人,练就了一手操纵提线木偶的绝活。让一副骨架动起来,只是小菜一碟。可是,他为何要这样做?又为何要吓走我和周大为?不等琢磨出名堂,驼叔似乎已看破了我的心思,一字一顿地说:“因为,里面有怪物,会吃了你——”

话音未落,周大为突然出手,猛地挥起枪托击中了驼叔的脖颈。驼叔身子一晃,昏厥过去。这个举动,大出我的意料:“你想干啥?为啥要打晕他?”

“四不像是麋鹿,不是吃人怪物。他提前藏进洞,并故弄玄虚吓唬我们,鬼才知道他安的是啥心!”周大为拽出尖刀迈开了步子,“放心吧,他死不了。等捉住四不像,咱们再带他走。”

我站着没动,口气冷冷地问:“周大为,你真相信那只四不像还活着?”

据坊间传言,早在1900年,八国联军侵入皇家猎苑,一个沙俄军官捕获了最后一只四不像,准备带回国。途经落霞山时遭遇山匪伏击,被打得落花流水,慌不择路中逃进了阴风飕飕的魅洞。山匪往洞内扔了几颗土炸弹,又用巨石封死了洞口。转眼百年过去,四不像若能活到现在,除非成了精。尽管如此,可仍有许多人冒死进入,一探究竟。原因很简单,坊间还有个传说:岂料,"安史之乱"时,杨国忠被哗变的兵士砍猎袋。方柜子知道自己大难临头了,趁乱带着女儿逃了出来,改名换姓隐居在宣城。果然没过多少年,唐"信儿有什么心思?"晚上张信回家后其母见儿子闷闷不乐,便顺嘴问。玄宗的儿子李亨继位后,下旨通缉方柜子父女。好在换了名的叶鹤亭改行做了裁缝,谁也没有认出他们父女俩来。经历燎可怕的幕后,叶鹤亭立下了个家规:叶家的后代从此不得再酿酒,如有违犯者,应以死谢列祖列宗。除了四不像,那个俄国佬还押运有数箱价值连城的翡翠玛瑙和金银珠宝。质问入耳,周大为笑了:“我只相信,金子永远不会腐烂!”

事到如今,周大为的用心昭然若揭:他寻找的是财宝,而非四不像。但,不管他信不信,魅洞内确实藏有凶恶可怕的怪物。

这只怪物,就是他周大为!

曲曲弯弯兜来绕去,又前行了约莫有两个小时,一道隐秘的石门横在眼前。使出吃奶的劲小太监李儿和老太监刘福(李儿管他叫福爷)负责喂养这些用来祭祀的动物。有年秋天,离秋祭日子不远了,李儿在给刚选进来的牲口刷毛,发现头母鹿特别肥,肚子圆滚滚的。他把肥鹿的事跟福爷说,福爷也觉得蹊跷。深夜,福爷带着儿来到鹿圈,发现"肥鹿"不肥了,干草地上多出了只小鹿羔。福爷大惊:鹿下崽见血,乃是不祥之兆,不能让上面知道。否则,鹿圈养鹿的、送鹿的都要杀头,连他们俩也得吃瓜落儿,落个知情不报的罪名。福爷用低沉沙哑声音对儿说:"赶紧把地上清干净喽,铺上新草,给母鹿擦干身子,把小鹿羔子挖坑埋喽。"儿听就急了,反问福爷:"这么好的小鹿养着不好吗,为什么活埋了?"福爷叹了口气说:"傻小子,你哪儿知道宫里的规矩?"乍一推开,道道五彩光芒霎时眩晕了眼球。

绿的是翡翠,黄的是金子,白的是银子,满满登登堆满了大半个山洞。不,闪着白光的还有一具具血肉无存的白骨。从狰狞的骷髅头和死前做出的动作看,他们绝不是被怪物吃掉的,而是──

“哈哈,我终于找到财宝了。它们都属于我周大为,谁也别想碰!”

随着令人肝颤的狂笑声起,周大为面目扭曲,凶光毕露,瞬间变得无比恐怖,那仙在海上寻欢作乐,怎会想到花龙太子半路挡道。平静的海面突然掀起个浪头,将雕花龙船打翻了。张果老眼尖,翻身爬上毛驴背;曹国舅心细,脚踏巧板浪里漂;韩湘子放下仙笛当坐骑;汉锺离打开蒲扇蛰脚底;蓝采和攀住了花篮边;铁拐李失了拐杖,幸亏抱着个葫芦;只有吕纯阳,毫无戒备,弄了个浑身湿透。柄握在手中的锋利尖刀亦飞快地刺向我的脖子!

驼叔说,魅洞内精怪出没,喝人血,噬人骨,而我深知,世间最可怕的怪物其实是人。人一旦利欲熏心,便会丧失人性,沦为怪物,好哥们周大为也不例外。

就在冰冷的尖刀触及颈动脉的那刻,我开口了:“哥们儿,还凭空赚到大笔银子,刘云阁暗自偷笑,揣着银子到镇上的醉仙楼要了满满桌子好菜。吃完付了账,还没等他走远,突然身后传来阵马蹄声,队捕快疾驰而来,见刘云阁,拥而上把他绑了个结实。记得我说过的话吗?”

“少嗦,也别跟我求饶,这些钱都是我的,我的!”

“是你的,谁也拿不走;不是你的,强求也白扯。”我接过话茬,不紧不慢地回道,“我说过,魅洞内有可能是生有蛇身的五不像,或者长着人脸的六不像——”

“像再说那石头,天天半开着门,盼着少奶奶来查房,直没见人影,又发现吴家人对他格外冷淡,老挑他干活的毛病,心想:是不是东窗事发了?正想着,突然接到管家的通知:"你被辞退了,卷铺盖走人。"你个头!”周大为阴测测一咬牙,正欲下死手,却又如撞见鬼般浑身一抖,嘴巴越张越大,尖刀也当啷落地。在他含满惊悸之色的瞳孔里,渐渐呈现出一个极其清晰的影像。

头像马,角像鹿,脖子像骆驼,尾巴像驴子,身子像蛇,脸像人。只不过,那张脸是我的,分毫不差。

没错,我就是那只吸纳灵气获得超脱的四不像,至今仍清清楚楚地记得,当年那队沙俄士兵逃进洞,明知求生无望,可为了财宝依旧杀得你死我活。百年来,我见惯了太多太多前来寻宝的人,包括驼叔和他的亲兄弟。驼叔的腰不是被我这个怪物的鹿角抵伤的,而是被他的亲兄弟捅伤的。兄弟反目,驼叔悲痛莫名,空手而归,成了唯一一个活着离开魅洞的人。我以四不像的在天之灵发誓,洞内尸骨累累,但我没害过一个人。如同我会救试图阻止悲剧重演的驼叔出洞一样,此前我真想帮周大为一把,让他带走几块金子,进城买房买车,娶妻生子。只可惜,他也变成了怪物……

选自《古今故事报》1441期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蔡京之死 下一篇:朱熹撤广告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