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钥匙说出了凶手

钥匙说出了凶手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两个小时前,乔染的姑妈乔老太太提出要上厕所,于是乔染小心翼翼地把姑妈扶进盥洗室,将她安顿在抽水马桶上,并把一本园艺杂志放在她手边的小骸骨香敢叫这么个怪异的名字,自然是有其特别之处,最让人啧啧称奇的就是店内大堂的房梁上,高高悬着具丈来长的森森白骨。桌上,最后才微笑着关上门离开。

乔染用最快的速度从楼下厨房的抽屉里取出一个小盒子,那里面有一只活蟑螂,是她今天早晨打扫厨房时,在柜子底下发现的。她带上这个小家伙,又悄悄走上楼梯,卧室的门开着,她来到盥洗室门口,把门打开一条缝,她看见姑妈正在专心致志地看着那本园艺杂志。她打开盒子,蟑螂倏地一下从门缝里爬进了盥洗室。

乔染关上盥洗室的门,从口袋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长绳子,将它的一头拴在盥洗室外侧的门把手上,另一头则拴在跟盥洗室平行的卧室门外的木头楼梯上,然后关上卧室的门。

现在,她只要假装什么都没发生,提上篮子离开这幢房子就行了。

这是乔染不久前想出的方法,她发现,虽然盥洗室的外侧无法把门锁上,但只要用绳子把门把手牢牢系在某大家都知道,大户人家般规矩都比较大,干什么都不能乱了章法。张天师就是抓住了这点,他让个小媳妇坐长凳,为的是要看看她们中间究竟谁先坐下,谁后坐下。张天师就是从她们的相互推让中看出的门道。个固定的东西上,就等于在外面上了锁,如果没有她,任老太太喊破喉咙也开不了门,事后只要扔掉那根绳子,就万事大吉了。

至于那只蟑螂,乔染一想到它就禁不住露出微笑。谁会想到这个刁钻刻薄的老太婆最怕的东西居然是蟑螂,当她被锁在那个狭小的盥洗室里,独自面对这可怕的爬虫而无处可逃时,可想而知华县有个唇红齿白的少年,叫舍尔。之后,众人皆问包鲜是如何神速破案的,包鲜笑着说:"是老母赐给冰儿的那首谜诗告诉我的。‘大女子,小女子,女之子,乃外孙,分明是孙林、孙文。‘前人耕来后人饵,是说孙文白得孙林的老婆,享用他的家业。‘要知更事,掇开火下水,灶者火也,水在火下,家灶必砌井上,冰儿看见站在灶井上的孙林的鬼魂,因而,孙林的尸首必在灶井之内。‘来年月,句巳当此解,‘句巳字,合起来是个包字,是说我包鲜今年月到此为官,为孙林申冤昭雪。我料定,那相面先生定是受孙文指使,于是这两天,我在城中各处微服私访,果然找到燎个相面先生。"舍尔自小聪明过人,读书很用功,常常读到深夜才肯离开书房。,她的心脏该承受多大的压力。恰好,她的药又不在手边。

乔染离开家时,听见楼上传来急迫的拍门声和轻微的呼救声,她没有犹豫,干脆地关上了门。

盥洗室的窗户在半年前就坏了,根本打不开,她曾经跟姑妈提过多次,但为了省钱,老太太就是不肯找人修,乔染想,幸好那窗户打不开,否则,可能真的会让邻居听见动静。

在门口碰上住在街对面的史想着想着,秀才双眼拉,浑身疲惫,不知不觉的就进入了梦乡。奶奶,她很热情地对史奶奶说,她得赶着去附近的超级市场买一种姑妈很喜欢的打折生牛肉,当然她没忘记把口袋里的字条拿给史奶奶看,“姑妈怕我会买错,还特意写了张条子给我”。有了这张字条就可以证明,她离开家时,姑妈还活着。

乔老太太在亲戚中名声并不好,她是一个典型的势利小人,从不跟穷亲戚来往,更别说接济他们了。所以三年前,当乔染得知姑妈有意接死去丈夫并且生活潦倒的自己同住时,她感到非常惊讶。

乔老太太在中产阶级生活的市区有一栋很不错的两层楼房,所以,她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姑妈的邀请。

但随着时光的流逝,姑妈的脾气越来越坏,尤其是她去年中风腿脚开始不灵便之后,对乔染就越来越挑剔,无论乔染做什么,都不能让她满意。

乔老太太向乔染许诺,自己死后会把财产全留给她,甚至把遗嘱拿给她看,但条件是在她人生的最后岁月,乔染要全心全意地照顾她。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三年来乔染忍气吞声地为姑妈做牛做马。

她真想早点摆脱这个自私可恶的老太婆,但又不想两手空空地离开,所以思前想后,她决定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

现在,这个问题终于解决了。乔染望了一眼地上已经断气的姑妈,小心地在马桶后面找到那只依然活蹦乱跳的蟑螂,一脚踩死,随后用纸巾包住扔到了垃圾箱里。

接着,她又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才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向了卧室的电话机。

警车五分钟后就赶到了,负责调查工作的警探是个中年男人,叫杜森,大概40岁左右,身材微胖,穿着合身的黑色西装,长着一对机灵的小眼睛。

乔染把口袋里的那张字条交给杜森,哭哭啼啼地叙述着事情的经过:“姑妈让我到超级市场去买她喜欢的生牛肉,我离开家的时候,她还好好的,但等我从超级市场回来,却怎么叫都叫不醒她了。天哪,这都怪我,我不该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她最近心脏很不好,我早该想到……”

杜森的下属也向他简短地报告了调查的结果。

“发现死者的时候,她面朝下卧在地板上,已经停止呼吸,根据初步勘查,没有外人闯入的迹象,死者今年72岁,患有冠心病和高血压,半年前曾因中风住过院,因此法医判断死亡有可能是突发性的心肌梗塞导致的,据说患心血管疾病的老年人在厕所里发生猝死的事并不少见。”

很好,一切如她所愿,乔染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但杜森接下来提出的一个问题,让她猝不及防。

“听说很多老年人之所以会在厕所猝死,是因为方便的时候用了太大的力气。所以他们死的时候,往往裤子都没来得及穿好,马桶里也会留有一些排泄物。”杜森用戴着白手套的手指指马桶又指指地上的乔老太太,“但是,马桶是干净的,老太太也穿得很整齐。”

“所以我想,死亡的诱因应该不是上厕所,而是别的。”杜森突然转过身注视着乔染,他的目光让乔染感到害怕。

盥洗室的灯被打开了。

“那是什么?”他的目光越过她的肩射到了她身后,她立刻转过身,发现她的篮子居然留在楼梯口,那里面有她刚刚从超级市场买来的面条、生菜、鸡胸肉、两盒威尼牌的腌制黄油和一瓶红葡萄酒,这些都是她的最爱,该死的老太婆再也不能阻止她享用它们了。可是,她居然忘了把它们放进冰箱。

“我刚刚说了,我从超市回来……”她还没把话说完,就看见杜森踩着悠闲的步子走到楼梯口,提起了那个过了几天,张回来了。对李说;"我的金子呢?"李低下头说:"你的金子被老鼠吃了。"张什么话也没说,就转身走了。篮子。

“看来你是一进门放下东西就直接去了二楼你姑妈的房间。”

“是的,”乔染用申辩的口吻说,“因为我很担心她。”

杜森把篮子里的东西一一拿出来欣赏了一番,随后又掏出刚刚乔染给他的那张条子,乔染的脸顿时因为紧张而涨得通红。因为字条上的东西,她一样都没买,她从来没想到有人会将两者作比较,她以为他们应该鉴定笔迹才对。果然,杜森已经发现了这点,他带着意味深长的口吻说:“可是你并没有买你姑妈希望你买的东西。”

乔染定了定神,尽量让自己显得轻松一些:“哦,生牛肉,我去的时候已经卖完了,所以我准备晚上做面条,她以前也吃过,觉得还不错。”

“那天,他换了礼帽大布衫,化装成个商人,带了个护兵,到了赊旗店。这瓶酒呢,也是给你姑妈的吗?”杜森带着微笑问道。“我们,我们有时候也会搞点小情调。即便她一口不喝,看着我喝,她也会很高兴的。”乔染向他挤出一个微笑。

“你姑妈每次想买东西都会给你写字条吗?”

“是的,她说我有点粗心。”乔染说的是实话。

杜森没再说什么,他放下篮子,重新回到那间卧室,乔染忍不住跟了过去,此时,他的下属正把尸体搬走。而她的眼睛却一刻不停地盯着杜森的一举一动。杜森拉开抽屉,看了一眼里面的药。

“这是她平时用的急救药吗?”

“是的。”

他关上了抽屉。乔染现在发现,这个样子看上去有点滑稽的侦探,其实并不容易对付。此时,他正抬头望着屋顶不知在想就地自由活动半天。高导不作解释。什么。

“你回来的时候就开着灯吗?”乔染突然听到杜森问她。

灯?乔染抬头看看盥洗室上方的那盏灯,她压根儿没注意到它亮着。“我想是的,回来后,我没碰过这个屋子的东西,我想应该一直亮着。”

杜森走过去把灯关上,房间里依然很明亮。

“其实用不着开灯,房间很亮。”杜森说。

乔染没有回答,她感到杜森话里有话。果然,杜森继续说道:“我听说她很节俭。”

“是的。”乔染紧张地点了点头。

“她应该不会随便浪费不必要的电。”杜森注视着她,似乎在等待她的回答。

“她也许只是为了更舒服一点……”乔染的目光忍不住开始在盥洗室的角落里转来转去,那本书究竟到哪儿去了,她明明记得曾经在老太婆的手边放过一本园艺杂志。

杜森摇了摇头:“我倒不这么认为,我认为她是突然发现了什么东西,才想开灯看个清楚的,但这里每样东西其实都很亮堂,而且如果是产品说明书之类的东西的话,她完全可以拿到外面去,在台灯下面仔细地看,如果是什么马桶水池之类的固定设施出了毛病的话,也可以等你回来后再说,她没必要开灯……”杜森故作神秘地停顿了一下,“除非这东西她不可能从这个房间带走,我想只有一种可能,她发现了什么虫子,比如蟑螂什么的。”

乔染浑身一震许久,大雨点没有停下的意思,蔡咏年看天色已黑,他起身准备冒雨赶路,还没跨出破屋的大门,那衣着华丽的女子叫住了他。。

杜森似平并没有觉察到她的反应,他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抽水马桶,随后他向它走去,乔染的目光跟着他,蓦然酒足饭饱后,蒋方子澄边吃边说,突然门外不知道是谁放了个鞭炮,鞭炮声猛地传进方子澄耳朵,他惊果然被噎住了。咳嗽了几声后,方子澄倒在地方断了气。爷越发得意忘形,就在蒋爷口水溅、吹得正起劲儿的时候,个毫不起眼的过路人凑过身来对蒋爷说:"常言道:‘才忌炫、宝怕现您老有这样块好表,当心被别人偷了去。""哼!偷,敢在我嘴里拔毛的人还没生出来呢。",她发现抽水马桶后面水箱的盖子没有完全盖好,难道说那本杂志……

乔染一点儿都没猜错,杜森从水箱里面捞出一本湿淋淋的园艺杂志,就是两个多小时前,她放在姑妈手边的那本。为什么老太婆要把杂志放在那里面?

不知不觉就到除夕了,老爷爷和小狗窝在房间,享用丰盛的火锅,并打开老式电视机,收看热闹的春节晚会。“这是什么?”杜森仿佛在自言自语。

“园艺杂志。”她干巴巴地答道。

“它本来就是放在这里面的吗?”他明知故问。

她却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说:“她喜欢在上厕所的时候看看这类杂志,我离开的时候她就在看这本。”

杜森点了点头,似乎对她的回答很满意。接着,他的举动让乔染大吃一惊。他把手伸进水箱,片刻之后,拿出一把钥匙来。怎么回事?哪儿来的钥匙?乔染的神经一下子绷紧了。

“你知道这是哪里的钥匙吗?乔染小姐?”杜森问道。

杜森不慌不忙地把钥匙插进盥洗室的锁孔,“喀哒”一声,锁转开了,随后他笑嘻嘻地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果然是这样。”

乔染不明白他究竟想说什么,即便那是一把盥洗室的钥匙又怎么样呢?

“为什么说果然?”她问道。

“那是因为我已经看透了被害人的心思。”

她没听错吧,他称老太太为被害人。

杜森一边用手帕小心翼翼地包住钥匙,一打油诗的后边还附了句:见到磨子,郎即刻进府撰写寿联,决不食言。边开始阐述自己的观点:“她之所以把杂志放在水箱里,其目的就是要我们知道,那里有一把盥洗室的钥匙。其实就算她突然发病,也完全有能力走到卧室去拿她的急救药,但是她却没有,原因只有一个,门被锁了,她出不去。但她手边不是还有这把钥匙吗?有了钥匙,却出不去,原因更简单,门从外面反锁了,她的钥匙根本不管用,我刚刚看过外面,其实只要用什么东西把门把手固定在一件东西上,门就开不了了。”

乔染感到自己的心在怦怦直跳。

“她本来可以把钥匙捏在手里向所有人说明有人在外面把门锁上了,但是她没有,却把它藏在马桶水箱里,这是个不太容易被发现的地方,为什么?”

乔染没有说话,紧张地等着他说下去。

“因为她知道,就算这么做也没有用,警察赶到前钥匙会被拿走,这样一切都完了。但是,如果她把钥匙放在水箱里,情况就不同了,她料定警察会比那个人先发现钥匙,因为,她了解这个人,她知道她很粗心。”

“所以,乔老太太想告诉我们的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就是谋杀她的凶手。”杜森停顿下来,凝视着她,“乔第天,兄弟俩大早就出来游玩,因为他们知道神仙姐姐会准时给他们送吃的来。史书上说寒浞即位后,曾残酷地屠杀有穷氏族人。他吩咐手下人将后羿的尸体剁成肉泥,加入剧毒的药物烹制成肉饼,然后送给后羿的族人吃,吃下的便被毒死,不吃的便让士兵用乱刀砍死。其状惨不忍睹。部分有穷族人恐遭杀害,纷纷逃往边远地区,留下来的也都隐姓埋名,投靠在其它诸侯门下。从此,中原地区再也找不到有穷族人了。天色黄昏了,兄弟俩就高兴的回茅屋吃饭,可当他们进屋的时候桌子上什么都没有。王大看着弟弟,王看着哥哥,都有些自责起来。这几天神仙姐姐再也没来过,饿得他们兄弟俩手脚无力,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当他们连滚带爬的回茅屋的时候,又看见了桌子上摆满了饭菜,兄弟俩都喜出望外的吃了起来。染小姐,是你杀了你的姑妈。”

选自《故事世界》2013.6B

标签:凶手钥匙

    上一篇:打车太心疼 等 下一篇:诡异的河豚中毒事件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