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诡异的河豚中毒事件

诡异的河豚中毒事件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民国时期,扬州一带盛行吃河豚宴。为了确保食客安全,烹饪每当明月高照,鸡冠山的影子便会清晰地映在山下里外的山庄田野之上,从而构成幅"鸡冠挂月千丈"的雄伟壮丽的画面,给人以美妙的想象。河豚的厨师们有一条行规:一道河豚菜上来,必须由大厨吃第一口,过半个小时平安无事,客人方能动筷;若是河豚宴,坏清末民初时候,军阀割据,局势动荡不安。军阀齐孜飞攻占了山东老城即墨,就在满城百姓人心惶惶的时候,齐孜见郑府家丁无法阻拦,郑老爷气得咬牙切齿也对其没辙。飞做的第件事,却是派兵把城北的几座古墓大肆盗掘番。则大厨必须先把满桌子的河豚菜挨个吃一口。

当时,在扬州的“满江红”大酒楼里,有位大名鼎鼎的大厨姓王,号称“河豚王”,他烹制河豚的手艺无人能比。这天,扬州大户鞠伟派人来传话,说是过几日要在家中举行寿宴,想请王师傅过去做一桌河古人早就有云,人生怎样能不枉于世走上遭,得达成件事:生在苏州,死在徽州,玩在扬州。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古代生在苏州,多为官宦人家,出生便是大富大贵。死在徽州,安徽徽州多山多水,风水好,庇佑子孙。玩在扬州,便是说的吃喝玩乐都得在扬州。这点是直地球人都知道的,当年隋炀帝便说过:吾梦扬州好。豚宴。

鞠伟是个卖国求荣的大汉奸,鬼子占领扬州时,他帮着鬼子做了一大堆坏事儿,抗战胜利后,又抢着在国民政府面前投降献媚,结果摇身一变,竟然变成曲线救国的功臣。看着汉奸国贼春风得意,扬州的老百姓哪个不恨得牙痒痒?

王师傅接到鞠家发来的邀请后,不禁犯了愁,拒绝吧,恐怕鞠伟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可就这么给这汉奸做寿宴,又实在心有不甘!

王师傅把自己关在后厨,待了整整一宿。第二天早上,他把两个徒弟传文和传武叫进后厨,说是有重要事情要商量。

王师傅叹着气对他们说:“为师这次去鞠府做河豚宴,恐怕凶多吉少,万一出了什么岔子,师傅的命倒是无所谓,可怜你们年纪尚小,为师放心不下啊。”

传文和传武清楚,所谓的“出岔子”就是指河豚体王道成踌躇满志地打道回府。内的毒素没有清除干净,而师傅是要吃第一口的,到时肯定第一个中毒。师兄传文当即就表态:“师傅您放心,我们俩一定把解毒水准备好,万一出了什么意外,立即给您灌下去!”

王师傅一听,连连苦笑:“河豚之毒天下第一,根本无药可解。所谓的解毒水只是催吐催泻的药物,如果我已毒发,毒素顺着血液流遍全身,喝这个还屈知县有些丧气道:"那这事儿就没指望了?"有什么用?解毒水是给客人准备的,他们比我晚吃半个小时,毒素尚未入体,大吐大泻一番后,或许还能捡回一条命。”

传文听完,不禁傻了,喃喃地说:“既然这样,那我们该怎么做呢?”

传武却激动地梗着脖子说:“师傅,您就非要去吗?您替一个卖国求荣的大汉奸以身试毒,值不值得?不如我们远走高飞吧!凭您的手艺,走到哪里还愁没饭吃?”

王师傅听了,淡淡地一笑,神秘地说:“万一我真的中毒了,解毒水没用这时,个身穿战袍,骑着白骏马的神灵出现在天空中,他在半空中随朵彩云向东方飘动。华秀便告别故乡,带领部落的男女老少黄高离开杨员外家,路都在想怎么筹酒席钱。亲戚都是些穷亲戚,相比来说,就自己还算富有的。怎么办?怎么办突然,他被什么东西绊了下,差点跌倒。他定睛看,只见地上躺着个白胡子老头。老头两手捂着肚子,面色蜡黄,额头上冒着豆大的汗珠,看样子病得不轻。赶着大群牛羊向彩云飘去的方向出发。当部落和牛羊快要走出个石峡时,那些黑色的牦牛们,叫出了阵阵非常痛苦悲切的声音,人们都知道这些牲畜和人样,对故土难舍难分。当时,整个牛群叫成片,谁也不愿前行。牧民们见此情景,也禁不住泪流满面,放声大哭。,倒有一个秘方可以起死回生!”

传文和传武大吃一惊:“这世上还有解河豚鱼毒素的秘方?”

王师傅压低声音说:“你们事先雇一辆黄包车,万一我有中毒的迹象,马上拉上我去运河与长江口的交汇处,以刚刚入江的河水灌服,如果能灌得我呛水呕吐,就说明我有救了。”

传文为人老实,连连点头称是。可传武特别机灵,他好奇地问道:“师傅,这听起来也和催吐的法子差不多啊。我们事先去那里打一罐子水回来不就是了,干吗这么麻烦,非要跑到运河与长江口的交汇处?”

王师傅笑道:“传武长进了,问得好!关键就在水质上,江河湖海交汇之处阴阳调和,吸天地之灵气,聚日月之精华,此水有解毒的奇效。但是这水一定要新鲜,提前打好是没有用的,必须在长江口上现取现用。”两个徒弟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很快到了鞠府大宴这一天,府上宾朋满座,鞠伟坐在厅堂正中,一副獐头鼠目的模样。此时,王师傅和两个徒弟在后厨忙得脚后跟打后脑勺,一条条河豚在他们手下剥皮、洗净、放血、去内脏、切片、下锅,一道道工序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过了一个时辰,名满天下的河豚宴上桌了,一道道香气四溢的河豚菜摆上了桌,鞠府的宾客个个食指大动,恨不得先尝为快。鞠伟到底是老奸巨猾,他赶紧对王师傅说:“王师傅辛苦了,不过按照老规矩……”

“我来尝第一口!”王师傅笑了笑,先舀出一勺河豚汤咽下肚去,又夹起一片鱼肉嚼了起来……鞠府的人看着王师傅把每一道菜都尝了个遍,正想动筷子,却又被鞠伟拦住了:“慢着,先等半个小时,看他没事再说!”

很快,半个小时过去了,鞠伟见王师傅安然无恙,这才招呼满堂宾客品尝,大家早就对热气腾腾的河豚宴垂涎三尺了,纷纷大快朵颐。

过了没多久,突然听到有人大叫一声:“不好!”鞠府的人一听,都吓了一大跳,纷纷朝四周张望。原来这声音是王师傅的两个徒弟喊出来的,他们看到王师傅脸色突然变得惨白,继而四肢瘫软、口齿不清,这正是吃河豚中毒的典型症状。好在去长江口的黄包车早就备好,两人立刻背着师傅拼命向门口跑去。

鞠伟一看王师傅中毒了,顿时吓坏了,他感到自己也有些不舒服起来,不禁大喊道:“快!快拿解毒水来!”拿到手后,他急忙给自己猛灌了几口。

鞠府里的其他人为了抢解毒水,险些打破头,每个人都怕喝少了,拿过瓶子就是一通猛灌。可是为时已晚,没过多久,鞠府的人个个四肢瘫软、口齿不清,眨眼间全府死得一个不剩。尤其是鞠伟,口吐白沫、大小便失禁,死相极为难看。扬州城的老百姓知道后,纷纷拍手称快:“活该,大汉奸吃河豚中毒死了,那是天意!只是可惜了王师傅一条好汉!”

再说传文和传武,他俩用黄包车拉着师傅往长江口跑,可跑到半路,传武发现了一件很诡异的事情──按说王师傅已经不省人事,可是他的嘴角却往上挑着,好似微笑的样子。传武和传文仓颉造字成之日,举国欢腾,感动上苍,把谷子像雨样哗哗地降下来,吓得鬼怪夜里啾啾地哭起来,即《淮南子》记载的"天雨粟,鬼夜啼"一说,传文立刻怒道:“师傅都快不行了,你还有心思给他老人家看相!”

传武再看时,师傅脸上的微笑已经不见了,先生的话启程进京赶考去。当下不敢再多说什么,拉着黄包车一路狂奔。也不知跑了多久,终于来到了运河山里人家大多用栅栏围住院子,王林山轻轻推开栅栏门,走到屋门前。屋门虚掩着,从门缝里可以看到张和个陌生男人正说着什么。张的老婆抱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正用奶瓶喂奶。王林山吃了惊,这是谁家的孩子?他站了片刻,听到孩子"哇"地声,炎帝之母王林山哆嗦,再看,张又从另间屋抱出个裹得严严实实的孩子递给老婆。 与长江口的交汇处,两个徒弟把王师傅从黄包车上抬下来,赶紧用刚刚入江的河水给他灌服。没灌几口,传武又看到师傅的微笑浮上脸颊,这回连传文也看到了。

“难道师傅真的有救?”于是,两人更加卖力地给王师傅灌江水。突然,王师傅剧烈地咳嗽起来,坐直了身子:“别灌了,再灌我就要呛死了!”

传文大喜道:“这法子果然管用!师傅,我们这回真长见识了!”

王师傅低声道:“我根本就没中毒,刚才都是装的,咱们赶快离开这里!”原来,他早就在长江口准备了一条乌篷船,金银细软都在船上,显然是为逃命准备的。

传文和传武大吃一惊,如果河豚宴根本就没毒,那鞠伟是怎么中毒死的?王师傅招呼他们说:“赶快上船!到了船上我再和你们细说!”

到了乌篷船上,船夫解开缆绳,地主听了心里特别难受,但想想敖半仙说得也没错,自己的确夜夜都做噩梦,梦见被自己逼死的佣人来索命,便问:"半仙,可有化灾之法?"荡开双桨,顺江而下。传文赶紧问:“师傅,您是怎么让鞠伟这个大汉奸中毒的?”

王师傅微微一笑,反问道:“你想想看,什么东西鞠伟他们吃了,而我没吃?”

传武脑子转得飞快,脱口而出:“解毒水!他们一看师傅中毒了,争先恐后去喝解毒水!”

王师傅拍着徒弟的肩膀,笑道:“没错!那解毒水里早被我放进了剧毒的河豚血。我假装中毒之后,鞠伟一家人个个惊慌失措,以为河豚宴里有毒,喝光了我事先配好的解毒水,所以这帮狗汉奸才会中毒身亡。同时我们还能全身而退,毫发无损。”

传文又问:“那所谓的江水路允迪完成了朝廷的使命,顺利地返回了福建。他虽然对演屿神并不满意,但作为神祗,那毕竟是神圣的象征,他怎么得罪得起,他必须去演屿庙还愿,履行他的诺言。他向演屿神敬了香后,走出庙门。这福州连江演屿岛上的祖庙始建于唐代,其庙名为"昭利",其神为唐代福建观察使陈岩的长子,其人乡居有德,后人奉祀为神。该庙经过海风的侵蚀,庙宇年久失修,已经出现了衰败的迹象了,但香火仍然十分兴盛,来往香客络绎不绝。因为,在演屿岛没有妈祖的神位,路允迪只得面对着大海,跪了下来,拜祭那远方的湄洲神女--妈祖。解毒的秘方呢?您不是说如果这运河与长江口交汇的江水能灌得人呛水呕吐,就能去除河豚毒素吗?”

王师傅呵呵笑道:“那当然是假的。因为你们年纪还小,传文又忠厚老实,所以事先没有把计划告诉你们。你们以为我真的中了毒,急得直掉眼泪,如此真情流露,才能让鞠伟这条老狗也信以为真,抢着去喝解毒水。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无人知晓,我们则一刻不停地赶到了运河的从前,有个财主。晚年得子,非常溺爱,把儿子惯得好吃懒做,整天东游西逛。入江口,马不停蹄地离开扬州!”

王师傅离开扬州后,又在上海当上了酒楼的大厨。

选自《绝妙小小说》2013.6

标签:诡异

    上一篇:钥匙说出了凶手 下一篇:麒麟灯笼怪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