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南极遇海狼

南极遇海狼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遭遇海狼

下午两点多,我背上照相机,带好测量工具,骑上雪地摩托车,准备去海边。在南极生活了将近一年,我已经养成一个好习惯:每天下午,都要去海边一趟,测量气温、风向以及空气的干湿度等,研究它们对动植物的影响。南极不仅有动物,同样也有植物。有一种名叫毛草的植物,1000年才长1厘米,10000年才长10厘米。

正在修理雪地车的考察队队长汤妙昌见了,拉住我,半是认真半是开玩笑似的叮嘱道:“小王,小心一点,别遇上海狼。在南极,你要是让海狼给吃了,大风雪一盖,我们连骨头都找不回来。”我并不以为然,笑了笑,说道:“要是真能遇到海狼就好了。我来南极都大半年了,还没见过海狼究竟长什么样儿呢。”

“在南极,人人都害怕遇上海狼,你可真得小心一点,别真让海狼把你给吃了。”同样也在忙着修车的司机刘炯也开了一句玩笑,然后,拍拍我的肩膀,关切地说道:“国贵,快走吧,早去早回,今天夜里有暴风雪。”

我启动雪地摩托车,出发了。雪地摩托车是专门为在雪地上行走而设计的一种交通工具,它简单轻巧,方便快捷,能够在又松又软的雪地上奔驰如飞,是最适合在南极使用的单人交通工具。

只用了半个多小时我便到了目的地——威德尔海。威德尔海位于南极东南岸,有各种各样的南极动物和南极植物生长于此,是进行科学观测和考察的极佳地点。

那天下午,白来世看,李白站在那里笔走龙蛇,身影虚幻,就好像个醉汉在那里擦桌子。白来世冷冷笑,死到临头还写诗呢,我让你拿着这诗给阎王爷念去。想着,取出把梅花针,抖手便飞了出去。凭他的功夫,这几针飞过去,李白定会倒地当场,气绝身亡。可白来世把针飞出去再看,李白没事儿,那几颗梅花针全都钉到了桌子上。白来世气大了,把身上的梅花针都拿出来,左把右把向李白飞去,结果还是没有根飞到李白身上,全都扎到了桌子上。白来世心说,今天真他妈见鬼了,我怎么就扎不着他呢?白来世冲几个大汉摆手:"兄弟们,上,把这小子给我废了!"几个彪形大汉听,各持硷向李白扑来。李白毛笔甩,笔力更加雄劲:"去别金匣,飞沉失相从"随着笔落纸上,几个彪形大汉纷纷惨叫,仰面跌倒。白来世过去看,几个人咽喉处都扎着几根梅花针!天气十分晴朗,四野白茫茫一片,天上没有一片云彩,湛蓝湛蓝的,也没有风,因此,大海显得很安静。这在南极,是极少有的好天气。我停好摩托车,站在大海边,忽然来了兴致,大声喊了起来:“啊——啊——啊——”空旷的四野像是把我的喊声全都吞下去了一样,没有任何回声。

我从摩托车上搬下仪器,开始工作。在南极,最大的敌人不是暴风雪,更不是什么飞禽猛兽,而是寂寞。一个人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一呆就是几个小时,甚至是十几个小时,除了白色,什么都见不到,除了风雪声,什么都听不到,时间一长,难免闷得慌。而我和其他13名中国南极科学考察队员,要在南极工作整整一年,这需要多么坚强的心理素质啊。

测量完毕,第天早,这些日伪军像拉网似的向深山中挺进了,他们要寻震尾狼隐身的地方。不久,有个日军向岛崎报告,说在不远处发现匹火尾狼。岛崎立即带人追去,没走多远,他果然看见有匹火尾狼,蹲在块巨石上,正瞪着对绿莹莹的眼睛,朝他这儿盯着。岛崎抬手"叭"地打了枪,不料那匹火尾狼把头闪,子弹擦着它的耳沿飞过去了。那匹火尾狼掉身就逃。岛崎枪没有击中,恼羞成怒,带人追了过去。那匹火尾狼呢,好像故意戏耍岛崎这伙日伪军似的,左躲右闪,跑跑停停,不会儿,转过了个山洼,来到了片开阔地。岛崎发现,那儿坐卧着群火尾狼,至少有30多匹。岛崎喜出望外,把手挥,命令机枪手对准那群火尾狼,阵激烈的扫射后,那群火尾狼全倒在血泊之中。收拾好仪器,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我忽然发现,一大队企鹅从海边爬上了岸,像一群风度翩翩彬彬有礼的绅士一样,向我所站立的方向慢慢走了过来。企鹅和人类很友好,一点也不怕人,它们走到我的身边,围着我转了起来。我高兴得不得了,到南极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企鹅。这些企鹅,足足有五六百只。我急忙掏出照相机,上好胶卷和电池。举起相机,刚想拍照,企鹅们忽然都惊叫着,拍打着翅膀,向海边冲了过去,只一眨眼,便都逃进了海里,飞快地游得不见了踪迹。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正在猜测着,忽然,我发现,在离我不远的一座雪坝后面,探出了一个黑黑的小脑袋。我以为是海狮或者海豹一类的动物突然出现,把企鹅们吓跑了,也没怎么太在意。渐渐地,那个小脑袋全都探了出来,紧接着,身体传没过几天,王老头得了个猛病,快咽气时,他对个儿子说"你没有啥留给你们,老大要了这旧夹袄,老要了这破草帽,老要了这匣子还没等说这些东西的用处,就归西了,大媳妇嫌夹袄太旧,媳妇嫌草帽太破,就都扔了,只有老知道这些玩艺儿都是宝贝就捡起来了。说淳熙十年(年),福建都巡检姜特立奉命征剿温州、台州带海寇,临战前官兵乞妈祖神灵护助。战时隐约看见神在云端之上,于是乘风进兵,擒获贼首,大获全胜。也慢慢露了出来。天哪,是海狼!竟然是海狼!而且,还是一只未成年的黑色小海狼!但此时,我并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在一步一步靠近。

与海狼一家面对面

在我看来,一只还没有完全成熟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也不知道如何伤害人的小海狼,是没有什么危险的。于是,我灵机一动,掉转了照相机的镜头,对着那只小海狼,“咔嚓、咔嚓”按起了快门。那只小海狼倒是很合作,一会儿向前爬爬,一会儿向后缩缩,一会儿伸直身子,一会儿弯曲躯体,自我娱乐着,做出了很多优美的姿势,就像是专门为了我拍照而出现似的。

我抓紧时机,拍下了很多趣味横生的镜头。那只小海狼向着我所站立的方向,一边翻滚着,摇摆着,一边向前爬行,越爬越近,终于,它猛一抬头,忽然发现了我,不禁被吓得猛地一怔,向后一缩身体,回过头去,对着身后它刚刚翻越过来的那座大雪坝,“嗷嗷嗷”的,用稚嫩的声音长啸了几声。

此时,我仍没怎么在意。我错误地以为,小海狼的嗥叫,不过是像自己刚才大喊大叫一样,只是因为面对着空旷无人的雪原和无边无际的大海而发出的一声感慨而已。可是,正在这时,我忽然又听到不远处刚才小海狼翻越过来的那座雪坝后面传来了两声长啸,“嗷——嗷——”,声音尖利冗长,像是警告,又像是威慑,令人非常恐怖。

我正感到奇怪,忽然发现,从那座雪坝的后面,飞快地蹿出了两只黑色的大海狼。那是两只无比健壮的海狼,每只足有两米长。那两只大海狼奔到了小海狼的身边,分别站到了小海狼的左右两侧,像是两个保护神一样,紧紧地护住了小海狼。它们见了我,把身体努力向后倾斜着,就像是两支拉满了弓的箭一样,随时都做着进攻的准备,警惕地盯着我,低声哼哼着,龇着牙,双眼露出了凶光。

我终于明白了,那只小海狼的呼啸,并不仅仅只是一声感慨,而是因为心中恐惧,在召唤两只大海狼。其实,我早就应该想到,有小海狼,就应该有大海狼。依亚撞撞跌跌,顺着岩弯路走去,见座陡峭的山岩上嵌着"洗病泉"个斗大的字,满心喜欢。他爬上山顶上,果然有口清澈透亮的山泉。他连喝了捧水,咕噜咕噜地吞下肚里,又用包头帕浸湿泉水,浑身抹擦,不会儿,只觉得每个关节都咯咯地响,心里好像有个老鼠往喉咙里爬,禁不住"哇"地声,吐出茶碗粗细的堆污物,浑身舒畅极了。不知哪里来那么大的劲,他跋山越岭,腿不软,腰不酸,气不喘,口气走到了金峰山下。可是,因为兴奋,我却忘了去考虑这一点。我怔在那里,开始为自己鲁莽的行为深深懊悔起来。

从身形上不难看出,两只大海狼一公一母,是夫妻两个,而小海狼则是它们的孩子。那两只大海狼听见了小海狼的呼唤之后,以为是我要伤害它们的孩子,因此充满了敌意。

南极是一片和平的土地,在南极工作的各国工作人员,彼此间都非常友好,即使是正在发生战争的两个国家的工作人员,在南极相处得也会十分融洽。南极,也许是地球可是,连年,黄小姐都没有到后花园来过。上的最后一片净土了。我多么希望除了人与人之外,人与兽之间、兽与兽之间,也能如此和睦共处。

天渐渐阴了下来,刮起了风,下起了雪。我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而距我5米处,便是气势汹汹的海狼一家三口。我知道,只要我一移动,哪怕只是向后稍稍地撤退一点点,那两只大海狼也会猛地扑上来,一下子咬断我的喉咙。在那两只几乎有狮子般大小威猛强健的大海狼面前,我实在太渺小了。

想起了汤妙昌和刘炯的话,我的心中充满了恐惧。风,越刮越猛,雪,越下越大,风刺在我的脸上,像刀割一样疼,雪也几乎把我的小腿给埋上了。但是,我必须站在那里,稳稳的,不能动。渐渐地,我的腿麻了,脖子僵了,身体也木了。我感觉到自己都有些坚持不住了,可是,那三只海狼仍然还站在那里,没有半点要离开的样子。有好几次,我的精神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我怀着侥幸的心理,想掉过头就跑,骑上雪地摩托车,能跑多远算多远。如果跑不了,被海狼吃了,也比在这里僵着身子一动不动地站着活受罪强啊。但是,我不能不咬着牙,一次又一次地忍住,挺住了,坚持下来。我知道,与海狼对峙,需要的,不仅仅是力量,而且刘超群吓得大气也不敢出,他想要放下布帘的角,可手哪里还听使唤。他不敢再看这骇人的幕,可是又不敢动上动,生怕被这吸血狂魔听到了动静。这刻,刘超群才明白了什么叫度,还需要信心和勇气。

与海狼斗智

风,更加猛了,雪,也更加大了,能见度越来越低,十几米以外的地方,几乎看不清任何东西。但是,那三只海狼,却仍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盯着我,一动也不动,时刻准备着出击。我也盯住那三只海狼,一动不动,随时都在做着应变的准备。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我与那三只海狼僵持着,对峙着,较量着勇气与耐力。有好几次,那两只大海狼都蠢蠢欲动,向前倾了倾身躯,做出了试探的样子。可是,每一次,它们见我都高昂着头,挺直着身躯,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又不禁被吓得退了回去。

我终于明白了,那两只大海狼既不敢贸然进攻,也不敢突然撤退,其心理和我是一样的,它们也害怕我突然出击,置它们于死地!也许,它们对于人类,并不十分了解,所以才过高地估计了我的能力。是这样就好,有弱点,就一定能被击败,就一定有获胜的希望,我的心里,稍微有了一点底。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就要黑了。可能是风雪太大天气太冷的缘故,小海狼一点一点向母海狼靠了过去,最后,干脆依偎进了母海狼人们听吕洞宾的叫卖声都笑了。有的人说:的怀里。母海狼见了,也不禁卧下了身子,用两只前爪,搂住了小海狼,并伸出舌头,在小海狼的脸上,亲昵地舔了起来。公海狼见了,可能是觉得母海狼不和它共同御敌有些不妥,略微有些责怪似的看了母海狼一眼。可是,当它看到小海狼那可爱的样子时,不禁也露出了慈祥的目光。

再凶狠再残暴的野兽,也具有伟大的母性啊!我不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那只公海狼回过头来,见我还在一动也不动地盯着它看,生怕我看出它心中的慈爱之心,小看了它的威力,急忙伸长了脖子,龇着牙,“嗷——嗷——嗷——”似是壮胆,又似警告,长长地咆哮了一声。

就在这时,远处忽然响起了一阵轰鸣声,而且,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我抬头一看,发现了一架火红色的飞机,正向我的方向飞来。是智利马尔什基地的大力神飞机!我的心中不禁一阵激动,眼泪,几乎都要流下来了。我,终于有救了!飞机发现了我,肯定会停下来,想尽一切办法,帮助我把海狼赶走,把我连人带车一起装上飞机,送回长城站。在南极,各国队员彼此之间互相帮助,互相爱护,是非常平常的事情。可是,那架飞机围着我盘旋了一会儿,却飞走了。我见他们见死不救,气坏了,破口大骂,然而,当我看了看自己,不禁马上闭上了嘴。我的头上、身上,盖了一层厚厚的积雪传说,皖南歙州带生长着种稀有的花,名叫做合欢花。有关这合欢花的来历,在民间还流传着则动人的爱情传奇故事。,为了寻找方便而用红蓝相间颜色做成的考察服,在积雪的覆盖下,一片洁白,什么老渔翁看情势不对,邀集众乡亲攀上岗顶,把挂着宝印的草棚团团围住。也看不见。本来,因为有暴风雪,能见度就低,我这种样子,飞机上的人又怎么能发现我呢?

我望着远去的飞机,心如刀绞一般疼痛。我见那三只海狼也受了惊吓,正在仰头注视着越来越远的飞机,觉得正是好时机,灵机一动,急忙向雪地摩托车奔去,跨上摩托车,按动了发动器,想乘乱逃走。

可是,我接连按动了十几次发动器,摩托车都像是得了哮喘病一样,“突突突”地哼几下,根本发动不起来。肯定是因为天太冷了,发动机被冻住了。我急得捶胸顿足,却也无计可施。我刚想再接着发动,只见那三只海狼都收回了目光,又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我的身上,而且,还一起又向前移:动了几步,离我越来越近了,低声咆哮着,一副凶狠恶毒的模样。我心中不禁害怕起来,马上停止了行动。

怎么办呢?天越来越晚了,也越来越冷了,如果再不走的话,就是不被这三只海狼给吃了,也会张员外听说程木匠来了很是意外,连忙亲自出来迎接。程木匠脸的羞愧,只说走的时候有东西落在新房里,他今天必须取回来,并强调说他不需要人陪。被活活冻死在这里,或者是被暴风给卷得不见踪迹。新西兰的万达科学"另外,底舱里放了大堆石头蛋子。"匪徒眼尖,又指指船舱上的只鸟笼说:"还有只鸽子,其余没有点值钱的东西了。"考察站测得的南极最低气温竟然为零下89.6摄氏度!而最大风力则达到了100米/秒左小西沾了武林盟主徐无小金蛇听来了勇气,接过水晶珠。它立刻站在座正在喷发的火山脚下,它拿着水晶珠全身像是罩在个大水泡里,火点也烧不到它。的光,住进了贵宾房。贵宾房还住了这次大赛的十个评委。小西见过他们,其中人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奇怪的是有个评委在江湖上无人认识。此人叫王,年约十,肤色白净,马小愣,好奇地说:"老子没吃大猪肉,看过大猪走,倒是见识过大户人家手巧的丫环仆妇捏腿捶背按穴位,还没听说过有深捏浅按。你倒说说怎么个深捏?怎么个浅按?"长得倒也气宇轩昂。在十个评委中,只有王带了名随从。王的随从沉默寡言,跟在王身后寸步不离。右,相当于我们平常的风力三十多级!我左思右想,忽然,我看到了胸前的照相机,不禁有了主意。

天终于完全黑了,伸手不见五指。虽然看不见那三只海狼了,但是,明显的,我能够感觉得到它们的存在。我端起照相机,对着那三只海狼的方向“咔嚓”“咔嚓”按动了快门,然后,又飞快发动起了摩托车。

这一次还好,只四次,摩托车便启动了。我不管不顾,骑上摩托车,发疯似的向前狂奔起来……

像所有的狼一样,海狼也同样害怕火光,它们见我照相机的闪光灯亮了,以为是我在向它们投掷火把,吓得急忙向后退。

可是,当它们见我已经开动了摩托车,想借机逃走时,不禁被激怒了。它们跟在我的后面,猛追过来。

海狼这种动物,不仅可以在海水中来去自如,而且,在雪地上奔跑的速度也奇快无比,一点不比雪地摩托车慢。为了把路看得更清楚,我打开了摩托车前后灯的开关,通过反光镜,我看见,雪地摩托车的后面,三只海狼并驾齐驱,紧紧跟随,离摩托车的距离越来越近,眼看就要追上我了……

就在这紧要关头,我发现,在前面的两道雪坝之间,有一条七八米长的大雪沟。我不禁下意识地猛地一提车把,由于车速极快,摩托车高高地飞了起来,越过了那道雪沟,稳稳落在了对面的雪坝上,只颠簸了一下,又继续向前飞驰起来。

那三只海狼猝不及防,想要收住脚步,已经来不及了,一下子全部掉进了雪沟里,再也没有追上来。我不敢有丝毫的松懈,一口气把摩托车开到了长城站的大门前。此时,正是晚上七点半。去掉我在路上行走的半个小时,我与那三只海狼,竟然对峙了近四个小时。惊魂未定的我丢下摩托车,冲进宿舍,一把抱住汤妙昌和刘炯,喘息着说:“今天,我,我,真的遇到海狼了!”

选自《良友周报》2012.9.28

标签:南极

    上一篇:刘一刀 下一篇:谁人识得元青花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