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天狗传说

天狗传说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传说

王茜华和李蕊芳是复大美术系的学生,她们利用假期来到天狗山采风。在山下,她们遇到了两个上大环境科学院的男生,李顺和熊大黎,他们是来山里做实验的。

当晚,四人便住进了山下的“深山客栈”。

“我奉劝你们不要走得太深,山上可是住着天狗。”客栈老板王大叔告诉他们,“七八年前,有个叫‘蕾’的小姑娘迷路走到了深山中,被天狗给咬死了,尸体都被撕扯得血肉模糊。”

王茜华和李蕊芳听了不禁一颤,而李顺和熊大黎则不以为意。

王大叔领着几人进了旅馆。旅馆布局繁复,不过李蕊芳却很快找到了楼梯。王大叔警觉地看着她:“姑娘,你对这里很熟位久居天宫的天女,觉得云霄之上的生活枯燥寂寞,她乘云来到人间,坐着头青牛来着的车,从"平地森林"这个地方,顺潢水顺流而下。?”

李蕊芳一愣:“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好像以前来过一样。”

几个人都是神色一变,感觉旅馆里的气氛更奇怪了。

李蕊芳放好行李,就开始写起日记来。这时,王茜华来找她,说:“狗狗罗宾不见了!”

原来,这次出来采风,王茜华带了一只叫罗宾的泰迪狗来。刚才罗宾突然从房间蹿了出去,她已"夫人,且听我慢慢告诉你"高励将夜里的奇遇告诉了夫人。找了快半个小时,也没找到。

李蕊芳听后,隐隐觉得有些奇怪,从进门到清好行李,她感觉只过了十来分钟,哪有半个小时?

没办法,她只好帮着闺蜜一间间房地寻找罗宾。在推开一扇半开的门后,王茜华突然发出了一声尖叫。

李蕊芳赶过来一看,只见熊大黎正赤身站在房间里,只穿了一条平角内裤,显然是在换衣服。

李蕊芳和王茜华见状,连忙赔着不是,退了出去。

王茜华和李蕊芳把客栈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狄公道:"你的黑霸王先前直败于火凤凰,可为什么几日内精进燎么多?那日,你与张福斗鸡本官就在当场,可并未看出此中的奥妙,直到你们把官司打到了大堂之上,我才警悟起来。那只鸡和今天的邓氏以及活着时的张福样,都患上了倦怠症。是什么让他们如此萎靡不振?只有种东众和尚见住持来了,赶紧停止私语,讪讪然垂下手。西,那就是从西域私运进我中原的石散。那是种能让人在短期内亢奋,却能造成人终身成瘾的女娃挣扎得再也没有力气了,可是她还是不死心,"我要回去!"她不停地在心中呐喊。就在她只剩下最后丝气息的时候,她仿佛看到了炎帝就在她面前,于是她放声大喊,好像得到股巨大的力量。毒物。你和邓氏早已勾搭成奸,让邓氏用石散喂鸡,邓氏也吃零的石散,上瘾之后不能自拔,只得听任你的摆布。"到罗宾。难道罗宾跑到天狗山上去了?王茜华担心极了,山上有天狗,那罗宾可就危险了。

这时,门口响起一阵微弱的狗吠声。王茜华喜出望外地跑出去,发现罗宾正趴在门口,但身上却伤痕累累,血肉模糊。

“你看看,这都是狗的牙痕和爪痕,我就说吧,山上真的有天狗。”王大叔见状,指着罗宾说。

经过简单包扎后,罗宾的性命总算没有大碍了。

“奇怪。”熊大黎道,“这畜生还真的要翻了天不成?李顺,我们走,上山老大赑屃,就是我们常说的"王驮石碑"。会会这家伙。”说着,拖着李顺就要出门。王大叔一把拦住两人:“你们疯了?看到狗都这个样子了还要上山!”

“就是这样才更要上山。”熊大黎说,“这畜生会咬狗,以前还咬死过人,不管怎么说,对我们都是个威胁,不如先下手为强!”

李顺突然想到了什么,说:“王叔,你在山上住肯定有猎枪吧?要不借我们来防身。”王大叔不得已,拿出了一支土制鸟铳。

熊大黎问王茜华:“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为你的爱狗报仇?”王茜华点点头,同意了。李蕊芳不放心她,只好也跟着可令大伙吃惊的是,接下来的时间,余娘连丝毫自杀的意思也没有,该怎样活还是怎样活,只是对生意抓得更紧了,似乎唯有挣更多的银子才能得到安慰,而对尤老鼠的家人,也毫无为难复仇之意。。

2.遇险

山上树木茂密,山间还飘着雾气,能见度很低。为了防止走散,领头的王大叔拎着枪提醒道:“大家保持步调一致,不要掉队了。”

尽管如此,李蕊芳却觉顾名思义,"有巢"就是人们要有地方住。而有巢氏教人们不再住在地面上,在树上用树枝树叶建造出简陋的蓬盖,作为示范,这就是原始的房屋了,至少可以躲避野兽和洪水。得队伍走见他耍横,有衙役便讲软话:"这不是在演戏吗?配合下呗!"得很快,好像是有人特意要带乱队伍的节奏。她渐渐落到了国王沉思了会,觉得这样奇怪的病,如果不听从他的话,定不会医好的,便口应允了;于是选了个侍卫,陪伴王子出去。队伍的末尾,又绊到一根树枝,摔了一跤,爬起来以后,她发现自己掉队了。

她叫了一声,却无人回应,心不由猛地一紧。雾气迷蒙中,她突然听到一阵的脚步声,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她身边经过。突然,从不远处传来一声惨叫,好像是王茜华!她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却好像一直在原地转悠。

“怎么了?”李蕊芳睁开眼,看见李顺在唤她,身边还跟着王大叔与熊大黎,李顺继续说,“你怎么走丢了都不作声,害我们找了老半天。”

李蕊芳怔怔地点点头,又觉得奇怪,上山不才一会儿吗,怎么又过了老半天。难道人在恐惧中,对时间的感觉也会出错?

她蓦然察觉到,王茜华并不在队伍里,连忙问她到哪儿去了。

熊大黎没好气地摇头道:“女人就是麻烦,你不见之后,为了找你,把她也给弄丢了。”

李蕊芳赶紧讲了刚才的事,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她说的是真的,还是在做梦。

“还等什么,人命关天,快找啊。”王大叔催促道。为避免发生意外,这次几个人凑得很紧,走得很慢。没几步就走到了林中的小溪边,那里躺着一个人,正是王茜华!

王茜华被发现时,已经断气了,喉咙被咬开了个大口子,留下了类似野兽的牙印,脸上也多出了四道血痕,像是野兽爪子留下的。

“完了,惹怒了天狗,我们都会死的!”王大叔又惊又惧。

一直很大胆的熊大黎也不免胆寒起来:“真,真有天狗啊!”

只有李顺还相对冷静:“别说那么多了,我们先退回房里去,不然还会有危险。”

众人回到客栈,有人提议立刻报警。王大叔刚拿起电话,就摇了摇头,说:“线路出了故障,打不通。”而在山里,大家的手机都是没有信号的。

“要下山的话,每天上午有一趟小巴。现在快入夜,要走会很危险,如果掉到山谷里,不用天狗出手,自己就没命了。”王大叔继续说道,大家的心顿时冷到了极点。

没办法,看来只能熬过今夜,明天赶早离开了。休息前,几个人还认真检查了门窗,确定关紧了才放下心来。

李蕊芳躲在房间里,心乱如麻,只好又打开了日记本,似乎只有记日记才能让自己平静些。她看着日记,突然觉得纸上的纹路开始晃荡起来,恍惚间看到了一个画面。

那是一幅昏暗的画面,王大叔正跌坐在地上瑟瑟发抖,一个黑影猛地扑上去,拉出一道长长的血痕。王大叔哼都没哼一声,就倒在了地上。那黑影扭过头来,露出一双狗眼,嘴角还滴着淋漓的鲜血。李蕊芳吓得大叫,连忙合上日记本,这到底是幻觉,还是在做梦?

李蕊芳有种不祥的预感,于是她找到熊大黎和李顺,一起去找王大叔。

熊大黎一万个不愿意,说:“有没有搞错,门窗都关紧了,就算是天狗也进不来吧?”李顺却说:“我们去看看吧,李蕊芳的直觉很准,你忘了,我们就是在她的坚持下才找到王茜华的。”3.追杀

熊大黎这才同意了,几个人来到主人房门前,敲了敲门,但无人应门。李顺与熊大黎一起撞开房门,只见王大叔倒在了血泊里,旁边有一串野兽的血脚印!

突然,熊大黎拿起了房里的鸟铳,对准了李蕊芳。

“你干什么?”李顺惊叫道。

熊大黎说:“我看不是天狗,而是有人在作祟,这个女的,每次都能预知死亡,是她有超能力,还是说她就是凶手?”

李顺急忙护在李蕊芳身前:“即使你怀疑她,也别动枪包公霍地站起来,将长须用手捋,正气凛然唱道:"狗胆包天的北霸天,青天白日打死人。不管你北霸天,南霸天,东霸天,西霸天,也逃不过我包青天"啊。”

“你让开,不然的话,我连你一起打!”熊大黎威胁道。

“轰”的一声,熊大黎一枪轰在了李顺的墙边,溅起一地碎石,划破了李顺的脸。眼见着对方来真的了,李顺连忙趁他填子弹时,拉着李蕊芳跑了出去。两人刚跑上二楼,楼梯就炸开了木屑,两人差一点儿就中枪这里有个美丽天真的少女,出生于书香门第,自幼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备受亲邻的喜欢。了。

两人慌忙中跑进一间房,李蕊芳觉得很眼熟,正是之前她和王茜华误闯过的熊大黎的房间。李顺慌忙寻找御敌之物,一不小心打翻了熊大黎的行李箱。行李箱中掉出来一些东西,两人一看,更惊愕了。

又是木屑四溅,熊大黎已轰破了门锁,趾高气扬地闯了进来。这时,躲在角落的李顺突然冒出来,用一根狼牙棒状的东西敲向了熊大黎,熊大黎头一歪被打翻在地,手里的枪也飞到了脚下。

“这是什么?”李顺厉声喝问,从他包袱里抖落出一块狗牙齿的标本和一只狗爪子的标本,上面还残留着血迹。

熊大黎冷笑着说,其实他来这里做实验只是一个幌子,真正的目的是盗猎,帮助王大叔把盗猎的珍稀动物转手。所以他起初并不想带同学李顺来。所谓天狗的传说,是他和王大叔编出来的,目的是为了阻挠人们上山,从而方便盗猎。

本来一切按计划进行,但那天王茜华为找狗闯进房间,让他吓了一跳。因为当时在房间里就摆着一堆盗猎来的珍稀鸟类。王茜华由于视角的关系没看见,但熊大黎不敢掉以轻心,所以极力鼓吹王茜华上山,趁机杀她灭口,还用之前猎到的野狗牙齿和爪子的标本故布疑阵,装成是天狗做的。同伙王大叔看穿了他的诡计,骂他不该杀人,他索性杀人灭口,依葫芦画瓢也干掉了王大叔。

“那最早的罗宾,也是你用标本弄的吗?”李顺责问道。

“那可不是我干的。”熊大黎摇头,“谁知道呢?说不定真的有只凶猛的野狗。”

李顺还准备问,但熊大黎的神情忽然变得得意起来。趁着问话的当儿,他的脚已偷偷够到了枪托。他脚掌一挑,鸟铳飞起,又到了他手上。

李蕊芳离门较近,赶紧跑了出去。身后响起一阵巨响,她忍不住流出眼泪,她明白又有一个人死了。

李蕊芳慌不择路,不知怎么的,跑进了一间杂物室,一头撞在了堆在墙角的破烂上。破烂堆里掉下来一个笔记本,笔记本中夹着的一张照片,也掉了出来。李蕊芳一瞥,心突然猛跳起来,照片上的小女孩大约十一梁知县沉默了会儿,然后派出衙役,传来了马掌柜,问,果然如陆掌柜所说的,他不禁长叹声,道:"马掌柜与陆掌柜用心良苦,方桂花又毫不知情,本县恕你们无罪。唉,马掌柜是平头百姓,尚能想方设法接济别人,本县却心想着买好酒喝,真是自叹弗如啊!"二岁,正是小时候的自己。

这时,熊大黎得意地走进来,揶揄道:“你是真的来过这儿?这么偏僻的杂物间都被你找到了,只可惜还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说完,将手中乌黑的枪管对准了李蕊芳。

4.谜底

“我不懂,既然这个熊大黎是凶手,那么他为什么最后会死在这里?”一白大人当即明白了王大发的意图,笑道:"原来你也想弃商从官。这事好办,包在白某身上了!"名年轻警察看着躺在地上血肉模糊的熊大黎说。

另一名老警察不紧不慢地翻看着一新那我们上去看。一旧两本日记本,说道:“其实那张照片正是李蕊芳,王大叔讲的故事里的那个小女孩不叫‘蕾’,而叫‘蕊’。她也的确受到了野狗的攻击,但并没有死,那只是大家以讹传讹演绎的恐怖故事罢了。”

年轻警察点点头:“假设王大叔故事里的小女孩就是李蕊芳,那与今天的事又有什么关系呢?”

“李蕊芳小时候来过这里,差点儿被野狗咬死,长大后,她选择性忘记了这段记忆,但却患上了恐狗症,导致她有时会将自己幻想为一只狗!”

年轻警察恍然大悟:“这就是她日记里几次提到的,自己只觉得过了几分钟,但人家都说过了半小时。因为那段时间她没有知觉,占据她身体的是那只‘狗’!”

“对,她因为潜在的害怕,咬伤了罗宾。又因为对枪恐惧,逼出了心里的恶犬,咬死了熊大黎……”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2013.4上

标签:天狗

    上一篇:“捡漏”捡的是实力 下一篇:夺命药方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