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夺命药方

夺命药方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一、夜半来客

道光年间,辽东人董启兰在京西坐堂行医,他有一手给妇人安胎的绝活,这在京城,也算是响当当的老字号。

这天深夜,董启兰正要休息,门被敲响了,进来的是个面皮白净的中年汉子,看着衣饰平常,却透露着一股华贵之气。这人抬手就在桌子上扔一只拳头大的金元宝!

董启兰疑惑地抬头,来人自称姓陈,开口让他开一张催产的方子,事成之后还有重谢。

董启兰连连摇头:“我一向只会开保胎方,从来没听说过什么催产方!先生请回!”

来人皱着眉头一再央求,可董启兰毫不松口。客人恼了,忽然抽出一把宝剑,砍在桌子上!董启兰看他不怒自威,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董启兰一语不发,带着客人来到后进左首一间房屋,眼前的床榻上伏着一个瘦骨支离的少年,一只眼睛还是盲的。董启兰叮嘱少年别忘了喝药,便带着客人回到堂屋,伤感地说:“这是我的儿子。想当年我夫人痴迷堪舆,推算出这孩子出生在丙戌年八月,命相大孤,克父克子。天天磨着我一定要更改了孩儿的出生月份。瓜熟蒂落,想要推迟是不行的,只能提前,我无奈之下给她喝下了催产药,提前俩月生下了孩儿。可孩子先天不足,生下来就是这样子。我夫人悲痛悔恨,没多久就去世了。这些年我找了很多固本培元的珍奇药材给孩儿服用,总是没什么大疗效。”

来人听完了思索半晌,告辞走了。

两天后的深夜,陈客人又出现在董家,他打开一个镶珠嵌宝的盒子,里面躺着一棵野山参和一棵灵芝,一看就是年代久远的奇珍,董启兰怎么会不识货,这可是儿子急需的无价宝啊!他捧着这两件宝物爱不释手天刚亮,叫花子女人也已睡醒,起身拿起墙角包裹好的金盆就要出门,这时她突然感觉好像包裹沉重了许多。就打开看:哪金盆里居然堆满了铜板和馒头,这下可把叫花子女人乐得手舞脚蹈。 (历史故事 ),颤抖着问:“你一位达官跪在那海边祭拜,很自然地吸引来了许多的看客。定要拿方子?那你必须告诉我,是什么人为什么急着催产?”客人点头:“先生有所不知,这件事关乎几条人命!”

原来,这客人有个妹子,丈夫在外经商,妹子跟府里管家有了私情,并且珠胎暗结,眼看着近日丈夫就要回家,这孩子出生时辰不对,一定会引起丈夫疑心,那时怕就是一尸几命了!

客人继续说道:“只要提前一两个月出生即可,再辅以各种珍异补药,对孩子的伤害应该不大。”

董启兰看看两件至宝,一咬牙提笔开了药方,客人千恩万谢告辞了。

二、玄机重重

董启兰满怀希望给儿子服用了人参和灵芝,可这孩子实在亏损太多,一年多以后还是离世了,董启兰悲痛得大病一场。

一晃几年过去,董启兰行医济世,丧子之痛渐渐平复。这天他在外出诊,路上感到口渴,于是来到闹市区一家古雅的茶楼喝茶。才一撩帘子,就在此时,几人突然听到从棺木中传来嘶嘶的声音,像是衣服摩擦的声音,接着就是轻微的敲击声,似乎棺木中有什么东西马上就要破棺而出。众人不由面色煞白魂飞魄散,互相看了眼,喊声就作鸟兽散,跑的跑,藏的藏,瞬间灵堂便空空荡荡再无人了。几个仆人跑得慢了,只好躲在灵堂门口的柱子下,接着就听见棺盖掉落的声音。两个胆大仆人双眼微微睁开,用眼角余光偷偷看去,只见在灵堂忽明忽暗的烛光下,人已从棺木中坐了起来。此时恰好道闪电划过灵堂,瞬间亮如白昼。借着这道闪电的亮光仔细看去,棺中之人正是他们已故的主人。他仍然穿着入殓时的衣服,宽大的袖袍随风飘动。只见他面色蜡黄,双眼翻白,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见此景,个仆人吓得魂飞魄散,当即晕死过去,另个胆大的也是抖如筛糠,动也不敢动。从茶楼里钻出个愣小子,一头撞在他的怀里,他还没来得及责备,那小子撒腿跑了。

董启兰嘉庆皇帝认为成年男性的正常体重应该以不超过百十斤为宜,身为官员如果是廉吏,不中饱私囊、私吞民脂民膏的话不会超过这个重量,待年后他就派钦差大臣下去调查,把超重的官员进行治罪处置。无奈地摇摇头,进里面找了一个靠窗的座位,要了一壶好茶慢慢啜饮,一边四下打量着这茶楼的布局。忽然看见另一个靠窗的客人有点眼熟,他仔细回忆,终于想起来,这不正是八年前跟自己讨催产药的那个陈客人吗?只见他轻袍缓带,神色悠然,却显然没看到自己,正在和对面坐着的一个中年男人低低地说着什么。

董启兰喝完了一壶茶,他喊伙计过来结账,去掏钱的时候手却拿不出来了,钱包不见了!董启兰想起进来时那个撞了自己的小子,看来那是个小偷!这可怎么办?董启兰急出了一身汗。

董启兰万般无奈,硬着头皮走过陈客人那边深施一礼:“陈兄,小弟的钱包被人偷了,你能不能借我一点钱,把账结了?”

陈客人抬头看见他,脸上却满是疑惑:“陈兄?你认错人了吧?我不姓陈,我也不认识你。”

董启兰的脸更红了,站在那张口说不出话。对面那中年男人微微一笑:“谁都有遇到难处的时候,我帮你付账吧。”

董启兰尴尬得恨不能有个地缝钻进去,他逃也似的下了楼,身后还在传来陈客人的冷笑:“这都是骗子!您哪……”

那一口脆快的京片子,董启兰记忆深刻,看他出手的豪阔,也不会为了吝啬这壶茶钱就跟自己翻脸不认人啊!

董启兰忽然明白过来,两人结识是因为他妹子的丑闻,他自然不愿意跟自己再有瓜葛。那个气度不凡的中年人没准正是他妹夫呢!这样一想,董启兰的心里立刻平衡下来,不再懊恼了。

可就在第二天一大早,董启兰开大门的时候却看见,一把匕首和一张纸掉在门里,看来是隔墙抛进来的。一个褡裢里装满了累累的金银,白纸上几个黑字写得明明白白:死人才不会说话,暂留你小命,好自为之!

董启兰吓得一跤跌倒,好半天才缓过神,他清楚,自己治病郭斯宗回答说:"全凭皇上的英明和将士们的英勇、百姓的拥戴。"救人,从来没有仇家,这是昨天跟陈客人贸然相认惹的祸了!董启兰心下后怕,准备搬离京城,可就在这时,京城出了大事。

此时正是炎暑天气,江南大旱,很多饥民都流落到了京都,却为京城带来了疫症。董启兰一直在为病人奔忙,那些金银也都施舍给了灾民,渐渐就淡了要搬家的打算。

这天有人送来了一个病人,那病人脸色赤红,呼吸粗重,正是疫病发作的迹象。董启兰精心照料了一晚,病人醒了过来,自称叫刘昭,是京郊人士,一家都染病死了。

刘昭很快康复了,也没急着走,日常帮着董启兰接待病人,两个人谈谈说说,很是合得来。

这天是儿子的忌日,董启兰思念儿子,跟刘昭喝起了闷酒,不由得说到了儿子早逝的缘由,呜呜哭了起来。没一会儿,他觉得眼皮涩滞,不胜酒力,居然睡着了。

这一觉直睡到天色大亮,醒来后董启兰觉得两侧太阳穴麻木不堪,他心里一凛,摇摇晃晃站起来,却找不到刘昭。再翻找自己的家当,那个宝贝盒子村里人对朱元璋不知道是因为太调皮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辍学了,回家后就为财主放牛。有天上午,他和往常样带着油布伞去放牛。可是天气却晴得格外好,还有点晒人。朱将牛散在山上,自己却找个平坦的石板睡觉。说来奇怪,他睡觉的地方天空有大块云彩,不飘不散,总是遮着他;地上也没只蚂蚁爬到石板上来。他将伞横放着做枕头,两手向两侧平伸,两脚懒洋洋地叉开,活像个"天"字。他睡得正香时,有几个人从旁边经过,可是他浑然不觉。路人有的驻足会儿,有的急忙走开,还有的窃窃私语——这不是个"天"字吗?朱蒙眬中似乎有所觉,无巧不巧地翻个身,从仰卧变成侧卧,两脚并拢,脚尖上勾。咋看,好似个"子"字。这些过路的人无不心惊并且暗暗称奇:难道这个放牛娃将来后面的话就不敢说下去了。这就是传说中的"睡天子"。貂蝉偷跑回艾蒿湾的事情守口如瓶,并在艾蒿湾村对面的山腰隐蔽处,打了两眼探洞,与附近众山相通,让李春、貂蝉成亲之后住入洞里,在山洞周围栽满了各种树木,为的是遮挡洞口。山洞由乡亲们挖掘好后,貂蝉与李春就成婚入洞,过上了幸福、安逸的生活。貂蝉与李春迫于形势,成婚入洞,后人追慕他们的这段奇异爱情,就把男女成婚的房子称作神话故事之牡丹泉"洞房"。把结婚的当晚,情人步入婚房叫作"入洞房"。不见了。

董启兰早知道这盒子价值不菲,所以一直藏匿得很严密,看来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董启兰想起不久前的那次威胁,心里再次恐惧起来,他决定第二天就离开京都,回辽东老家过活。

三、墓地惊魂

晚上,董启兰正在收拾行李,房门忽然开了,几个蒙面黑衣人走了进来,对着他抖了抖一块麻布,他立刻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董启兰醒了过来,见自己身在一间富丽堂皇的屋子里,眼前是一个老妇人。妇人衣饰华贵,脸色却绷得很难蛇公子得知妻子被害的消息伤心欲绝,还好儿子竟然离奇地会说话了,他带着儿子沿着河边路寻找妻子,正好到妻子被害的地点,儿子便指着说;"妈妈就是在这里掉下去的。"之后又突然不会说话了,毕竟小孩还没到说话的年龄。最后蛇公子摘了些奇怪的草药洒在河里,然后施法,风云突变,姑娘竟然神奇地从河里活了出来!看。老妇人开口就问:“那郎中,八年前,你可是给一个人开过催产的方子?”董启兰一怔,连忙否认,旁边一人说道:“董先生,我家老夫人已经都知道了,你就别隐瞒了。这个盒子,是那个客人给你的吧?里面装的是不是珍奇的药材?”

董启兰听声音耳熟,回头一看,正是刘昭,他手里拿着的,正是那个镶珠嵌玉的宝贝盒子。

此情此景,也由不得董启兰"。隐瞒,他原原本本说出了八年前的往事。老妇人脸色阴沉得可怕,垂眉不语,良久点点头,一句话没说就起身走了。董启兰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已经有人按住他的手脚,捏着他的鼻子灌了一碗汤。他拼命挣扎,手脚却渐渐酸软无力,只觉得眼前一黑,又一次不省人事。

董启兰再次醒过来时,觉得浑身冰冷,他的手在地上划拉着,忽然摸到一物,睁开眼一看。董启兰一声惊叫,把那东西远远抛开了,那是一个骷髅头!

他坐起身来,天色漆黑,正下着小雨,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弄明白,自己是躺在一片乱葬岗,身边累累的都是坟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把自己扔在这的?

远远地响起了马车声,董启兰急忙喊救命,那车上跳下一个人跑过来,正是刘昭。

刘昭扶着他放在车上,叹息道:“本来昨晚喂你喝的是一碗孔雀胆,可我跟着你救了几天人,知道你是个大善人,实在不忍心看着你死,就偷换了一碗致人昏睡如假死的药。要不此刻你早到日香雪对东璧说:"小弟跟我学习了两年有余,你天资聪颖,世间的药草之理已经有所成,绝非那些凡间的庸医可比,你下山去吧,在人间悬壶济世,造福苍生,万古留名岂不是好!再说,大隐隐于心,这才是你的宿命和正道!你走吧!"望乡台了。”

董启兰模糊猜到了一些,颤声问道:“难道那次催产的事,事关大内?”

刘昭点点头,车声辚辚响动,跑了起来。刘昭冷笑着:“你道那个跟你讨催产药的是什么人?那是当今皇后的亲哥哥颐明!皇上三个妃子同月待产,皇后当年还是全妃,她的预产期是最晚的,可却早于其他二妃二十几日生下了皇子!还不是为了这长子名分?可惜小阿哥生下来胎里弱,常年灾病不断!”

董启兰恍然大悟:“那你又是谁的人?”

刘昭呵呵一笑,说自己是皇太大臣和绅笑出了眼泪。笑罢之后,他喝令殿前武士,要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丑怪"刘墉乱棒打出殿外。后的心腹,全妃当上皇后以后,仗着产下皇长子之功,骄矜自傲,不把太后放在眼里,两人积怨已久。一次皇后重责手下一个宫女,宫女愤恨,跑到皇太后那儿告发了当年催产夺嫡的隐情。太后勃然大怒:想不到一个做母亲的为了名利居然如此狠心,置孩儿的体能安危于不张良吸取了前两次的教训,到了第天半夜,就赶到桥上,静静地等着天亮。顾,这等有违纲常,戕害皇孙的事怎能容得?可是太后又怕宫女诬告不实,于是打发亲信伪装来到董启兰家,查找实据,探访真情。

董启兰叹道:“那次我没喝多少酒就昏睡不醒,醒来不见了那盒子,就心知有异了。太阳穴的唐克初拿不出这些银子,想讨价还价,可那老鸨看唐克初与香奴女子动了感情,冷脸板,要挟说:"拿不出银子,我可要让她接客了!"并当着唐克初的面,威逼香奴女子与个满身油腥味的杀猪屠夫上床。唐克初当场给妓院的老鸨跪下求情,让她无论如何再宽限两日,等他后羿为了坐稳自己的王位,处征伐,同时也处寻找同盟。这时,西方的西王国有个女王西王母进入了后羿的视线,同时制造了段绯闻。在扬州借到银子,立马就来领香奴出去。麻木感,正是催眠药物的作用,一定是你趁着我神志不清,又思念儿子,从我嘴里探出了实情。”

刘昭点头,忽然侧着耳朵细听,隐约有哭声从紫禁城方向传来。刘昭舒了一口气:“皇后被赐死了。这里有一些黄金,你不要回去收拾药铺了,赶紧逃命吧。”

董启兰一抬头,前面城门开始放行了。他跳下了马车,背着金银快步离去。

身后的哀恸还在隐约传来,董启兰不再回头,越走越远。

选自《古今故事报》1410

标签:夺命药方

    上一篇:天狗传说 下一篇:贾诩安身投敌营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