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深山诡市

深山诡市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站在坑洼不平的山路上,赵方和宋倩不约而同地蹙紧了眉头。抬腕看看表,这条路已经走了整整6个小时,却依然看不到尽头。更糟糕的是,山里的气候说变就变,适才还晴空万里,烈日当头,可仅仅一眨眼的工夫,天空便阴云密布,扑面而来的山风里也含满了浓重的湿气。

“赵方,要下雨了。我们现在在哪儿?这附近吕洞宾儿子白氏郎的故事!相传吕洞宾和白牡丹生了个儿子叫白氏郎。白牡丹原来也在泰山修炼,后来不堪众人的嘲弄,就和儿子搬到泰山南边的徂徕山去住了。有村子吗?”宋倩气喘吁吁地问。听到询问,尽管知道遇上了麻烦,可他赵"快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方是个大男人,在女孩面前绝不能自乱阵脚,于是勉强笑笑,将背包移到胸前,安慰说:“别担心,我是头老驴,随身带着两样法宝呢。”

赵方的确是头“老驴”,在驴友圈里名气不小。四年来,他一个背包走天下,几乎踏遍了大半个中国的山乡野村。几天前,他在网上发帖,准备驴行落云涧。落云涧地处长白山腹地,林深路险,人迹罕至。帖子一出,曾多次跟随他徒步远游的同城驴友宋倩便再三请求,带她一起去。赵方答应了。今天一早,两人进了山,原本以为中午便能找到落脚点,可从在街坊的搀扶下,杨少杰哭着跑回了家。远远地,杨少杰看见曾经金碧辉煌的宅院,变成了片断瓦残垣,简直惨不忍睹。此时,县衙已经将烧焦的尸体抬走了。很快,知县派人将杨少杰带回了衙门。眼下看,天黑前能走完这条山路就不错了。想着,赵方取出了第一"可别这么说,你们不也救了我吗?"关良坐起身来,"我该回家啦!"说着他磨身下地想往外走。件法宝,带有方位查询功能的手机。孰料一通摆弄,居然半个信号都没有!

张锐也吸了吸鼻子,真有阵奇妙的异香飘了过来,他不禁馋得咽了下口水。其他几人也是如此。

“奶奶的,你罢工也不分个时候!”赵方嘟囔着,又取出第二件法宝,地图。宋倩凑过来,跟着看。赵方的手指落在了出发点上:“这是咱们出发的地方,黑松岭。走的方向是东南,大约四小时到木兰屯——”

说着说着,赵方情不自禁地打个寒战,噤了声。地图上标明,从黑松岭到木兰屯不过百八十里路,多说四小时路程,但现在已走了六小时,还没瞄到木兰屯的影子!难道走错方向迷路了?赵方忙不迭地掏出指南针。没错啊,正是东南,丝毫不差!

看到赵方怔怔地发愣,宋倩迟疑地说:“会不会是地图有问题?咱们继续走吧,只要方向没错,就一定能到地儿。”

到了这地步,也只能继续走了。赵方收拾好已变成废物的法宝,迈步前走。正如宋倩所言,半个小时后,前方终于影影绰绰地出现了几座房舍。宋倩高兴得差点儿跳起来:“赵方,快看,村子!肯定是木兰屯!”

“这破地图,差得也太玄乎了!”赵方长舒口气,也兴奋不已地加快了步伐。穿过木兰屯,就是落云涧。听说落云涧风光旖旎,美不胜收,堪称世外桃源,能到此一游,当算驴行人生中的一桩快事。然而,一走近村口,当那块青石板界桩突兀地映入眼帘时,两人顿时目瞪口呆!

界桩上清清楚楚地镌刻着三个大字:十里冢!而不是什么木兰屯!

冢,坟墓;十里冢,不就是十里坟场吗?世上怎么还有村子会叫这么难听的名字?宋倩惴惴不安地看向赵方。赵黑旋风抹哩脸上的口水笑着说:"有个性,我喜欢。我从不强人所难,给你天时间考虑。"水妞想:落入虎穴,想逃跑是不可能的,既然要死,也不能便宜了黑旋风,要为姐妹们报仇,只有委曲求全,等有机会再杀黑旋风。方回过味,强做镇定地说:“山野村屯,起个怪名很正常。以前我也走过不少这样的地方,什么鬼叫屯,幽灵坞。”

“哎哟——”

说话间,忽听一声痛叫倏地撞入耳鼓。宋倩吓得一哆嗦,惶惶地循声望去,只见一个中年男子正骨碌碌地从附近的山坡上滚下米。而且,这个男子只有一条腿!

“小心!”赵方大惊,快步奔过去,硬生生地扯起了独腿男子。

好险!若不是赵方及时挡一下,男子一定会撞上界桩,撞个头破血流。即便如此,男子额头还是蹭破了皮,渗出了血。宋倩忙取出创可贴,贴在男子的伤口上,“大叔,山路难走,你可要小心点。”

“哼,我再小心也架不住那个臭婆娘踹!”男子气哼哼地说着,抬手指向半山坡叫骂:“你个丑八怪听着,我就是去赶集,就是要找小媳妇,我气死你!”

半山坡上,搭建着一座低矮的石房。房门前,有个腰粗臀肥的女人挥舞着扫把,愤愤地回骂:“滚!你个死鬼滚得越远越好,永远都别再进我的家门!”“滚就滚,谁怕谁啊?赶集去喽。”中年男子一哈腰,蹦蹦跳跳地走了。蹦了好远又回过头,冲两人喊:“谢谢,你们真是好人,比我那臭婆娘可强一百倍。”

“不——”宋倩想说不用谢,可嘴巴一张开便没再合上,心尖也跟着一阵激灵。

你,见过一条腿走路,且走得稳稳当当,快得像一阵风一样的人吗?

“别多心了。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就叫绝活。”赵方倒觉得有趣,笑着说。宋倩一指半山坡,颤声说:“你看清没,那个女人也是一条腿!”

赵方闻言,仓促仰头。果不其然,女人不仅只有一条腿,就连胳膊也少了一条!那她是怎么把男子踹下山坡的?不等琢磨出个名堂,宋倩已拉着他飞跑起来。

十里冢太怪异了,必须尽快离开!

跑了约摸十几分钟,宋倩才捂着“怦怦”狂跳的心口停住了脚步。这下不用怕了,前面便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山乡大集。听着不绝于耳的讨价还价声,赵方四下张望,不由暗暗称奇。没想到,深山密林中居然藏着个如此热闹的集市,街道两旁的摊床上,榛子木耳、狐皮貂绒,应有尽有。很快,宋倩便看中了一顶毛色雪白的獭帽,说:“赵方,你看,多漂亮!我想买顶帽子做个纪念——”

话音未落,宋倩只觉被什么东西第日,几个人起身前往小山村,到达村子的时候,果然看到座破败的山村,村子杂草丛生,但依稀能够看得出村子的轮廓。缠住了腿脚。愣愣低头,是个蓬头垢面的小男孩。男孩看上去也就七八岁光景,一连声地乞求着:“姐姐,行行好,给点钱吧。”

宋倩是在大城市长大的,每次上街,总能碰到纠随着生产力不断发展,车轮也由石年复年,两个人这样相处着。日,小货郎兴高采烈带来了巧妹子需要的鞋面,这货是江苏货,人都知道苏杭出美女,也出好丝绸,巧妹子把小货郎带来的这些好货起包下来,时手中钱不足,小货郎话没说,把她喜欢的货起卸下来,说:"你用吧,什么时候有钱再给,不给也行,就送给你吧。"席坏得巧妹子面红耳赤,收好了货,回到家里,嫂子见此情形,心里明白了,她不顾巧妹子表面上的反对,非留小货郎在家吃饭不可,小货郎巴不得的事终于实现了,他不反对,坐到李家吃起饭来。就在吃饭之时,嫂子又故意说邻居大妈有病,她必须去看看,扔下巧妹子和小货郎两人在家,两个人说着唠着,嫂子也不回来,等嫂子回来时,小货郎放下碗筷,挑起货郎箱子走出了大门。头改作为木制车轮。有了铁器以后,车轮由木制又改为铁车轮,成为迁徒游牧生活中的运载工具,大大减轻了先民们体力劳动。力牧在车的基础上,又创造了打仗用的"战车"。缠讨钱的小乞丐。见得多了,宋倩常常是快步走开。但此刻,她实在不忍心拒绝。因为,小男孩裸露在"真是细皮嫩肉,香艳可人啊!晚些时候,请她来我房中领赏银!"裤管外的两条腿高度萎缩,细得如同麻秆一般。更令人心酸的是,男孩的头骨好像受到过重物击打。

真是可怜。宋倩从兜里掏出十几块零钱,塞到了小男孩的手里。小男孩咧嘴笑了,以手代足,挪移着走了,边走边说:“谢谢姐姐,好人有好报。”

“宋倩,还是别买了。再不走,天黑前就赶不到落云涧了。”赵方犹豫了一下,拉住了走向摊位的宋倩。宋倩盯着獭帽,说:“耽误不了几分钟。让我过去看看嘛。”

第次,老爷要长工在雪地上站天,长工就老老实实地站了天。

“看什么看?”赵方紧张兮兮地一绷脸,小声说:“我感觉她们看你的眼神不对劲。别忘了,穷山恶水出刁民,咱别让人抢了。”

没那么严重吧?宋倩扭头四望。可不,包括摊主在内,都在目光怪怪地盯着她。莫非,我脸上有脏东西?宋倩纳闷地掏出小镜子,打量自己的脸。只瞅了一眼,宋倩便骇得花容色变,扔掉镜子抓住赵方的手一路狂奔,直颠得背包里的物件都飞了出来。

“宋倩,宋倩,怎么了?”赵方边跑边问。宋倩也不答话,使出全身的力气拼命奔跑。集市上的人纷纷侧目,表情淡漠而生硬。

这一通跑,足足奔出了5里地。直到集市被远远地抛在身后,累得再也挪不动半步,宋倩才跌坐在山路边,呼呼大喘。赵方亦上气不接下气地问:“你,你怎么了?看你跑得这么快,你应该去练长跑——”

“闭嘴吧你!”宋倩歇斯底里地喊叫着打断赵方,随即呜呜大哭,“你没看到集市上的人都很怪吗?”

赵方仔细回想,不禁也惊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对啊,摊主、顾客、行人……所碰到的每一个人在燧人氏以前,人们把所有的动物都叫作"虫"。燧人氏经过细心观察,把这些动物划分为类:天上飞的称作"禽",地上跑的称作"兽",有脚的爬行动物称作"虫",没脚的爬行动物称作"豸"。燧人氏是中国历史上第个为动物命名的人。都有残疾,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在狂奔中,似乎还看到一个没脑袋的人!就在万分错愕中,宋倩又哆哆嗦嗦地开口了:“你,你知道我从镜子里看见什么了吗?”

赵方急问:“什么?”

“是,是……站在我身后的那些村民,全是一副副白森森滚开?所有的小魔鬼下子都跑到这个嫉妒的财主跟前,把他团团围住,钩住他的衣服,使他脱不了身!他想摔脱他们,但怎么摔也摔不掉。没法脱身了,他只好带着这些小魔鬼回家去了。的骨架!”

“别说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百分之百是你看花眼了!我和你都看花眼了!”赵方惊恐大叫。纵然亲眼所见,也未必是真的。赵方宁可相信,赶了一天的路,他和宋倩太疲劳了,精疲力尽之时,视觉也会出差,这很正常。

接下来,又匆匆赶了一段路,木兰屯到了。可宋倩再没心思去落云涧,刘易全被打死,周梅娘被救走后,衙役们慌忙抬着刘易全的尸体回刘府报丧。刘绍荣见爱子被权了脖子,心如刀割,哀痛欲绝。他声嘶力竭地对衙役们嚷叫,要他们去把南山翻个底朝天,搜不到那个叫花子和周梅娘也要把周老汉两口儿抓来,给刘易全祭灵。稍作歇息后回了家。第二天下午一到家,宋倩便上网查找关于十里冢的信息。找来找去,在一家不起眼的小网站上,宋倩看到了短短几行介绍:十里冢,位于长白山主峰以东约240公里处,原介于木兰屯和黑松岭之间。1903年遭遇山体滑坡,村庄被彻底淹没,数百村民无一生还……

定定地瞅着那几行字,宋倩惊得几近窒息。缓过神,她忙忙地拨通了赵方的电话。赵方沉吟片刻,幽幽地说:“我也看到了。谢谢你。”

“谢我?为什么要阿祥说:"妹是大海我是船,天涯海角心相连。"谢我?”宋倩反问。

“因为,你救助过那个独腿男子,还有那个小男孩。如果不是你心中有爱,我不敢想象,我们能不能穿过十里冢。不过,我还是宁愿相信,当时我们都眼花了,看到的都是假象——”

是的,但愿是假象,宋倩想。

选自《古今故事报》1104期

标签:深山

    上一篇:饲血兽 下一篇:第一万名旅客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