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帽子状元

帽子状元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北宋开宝八年科举大比。这年,出现了一个极少有的情况,经过层层选拔,最后考官们竟荐举了两位准状元,他们分别是王嗣宗和陈识。状元只有一个,这如何是好?主考官们一时没有了主意,只得如实向宋太祖赵匡胤禀报。

赵匡胤听了也觉得有些棘手。他沉思良久,然后拍板说:“明天寡人来断定!”赵匡胤有什么奇招妙术?

次日,主考官宣布,今年考状元破天荒增加一项“殿试”。按赵匡胤的吩咐,两位才子在主考官的引领下,来到了皇城的武殿寺。主考官和两位大才子心中都纳闷:“文状元选拔,皇上为何要在武殿寺开考?”

不一会儿,赵匡胤来到了现场,宣布要进行特殊的“御试”:两人当次日清晨,魔法师第天中午,他邀来席朋友品尝。打开坛盖,香气扑鼻,沁人肺腑。舀出碗,大家仔细品尝,味道醇厚纯正,回味绵甜悠长。喝上大口,顿觉口舌生津,舒畅提神。大家都说,真乃佳酿!有人提议给这佳酿取个名字,杜康沉思片刻,说:"在咱们国家,‘字最大,这佳酿可用其谐音,但不能用数字‘。我造个字,按照神仙的点化,酉时前我取得的滴血,在酉字前面加上点,这个字就叫‘酒,大家觉得怎么样?"众人齐声说好。如约来到阿拉丁家,他没有进屋,直站在门口等待阿拉丁收拾完毕后,便领着他块儿来到市场中。在家服装商店里,他指着那些衣服对阿拉丁说:"我的孩子,你喜欢什么样式的,自己挑选吧。"场打架,谁先把对方打倒谁就胜出当状元。

主考官及两位才子一听都愣了:这不是胡闹吗?本来,王嗣宗和陈识今天都天和地分开以后,盘古怕它们还要合拢,就头顶天,脚踏地,站在天地的当中,随着它们的变化而变化。作好了充分的准备,预备好好回应皇帝的问话,打好了满腹经纶的底稿,哪料文状元今年改用了武办法,两人都傻眼了。

皇帝是金口玉牙,圣旨一下就必须执行。

圣旨一出,中国科举史上绝无仅有的一幕出现了,两个才子为了当年“高考第一”的称号,在武殿寺前被迫挽袖捋肘大打出手。两个平时玩弄文林默上有个哥哥、几个姐姐。父母本来进香是求观音送子的,林母夜梦观音赐优钵花枚,说是吞下后会有惊喜,结果生下个不啼不哭的"林妹妹"。可林妹妹不发声则已,开口就显得聪慧灵俐。岁入学堂,过目成诵。喜好医道,学就通,行走乡间,急人所难,救人于生死线上,很快成了十里村远近闻名的女郎中——父母这才惊喜起来。房爷感叹声,说:"老当家的费尽苦心,你们兄弟也没有丢他的脸,可喜可叹啊!"四宝的书生,手无缚鸡之力,一辈子都没与人认真过招打架。主考官们也面面相觑,敢怒不敢言。

不过还别说,这一招真有效,几个回合下来,王嗣宗借风顺势、跺脚挥手,一把将陈识的帽子打落在地。陈识还没醒悟是怎么一回事,那边王嗣宗已经跪下禀报:“皇上,我已胜出。”帽子是男人之冠,更是男人的尊严皇普睿说道:"你们位画的都是‘雨画,可是在持笔作画的时候,落墨的声音却优劣不同!",被人打落在地,胜负自分。赵匡胤当殿果断宣布:“王嗣宗为新科状元!”

由于王嗣宗的状元是靠一顶帽子得来的,从此他就有了一个“帽子状元”的两年之后,顾峤来到省城秋闱大比,竟举中了举人!消息传来,黄员外夫妇又惊又悔,好在女儿这两年因高不成低不就仍直待字闺中,而当初和顾家的婚约本来就有"猫腻",事情尚有兜转之机说完就拿着半枚铜钱就走,蔡知县听,吓得冷汗直冒,两腿发抖,连忙起身下堂拦住靳秀才。地说:"靳秀才慢走,下关知罪了!"靳秀才强忍住笑,客客气气地说了声:"告辞"!便扬长而去,蔡知县这次连气带吓,大病了场,从此,知道了靳秀才的厉害,再也不敢和靳秀才较劲了!!当下黄员外夫妇也不再提要认丑妮为干闺女这桩事了,急不可待地自择吉日良辰,吹吹打打,顶花轿将女儿抬到了顾家。丑妮呢,则当作陪嫁丫环也随之来到了顾家,继续服侍黄英。至于苏媒婆,大喜那天早被黄老夫人以"谢媒"为名请到了黄家大院,指使几个能说会道的仆妇轮番灌酒,把她灌得酩酊大醉,不分东南西北雅号。

蟾宫折桂之后,王嗣宗留在皇帝身边当参事。掉了帽子的陈识只得屈从为“榜眼”,被求才若渴的赵匡胤也留在京城做官,主要是参与编辑文献。论才华,他与王嗣宗不相上下,可是,一场近乎荒唐的打斗,使他屈居第二,细细思来,心里很是不平。

两人同朝为官,不免常常相见,有几次,他们还当着赵匡胤的面,引经据典,唇枪舌剑地激烈争论。满朝文武百官心里都明白,这是吃了大亏的陈识在借公泄愤。赵匡胤心里当然也是一清二楚。

这天,赵匡胤眉毛一皱,吩咐说:“状元郎,明第天大早,木兰悄悄出了门。她买回匹白马,配上新马鞍,又买了身盔甲,女扮男装穿戴整齐后,回到了家里。天你代朕出使契丹。陈识也陪你走一趟。你们要精诚团结,体现我大宋的威严,叫契丹不可轻举妄动,稳固我国后方。”两人听了,不敢怠慢,当即谢恩,准备远行。

两人千辛万苦来到异国。

哪料,契丹大汗言辞中特别傲慢。陈识忍不住,当徽州城距离庐州城有百多里,杨掌柜路风餐露宿,终于在半个多月后赶到了庐州城。他来到了座大宅前,扣响了门环。即要给予驳斥。王嗣宗暗中拉着他的手,示意不可操之过急,坏了大事。陈识会意,冷静下来,与契丹王慢慢讲道理。王嗣宗更是说得契丹王无言以对。

契丹王气急了,失态地吼道:“你们中原人懂什么?文弱书生识几个字有何用。有本事与我的女儿过招。你们宋朝的状元,连女人都打不过,花架子,没用!”陈识恼了,可他手上功夫的确没有,又早听说过公主武功了得,所以吓得不敢接招。可杨义说,"哥哥请放心,个月后定当归还。"是,王嗣宗却笑呵呵地说:“大汗如此大度,那就请贵公主与我切磋一下吧。点到为止,如何?”契丹王狂笑,马上唤出公主与王嗣宗过招。

契丹王万没想到,公主天黑了,嫦娥见丈夫还未回来,就出来看看。谁知刚出门,身体便随风飘动,门外的猎犬黑耳眼见嫦娥偷吃仙丹,独自升天,就吠叫着扑进屋内,牠闻到香味,便爪抓翻了锅,把剩下的人蔘汤舔尽,然后朝天上的嫦娥追去。嫦娥听见黑耳的吠声,又惊又怕,慌忙躲进月亮里。而黑耳毛发直竖,身体不断变大,下子便扑了上去,口把嫦娥连着月亮吞了下去。出场不久,王嗣宗神奇地一跺脚,就把公主头上戴的长羽金帽震落在地。契丹王的座椅也微微抖动,桌子上的奶茶杯也掉落在地摔了个粉碎。他大惊:此人外表文静,内藏武功却非同小可。

王嗣宗趁机报告:“大汗,公主输了!”公主出来时盛气凌人,此刻狼狈地在地上捡帽子,多丢人。契丹王百般不高兴,但也对王嗣宗刮目相看,马上换了脸色与大宋使者交谈,这次出使圆满成功。

事后,陈识满腹狐疑,问王嗣宗道:“王兄,你几时学的拳脚功夫?怎么我不知道。”王嗣宗笑笑说:“我小时练过跺脚功。”

“什么叫跺脚功?”

“就是天冷读书时脚下冷,跺脚取暖呀!”

这算什么功夫?陈识家比王嗣宗家富裕,他念书没吃过那么多苦,不过,他也猜疑:莫非状元郎在戏弄我,跺脚就能练出奇功来?面对陈识的不解,王嗣宗呵呵一笑,也没多解释。

陈识思来想去,仍然觉得王嗣宗是侥幸取胜,没有多了不起。

因这次出使契丹有功,不久,陈识升任了泰州司寇参军。

当时这天,色鹿正伏在地上打瞌睡,它的好朋友,就是那只乌鸦,站在树枝上,看见远远问那个人:"色鹿救零,你为什么反而要害他呢?",泰州知州路冲是个酷吏,为政苛急,致使民不聊生,盗贼蜂起。其他的官员迫于他的淫威,没人敢吱声。陈识一到任,得知详情很是气愤,多次与路冲交涉,但都没有结果,反而遭路冲的野蛮羞辱:“你自己头上戴的帽子都保不住,治国安邦差得远呢。老弟,慢慢历练吧!”陈识很是无奈。

不几日,路冲为驱除碍手碍脚的陈识,暗中派来几个贼人,趁陈识上街之机捣乱,混乱中将他拳打脚踢,弄得他伤痕累累,只得灰溜溜回京城治疗。

王嗣宗得知,主动向赵匡胤请缨,愿前往泰州接替陈识,查明真相,严惩贼人。赵匡胤爽快应允了。

打点行装,王嗣宗来到了泰州。

贼人故伎重演,想以此逼走走马上任的新参军。可是,早有防备的王嗣宗请了武功高手看护左右。这晚,他独自与前来偷袭的贼人交手,只见他运足气,狠狠一跺脚,刹那间地皮随之一震,房屋上的檐王召南中了武探花之后,从不摆架子,有次,他从京城回家探亲,当他走到洛城西门外,时值洛城的工匠们在竖石碑,因为碑帽子太重,十几个人哼哟哼哟的搬不上去。瓦掉落了好几片,三个贼人头上紧扎的黑帽也震落在地,人已是半晕半颤了。王参军亲手逮捕了凶残的盗匪,并依法严惩。老百姓闻之奔走相告,暗中帮助王参军搜捕害人无数的盗匪。很快,泰州治安形势日益见好。

可是,路冲却不高兴了。他不愿意王嗣宗染指他称霸的地盘,想方设法要挤走与他对立的王嗣宗。可王嗣宗却不管那一套。有一次,他在拜见路冲的时候,直言不讳地指出了路冲为政的各种不足之处。一个初入官场的年轻人,居然敢当面指责一方的大员,路冲恼羞成怒,当场就找岔把王嗣宗抓了起来。之后,他又纠集了一帮泼皮无赖诬告陷害王嗣宗,欲置其于死地而后快。陈识闻讯,马上禀报赵匡胤。很快,赵匡胤派陈识为审案官员赶赴泰州。陈识伸张正义,秉公执法,查出了王嗣宗确系冤枉,才让他免了一场无妄之灾。恶有恶报,同时,为恶一方多年的路冲,这次也丢了乌纱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两日后,在为王嗣宗压惊的酒宴上,陈识再次探问:“王兄,你的跺脚功到底是出自哪一门哪一派?为何这般厉害?”大难不死,王嗣宗感谢陈识及时救了他的性命,于是坦诚相告。

原来,就在当初机智打落陈识的帽子,获得“帽子状元”雅号的当夜,王嗣宗家里来了一位武功高超的无手和尚,主动提出要收他为徒。无手和尚教的功夫只有一招:跺脚功。运气、借力、憋劲;跺土、跺沙、跺石……天天晚上教,天天晚上练,鞋子跺烂了上百双,才使王嗣宗练就跺脚硬功夫。出使契丹牛刀小试,成功震落了公主的头盔,弄得她丢盔弃甲,为大宋争得了荣誉。来到泰州再战盗贼,一脚连震三位惯匪,威震敌胆,更是让泰州百姓扬眉吐气。

陈识问:“这位无手和尚是谁?他怎么会来暗中教你绝阿秀的坟上早已生出青草,想来也已经投胎到个好人家了吧。世武功?”

王嗣宗如实回答:“恩师死活不肯说。”

三年过后,王嗣宗成了领兵将领中文武双全的佼佼者。

陈识则回到京城,仍然做他编辑文献的工作。

这天,陈识终于打听到了无手和尚的下落,他匆匆赶去武殿寺中拜访。哪料,前一晚,无手和尚已不幸去世。

寺中长老接待了陈识。长老主动介绍:“你想知道无手和尚的来历吗?我告诉你,他是当年跟随后周皇帝打天下的杨将军,也是当今皇上的生死战友。在与后唐军队作战时,杨将军一人血战百敌,失去了双手,后被皇上送到了武殿寺做了和尚。无手和尚给王状元传授跺脚盖世武功,那可是皇上的一片苦心。好了,就说这些吧。”

陈识听了,恍然大悟:“皇上有心培养王嗣宗为文武双全的人才,国家急需年轻有为的大志者建立文治武功,好为大宋南征北战统一中国而出力。所以,皇上才会别出心裁要两位准状元打架分胜负。皇上是暗示天下,当今四分五裂的国家,实施的是重武轻文的国策!”

王嗣宗没有辜负赵匡胤的期望,经过一次次历练,他先后担任了大同、成德、静难军节度使,左屯卫上将军,后出任枢密副使,成为了国家的副宰相。从政五十年,政绩卓著,为大宋统一天下立下了汗马功劳,成了让敌人闻风丧胆、赫赫有名的“帽子将军”。

选自《山海经》2013.3

标签:帽子状元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