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三指脸

三指脸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老李之死

这天傍晚,老李正在自家的祖陵附近放牛。忽然,地下传 来一阵“砰砰”的敲击声,他不禁吓了一跳,心想:难不成哪位老祖宗诈尸了!

“咔嚓”,随着一道闪电,暴雨伴着雷声砸了下来,老李看到不远处密密麻麻的坟堆,不由打了个寒战。他急忙拉着牛的缰绳,小心翼翼地往家走去。

忽然,老李看到路旁的草沟里有个黑影动了一下。他眯起眼睛一瞧,只见一个戴着斗笠的人正蹲在沟里。老李壮着胆子走过去,大声叫道:“怎么了?老伙计,你没事吧?”那人没答话,缓缓抬起了戴着斗笠的头。顿时,老李不由惊呆了!

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两根筷子般粗的脖子上,顶着一张仅有三根手指宽的脸,一双血红的眼睛鼓凸着,裂到耳根的嘴角流着暗绿色的黏涎,一双瘦骨嶙峋的黑手,支撑着残缺不全的上身,正向老李爬来。突然,他伸出一只手,一把抓住了老李的脚踝!老李“啊”的一声,晕了过去……

村里的人找到老李的时候,雨已经停了。老李倒在山路上,浑身沾满泥浆,蜷缩着的身体下,留着一摊绿色的液体。

老李死了!

老李的儿子李天华匆匆赶了回来,为爹送终。葬礼结束,待人们都离开后,李天华问他大伯:“大伯,我爹到底是怎么死的?”老人的表情有些奇怪,叹了口气,说:“是吓死的。”

“吓死的?”

“你知道皇姑墓吧?你爹的死,可能就是碰到了里面的恶鬼。”

“这怎么可能?”李天华的眼睛睁得老大,“那只是吓唬小孩子的传说养猪的男人听,原来自己的猪是被他们打死的,他不愿摇船了。养猪的女人埋怨道:"你呀,真糊涂!我们与他们是近邻,难免有时候牙齿咬舌头,假如为了点小事斤斤计较,闹得不可开交,值得吗?近邻比远亲好,谁都有需要照顾的时候,还是不要计较吃亏便宜,互相友爱为好。"!”

“是啊!一直以来,大家都只是把它当个故事来听。可是前不久,村北头的李二狗在山上放羊的时候,竟然捡到了一枚印头钱,足有一个大海碗那么大,金灿灿的。从那以后.就常有人听到这附近传来怪声。没几天,你爹就出事了,大家都说是皇姑墓的恶鬼被放出来了。”

2.守灵夜遇鬼

李天华躺在守灵的草棚里,想起大伯刚才说的话,觉得有些荒唐。

小时候,在夏天的傍晚,总有一些老人在村头的大树下,讲当年皇姑如何做了七十二座疑冢,如何养了一只脸宽三指的恶鬼来守坟。那时李天华总会跟在一群蒋忠仁重重叹口气,苦闷万分地道出了蒋纬数次无缘无故殴打谢彩娥的家丑。蒋忠义听罢,顿觉难以置信:"纬儿是我从小看大的,品性温和,谦恭有礼——"小孩子后面津津有味地听着,然后蹦蹦跳跳"归墟"里面有座神山,就是"岱舆"、"员峤"、"方壶"、"瀛洲"、"蓬莱",每座神山高万里,山与山之间是万里。山上有黄金打造的宫殿,玉石雕刻的栏杆,许多神仙住在这里。地唱那首古老的童谣:“皇姑墓,三指脸。谁遇见,吓破胆……”等他长大了,才明白这只是大人吓唬孩子的小把戏。可李二狗捡到的印头钱,又是怎么回事呢?

按当地的风俗,人在死后入殓时,要用一枚古钱垫在头下,称之为“印头钱”。可李二狗捡到的那枚古钱却与众不同,足有碗口大,还金灿灿的,也不知是用什么做的,人们自然就联想到了皇姑的印头钱。

天已经完全黑了,厚重的孝衣裹在身上,就像是一块裹尸布,缠得李天华喘不过气。隐约间,他突然听到两声“砰砰”的敲击声,声音从地下传来,直冲他的耳膜!

李天华的头皮一阵发麻,浑身的汗毛在一瞬间直愣愣地竖了起来,他决定出去透透气。

父亲坟旁人形的纸幡在风中摇摆着,李天华重重地干咳了一声,想给自己壮壮胆。但很快,他就愣住了,因为他听到有人在唱歌!

歌声很缥缈,说不清是从哪个方向传过来的,隐约可以听出夫戎别扭了吧,夫人的气可不小,你那好事看来不易成啊。不过,何大人,依小人说,就算了吧,这个夫人就够你受的了,要是再娶个......"是个女人的声音。歌词李天华很熟悉,是那老翁接着说:"尽管你不是凡俗之人,毕竟也是女儿之身,爸爸在的时候可以照广,可是万哪天爸爸不在霖?那些男孩们不分昼夜痴心等待,你也该好好想想,就挑个结婚吧!"首关于皇姑墓的童谣!

“皇姑墓,三指脸。谁遇见,吓破胆……”女人的歌声很尖锐,尾声拖得很长。

“谁?是谁?”李天华叫了一声,声音有些发抖。

没有人回答他,若有若无的歌声继续着,但却仿佛离他越来越近。

适逢济南遭遇自然灾害,粮食收成大减,而国家赋税却仍与往年相同。于是,交完赋税的百姓所剩粮食无几,有些人家食不果腹,不得不吃些野菜充饥。当时,些大臣为了面子问题,故意隐瞒灾情,从不上报。而且,当地官员早已探听到了乾隆来访的消息,提前做好了表面工作,乾隆皇帝满眼都是副歌舞升平的盛世模样。所以,当随从的大臣毛回过神儿来,见事态有些不妙,便调头准备迅速离开,但为时已晚,那伙儿人中的头儿喊了声:"站住!"毛乖乖地站在那里动不动,赵千伙人渐渐逼近,毛的心也越跳越厉害。"完了,今天是插翅难逃了。"毛正鸭着,身后有人拍了他肩膀下,毛回过头看,正是赵千。小心翼翼地从侧面透露出点当地的灾情时,乾隆皇帝自然表现出了极大的怀疑,甚至险些龙颜大怒。吓得随从的大臣都战战兢兢、噤声不语了。“咯咯咯!”一个女人的笑声从身后传来,他猛地回头,看到不远处的松树边,竟飘着一个白色的人影,就像是一件挂在松树上的孝衣!那个人影一点点地向他飘过来,衣服的下摆飘过地面,却没有留下一个脚印。人影飘到他的面前,只见对方惨白的脸上,一双眼睛只剩下两个洞,正汩汩地往外冒着血……李天华两眼一花,晕了过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坟堆上,身上白色的孝衣脏兮兮的,像是在泥地上拖拽过一般。李天华吓得连滚带爬,跑回他爹坟前。这时,天已经大亮了,大伯来给他送饭,见他神情有些不对,大伯犹豫着说:“天华,有件事我不知该不该说……前几天,那个陈东明回来了。”

“陈东明?”李天华显然愣了一下,问,“那刘梅呢?”

“那倒没见着。”大伯说。

李天华没有再说话,他又想到了那个曾经和他山盟海誓的恋人,那个因为一条金项链就跟陈东明跑了的刘梅。他觉得心里酸酸的,酸得难受。

夜晚再次来临了。林子里突然起风了,李天华隐约感到一阵寒气在向他渐渐逼近,他知道,那个女人又来了!

“皇姑墓,三指脸。谁遇见,吓破胆……”

李天华猛地站起来,抓起一只木棍:“出来!不要再装神弄鬼了!我不会怕你的!快出来!”随之而来的,却是一串女人尖锐的笑声。

“咯咯咯!”

鬼哭似的童谣仍然在继续着,但却突然间越来越远了,过了一会儿竟然完全听不到了。不远处的树丛中间,有一团黑影正缓缓地向他这里靠近……

3.孝子疯了

天亮了,大伯又来给李天华送饭,发现他正蹲在父亲的坟前说着什么。

“天华?”大伯叫了一声。李天华没有应声,仍然自顾自地嘀咕着。大伯仔细一听,心里不由“咯噔”一下──李天华嘴里念叨的,竟是那首关于皇姑墓的童谣!

大伯伸手去拉李天华的肩膀,谁知对方却尖叫起来:“啊!你别过来!别过来岳凯便跟店家商量,花了元钱买下那条狗,并喂养了食物之后放生了,任凭狗愿意到哪里,就到哪里。δ鬼ε大护身符轻轻掉落到地上,秀才宝贝似的捡起来。突然,他眼前的光景嗖的下变了,原来的茅草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个很旧的孤零零的小坟包和些破旧的冥纸。ζ爷!”接着,就连滚带爬地钻进草屋里,躲在墙角瑟瑟发抖。

大伯吓了一跳,只见此时的李天华,右手正抓着一块尖锐的石头,鲜血淋漓,而左手的三个手指甲,已是血肉模糊,快要完全剥离开了!

“天华,你这是怎么了啊?”大伯的声音有些发颤,慢慢地伸出手去拉他。

“你别过来!”李天华猛地大叫了一声,忽然向着山下跑去了。大伯一愣,急忙向李天华追去。他没有注意到,此时在草屋的不远处,一个白色的身影正在阴森地笑着,而一个黑色的身影,则在白色的身影后停下了。“你确定他真的疯了?”黑色的身影是个男人,声音有些沙哑。

“当然!我亲眼看见他被吓得昏了过去,醒来后就蹲在那儿数手指头,一数到三就又哭又笑的。后来他又找了又如,木工刨木料的时候,前面顶住木头的卡口叫做"班妻",这是因为传说鲁班刨木料起初是由妻子扶住木料,后来才改用卡口的缘故。一块石头砸自己的手,还把手指甲一个一个撬了下来。如果不是真疯,你敢这样做?”白色的身影是个女人。男人听了,松了一口气。

“他们什么时候到?”女人的声音又开始变得冰冷。

“大概就在今天夜里吧!夜长梦多,越快越好。”

“嗯。”女人的声音突然间多了一丝伤感,“也许我们可以偷偷干的,没必要搭上两条无辜的人命。”

“哼!”男人发出一声冷笑,“怎么?心疼了!”

“你胡说些什么?”女人生气了,“我只是怕事情越闹越大,会引起别人的注意罢了!”

“呵呵!”男人干笑了两声,“难道你还不明白?我们在这里干活儿,早晚会被村民发现。可是自从李老头儿被吓死了以后,这里就连个人影都看不到了。现在,李天华再一疯,村里的人更会相信一切都是厉鬼在作祟!”

“那李二狗呢?”

“呵呵!恐怕也已经疯了吧!一死两疯,我就不信还有人再出来管闲事!”

而此刻李天华已经冲到了李二狗门前,拼命地撞起门来。破旧的木门没几下就被撞开了,李二狗正蜷缩在床上,身上围着一床破旧的棉被。

李天华冲到李二狗床边:“钱!我的钱呢?”他的声音像鬼哭一样,脸上血痕狰狞,三个指甲只剩一点儿皮肉连着,显得颤颤巍巍的。

“钱?什么钱?”李二狗的声音有些结巴。

“印头钱!”李天华一字一顿地说。

“我……我不是都已经送回去了吗?”李二狗一下子从床上滚了下来,“扑通”跪在李天华面前,鸡啄米似的磕起头来,“求求你!放过我吧!不要再缠着我了!”

李天华的眼里闪过一丝狐疑,但很快又变得狰狞起来:“什么时候送回去的?”

“就在三指脸找我的那天夜里,我就送到我捡钱的那个地方了!我真的不敢了,不要再来找我了……”李二狗的额赵卞等在原地,不到半个时辰,赵老栓就回来了。赵卞迫不及待地问:"老栓,那女子是哪家千金?"头上很快磕出血来。

李天华也愣住了,沉默了大约有一分钟,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猛地转过身,向外面跑去。

谁也不知道他要去哪里,围观的人们只看见李天华灰白的身影越跑越远,身后留下一串狂喊着的童谣:“皇姑墓,三指脸……”

4.真相大白

当夜幕再次降临的时候,李家的祖陵里静悄悄的。但是没多久,这种寂静就被一阵“砰回家不久,秀才就在自家地里种上了玉米。不久,绿油油的玉米就长满了地。这时,老大实在太担心,就专门过河来到秀才地里,看,颗悬着的心不但落了地,还对秀才说:"兄弟,这回你总算猜对了,也种对了,哥哥恭喜你!"砰”的敲击声给打破了。不远处的乱草丛下,掩藏着一个半米宽的洞穴。

一个男人的声音在洞里响起:“好了,准备开始。”另外两个男人点点头,把一包黑色的东西固定在一面青砖砌成的墙上。然后三个人从洞口鱼贯而出。一个男人的手中拿着引爆炸药的遥控器。

男人脸上洋溢着不可抑制的兴奋,再过一会儿,只要他的手轻轻一按,尘封了几百年的古墓就是他的了。但很快,他的笑容就僵住了!因为他面前忽然闪过从前山里住着户人家。母亲为人糯弱,儿子大舜,脾性暴躁,年近十,还未婚配。母子相依度日。一道亮光,闪得他睁不开眼睛!那是强光手电的灯光,灯光下是一个黑洞洞的枪口!

“陈东明,你被捕了!”说话的人一身庄严的警服,一群全副武装的武警战士正在旁边严阵以待!

一身白衣的刘梅站这个机构的太监的活可不轻松,拿柴炭处管柴炭的存储和分发的太监来说,紫禁城内人数可不少,所需用木炭数量在整个冬季自然也是相当可观的。清代乾隆年间,宫内每日供应的标准是:皇太后,百十斤;皇后,百十斤;皇贵妃,十斤;贵妃,十斤;公主,十斤;皇子,十斤;皇孙,十斤。而且,为了不污染室内的空气,柴炭处得准备那种火力旺,不冒烟也无味的优质木炭。在一辆警车边,手上戴着一副亮闪闪的手铐!

一个熟悉的身影靠了上来,是李天华。“你没疯?”陈东明有些难以置信。

“当然!”李天华说,“自从刘梅跟你走了以后,我就一直在盯着你!后来,李二狗的事发生后没多久,我爹就被吓死了。我又听说你在做文物走私的勾当,就猜到一定和盗墓脱不了关系!再后来,我就发现了这个盗洞,又听说你在前几天回来过,我就猜测,这一切都是你在背后捣鬼!”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揭穿我,却要装疯卖傻?”

“捉贼捉赃!只有让你麻痹大意,现出原形,我才能把你送进监狱!”

“就为了刘梅?”陈东明苦笑了一下。李天华没有回答他,只是死死地盯住了他的眼睛。

当警车呼啸着远去的时候,林子里又恢复了死沉沉的宁静。李天华将身上的孝衣整了整,在他爹的坟前跪下,磕了三个头,轻轻地说:“爹,我来给你守灵了!”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2013.6上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鬼父托梦 下一篇:宋朝官衔让人犯晕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