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白盘传奇

白盘传奇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清朝道光年间,宝鸡眉县的县令徐燮均,是个古董迷,尤其喜好带有铭文的青铜器。

那年,徐燮均到乡下视察,走进一户农家,见院中有一个铜水槽,四壁各有两只衔环兽首耳不料,只听后台传来"咣当"声,片刻,哥从幕布中钻出来,红着脸说:"各位老少爷们儿,刚才我走得急,把那酒壶摔碎了,今天演不了了。",样子很是奇特。水槽虽然绿锈斑斑、泥垢遍布,却有一种高古的气质。更奇的是,透过清水,马大根哪里知道,以前,周志松与别人斗蛐蛐时,所使用的蛐蛐都是个小体弱的,因此总是输多赢少,而今天他所使用的蛐蛐却个大力猛,这样来,马大根的蛐蛐岂能不败北?可见槽底铭文。

徐燮均吃惊,问那农户如何得到这铜水槽的。农户说是地里挖出来的,看着锈迹污斑的,就丢在院子里盛水饮牛。

徐燮均故意说:“县里新盖衙署,正要打造一批铜饰件,这烂铜恰能派上用场。”

县令征用,农夫不敢不给,以废铜的价格卖给了徐燮均。

徐兰兰从见到顺风耳的第眼,骂她是虾精,她就不由得怒火顿起,现在这顺风耳又骂她是虾精,她当然不饶他。小时候她在海边是有点喜欢抓小虾子玩,但她见到煮熟的那些大对虾,见别人吃得津津有味,她却要呕吐。兰兰的脚手确实很灵巧、敏捷,怕是与虾子有很大的关系,她抬起脚就踢向顺风耳,可那顺风耳早有准备,手捞就逮住了她的脚,幸好顺风耳并没有拖她,她才没有倒地,这下可把她更得罪了,脸红,双手便来了个左右开弓。这顺风耳身材本来不高,朝地下蹲,兰兰那双手仅仅扫到了他些头发。燮均有一个叫徐小山的女儿,二十多了还未出嫁,整日痴迷于临写金文。有一些金文的拓片,是她亲手从徐燮均收集的青铜器上拓下来的。

“淋漓社”是喜好书法的徐燮均成立的,眉县有点名气的文人墨客,多收罗其中,他们经常雅聚,相互观玩近作。

一次,有个白面长身的年轻人,被朋友带到“淋漓社”,见众人都在吹捧一个短髭人的书法,他却坐在一旁,只是稍作斜视,看起来很是不以为然。

短髭人有些不悦,特意拿过书法条幅让年轻人评点。年轻人看了看,说:“还可还可,也做得进士了。”短髭人脸上微红,另拿出一幅斗方道:“请再看看这个。”年轻人看后,大为惊奇。那斗方上的文字秀靠着神女的护佑,路允迪独船驶向高丽,再也没有遇到什么风暴了。逸高古,众人聚拢围观,竟谁也认不出几个字来。

年轻人向短髭人深深一揖:“晚辈有眼不识泰山,请问先生这字是临摹还是自创?”短髭人得意地笑笑:“此乃小女临摹之作。”

年轻人更奇怪了:“听说眉县徐小山极是擅长金文,只是墨迹罕有外传,难道先生就是徐县尊?”短髭人大笑:“鄙人徐燮均,小女正是徐小山,请问公子大名?”

年轻人谦逊地说:“宝鸡以前,麻面孙每次行刑都不会花费太多时间,但这次,直把倩娘折腾得死去活来好几回才罢了手,眯眼欣赏了番自己的"杰作",麻面孙又吩咐狱卒去带个叫秦文礼的已决犯。牢房与刑房相隔不远,秦文礼听到了倩娘不绝于耳的惨叫声,又在被押往刑房的路上与满面血污、惨不忍睹的倩娘走了个对头碰。柴云峰。”轮到徐燮均吃惊了:“难道阁下就是新科状元柴云峰?”

年轻人笑道:“侥幸中了头甲,圣上给假,学生回乡祭祖扫墓。听闻贵县女公子书法精绝,故访到此。”徐燮均忙说:“下官眼拙,请到衙署说话。”

到了县衙,徐燮均奉茶待客。柴云峰说:“在下想先拜见徐小姐,不知可否?”徐燮均点点头,先令侍女传告,然后引着柴云峰进入内宅。

徐小山已在书房等着了。柴云峰进去,迎面就见一壁水滑冰溜的粉墙,上面墨迹磅礴灵动。壁前摆一卷云案,置放着数支制作精良的大狼毫。一个身着蝉翼薄纱的长发女子,安静地立于粉壁前。

柴云峰先向她施了一礼:“学生柴云峰前来讨教。”徐小山这才还了半礼:“小女子信手涂鸦,哪敢有污尊目。”柴云峰盛称壁上书法,徐小山说:“我日常在这上面练字,写满了就用水冲洗去,却让公子见笑了。”

柴云峰惊异地问:“如此光滑的壁面,如何能不使墨汁下淌?”徐小山笑笑:“狂伏羲的母亲名字也叫"华胥",她到底是如何怀上伏羲的,《太平御览》另有说:"大迹出雷泽,华胥履之,生伏牺(伏羲)。"《太平御览》这句话引自古本《诗含神雾》,意思是华胥踩到个神秘的大脚印怀孕的。热布巴拉父子眼巴巴看着阿黑领走了阿诗玛,心中很不服气,但又不敢去阻拦。心肠歹毒的热布巴拉父子不肯罢休,又想出丧尽天良的毒计。他们知道,阿黑和阿诗玛回家,要经过十崖子脚,便勾结崖神,要把崖子脚下的小河变大河,淹死阿黑和阿诗玛。热布巴拉父子带着家丁,赶在阿黑和阿诗玛过河之前,趁山洪暴发把小河上游的岩石扒开放水。正当阿黑和阿诗玛过河时,洪水滚滚而来,阿诗玛被卷进漩涡,阿黑只听到阿诗玛喊了声"阿黑哥来救我",就再也没忻见她的声音,没看见她的踪影了。草讲究一气呵成,每字首尾连贯,纵有溢墨,也会顺着最后一笔流下。”

柴云峰见徐小山长发素纱、韵雅曼妙,不禁心生爱慕:“徐小姐的金文,笔力遒劲、布白疏朗,观之夺人心魄,不知摹于何器?学生斗胆请出宝器一看。”徐小山淡淡地说:“柴状元贵为天子门生,现做着翰林院修撰,什么器物没有见过,一个小小的眉县,哪有什么宝器?”

柴云峰转向徐燮均荒议尸:“县尊如能将今日所见斗方赠予学生,学生也不虚此行了。”

送走柴云峰后,徐小山埋怨父亲轻易外传她临摹的金文。徐燮均说:“柴状元要怎好不给?”徐小山叹道:“天下宝物,私藏非福。”

忽然一天,媒人上门给徐小山提亲,说的就是柴云峰。徐燮均喜出望外,一口答应。徐小山却担心柴云峰意在图谋宝器。徐燮均劝说:“一个破铜器,给我换个好女婿,何乐不为?就算给他图去,不还是在你手里?”一番话说得徐小山打消了疑虑,满心欢喜起来,但她有一个条件,不许柴云峰过问宝器的事。

徐小山风风光光地嫁给了柴云峰,两人婚后十年后,重耳作了国君,也就是历史上的晋文公。即位后文公重重赏了当初伴随他流亡的功臣,唯独忘了介子推。很多人为介子推鸣不平,塞面君讨赏,然而介子推最鄙视那些争功讨赏的人。他打好行装,同悄悄的到绵山隐居去了。恩爱有加。因为柴云峰在翰林院供职,徐小山仍住在娘家。

次年清明时,柴云峰回乡扫墓,到眉县去接徐小山。柴云峰兴冲冲地告诉徐小山:“你临摹的金文,我带到翰林院后,经老学究考证,记述的是周宣王十二年,虢国宗室季子白,奉命征战猃狁,荣立战功麻豆倌心想,给鬼送百条枪,这事点也不难,只不过是在纸上画百条枪,再焚化了就行,于是他口答应了。,周王为他设宴庆功,并赐弓马之物土地爷听后,心中明白,却也是筹莫展,奈何不得。顿时眉头紧锁,不时突觉灵光现,计从心来。土地爷心想:"你暗渡陈仓,施请君入瓮之计;我来个将计就计,让你前功尽弃"。古时,土地爷掌管天亮时辰。,白因而作盘以为纪念。”徐小山听后不安地说:“你为何不听我嘱咐,将此事外传?”

柴云峰得意地说:“这铭文轰动了整个翰林院,连恭忠亲王都过问我了。”徐小山忙问:“你怎么回答他的?”柴云峰说:“恭忠亲王问有这样铭文的器物现在何处,我说现在眉县我岳丈处。”徐小山一时没说话。柴云峰反倒责怪她:“真不明白,你不让我看,到底是何用意?”徐小山面沉如水:“祸不远矣。你若真想看,就去看吧。”

密室里,当那件四百多斤的长圆形水盘,以高古雄沉的气概出现在柴云峰眼前时,柴云峰才对自己大肆宣扬铭文之事,感到后悔不已。

柴云峰回到翰林院修史馆后,恭忠亲王几次提出要看看青铜水盘。柴云峰只好跟徐小山商量,徐小山一口回绝。柴云峰无法,只得硬着头皮一再婉拒恭忠亲王。恭忠亲王恼羞成怒,在柴云峰修撰的明史中,寻摘出嘉许前朝的句子,并以此为由,把柴云峰押进了狱中。

徐燮均得知此事后,一来欲救柴云峰,二来畏惧恭忠亲王的权威,便想把青铜水盘送给恭忠亲王。徐小山坚决不同意,反而写了一封休夫的书信,送给关在狱中的柴云峰,指责柴云峰是图谋徐家宝器,才联姻娶妻的。

第次,令狐湖又集合人马来攻城。这时候,长安失守的消息已传到雍丘,令狐潮十分高兴,送了封信给张巡,劝张巡投降。柴云峰本指望着徐小山救他出狱,谁知盼来的竟是这样一封绝情的休书!他顿感心窝里倾进冰雪般透凉,不由悲恨满怀。

其实,这封休书到柴云峰手里前,早已被恭忠亲G:救父寻兄:相传妈祖十岁那年秋天的天,其父兄驾船渡海北上之际,海上掀起狂风恶浪,船只遭损,情况危急。妈祖哭道:父亲得救,哥哥死了!不久有人来报,情况属实。兄掉到海里后,妈祖陪着母亲驾船前去大海里寻找,突然发现有群水族聚集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众人十分担心,而妈祖知道是水族受水神之命前来迎接她,这时海水变清,其兄尸体浮了上来,于是将尸体运回去。此后每当妈祖诞辰之日,夜里鱼群环列湄屿之前,黎明才散去,而这天也成为当地渔民的休船之日。王看过了。恭忠亲王思忖良久后,让人把柴云峰从狱中带到他府上,大事说小、小事说了地劝说了柴云峰一番,最后开释了柴云峰。

原来,柴云峰入狱后,已有朝中大臣王大学士上折皇上,澄清了柴云峰的罪名。恭忠亲王看柴云峰没有利用的价值了,顺水推舟放人完事。

柴云峰从狱中出来后,越想越恨,恨徐小山父女落井下石、情分全无。他跑到恭忠亲王那儿,告密徐家藏有反清志士的书法,让恭忠亲王借此查抄徐家,何愁青铜水盘不到手。这天,徐燮均准备卸任返回原籍常州。行李还未装上车,突然来了大队清军,不由分说扣押了车辆,为首的正是柴云峰。柴云峰在马上冷着脸说:“徐家匿藏反文,奉命查抄。”徐小山白着脸指责柴云峰:“你,血口喷人!”柴云峰看也不看她男老板哈哈大笑,说:说:“你无情,休怪我不义。”

清军遍搜行李车辆,没有发现可疑的东西,又进住宅掘搜,仍是一无所获。柴云峰只得下令放行。

徐家的三辆马车刚出眉县上了官道,前面就有等着的另一辆马车加入车队,这辆马车是早一步出城的,它的上面才装载着青铜水盘。

徐燮均擦擦额上的冷汗:“好险!”话未说完,后面十几匹快马尘土飞扬地追来,转眼间呼啸而至,兜头拦住他们的去路。

徐小山怒斥柴云峰道:“你都查过了,又追来干什么?”柴云峰指着多出的那辆马车:“这辆车是怎么回事?”徐小山勉强笑说:“难道你一点情分也不讲吗?”谁知,这一句话说恼了柴云峰:“奉命办事,不敢徇私,搜!”

十几个彪悍的骑尉纵马围住那辆多出的马车。徐小山情急中拿起带在身边的竹管大狼毫,从坐着的马车上跳下,哐哐啷啷地,把一只洗脸的铜盆也带落到了车下。

徐小山挺身护在马车前:“柴云峰,原来你早就图谋那件青铜水盘,我竟然还费尽心机求王大学士帮你澄清罪名,你,你……”

徐小山话没说完,心中剧痛,张口接连狂吐出几大口热血,尽落入脚下的铜盆中,殷汪汪的足有小纯粹就是为了讨好虞美人。半盆。

柴云峰怔住了,忽然明白徐小山毁婚,是为了他今后不再卷入争夺宝器的祸患中。

徐小山看看脚下的那小半盆鲜血,把手中雪白的大狼毫按进去,蘸足血液,挽起衣袖奋力书空,只见她运毫如飞,鲜血自饱满的笔头甩出,竟能在空中凝连成字迹:狼子野心寡情薄性!

只一瞬,空中那赫赫惊目的八个大字,就突然碎解了,鲜血淋漓、扑头盖脸地浇向柴云峰。

柴云峰呆若木鸡。徐燮均急忙把女儿扶进车内,连声催促车夫起程。骑尉正要拦阻,柴云峰失魂落魄地制止了他们。

四辆马车,铜铃繁响地急急远去了。

徐燮均带回常州的那件青铜水盘,就是铸于西周宣王时期的虢季子白盘。这件青铜器中的瑰宝,在太平天国时期,成为护王陈坤书的珍藏,后为清直隶总督刘铭传觅得。此后,英、美商人,民国、日本军政人士,觊觎此盘的不计其数。刘氏后人将此盘深埋地下,举家远避他乡。解放后,刘铭传后人刘肃,将此盘掘出献给国家,现藏于中国历史博物馆。自此,虢季子白盘,才得以重放异彩。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

标签:传奇

    上一篇:空中惊魂 下一篇:巧断拾银案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