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丛林任务

丛林任务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

此时此刻,我希望有盗墓贼前来,掘开这个坟墓。因为我被困在坟墓里。

我的手脚和嘴巴,被贴上了胶带。我的身边,躺着我的新郎──一具不知哪年死去的白骨。

棺材里一片漆黑,我的手背碰到了一个锋利的硬物,那是白骨的牙齿。我伸出双手,横在那冰冷的牙齿上,一下,两下……终于磨断了缠在手腕处的胶带。

我撕开嘴上的胶带,从鞋底抽出了两根比牙签略粗略长的钢针。

棺木年久,有些疏松,我在棺材的壁上开了一个小孔,凑上去吸了几口带着土腥味的空气。

外面突唐寅(—),字伯虎,字子畏,号如居士,又称台居士。据说唐伯虎出生的时间正好是明宪宗成化年庚寅年寅月寅日寅时,因此取名唐寅。唐伯虎素有"江南大才子之首"的称号,又与沈石田、文征明、仇英并称"吴门家"。然传来细碎的声音,难道,真的有盗墓贼来了?

渐渐的,我刚才钻开的小孔,有微弱的亮光照了进来。棺材外的土堆,已经被人挖开了。

我躺了下来,装死。

要想活,装死是一个好办法。我被人骗到这个边境山村,又活活地被人配了阴亲。在被埋进棺材之前,我翻了翻白眼,晕了过去。当时要是不晕,这帮野蛮人,会不会在我后脑勺上来一下子?

外面的人开始撬棺材,棺材盖被掀到了一边,一片月光洒了下来。

一条胳膊伸了下来,我一反手,扣住了他的手腕,手中的钢针抵在了他脖子上:“不当时在位的夏王是大禹的孙子,夏朝开创者夏启的儿子太康。太康耽于享乐,不顾百姓死活,引起了人们的不满,于是,羿就适时而动,以武力推翻了太康的统治,掌握了国家大权,但他并没有自己登上王位,而是把太康的弟弟仲康立为名义上的夏王。许动!”我低低地喝道。

来人双腿打战:“别、别杀我。”

这人年纪不大,二十七八的样子,长发,高高瘦瘦的,一身休闲装。

我问:“为什么要挖坟?是不是盗墓的?”

来人说:“傍晚的时候,我路过这里,看到那些人寻常我们遇到女子洗浴,不要说在郑兰甫是个大孝子,眼见母亲因病痛苦,心急如焚。他张榜求医,许以重酬,但张贴多日,直无人揭榜。走投无路之下,郑兰甫便将榜文处张贴,大街小巷、邻近县城,甚至监狱里也贴上了榜文。旁边看看不打紧,即使走过去,周身摸她摸,也不打紧,只要不触着她的两乳,假使触到两乳,她就要生气。因为全身皮雷纯生见大汉跑了,抹把额上的汗,爬起身,走到徐子面前,探他的脉息,已是全无,知道徐子是真的被大汉砍死了,当下痛哭不已。后见不远处有个凹坑,就连拖带抱把徐子的尸体弄到坑里,填上土,埋了。最后又拜了拜,这才抽泣着走了。肉,都是天地生的,父母给她的,独有那两乳,是她自己生长的,所以不可触着它。但若是我们的情人,不要说触着她的两乳,就是抚摩她的两乳也不打紧。"活埋你。当时想救又是个暮春来临,绿色牡丹早早开放了,朵朵花美丽无比,楚楚动人。夜晚来临,秦鹏和秋蝉已经入睡了,个身穿绿衣的美貌女子从那朵开的最大的绿色牡丹花王想救下孩子,却又不敢上前,只好远远的跟在狼后面,伺机行动。中飘出,那是是绿牡丹花仙子,她在园中翩翩起舞,美丽的舞姿让花园里的花都为之倾倒,朵朵花好像都被赋予了生命,它们随着牡丹绿衣花仙子的舞步有规律的摇动着,清脆悦耳的笑声回荡在整个院子里,天亮了,绿衣花仙子又化作阵青烟回到了盛开的绿牡丹里,院子里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你,但是我又不敢阻拦,只好等他们走了,才开始救你。我叫董家豪,你叫什么?一个外地姑娘,怎么到了这边境山林?”

“一言难尽。”我摇摇头。其实一言难尽是假的,我的任务必须保密。

董家豪说:“我带着你一起走出去吧。当切准备停大禹死的时候,想把帝位传给协助他治水有功的伯益。伯益本来也是天神,他在帮助禹治理洪水的工作中,功劳最大。伯益是天上的神鸟——燕子的后代,他本人也是只燕子变的。在治水的过程中,他常常带着人民,打着火把,去把山林水泽中因洪水而长得过于繁茂的草木烧掉,使害人的禽兽无处藏身,让他们只好远远地逃走了,这样人们才又过上了安居乐业的生活。伯益又懂各种鸟兽的性情和它们的语言,治水成功以后,他帮助人们驯服许多的鸟兽,从此人间世世代代就喂养上了很多的家禽。当之后,随着王召南父亲那声""的口令,双方都用足了力气,开始双方僵持了会儿,后来只见那头瘦弱的小牛拖着那条大汉直往南走。周围观看的人们无不惊讶、喝彩,说这确实是头好牛。结果,牛贩子都争着要买这头又瘦又弱的小牛,卖了个好价钱。”

我说:“你先走吧,我还有点事。”我朝西北方走去,董家豪跟了上来。“跟着我干吗?”我问。

“我一个人走夜路害怕,想跟你一起走。”

我沉吟了一下:“随你吧。反正天亮以后,就各走各的。”

走了一两个小时,来到一处山洼。我朝四周看了看方位,走到一棵银杏树下。这里,有我预先埋下的应急物品和工具。

“可以帮我一个忙吗?”我问。

“当然。”董家豪凑近来说。我一掌劈在董家豪脖子上,他哼都没哼,软绵绵地倒了下去。我又抽掉他的鞋带,将他反绑住双手。

不要轻信任何人,这是我们的准则。

2

我的目标,还在西北三里之外的一个山洞里。我的执行对象,就躲在那里,我要把她带出大山。如果顺利完成任务,我会有五十万的收入。

三天前,我扮成游客来到这里,一个憨厚的大叔要做我的向导,把我带到了山脚下的村庄。我正在庆幸自己遇到好人的时候,却糊里糊涂地被绑了起来,嫁给了那具白骨。

我觉得那大叔不会无缘无故这么做的,大叔与毒贩苗伟一定有勾结。

其实,我是私家侦探,来解救老板宋成国的女儿宋晓倩。一周前,宋晓倩被苗伟挟持到了这个边境山林。

前两天游玩周家主人只是个富豪,对名画只知其表而不知其里,自然说不出个道道儿,禁不住面红耳赤。的时候,我已经查清楚了,苗伟和宋晓倩,就住在这个山洞里。苗伟几天出来一次,去山下的小村购买生活用品。

今夜是动手的好机会。他们刚把我埋在棺材里,绝对想不到我会诈尸。

山洞是南北贯穿的,两头都有出口。南方是大门,北方是后门,隐藏在乱草丛中。

我一路疾奔,来到山洞的南门前,移开了挡在洞口的木板,走了进去。

转过几道弯,前面出现了一片亮光。昏暗的灯光下,一个年轻的女子,蓬头垢面,目光呆滞地坐在床沿上。她正是宋晓倩。她的身后,被子鼓鼓囊囊的。看来,毒贩在睡觉。

金千任是当朝内阁首辅严嵩的门生,因为卖官鬻爵,贪墨受贿,被邱鼐上书弹劾,皇帝怒之下就将其打入大牢,是杀是放,朝堂上争论不休,嘉靖皇帝正为此事闹心呢。我正准备原来是个母亲状告儿子不孝,当今皇帝极重孝道,在公堂上遇到不孝子可乱棍打死,眼看这孩子憨厚老实,不像是不孝奸邪之人,县丞张清心里狐疑,继而问妇人道:"这孩子是你亲生骨肉?"摸上去,忽然听到身后有动静。来不及细想,我猛地向前一扑,就势打了一个滚,再跃起来转回身,握紧匕首指向前方。

一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我。

“去死吧!”毒贩苗伟一脸的杀气,两只眼,秃鹫一般凶狠。

苗伟枪口一沉在我的脚前开了一枪,本能之中,我不由自主地向右侧斜跨了两步。

脚下一空,我知道完了,踩上陷阱了。下坠的瞬间我不再犹豫,奋力地将手里的匕首对着苗伟掷了过去。

看来匕首刺中了苗伟,我落地时听到了他愤怒的号叫和一声枪响。

我刚一落下,洞口的翻板啪的一声又翻转了过去,死死地盖住了洞口。

3

我正要取电筒查看地洞,地面上又传来两声枪响,接着是一片慌乱的脚步声,旋即恢复了平静。

打开电筒,我贴着墙壁抬头查看。铁翻板微微晃动,难道苗伟想揭开翻板杀了我?我从背包里取出一个烟幕弹攥在手中崇祯十年(年)月。张献忠攻下武昌,随即在武昌称大西王,初步建立了政权。次年(年),张献忠带兵入川,并于月打下成都,掌控川。。

“哐当”一声响,翻板被撬开了。我拉开引线,将烟幕弹扔了上去。

“别扔烟幕弹!是我,咳咳。”竟然是董家豪的声音。

一根腰带伸了下来,我抓住腰带手脚并用爬出了地洞:“你怎么来了?那一男一女哪去了?”

董家豪捂着鼻子,把烟幕弹踢进地洞里关上了翻板:“你还真以为两根鞋带就能绑住我?我是宋老板派来协助你的。”

“协助我?你是来监视我的吧?”我哼了一声,“他们跑哪去了?”

“苗伟受了伤,跑不远的。你的飞刀还挺准的啊,扎在他肚子上。而且他的胳膊,也受了我的枪伤。追吧。”

顺着血迹,我们一左一右摸进了岔洞,拐了一道弯。突然“砰”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擦着我头顶射在石壁上,火花四射。我们赶紧蹲了下来。

董家豪拔枪就要反击,我制止住了他,“别开枪,当心误伤人质。我的匕首有毒,他撑不了多久的!”话音未落,传来一声沉闷的枪声。

“难道他杀了人质?”我和董家豪对视一眼,扔了一颗烟幕弹。借着烟幕的掩护,我们冲进了洞里。

苗伟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手里攥着枪,太阳穴上一个血窟窿还在冒血。宋晓倩在一边咳得地动山摇。

原来,苗伟也知道自己中毒已深,又被我们堵在洞里,求生无望,只好了结了自己。

岔洞里太呛人了。我弯腰拾起苗伟的手枪,一手拖着宋晓倩撤到几丈之外。董家豪检查了陈娟看到秋婆子爬树,心里头害怕,却刚好发现了自己口袋里面的石灰。陈娟掏出石灰向下面洒,正好洒进了秋婆子的眼睛里面,秋婆子捂住眼睛,疼的处打滚。陈娟赶忙放开嗓子大喊:"各位叔叔伯伯,婶子阿姨,快来啊,秋婆子在这里啊!"左右邻居听到了叫喊声,都拿着叉子或锄头、斧头之类的赶来,众人起把秋婆子打得半死,然后用水浇在石灰上,形成个石灰塘,把秋婆子扔了进去。秋婆子惨叫了不久,就被化掉了,众人进屋看,陈浩已经死了了,手指跟脚趾都不见了,头颅也被啃了半。一下苗伟的尸体,随即跟了上来。

退到了岔洞口处,空气好了许多。我用手电照着宋晓倩的脸:“你没事吧,宋小姐?现在安全了,我们会把你送回家的。”

“是的,我们会把你送回家的!”董家"你来长安多长时间了?"豪笑盈盈地走上来,手里的枪指在宋晓倩的额头上。

“你疯了?她是我们要解救的人质,你拿枪对着她干吗?”

董家豪冷冷地斜了我一眼:“她名义上是宋老板的干女儿,其实就一个玩物而已。她和苗伟,吞了宋老板一批货,却伪装成被挟持的样子,来到边境,准备偷渡到境外去享受。”

我愣住了。

“宋老板说了,逼她交出这批货,再加你五十万酬金。”董家豪看看我,“怎么样,报酬不低吧?”

我猛地转身,枪口顶住了他的太阳穴。

“你这是干什么?”董家豪很镇定。

“干什么?宋老板心机这么深,下一步,该是让你杀我灭口吧?我一死,他一毛钱的酬金都不用付了。”

我正要收他的枪,没想到宋晓倩猛地扑了过来,撞向董家豪。

等我反应过来时,董家豪的枪已经响了。宋晓倩踉跄着倒在地上,而董家豪的胸膛里,却被插上了一把匕首,只有刀柄露在外面。

董家豪死了,宋晓倩还在痛苦地挣扎。

我把宋晓倩扶坐起来:“宋小姐,我能帮你什么吗?”

宋晓倩的嘴角,露出一丝惨淡的微笑:“把我和阿伟,葬到一起,我们是真心的。”歇了一口气,宋晓倩又说,“你的那个向导,把你埋进棺材的人,就是阿伟的爸爸,你别怪他。还有,宋成国不会,放过你的。你要……”说到这里,宋晓倩头一歪,不再说话了。

走出山洞,天色已经大亮。

能去哪呢?去哪可以摆脱宋成国的追杀?以他的财力和势力,我无处可逃。想了半天,我终于咬咬牙拿出电话:“喂,我要报警……”

选自《新故事》2013.5上

标签:丛林

    上一篇:骗子也中招 下一篇:与大师合奏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