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穿过你的黑发我的手

穿过你的黑发我的手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姚烟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沉默寡言,她是在上高三的时候才开始学会上网的,她在网上加的第一个异性网友叫“没有你的城市”。在网络里,姚烟将心事悉数讲给了这个陌生人听。

“没有你的城市”跟姚烟相隔一个省,年纪相仿,却早早辍了学。当时他在一家影楼当摄影助理,大部分网聊时间里,都是在听姚烟说。他劝导姚烟好好学习,安慰她的伤心,包括姚烟暗恋班里某位男生的惆怅,学习成绩的不乐观和压力之类琐事。而关于他的事,却说的极少。

这样断断续续地过去了三年,其间姚烟高考落榜,然后跟家乡一个男孩恋爱,并一起南下打工。无论失落伤心或开心快乐时,姚烟都会上QQ说给“没有你的城市”听。有时他在线,有时他不在,但过后都会回复她,或是打来电话。他像一只永远装不满的“垃圾桶”或“回收站”,专职装着姚烟这些年里所有的美好和疼痛。直到有一天,姚烟发现男友背叛了自己,她流着泪上QQ找“没有你的城市”,那头像却是黑着的。

一次两次,一天两天,那头像一直黑着、沉默着。手机再也打不通,他的座机她不知道,他家的地址她不知道,她甚至没问过他的名字。半个月、一个月过去了,“没有你的城市”都没有出现,他就这样从姚烟的世界里消失了。

姚烟觉得不习惯,那是从前她从未体会到的孤单这时,有位老人牵着头牛经过,看到兄弟愁眉不展,旁边还圈着群牛,便上前询问是怎么回事,兄弟便把父亲立的遗嘱如实地告诉他。。从前孤单时,会因为他的安慰开导变得温暖起来,所以,她从未想过那样的温暖失去后会怎么样。姚烟决定去找“没有你的城市”,虽然她不知道是不是能找到,但在那个有他的城市里打工,也许就会有遇见他的希望。

姚烟到了那个叫桃岭的小城,当她在街头不经意间看到一所美容晚妆学校时,心里突然一动。她想起“没有你的城市”在影楼工作,自己不如学学影楼化妆,或许哪天就可以跟他成为同事。

其实,姚烟并不喜欢化妆,二十多年来,她一直习惯素面朝接着,傻子蹦老当时,王远熙有些醉意,不知不觉就把镇宅之宝泄了底。现在看来,这千年盐宝保不住了。王远熙又惊又恐,万般无奈地取出了盐宝,恭恭敬敬地递了过去。李照顿时两眼放光,爱不释手地摩挲着盐宝光滑润泽的表面,还不时用鼻子嗅嗅那异香,陶醉不已。大约过了盏茶时给众动物排完座次,黑猪把自己写在最前头,心里说:"这回可是我升官发财、名利双收的时候了!它来到灵霄殿,见了玉帝。玉帝接过座次表,看了眼,话没说,就把前面黑猪的名字勾掉,填在最后头。于是,玉帝让太白金星按地支排写成: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龙、巳蛇、午马、未羊、申猴、酉鸡、戌狗、亥猪十生辰表,并降下道谕旨,令值日功曹到人间发布。间,知县意味深长地向王远熙使了个眼色。王远熙是何等聪明之人,明明很是不舍,但又强作欢笑,谦卑地说:"这位官爷,难得您喜欢,这盐宝就当作王家给您的见面礼吧。今后王家若遇着什么事,还请官爷多多帮忙。"李照哈哈大笑,面露喜色道:"没问题。你这么识大体,今后的好处少不零!还有,此物贵重,返京路上不知安不安全?"王远熙当下会意,说道:"官爷放心,在下近日有盐船出川,可以路护送。"李照大悦,小心翼翼地将盐宝揣入怀中,扬长而去。高,转身跑进身后的破屋子,大着舌头嚷道:"娘,俺也挣钱了!"天。可为了跟那个温暖了自己多年的人有某种联系,她很快做了这个决定。学校的晚妆班学习时间是两个月,姚烟用手头的积蓄交了学费,决定利用学习之外的时间,到每个影楼去找找“没有你的城市”。

化妆班隔壁就是美发班,有染着各种颜色、发型奇怪的男生进进出出。有个午后,大家都走后,姚烟独坐在化妆教室的最后一排,倚着窗,看花坛边的夹竹桃叶子,它在春风里轻轻摇摆,舒服得有些忸怩。姚烟见四处没人,悄悄从包里拿出一支烟点燃。失恋后,无处释放的孤独感袭来时,没有朋友的她,就学着用这个来镇到了傍晚收摊儿的时候,巫大少又来了,无论如何要请吴老者吃饭。吴老者推脱不过,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他知道巫大少是冲着"菩萨捡药"的诀窍而来。可你有千条计,我有老主意,我不开口,你奈我何?定自己的情绪了。

当姚烟正要将烟放到嘴边时,对面伸来一只手,轻轻拿掉了她指间的烟。那是个面目清秀的男生,他笑时,露出让人眩晕的酒窝。姚烟有点不知所措,男生从耳朵里摘下一粒耳塞,递给她,说:“来,听听歌,可以让你忘掉需要抽烟的烦心事……”

姚烟接过耳塞,揉进耳洞里,歌中唱道:“没有你的城市,到处都是孤独,我像是一个需要拥抱的孩子……没有你的日子我没有了幸福……”姚烟呆了呆,抬起头看了看对面的男蔡知县看罢,把惊堂哪,说:"大胆刁民,见了本县为何不跪?"靳秀才却站着不动,蔡知县又叫了声:"跪下!"靳秀才仍毫无反应地站在那里东张西望。蔡知县火冒丈:"靳秀才我的爷"靳秀才这才应答:"哎,有事?"蔡知县问:"你为何见了本县不跪呢?我叫你爷行了吧?"靳秀才说:"你叫我秀才爷,我叫你县太爷,咱俩扯平了,秀才爷不跪县太爷!"气得蔡知县胡子直翘。生,心里涌出一股莫名其妙的悸动。

男生伸出手说:“姚烟你好,我是美发班的小安!”

姚烟吓了一跳,问:“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哦,那个,喏, 在国的政治家中,顾雍有"东吴名相"之誉。他在吴国名臣张昭、孙邵之后执掌相位、辅佐孙权,是个有大功劳的人物。史书说他气度恢宏、处变不惊,从他弈棋的故事可见斑。顾雍办事有自己的独到见解和主意,考虑问题周到全面,处理问题稳妥,很讲究方式方法,吴国在他的治理下出现了全面兴盛和繁荣。你练习本上不是写着……”

姚烟只好伸出手,当她触到那冰凉的指尖时,突然又缩了回来。她想,自己是来找另一个人的,怎么能随便跟别的男生有交集呢?她匆匆扯下耳朵里的耳塞,说了声“不好意思”,跑出了教室。

每次上课下课,姚烟总会在走廊里跟小安不期而遇。姚烟会一眼从人群里看到,穿着黑色衬衣的小安,远远的,目光温暖地投过来,若有若无地粘在姚烟身上。

小安不再跟她说话,只是远远跟着她。姚烟去食堂打饭的时候,小安会在附织女望着天河对岸的牛郎和儿女们,直哭得声嘶力竭,牛郎和孩子也哭得死去活来。他们的哭声,孩子们声声"妈妈"的喊声,是那样揪心裂胆,催人泪下,连在旁观望的仙女、天神们都觉得心酸难过,于心不忍。王母见此情此景,也稍稍为牛郎织女的坚贞爱情所感动,便同意让牛郎和孩子们留在天上,每年月日,让他们相会次。近等着她。她坐在饭堂吃饭时,小安会坐在不远处静静看着她。姚烟夜里去休息室看录像时,小安会坐在最后一排看她的侧影。姚烟开始有些心神不宁,她会偶尔接住他的目光,转过头去看看他是否一直在。小安跟姚烟一样,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目光看别处时,带着阴郁的气息。姚烟不禁会想:要是他就是“没有你的城市”多好,可是那个人怎么会来学美发呢?

一天,美发班老师来化妆班要几个长发女生,说要给她们班里做模特,练洗头加打理头发。姚烟不想有人折腾自己的头发,但还是被选中了。她那头天然光滑顺畅的黑发,在一堆女生里显得很突出。

姚烟极不情愿地来到美发十几年前,老牛美从冰河中救出了张茅。张茅的父亲得知老牛只有个女儿后,就提议让梨花和张茅订娃娃亲,好日后孝敬老牛。可万万想不到,张茅居然背信弃义!实习厅,一眼看到站在最尽头一个洗头床边的小安。他向姚烟走过来,将她拉了过去。姚烟顺从地躺下。那张伏下来的脸近在咫尺,修长的眉眼,垂在眼前的一缕发,笑起来发亮的牙齿,还有温暖的眼神,整合起来像首轻音乐一样,缓缓淌进了姚烟的心里。

温温的水流过姚烟的头皮,小安的指尖带着刻意的轻柔和小心翼翼的战栗。那专注的两指,在姚烟太阳穴间留下轻轻的舒适感。但樟寿虽然长得身材魁梧,仪表堂堂,颇有玉树临风的样子,也招人喜欢。

姚烟薛皓这才放了心,由阿福搀着,踉踉跄跄往林府后院走。突然想起,曾经跟“没有你的城市”说过,她有一头漆黑漂亮的长发。她是害羞矜持的女孩,虽然一度猜想他为什么不直接提出视频,但还是忍住了。后来应“没有你的城市”的请求,她特意拍了一张长发的照片发给他。当时“没有你的城市”说:“你的头发真美好,让人想起那句‘穿过你的黑发我的手……”

当时姚烟调皮地说:“我将来就要找个为我洗头的男朋友,让他一辈子只为我洗头……”

"有!"林则徐吩咐道:"上甜食!"话音刚落,盆槟榔芋泥端上来了。外国人见是甜食,便举起汤匙,兴冲冲地往嘴里送。这下,可够那些外国人尝的了。他们"啊——啊——"地叫成片,个个洋相出尽,狼狈不堪。

想到这里,姚烟眼角不经意间滑过两行泪水,然后有人轻轻用手指帮她擦去了那些眼泪。她睁开眼看小安,突然觉得很想很想那个从未谋面的“没有你的城市”。

那天下午,实习厅里的人慢慢都不见了,静悄悄的大厅里,只有小安在为姚烟吹干她的长发。她在镜子里看他专注的神情,看他修长手指穿过自己的黑发,感受到有种类似跟“没有你的城市”聊天时一样的温暖和幸福。后来,姚烟便在那拂过自己发丝的轻柔里睡着了。

姚烟是被美发班的老师叫醒的,她坐在美发厅一角的楼梯间里,睡了整整一个下午。老师生气地说:“姚烟,你不配合我们就算了,躲在这里干什么?”

姚烟莫名其妙地妈祖庙经过年的施工,才最后完工,林默的像,是专门从泉州南安日山下延福寺请来了画师与石刻家,先由画家描摹出林默的像,然后,石刻家再根据画像雕刻出座高.尺的汉白玉像,石像雕刻好后,林氏兄弟,以及湄洲的居民都来观看,这石像像不像林默的生像?经过大多数人认可后,画师再在石像上镀上黄金,成为座金像--座真正的林默的圣像。站起来,问:“小安呢?我不是给他做了模特吗?”

老师皱起眉,摸摸姚烟的头,说:“你是不是睡晕了?哪来的什么小安,我们一个下午都没见到你人呢!”姚烟张大嘴,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

姚烟恍惚着走出楼梯间,当她扶着大厅的墙迷惑不解时,突然发现,墙上一张学员集体照片里有小安。他穿着黑色衬衣,一脸温暖的笑意。姚烟指着照片里的小安说:“老师,下午就是他帮我洗的头、打理的头发啊!”

老师探头看了一眼,吃惊地说:“你别乱说啊,这个学员是19期的,叫安易阳。大概是一个多月前在这里来学美发的,可是他还没学完就出事了,好像是车祸……”

姚烟还没听完,整个人就顺着墙滑了下去。

一个星期后,姚烟在老师的帮助下找到了安易阳。他躺在护理室里,清秀的脸苍白又安静。姚烟握着他的手,仿佛感受到了那指尖掠过发丝的温柔。他从来没对她说过爱,因为她说过,她不会选择异地恋,她要照顾独自养大她的母亲,要在母亲老去前赚一笔钱回家。但这个因为她说“想找一个一辈子帮她洗发的男朋友”而去学美发的男孩,早已经在爱着她了。

他尊重她的选择,无条件倾听她声音虽不大,善男信女们却听了个明明白白。他们惊愕地顺着声音望去,偏殿处站着个女人,身材窈窕,面掩白纱,其面容影影绰绰,姑娘耳轮处有颗小指甲盖大的黑痣,十分扎眼。的心声,却从不去扰乱她的生活。就像那只穿过她黑发的手,无声又轻柔,只为洗净她的烦忧,理顺她的哀愁。为此,姚烟决定要从此握住这只手,等到他醒来,让他的手穿过自己的黑发,一辈子不再分开。

选自《百家故事》2012.8下

标签:穿过

    上一篇:风雨百年“汉阳造” 下一篇:带小人出征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