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狐友建房

狐友建房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紧靠村东有一条大河。村民李后来,皇太极出猎路过宸妃墓地时,还是不能自制,放声大哭,可见皇太极对宸妃的感情之深。强的祖父有一个大他十几岁的哥哥,也就是李强的大爷,名叫李义兴,李义兴老汉的家就住在村东头儿,离我们的始祖还被传在了泰山之巅,在上面指挥大军作战,目的是统河山,制止纷乱。泰山之巍之稳,是那般有象征意义。传说黄帝还是上古名医,作于春秋战国时期等他坐的车经过个地方的时候,大概在万安公墓,就看前面那车停在那,个人也没有。的《黄帝内经》,也要托黄帝之名,只有黄帝才能达其高度和流传的广度。去洛阳总能听到河图洛书,表明天下安宁、大祥征兆的河图洛书的出现那么神奇,黄帝与天老游于河洛,先是天大雾,后,又日大雨,接着就有黄龙捧图自河而出。河岸不远。

这一年夏天的一个傍晚,天上下起了蒙蒙细雨,李义兴老汉在屋里闷得慌,便出了院子,不知不觉上了河堤,这时他忽然瞧见从正南方向顺着河堤走过来一个炎帝,是中国上古时期姜姓部落的首领尊称,号神农氏。作为氏出现的最后位神只,他的出现以后,结束了个饥荒的时代。人。

“这么晚了,这人走得这么急,这是去哪儿呀?”李老汉不禁暗想。

不大一会儿,那人就到了李老汉的跟前李南山摇了摇头:"黑鹰客都能在百名护院的眼皮下杀了丁大元,还指望那些守卫能防得住他?",只见他须发皆白,穿着一身素白的衣服,看样子要比自己年长几岁。

那母鹿口气跑到个小镇旁的山坡上,对王子说:"你的哥哥就在小镇里,你去找吧!"说完,眨眼不见了。白衣老汉见了李老汉,得中是天意便向他询问河上游的马城渡口离这儿有多远的路程。

“哦,他原来是去马城渡口!”李老汉这样想着也便告诉他,马城渡口离这儿还有八九十里的路程。

李老后羿推翻太康的统治,先是立太康的弟弟仲康为帝,不久就干脆自立为帝,改国号为有穷,统治着南到长江,东起辽东,西迄陇西的广大地区,豪华的宫廷生活,日日酒绿,夜夜灯红,渐渐地他志得意满,恃力而骄,暴虐无道,常常把国政委托给宰相寒浞,自己到山上打猎取乐。汉见白衣老汉被雨水淋得浑身湿漉漉的,便对他说:“我家就在附近住,如果你不嫌弃,不如先到我家里避避雨,明个儿再赶路也不迟。”

白衣老汉见天边已然渐渐暗了下来,便应承了下来。

李老汉把白衣老汉领到自己家里,赶紧让自己的老伴做了几样家常小菜儿,备了壶烧酒,款待白衣老汉。席间,白衣老汉自言自己姓胡,名叫胡友信,家就住在南面的河口处,这次是到上游的山里去办事。李老汉与白衣老汉彼此觉得挺投缘,不知不觉这酒就喝得有点儿多。

胡友信见李老汉住的房子有些破旧,便指着掉了墙皮的墙壁问他:“房子这么破旧,咋不盖一盖?”

李老汉说:“我们老两口儿就一个闺女,已经出嫁多年,我和老伴儿都这把年纪了,就将就着住吧!”

“房子可不能将就,实不相驼背老老孤孤单单的个人,没有妻子儿女。他每逢见到别人家的孩子,总是过去疯和尚抢新娘子,这还了得!大家都没命地追上去,面追,面喊:"抓住疯和尚!"这下,全村人都追了出来。只有村东家财主没有动,站在门前看热闹,讲风凉话:"出家人抢新媳妇,真是件新鲜事!"摸头摸脚,不知不觉流下泪来:"唉,我有个孩子就好了。瞒,老兄我这次是上山伐木,到时候,我为老弟多伐出三间房的檩木来,咱盖这天,麻氏带着冬瓜去戏园子看戏,却要冬笋在家做大摊子事。冬笋磨豆腐、炸肉圆、蒸米糕忙着忙着,劳累过度的她阵眩晕,接着竟昏昏沉沉地睡着了。等她醒来,天色已晚。冬笋顿时紧张起来,因为麻氏交待的事情她才做好半。冬笋正心惊胆战呢,可巧麻氏就带着冬瓜回来了。上三间新瓦房!”

李老汉听了,顺口应承着,他只认为胡友信这是多喝了酒,说的醉话,也没有真的往心里去。吃罢饭,李老汉见胡友信有些醉意,便把他扶到西间屋里,让他早早地歇息了……

第二天,胡友信起得很早,起来便告辞走了……

十几天后,下起了大雨,一直下了一天一宿,使得村东河里的水急剧暴涨。

这一天,忽然从上游漂下很多木材,全都立在水中。这些木材露在水面以上的半截写着:“李义兴查收。胡友信敬奉。”说来奇怪,这些木材一到村东,在河中一旋,便漂到岸边,停了下来。

当时有好多村里人在河边围看水势,人们见了无不啧啧称奇,有人赶紧来给李义兴老汉送信儿不知道打了多长时间,祝融吐的火把天都烧红了,像烧红的铁块样,让人不敢碰,地也烧热了,像个大铁锅,把地上的洪水都给煮开了。共工看不好,自己怕热,扭头就往西方海龙王的方向跑。共工在前面跑,祝融就在后面追。共工只顾着向西方跑,没看路,不小心头撞在了不周山上。不周山是顶天的柱子,被共工这么撞不要紧,不周山塌了,天也就塌了。,说是河上游漂下来很多他的木材,让他赶快去打捞。

李老汉听了一愣:“这是咋回事儿?”他不由得回忆起前些天发生的事来,真是又惊又喜……

李老汉房子的东面有三间房的空地,是自家的,于是他找了几名村民,便把这几十根檩木堆放在了那里。

这房子是盖还是不盖?当时他并没有拿定主意。不盖吧,房子确实已经年久失修,尤其是每逢刮风下雨,苦不堪言;盖吧,自己又这把年纪,没有了当年的心劲儿。于是便把盖房的事搁置了下来。

很快就到了入冬的时节,这一天,本来是响晴的天这年月初,吴孟举早到了苏州,既不打红伞,也不坐蓝轿,只带了个亲兵,兴冲冲地上街凑热闹。这天满街路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货摊,还有打拳头卖膏药,敲搭板唱"莲花落"等卖艺人。轧闹猛的人川流不息,真是个热闹的神仙节。吴孟举没心思欣赏这些热闹景致,而是留心观察来往行人的神态举止,想从中辨认非凡之人。儿,一过晌午,竟下起雾来,雾越下越大,到了晚上,雾气弥漫,真个是对面都不见人影……不知不觉一夜过去。

第二天,李老汉一早起来,走出房门,只见外面的雾气刚散,大雾竟然足足下了一宿。

只见东面堆放檩木的那片空地上,竟在一夜之间,悄无声息地立起三间新瓦房,那几十根檩木业已被悉数用尽。他不由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认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这是怎么回事?昨天还空荡荡的,今天怎么就立起了三间新瓦房?他不禁惊奇地呆在那里……

走进新房,只见在窗台上放着一封书信。李义兴老汉看罢信件才知道,原来那白衣老汉胡友信是修行多年的白狐,因为自己的一时善念而与这白狐结缘。因此,胡友信便在夜间以大雾障眼,率领众狐子狐"好!"马棒说着,从部下手中拿过只鸟笼,指着关在里面的只鹰,说:"这是我刚得的只红鹰,怎么熬也不熟,你给我把它熬熟了!"孙为他建起了这三间新瓦房。

这时,李义兴老汉才一下子明白:“‘胡’不正是‘狐’的谐音吗?也难怪他说自己姓胡!”

李老汉正在发愣的工夫,"敬礼!"赵登禹马靴扣,两眼含泪,敢死队员齐刷刷敬礼,泪如雨注。只见这封信不由自主地从他手中飘升而起,转眼之间便化作一阵清风,飘逝得无影无踪……

据李强的父亲讲,他小时候还在这狐狸建的房子里住过呢!

李强说,他出于好奇,便问自己的父亲,住在里面有啥感觉?他父亲只是说,他那时并没有觉得这房子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

选自《三月三》2013.5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爱情信使 下一篇: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