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国家兴亡 渔夫有责

国家兴亡 渔夫有责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

渔父所作所为,时隔两千五百多年,依然为人津津乐道。但他只是个打鱼的老头儿,没能青史留名,尽管已流芳千古,我们也只能叫他渔父。

渔父诚诚恳恳,打了一辈子鱼,却一直没能过上有尊严的幸福生活。但渔父很知足,他不像古往今来的那些聪明人(包括自以为聪明的人),爱好指点江山;渔父的梦想就是,一网下去,拉起来全是大鱼。所以,渔父给儿子取名叫大鱼,并一心要把自己打鱼的绝活传给大鱼。让渔父郁闷不已的是,儿子大鱼很聪明,无心学习打鱼,只想大手大脚干大事。偏偏,时运不济,大鱼啥大事都没干成,成了什么都不会干的不三不四之人。

大鱼的聪明之处在于,永远不惹老爸生气,只有把老爸哄高兴了,他才能哄得到老爸打鱼换来的钱。所以,大鱼偶尔也跟渔父下河打鱼。

这一天,大鱼又没钱了,就乖巧地扛着船桨,屁颠屁颠跟着老爸去打鱼。

渔父是郑国人,住在楚、吴之间的昭关附近,下河打鱼,得经过昭关此时继祖已经十岁了,他给父亲留下封信,乘夜色悄悄溜出军营,躲进了深山老林。。那时候,寻常百姓来往各国,无需签证,更不必偷渡,就像到外婆家一样方便。可是今天,昭关戒备森严,楚兵虎视眈眈地紧盯着每一个出关的人。关口贴着一张画像,围着一群满脸兴奋的人,渔父走过去看了看,是楚平王签发的通缉令:伍员,字子胥,楚国最危险的敌人,抓获或击杀此人者,赏粮五万石,直接提拔为正部级干部。

“我靠!”大鱼一声惊呼,“这哥们儿也不怎么帅嘛,咋这值钱呢,牛B!”

渔父瞪着儿子古怪的发型,说:“世界上最不值钱的是帅哥,知道不?”

大鱼嘻嘻一笑,说:“老爸你好帅哦。”

渔父笑骂一句:“你个小王八蛋。”

那时候,没有网络,没有微博,也没有娱记狗仔队,但楚王室的那些糗事,民间依然知道得一清二楚,传得沸沸扬扬(传播者绝不会被抓去坐牢)。先是楚平王抢了太子建的秦国新娘子,只怕太子建造反,就想把太子建和他的老师伍奢一家都杀了;伍奢的小儿子伍子胥和太子建闻风而逃,楚王就杀了伍奢和他的大儿子伍尚。逃亡路上,太子建糊里糊涂死在郑国,伍子胥就成了楚王的心头大患,不惜血本,只想干掉他。

渔父杀鱼无数,却心怀慈悲。想着伍子胥他爸和他哥都死于非命,自己还遭追杀,四处逃窜,渔父就觉得,伍家这娃真可怜。

整整一个上午,渔父都在为伍子胥唉声叹气,一条大鱼都没打着。

正无情无绪,望帝老王无法进城,他靠着城门痛哭了阵,也只好无奈地回西山了。可是,望帝老王觉得自己有责任去帮助丛帝清醒过来,治理好天下,他定要想办法进城去。他又想呀想呀,终于想到张老福的回字还没说完,小伙计砰的声就把张老福关在了门外。张老福使劲拍拍门,里面传来声客满了就没了动静。又走了几家客栈,还是问同样的问题后客满关门。天已经黑了,张老福走到村口最后家客栈门前,心想如果再不让住就只能睡外面了,瑟瑟秋风让张老福打了立马之间,店伙计卷起墨书,直奔绍兴府山知府门而去。个寒颤。开门的是个老帐柜,当他听到张老福的糟遇后,也是很同情张老福,便请他进了门。只有变成只会飞的鸟儿,才能飞进城门,飞进宫中,飞到高树枝头,把爱民安天下的道理亲自告诉丛帝。于是,他便化为只会飞会叫的杜鹃鸟了。岸边芦苇丛中有人招手,隐隐听得到压低嗓门的呼叫:“大叔救我!”

大鱼眼尖,一眼就看出对方是谁了,小声欢叫:“爸,是伍子胥,我们要发达了!”

“扯淡!”渔父横儿子一眼,把船向岸边靠过去,说,“伍子胥正当壮年,怎么可能满头白发?”

2

岸上求救者正是伍予胥。昭关把守严密,伍子胥绞尽脑汁,未得过关脱身之策。一夜就愁白了头。白头伍子胥在朋友的掩护下,心惊胆战混过昭关,还没来得及吁一口气,楚兵就搜索过来了。

渔船还没靠岸停稳,伍子胥就一跃跳上了船,紧紧趴在船舱里——也像是跪在渔父脚下,说:“大叔救我,大恩大德,没齿不忘。”

渔父二话不说,竹篙一点,渔船就直奔对岸而去。

大鱼三心二意地划"公主,我与大哥在商朝末年,误投了闻仲的军队,助纣为孽,与姜子牙的周军作对,后来被姜子牙的打神鞭打死,就那样,我们孤魂不散,处飘荡,再后来,被阎王爷的无常抓住带回了地狱,阎罗王便强迫我们俩兄弟转世投胎。可阎罗王却把我们两兄弟投到了两户极贫穷的渔民家里,从小就没吃、没喝、没穿的,稍微大点就得跟随父亲下海捕鱼,最使我们痛恨的却是很难捕到的点鱼,还被渔霸霸占去了。我们兄弟俩实在不能忍受了,便与大哥商量,趁个深夜,渔霸钻进了个刚刚新婚的渔民家里,我们就守在那门口,等待他出来时好收墅。但我们刚刚藏好,那门又开了。我以为是渔霸出来了,当时没有月亮,什么都看不清,我便上前戟捅了过去,那人便应戟倒了过来,倒在我身上,他却不是渔霸,而是新郎倌,我下子就慌了,我对大哥说:大哥,渔霸还在里面!大哥冲进去后,渔霸正在剥光新娘子的衣服。大哥上前杈从渔霸的背后穿进去,把杈拉出来,渔霸与新娘子两人都倒在了血泊中了!我们本来只杀渔霸却没有想到误杀了好人,只得在海边解了条船,连夜逃进了大海!"着桨,朝渔父意味深长地挤眉弄眼。渔父只当没看见,奋力撑篙。

大鱼飞速地盘算着,伍子胥腰系佩剑,如果他是个玩剑的高手,动起手来,父子俩未必是他的对手;最好是偷袭,一桨把他打晕,可是,如果一击不中,也麻烦;最稳妥的办法是,江心翻船,先把伍子胥淹个半死,五万石粮和正部级干部就手到擒来了。

大鱼的心思,渔父心里明镜似的,只装不知道。船到江心,大鱼示意渔父,翻船!渔父全不理会,竹篙"对,对。有万岁爷这样的明君,治理有方,天下当然定太平"和坤拍着马屁,笑了笑。众大臣也连声称是。左撑右点,有意无意之间,就化解了大鱼要翻船的企图。还是有意无意之间,竹篙头在大鱼的脑门一点,就像老师的粉笔头掷中调皮学生的额头。

儿子知道父亲不愿意,只好怏怏作罢。

船抵对岸,伍子胥千恩万谢,又解下腰间佩剑,说:“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这七星宝剑,值得百把两银子,就送给大叔当船票吧。”

大鱼心中窃喜,此剑看来非同一般,挎在腰间行走江湖,倒也蛮酷的。

“你就是挂在关口的伍子胥吧?楚王说,拿下你,赏粮五万石,还能做大官呢。”渔父向江中狠狠地吐了一口痰,又说,“我是看你娃可怜,才出手相救,你却一口一个报答,好像我是那贪便宜的人一般。你就是个普通公务员,月薪最多二三两银子,价值百多两银子的宝剑,肯定是贪污受贿而来,你竟然拿来恶心我,我呸!”

伍子胥满面羞惭,收回宝剑,说:“伍员只是个不在编的临时工。此剑乃我家祖传之物,干干净净。日后若有出头之日,当谨记大叔教诲,绝不做贪官污吏。”说到这儿,伍子胥拜伏在渔父脚下,“伍员我如今除了家仇国恨,一无所有,待我踏平楚国之日,再来谢过大叔吧。”

渔父“呔”一声,说:“这话我听着咋不顺耳呢,杀你爸你哥的是楚王,你们之间的私人恩怨,与楚国人民无关,你为什么要踏平楚国呢?楚国是你的祖国啦!”

一个打鱼的老头,说仅半年之后,村里忽然闹了瘟病,起初人染病,后来传染的几十上百人齐患病——犯病者脏阵痛、忽冷忽热、还起得身红斑。这怪病十里乡的大夫也医不好,后来寻了个跳大神的术士,几经折腾也未见疗效,这术士为保面子就编了个慌——说冯家母子是得罪了瘟神,村里的怪病都是就是这冯贺母子惹来的。话竟像专家一般有水刘忠刚配好药。队金兵就闯入府中。为首人抱拳道:"是刘大夫吗?"刘忠冷冷回答道:"是!得罪你们金人了吗?!"那人解释道:"先生言重了,我是哈赤将军,特奉大金王节之命请先生为我军将士治病。""哼!我只为宋人医病,不为侵略者疗伤!"刘忠义正辞严地回绝。哈赤并不恼怒,挥手有人押着两个人来到眼前,刘忠瞧急忙喊道:"快放开他们!"平,让伍子胥愣了一愣。夺命狂皇上便让人修好铁墙,用上加厚压上辆头,把大力士关起来,派了个团看守。傻瓜用藤皮把大力士绑起来。皇帝奖赏了傻瓜,放他回家去了。奔的日子,已让伍子胥心冷如铁,每一根头发都充满了仇恨,只要能除掉荒淫暴君楚平王,他什么都干得出来,可楚平王是一国之君,不踏平楚国,怎么可能除掉他呢?真实想法当然不能说出口,伍子胥就只是弱弱地说:“楚国是已经腐朽的邪恶国家,已到天诛地灭的时候了。”

渔父哈哈一笑,说:“伍子胥你别说大话,你要是真能把楚国灭了,我一定要把它立起来。”

伍子胥也是哈哈一笑,抱拳作别,直奔吴国而去。

看着伍子胥的背影,大鱼很不甘心,说:“爸,这肯傍晚,雪纷纷扬扬地落着,地上已经积起了厚厚层。财主想,马良这下不是饿死,也准冻死了。他走过马厩门口,只见门缝里透出红红的亮光,还闻到股香喷喷的味道。他觉得奇怪,凑近眼去,往门缝里张,啊!马良不但没有死,而枪烧起了个大火炉,面烤着火,面正吃着热烘烘的饼子呢!财主知道,这火炉和饼子,定是马良用神笔画的,就气呼呼地去叫家丁来,要他们把马良杀死,夺下那支神笔。十多个凶猛的家丁,冲进了马厩,却不见马良,只见东面墙壁上,靠着架梯子。马良趁着天黑,攀上这梯子,翻墙走了。财主急忙攀上梯子去追,没爬上步,就摔下来了。原来,这梯是马良用神笔画的。定是你今生放走的最大的鱼。”

渔父老家在楚国,祖坟还在那边呢,他一声叹息,说:“也许,我把楚国给害了。”

3

渔父不安的预感,应验了。十多年后,伍子胥成了吴国的三军参谋长,真富了之后,齐公发现妻子老了,头发白了大半,婀娜多姿身材的身材走了形,脸蛋亦失去了光滑。样貌与他不在般配,再瞧商友们,都是妻妾,他心里痒痒,也有辽妾的想法,的成了楚国最危险的敌人。此时,楚平王已死,已埋入地下慢慢腐烂,但伍子胥心头的仇恨之火却一直在熊熊燃烧,他亲率吴军,杀奔楚国而来。许多人气急败坏说下的大话,都不了了之。但伍子胥说出的大话,兑现了,楚国真的被他灭了。吴军在伍子胥的指挥下,长驱直入,杀入楚国都城,楚平王的儿子楚昭王弃城逃亡。

一剑砍在楚王空空的坐椅上,伍子胥放声大哭。这一天,他足足等了十六年。他算是为父为兄报仇了吗?父兄的尸骨都不知道去哪了,仇人楚平王早已含笑九泉,我只是把自己的祖国糟蹋得一片狼藉而已,我这不是楚奸吗!伍子胥突然想起多年前渔父的话,不胜悲凉,一声长啸。

长啸之后,伍子胥还是消不去心中郁闷,就到楚平王的坟头撒了一泡尿,吩咐兵士把坟扒了。扒出已腐朽不堪的尸骨,亲自动手,狠狠抽了三百鞭子。

此时,渔父已经很老了,老得不能打鱼了。眼看伍子胥挥师杀过昭关,渔父顿足不已,好像楚国的灾难完全是他一手造成的。渔父想起自己当年要拯救楚国的大话,热血沸腾,可他已不可能上战场冲锋陷阵了,又如何拯救大祸临头的楚国呢?

看着喊爹叫娘逃出昭关的楚国难民,老渔父心如刀绞,背着干粮远赴秦国。

秦国是当时数一数二的大国,只有它能救楚国。可是,一个老渔父,能说动秦王为救楚国出兵吗?

渔父千里迢迢来到秦国,准备了一肚子道理,要和秦王讲。可是,一个莫名其妙的渔父,秦王根本就不想见,渔父连王宫的门都进老妈妈和蜜蜂来到屋里。看见大姑娘正在擀面。蜜蜂说:"山秀姑娘,蛇郎叫我来问你,愿不愿意给他当妻子?"不去。

渔父没办法,只能坐在王宫门前哭,一连哭了七天七夜,直哭得天昏地暗,哭得口吐鲜血。

秦王被哭得心烦意乱,就郑重算计起出兵楚国的事儿来。算计来算计去,秦王猛然省悟,吴国要真把楚国给吞了,那就是天下第一超级大国,不行,必须出兵,阻止吴国称霸天下!还没等渔父回到家里,秦军就美人进宫才夜,刘义山那老东西就叩宫进谏来了,皇帝本不想见这老厌物,可听太监说刘老东西带了百多位文武官员,齐刷刷候在宫外,跪了黑压压大片。把吴军赶出了楚国。渔父回家的路上,高兴得嘿嘿直笑,伍子胥,老夫小虎子长到岁了。有天,他又蹦又跳地到爸爸跟前,说:"爸爸,我想给妈妈画个像。"他爸爸惊奇地问:"你没见过妈妈,怎么个画法呢?""我照爸爸说的画。"父亲连连摇头:"你是个孩子,既没学过画,又没见过你妈妈,画不像的,定画不像的,别耍孩子气了。"我也算说到做到了。

伍子胥率军退出楚国,顺道包围了郑国都城,郑国当年杀了太子建,这仇,也得报。

郑国是个小国,没有实力与吴军抗衡。郑王急得团团转,晓谕全城:有能退敌者,寡人拜他为大将军。

大鱼挺身而出,我有退敌之策!

郑王对这个二杆子渔民将信将疑,问大鱼要多少人马。大鱼说:“无需一兵一卒,我一把船桨就可以搞掂伍子胥!”

大鱼扛着船桨,来到伍子胥大营前,敲着船桨大叫:“芦中人,芦中人,老友来访啦!”伍子胥一见大鱼,抚掌大笑。报恩和报仇,其实差不多,同样能叫人老道大叫声:"神扇无法镇住妖蛇,全城必遭大难。"老道不敢久留,拔腿就逃。谁知道就在此时,黑甲蛇腾跃而来,口把老道吞了下去。寝食不安,心愿不了,死不瞑目。伍子胥发迹以后,就一直想找渔父报恩,如今大鱼找上门来了,正好!

伍子胥高高兴兴引军而去,大鱼如愿以偿做了郑国大将军。

渔父回家听得此事,跌足长叹,一病不起,临终前,渔父说:“儿啊,你的死期不远了!”

伍子胥领军回吴国不久,就失宠于吴王,被处死。

大鱼一夜富贵,春风得意,大吃大喝大鸣大放那个爽呀。满朝文武都看大鱼不顺眼,加之伍子胥没了,郑王随便找个理由就把他给杀了。大鱼还没爽够呢,就成了中国第一个爽死的公务员。

选自《新故事》2012.6上

标签:国家渔夫

    上一篇:密信救父 下一篇:听力 等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