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雕花空碗

雕花空碗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同行男人

此时是半夜,在T356列车上,南山风正紧紧地盯着眼前放在桌子上的一个空碗,那碗巴掌大小,碗边纹花雕木,碗底细腻光滑。

在他对面坐着一个精神抖擞的男人,碗便是他的,但南山风并不知道他叫什么。

“你肚子不饿吗?为什么不吃东有了这样的困难,他们就派代表到天帝那里去诉苦。cctop.cn西?”南山风看了他良久,终于发问道,从坐车到现在已经过了二十几个小时,他没见过男人吃一丁点儿东西。

男人望了望桌子上那个碗,摇摇头,嘶哑道,“我有吃,只是吃的方式跟你的不同。”

“用它?”南山风指了指那个碗,过道里开着空调,让他脸都缩成了一团。

男人干笑了几声,压低了声音:“这不是一个普通的碗!”

“怎么不普通?”

“因为这个碗里装着看不见的食物,男人眼神飘渺地望着碗,拿起来深呼吸了一下,就这样!”

“这?”南山风从嘴里吐出一口气,“闻一下就可以了?”

男人点了点头。

南山风不是很信,他疑惑地看着男人,指着碗道:“我可以闻一闻吗?”

男人摇了摇头,“这个碗是我吃饭的东西,我觉得就像是毛巾牙刷一样,不能一起共用!这不卫生!”

他婉拒了!南山风露出了失望的眼神。他又看了一眼碗,抱着双肩闭上了眼睛。

醒来的时候,南山风看了一下表,三点整,空调温度有点低,他从包里翻出了一件衣服,盖在身上,这时他却惊奇地发现对面的男人不见了,而那个碗正孤零零地躺在桌子上,兴许是上厕所了吧!南山风想。他把衣服又往身上挪了挪,正准备重新睡去,脑袋却一个激灵,他看了一眼那个碗。

男人不在,为什么不拿起来闻一闻?

这个想法一出,几乎是同时,他抓起了那个碗,放在鼻子上拼命地吸了一口气,只觉得一股气流以排山倒海之势顺着鼻腔涌进了胃部,他慌忙把它放回原处,他听到了脚步声。

“你醒了!”男人回来了,甩了甩湿乎乎的手,坐回座位上。

“是啊!冷醒的!”南山风极力让自己呼吸变得平稳。

忽然,男人摸了摸那个碗,用一种奇异的眼神看了看南山风,担忧道:“你没动它吧!”

“没有!怎么可能!你一回来我就醒了!”

“那就好!”男人舒了一口气。

“你是怎么得到这个碗的?”平静下来后,南山风问道。

“从我那一个朋友那得来的!”

“那你的朋友呢有次,老师毛宇居外出,临走前规定学生必须在室内背书,不准走出私塾房间。老师前脚走,毛泽东后脚就跨出了门。他背着书包爬到后山上去了。他边背书,边摘毛栗子,书背熟了,毛栗子也摘了书包。回到私塾,他给每个同学送上几粒毛栗子,也孝敬已回来的先生份。毛宇居却不领情,责问道:"谁叫你处乱跑?"毛泽东回答说:"那我就背书给你听好了。"毛宇居知道背书难不倒这个学生,心生计,来到院子中央,指着天井道:"我要你赞井!"毛 年春,日本陆军参谋本部派荒尾精秘密潜到中国刺探情报。此时日本间谍愈加疯狂。他们将在中国各地搜集的情报分门别类整理,编纂成大册两千多页的《清国通商综览》。这是部有关中国的百科全书,这部书为日本军政当局侵华提供了大量的第手资料。泽东沿着天井转了两圈,便口占首言古诗:"天井方,周围是高墙。清清见卵石,小鱼囿中央。只喝井里水,永远养不长。"间接批评了毛宇居老师,从而也批评了这种压制学生的教育方法。?”

“他死了!”

“啊!”

哐的一声,一个行李包从行李架上砸了下来。

2、驴友旅行

“我是一个喜欢旅行的人,经常一起组队去爬山旅游。”男人开始打开了话闸,“去年七月份,我在网上约好了本地的几个驴友周末一起去爬香山,我们打算爬到山顶,然后在上面露宿一晚,鬼子吃饱了,个个摸着肚皮,进屋里睡觉去了。歪嘴黑狗叫海娃把羊赶进牲口圈里,然后把抓住海娃的脖子,把海娃拉进屋里。鬼子和黑狗们抱着枪睡在干草上,把海娃挤在尽里头。海娃睡不着,他想:"鬼子明天还要宰羊,要是今晚跑不掉,鸡毛信可就完了。"他不住埋怨自己:"海娃,海娃,你怎么搞的,连封鸡毛信都不会送啊!"忽然听见外面的哨兵吼了声:"哪个?"有人回答:"喂牲口的!"哨兵不吭气了。不会儿,远处传来阵鸡叫。等着第二天天一大亮看日出,那一天,我准备了很多东西,装了一大袋,到了周六,我一大早就赶去了香山,我们相约在山脚集合,我到的时候,已经有两个女生先到了,因为是网上认识,就用她们的网名作为名字吧,她们一个叫妖精,一个叫媚娘,她们告诉我,雨还没有来,雨是我们约的另一名驴友。”

“等了大约半个小时,雨来了,但令"年轻人,我劝你趁早悬崖勒马,回头是岸,不要像我样直到失去了才懂得珍惜。"我大跌眼镜的是,他居然只带了一个包。”

“他没带食物?”南山风猜测道。

“是的!”男人继续道,“香山很高,我们爬到中午,只爬了一半不到,但已经累得不行了,我们开始拿出先生和那些小伙计也口口声声地说不是他们干的。饮料和食物,找了个位置随便铺了一下,但是雨什么也没有,他拿出了一个碗。”

“就这个?”南山风指了指。

“嗯!”男人点了点头,“我们在吃东西的时候,他在闻那个碗,我当时虽有点好奇,但也没问,我们继续向山上走去,途中我们又休息了两次,但每次雨都不吃东西,他只顾着闻那个碗,我越来越觉得奇怪,到达山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我们就开始搭帐篷,其间我把雨叫到一边,我问他能不能把他那个碗借我用一下,封赏过那些有功的衙役之后。徐光武派人找到杜朗的坟墓。亲手书写墓碑。"鬼将军杜阴风之墓"。和风过处,墓前点点小草轻轻颔首,仿佛在向徐光武致意。因为我也想闻一闻,看看是不是闻一闻就不用吃饭了!”

“但他拒绝了,他说,这个碗不能借给我闻,要不然会出事!”

“会出什么事?”南山风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我也不知道!我只当他小气,便没再理他。”

“搭好帐篷后,我接着又去帮妖精跟媚娘搭帐篷,弄好时,已经九点多了,由于不是节假日,山顶上空荡荡的,并没有多少人,而此时又到了晚上,渐渐起了晚风,我们只好各自钻进了各自的帐篷里,等待第二天的日出,但躺在里面我怎么也睡不着,我仍在想那个碗,我要闻那个碗。”

“大约过了一个钟头,我轻轻把帐篷拉链拉开,那个想法实在太强烈了,外面漆黑一片,我蹑手蹑脚地钻出来,手上拿着一个保温瓶,我凭着记忆摸到了雨的帐篷,接着把他的帐篷拉开,可能是晚上太安静了,这响动惊动了他,又或许他根本没睡。”

“谁!”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帐篷里响了起来,接着便听到一阵摸索的声音所以,晋国的史官就在史书上这样记载:"赵盾弑其君!"意思就是赵盾有杀君之罪。这个史官名叫董狐,董狐因在此事上坚持原则而名垂青史。孔夫子曾对此大加赞赏。后来文天祥在《正气歌》里也曾这样写道:"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通过这些,我们也许可以看到,世人和历史并没有站到赵盾这边。同时这也让我们看到,历史上真实的赵盾,和《赵氏孤儿》中赵盾的形象相去甚远。,我吓了一跳,但我很快就镇定下来,循着声音的来源,我用手上的保温瓶狠狠地砸了过去,接着就听到后来夫妻俩到处买烂梨,削去皮放进锅里熬成梨汁,制成膏糖。一声闷哼,我打开手电筒,雨已经倒在了一边,我从他包里颤抖着手拿出了那个碗,放在自己鼻子下,狠狠地吸了一口气!”

“那感觉怎样!”南山风急忙打断了他。

“小偷!抓小偷!”就在这时过道里响起了一声吼叫,旅客们纷纷被惊醒,安静的车厢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南山风站起来往前看去,男人同时也站了起来,他是背对着,因此他把头转了过去,南山风趁这个机会,慌忙把他那个碗拿起来,又吸了一口!

3、空碗缠身

“可恶的小偷!”男人回过头来,刚才说到哪了?”

“说到你闻了那个碗!”

“嗯!没错,我闻了那个碗,你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吗?”男人凑过脸来。

“什……什么感觉!”

“像是一股气流涌进了我的胃里,再散发到各个方向,我感觉全身都轻飘飘的,一下子变得很精神,然后我又闻了一下,才把他放回原处。那一夜,我都处在极度的兴奋中于是薛礼调兵遣将,摆了个龙门阵,从蓬莱的大门家、小门家,直摆到南王,十里地,里个关口,他的个把兄弟人个关口。薛礼告诉他的把兄弟说:"你们只准打,不准杀,从这个阵赶到那个阵,直把他赶到南王,我在那里等他。",我变得很精神,而且丝毫没有睡意,那一晚,我失眠了。“第二天,天蒙亮的时候我们一起看了日出,雨没有醒来!”

“他……他死了?”南山风颤抖着问。

男人摇了摇头,“他只是昏迷了,我们准备下山的时候他才迷迷糊糊地醒来,他醒来的时候,惊恐地叫了一句,睡着了!我居然睡着了!我们每个听了这番话,鹰王回答:"是这样的,我和我的亲友们命中注定,要等这棵树的最后根树根被撕断以后才会死去。傍晚的时间虽然短暂,但今天的活已经做出来了,现在我该回家了。欢迎光临寒舍歇个脚,在寒舍过个夜吧!"人都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妖精说,刚才日出的时候怎么叫都叫不醒你。他摸了摸头,然后两眼凶狠地看着我,看得我一阵发毛,接着他钻回帐篷里,再出来时,他径直走到我身边,说了一些奇怪的话,他说,我今天就要死了,我死之后,那个碗就是你的了,说着把一封信交给了我。

“在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心神不宁的。雨一直走在前头,在下到半山腰的时候,他突然一个踉跄,失足滚了下去,等我们赶下去救他的时候,他已经死了,那个碗也从包里滚了出来,他像一个预言家一样预言了他的死亡。”

“后来,这个碗成了你的?”南山风问道,“那封信写了什么?”

男人瞥了一眼南山风,并没有回答,而是问道:“你知道我此行的目的是什么吗?我做了很多次这样的旅行。”

南山风摇了摇头。

“开始我还很高兴得到了这么一个碗,但后来我发现,这简直是一个噩梦!自从我得到这个碗后,我渐渐失去了味觉、嗅觉,而且更要命的是,我从此以后再也没睡着过,我现在就是要把这个碗送出去!”

“怎么送?”南山风问,他现在不仅不饿,而且还精神抖擞。

男人笑了笑,并没有回答。

列车继续前行,窗外很安静。很快就到站了,两人没继续说话,都各自在想自己的事情。

早上六点,广播里传来了播音员的声音,前方站是终点站,请旅客们携带好自身的随身物品……

南山风没有动,男人也没有动,车厢里骚动起来,等所有人都下了车,男人站了起来,他弯腰把碗拿起来。

南山风也站了起来,他趁男人低头之际用一个包狠狠地砸了过去,男人一声闷哼,倒在了桌子张向他们致谢,说:"这太好了,可你们两人的钱袋中能装得下这么多银子吗?再说,你们又有什么办法能走出我这衙门呢?"两个大盗说:"你考虑得确实有理,应当给我们准备辆大车,把银子装在车上,我们按照奉圣旨逮捕犯人的老规矩,给您戴上刑具,不准许有个人跟从你,如果有人跟上来,我们就先刺死你,等我们平安地带着银子骑上马逃走时,便把您释放了。"上,南山风快速地把装进包里一半的碗拿出来装进自己的袋子里,同时他还看到了包里的一封信,他顺手也扔进了自己的袋子里,然后跑出车厢。

然而就在他走出车厢门口一刹那,他感觉自己脚后跟被什么踩了一脚,他一踉跄,倒在了地上,昏迷前,他忽然看到了男人,他笑着,冷冷地看着他。

醒来的时候南山风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迷迷糊糊的他看到了自己的女友,而桌子上正放着一个碗。

女友见他醒来,忙叫道:“你终于醒了!”

南山风见到那个碗,松了一口气,突早晨,老头起来,动身去要儿子。他见"我简直变成了蜘蛛"仓颉渐渐地发起愁来。事情天天多起来,难道老是增添绳子吗?到了巫师。然,他注意到床边自己那个包里一封信滑了出来,他把它捡起来,拆开一看,一看之下,脑袋瞬间空白,上面写着:拥有这个碗后,你不能睡觉,一旦睡过去,你会死!汉子走后,小巧把路上的旋风奇事说了,张浦泉满脸疑惑,取出汉子留下的袋子里的银两,用牙咬过,果然是成色极好的纯银。

他想起了男人口中的雨,想起了列车上男人的话,几乎晕厥,是的,他睡着了!

而此时,女友正好奇地把碗拿起来,缓缓吸了一口气。

“不!”狭小的屋子里传来了南山风撕心裂肺的吼叫。

选自《古今故事报》1429期

标签:雕花

    上一篇:一招鲜 下一篇:一口宣德大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