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相由心生

相由心生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有一位画家,年轻时英俊潇洒,仪表不凡。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渐渐地发现自己的相貌变得越来越丑,脸部肌肉扭曲,嘴角歪斜,表情狰狞,连他自己都觉得恶心。画家很这次乡试,周斗垣本来是被派往川担任主考官的,可他私自与人调换,继续到浙江担任主考宫,这可是违抗圣命的事,果然事后有人告他欺君之罪,皇上听后几个人把猪捆了,抬到杀猪案子上时,哥们儿突然说了句:"谁会验豆啊?",龙颜大怒,当即下令,将周斗垣推出午门斩首。是郁闷,于是,他到处求助,看了无数的医生,接受了各种先进的医疗仪器检查,也没能查出病因。

一个彩霞满天的黄昏,他去深山写生归来,途中偶遇一位功德高深的禅师。禅师听完他的讲大拴有了个好媳妇,传十,十传百,传到这庄里老尊长的耳朵里了,老尊长把大拴娘叫了去,骂了顿,说她家伤风败俗,媳妇不是明媒正娶的,不能留在这姓里,逼着大拴娘回去把媳妇撵走,要是不撵走,过两天就要把她儿子和媳妇活埋了。述后,对他说:“我可以治好你这个病,但是你要先给我的寺庙画几幅观音图。”

画家连连答应。于是,他就开始帮禅师画起了观音图。

老秀才只是微笑,就是不说。许肚子疑惑,挠着脑袋离开了老秀才家。没想到,说曹操,曹操就到了,进屋就见到黄皮坐在家中,旁边还放着堆礼物。以前,由于个人爱好,画家最来人听完了思索半晌,告辞走了。擅长的是画魔鬼和野兽,清光绪初年,个秋天的傍晚,北京城郊的条大道上兴冲冲地走来两个人。这是两个布贩子,个叫王心魁,个叫孙宝发,刚从河南贩布归来。这趟生意颇为顺利,两人大赚了笔,心情愉快,路上边走边说笑。路边个身材魁梧孔有德终日在王府内饮酒听歌,还组织了只"猎美队",挨家挨户搜查,见到漂亮点的女子就抓到王府来,供孔有德享用。老百姓惹不起这帮人啊,可又不想让家里的女子落入虎口,就纷纷挖了地窑,把女人全藏进地窑里。"猎美队"再到老百姓家里抓人时,就都扑空了。的大汉,地上放着两个大箱子,正坐在扁担上用草帽扇风,远远看见了王心魁和孙宝发,就迎了上去,操着外地口音问:"两位大哥,就近可有旅店?"王心魁是个爽快人,伸手指:"向前再走里多路好像就有家兴来客栈。正好我们也要住店!你不识路就跟我们走吧。"大汉赶紧谢了,挑起箱子跟着布贩子向兴来客栈走去。而且取得了很高的成就。而今他要画的是观音图,脑海中充盈着的全是观音的形象,有时还情不自禁地模仿起观赵桂堂见他当真,便笑着说:"刚才我是句玩笑话,你莫当真。再说,建大药堂需大笔钱,谁知道你何时才能发大财呢?这是云彩边上的事,远着哩。"音的表情。画家就这样忘我地工作着。半年过去了,观音图也画好了。不愧是画坛高手,八幅观音图画得真是美妙绝伦,光彩照人。

这时,禅师带来了一面镜子,让画家照一照自己的容颜。画家惊奇地发现自己的容貌已不再丑陋,他又像以前一样的英俊潇洒了。

画家赶忙请教禅师:“大师,是您用法力治好了我的病吗?”禅师微笑着回答:“不是,是醉老爷说,"你们的爹死了,他不要被祭祀呀?那块地我就判为你们两家世代祭祀之田,两家共同耕种,耕种所得,用于时节祭祀祖先,永世不得纷争。"你自己。”画家有些莫名其妙。

禅师继续说道:“一切均因你创作时太过投半小时后,喝了药的兰逦逐渐平静下来。兰逦说,夜里她睡得正沉时,突然被毛员外急促的呼吸声惊醒。兰逦张开眼看,漆黑的房间,具全身闪光的鬼影正骑在毛员外的身上,双手死死地掐住毛员外的脖子。个弱女子哪里受得了这等惊吓,当场就昏死过去了。入。当你描绘魔鬼野兽的时候,不由得就会模拟它们狰狞丑陋的表情,久而久之,周家主人"那是我的外祖父吗?"破衣服说,"他穿着那么好的衣服,看上去多漂亮。我多么希望他能带我起去!"见盗贼在这种时候竟问出了这种话,颇感好笑,缓了口气说:"这是明朝大家吴伟的真迹《灞桥风雪图》!就把自己‘画’成了鬼怪的模样;而当你画观音图时,就会不由自主地模拟观音的掌柜的愁得够呛,便从外面请来个秃和尚捉妖。和尚让掌柜的买了百尺青布,百尺红布,做成旗挂在竹竿上。又买了百斤白酒,百斤狗油,装在坛子里,还用高桌搭了个降妖坛。表情,观音的慈悲与善良就被你‘画’到了心里,于是你在不知不觉中就‘画’出了你的青春容颜……”他说:"自古以来说书唱戏都为民间野史,不足为凭。文人骚客想借古讽今,指桑骂槐,就处心积虑地找来些毫无根据的传闻野有个国王年纪大了,眼睛也看不见了。他听别人说,很远的地方有个苹果园,长着种长寿苹果,还有口井,井里有仙水。老人吃了苹果会返老还童,盲人用井水洗眼睛,可以重见光明。国王有个儿子。他派大儿子骑马去苹果园摘苹果,到井里取水。他想返老还童,重见光明。大儿子骑上马走了,他走啊,走啊,来到个盆路口,在那里看到个路标。路标上指着条路:第条,马饱人饿;第条是死路;第条马饿人饱。趣捕风捉影,肆意张扬,以达到哗众取宠和文有所指的目的。其实都是虚构假想,是个人的好恶的宣泄。正像臣之家乡父老乡亲所说的那样"陈述到这里,他故意打住,还面露不好说下去的难色,这更勾起了皇上和班大臣的好奇心。

选自《微型小说选刊》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棋友 下一篇:捕风人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