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捕风人

捕风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一、离奇失踪案

永乐三年冬末,泉州知府苏北望得到消息,文阁老的独子失踪了。文阁老在洪武年间历任礼部尚书、吏部尚书和太子太傅,虽告老还乡回炎帝最疼爱她,总唤她"女娃——女娃"。女娃天生张叫人忘忧的脸,可是她爱做的事,却常让炎帝担心。有时她溜烟,就不知跑哪儿去了,害得炎帝到处找不到她。到泉州多年,但门生故旧满朝,若此事处理得稍有差池,苏北望的乌纱帽就保不住了。

苏北望带着捕头杨二前往文府了解案情,却吃了个闭门羹。门人说少爷正在书房习字,我家老爷请大人不要误有次,华佗为个患烂肠的病人剖腹开刀,由于病情严重,肠道坏死太多,前后忙了几个时辰,才把手术做好,病人得救了。手术做好后,华伦却累得筋疲力尽。为了解除疲劳,他便叫老婆打了斤酒,炒了两个菜,自斟自饮地喝了起来。谁知,华伦因劳累过度又加上空腹多饮了几杯,下子喝了个大醉,弄得人事不知。他老婆可吓坏了!她知道华佗是个谨慎的人,从来没有喝醉过,今天为什么突然喝醉霖?莫非他是得了什么急症?!她当时很害怕,就用扎银针的办法进行抢救。人中穴、百会穴、足里都扎了,可是华佗仍没有什么反应,好像失去了知觉似的。他老婆看了更是着急,随手摸摸脉搏,按按心窝,跳动的还都正常,这才放了心,知道他是真的喝醉了。信传言。

苏北望只好带着杨二悻悻地往回走,这时候,身后“吱呀”一声,文府的大门又开了,走出一个黑脸中年人,行色匆匆地从他身边经过。苏北望的鼻翼动了动,仿佛闻到了一丝稻花香味。他有点纳闷:现在是冬末,谷种都没有下田,哪来的稻花香味呢?

回到府衙,苏北望命杨二带人日夜盯住文府。第二天清晨,杨二就领了个人来府衙,说是与文公子一起失踪的书童文安。

文安说,那天他和少爷从清风阁喝茶出来,才走了几步,突然被人捂住嘴架上了一辆马车,五花大绑后被扔在一角,眼睛、嘴巴和耳朵都被用王子看,吓得浑身发抖,原来,面前是个讨厌的台夫(台夫是有魔术的人),口里喷吐着火焰。布和棉花封得死死的,只留下鼻孔出气。马车大约走了半刻钟,便来到了城外五峰山的三泉谷。 围棋是我国源远流长的娱乐项目,历代都有些令人拍案叫绝的有关下棋的故事。史上有这么不寻常的局棋,读来让人惊心动魄。今早,贼人让他带话给文阁老,说再不把东西给他们就要撕票,然后又说来也怪,老黄牛见金老来了,却昂起头,两眼愣愣地看着他,站在那里动不动。当金老来到它身边,举起斧头要砍的时候,老黄牛竟然两条腿弯,"叭"地跪下,随之两行眼泪也"刷"地下来了。把他送回城里,打晕后扔在偏僻的小巷里。没想到,自己还没走到文府,就被杨捕头拦住,带到了这里来。

苏北望拍案怒喝:“城中到三泉谷有四十余里,骑快马也得半个时辰,何况你是乘马车。文安,你再敢胡说八道,休怪本官不客气!”文安惶恐地说:“小人以性命担保,确实是半刻钟就到了三泉谷。小人也纳闷,莫非那贼人有缩尺成寸的本领?”

苏北望说:“文安,一路上你的嘴、眼和耳都被封住了,目不能视,耳不能闻,怎么知道是到了三泉谷而不是别的地方?”文安说:“现在是冬末,整个泉州只有五峰山三泉谷的桃李开花吴极生钻研中医药方,苦练外科手术技巧,在医学研究和阉割的技艺上,可谓是造诣颇深。对于当时的官场,他介腐儒般的外科医生很难胜任。而面对皇帝的敕封,他又没有理由和胆量去拒绝,只能硬着头皮来到了地方的任上。好景不长,就在他上任的个月之后,因为他刚正不阿的性格而得罪了当时的浙江巡抚,就在巡抚借机想要报复他的时候,他就携着家眷和些金银细软连夜弃官而逃。百多年来,吴家祖上就直过着这种流亡般的生活,凭借着代代相传的医术,倒也可以衣食无忧。直至传到了吴老父亲这辈,那些祖传的秘方就逐渐地失传了,唯流下来的是阉割这方面的技艺。了,小人在车里闻到了浓郁的桃李花香。”一旁的杨二说:“没错,三泉谷因为有三眼温泉,谷里的桃李要比谷外的早两三个月开花。”

苏北望冷笑:“若是贼人先从三泉谷里摘了桃李花,再放到车厢里呢?”文安摇头:“花香可以作假,谷里弥漫的温泉硫磺气却作不得假。小人还感觉得到吹到脸上的风,是温暖湿润的春风,有青草气和解冻泥土的腥味。”

苏北望的脸色缓和下来,点点头说:“到底是文阁老家的下人,果然机敏。”当下吩咐衙役把文安送回文府。

望着文安远去,苏北望突然问杨二:“文安说被绑之前,是在清风阁喝茶?”杨二说:“是的,这清风阁是一家新开的茶楼。”苏北望点点头:“去清风阁看看。”

二、诡异清风阁

清风阁的前面两层门面做生意,后面是个院子住家。苏北望带着杨二,一身百姓打扮坐在二楼窗口,要了一壶君山银针,喝了几口,觉得味道很纯正。

苏北望正要让杨二回去调派捕快,茶博士上前低声说:“苏大人,我家掌柜请您到后院借一步说话。”苏北望犹豫一下,带着杨二随茶博士来到了后院的书房。只见里面坐着一个黑脸中年人,自称是清风阁的掌柜张仁吾。

苏北望觉得眼熟,仔细一想,正是那日从文府出来的人。等宾主落了座上了茶,茶博士出去把门带上了,苏北望才问:“不知道张老板叫本大人来,所为何事?”

张仁吾诡异地一笑:“没有什么事,只是想告诉苏大人,你们刚才喝的君山银针里有蒙汗药……”

等苏北望和杨二醒过来,发现自己手脚被绑,坐在一辆行进的马车北京城内,没有几家请得起我的戏班子,连唱这么多天,还顿顿供应大鱼大肉不掺青菜。"里,眼睛被蒙得严严实实,口耳也被算命先生哈哈笑,马褂抖,说道:"不远,天津卫。"塞住了。等马车停下来,苏北望二人脸上都现出惊异之色,因为他们都闻到了桃李花香和温泉里冒出的硫磺气,显然是到了城外的三泉谷。这时进得当铺,王云成先冲福爷深施礼,然后才开口道:"这次福爷可是帮了我们王家个天大的忙啊。"说着,也把百万块龙洋的当票和沓银票轻轻推到了福爷面前。福爷见了,也只呵呵笑,随后摆手,便让夏伙计取来黑漆木匣,要王云成验看。王云成也不验看,又冲福爷拱手,笑笑道:"福爷,咱们还是点炭火验吧。"候,他们口耳里塞的东西被人取了出来,张仁吾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我们手里有人,文家又心甘情愿出钱,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苏大人何必一定要掺和进来呢?今日我便用些神通,也好请大人知难而退。”

明明刚才周遭还是春天才有的湿润,鼻子里闻的是桃李芬芳、青草气息,可张仁吾的话一落音,苏北望就明显感觉到空气在升温,是夏季才有的闷热,隐约还有一阵阵稻花香味随着热浪扑来;突然,苏北望又感到脸上清风拂来,夹杂着树叶枯败的气息,还有果实成熟的清香;接着,天气一下子又变冷了,冰雪的寒气直往身上钻,腊梅的暗香似有似无。

苏北望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旁边的杨二早已大叫:“仙人!仙人饶命!”一阵响动后,似乎杨二的口耳又被塞上了,然后听到张仁吾得意地说:“苏大人,现在还想趟这浑水吗?”苏北望无可奈何地说:“我可以不管此事,但我要知道,你们到底向文阁老索要何物。”

张仁吾顿了一下,说:“绑人求财,除了银子还能要什么?”苏北望淡淡地说:“未必,文阁老最不缺的就是银子。”

张仁吾半天没有说话,过了许久,他沉声说:“你不怕知道了秘密我杀你灭口?”苏北望说:“你们并不想伤人性命,否则,凭你的神通,要杀我早就杀了,何必费这么多周折。”

苏北望的说时,船已荡到宝塔附近。那塔叫做文峰塔,相传建于明朝万历年间,远远望去,雄伟壮观。眼罩被取了下来,他发现自己坐在被密封得严严实实的马车里,车里点了一盏风灯。张仁吾把苏北望身上的绳索解开,对他说:“你跟我来。”又指着杨二说,“他留在这里。”

掀开马车厚厚的帘子,外面各种嘈杂的声音立即传了进来。这哪里是什么五峰山三泉谷,分明还是清风阁的后院!

张仁吾不理会苏北望惊诧无比的神情,又把他领进了书房里。关上门后,张仁吾说:“苏大人若现在抽身离去,为时未晚。”见苏北望摇头,他叹道,“也罢,我家主人说,若你执意要知道真相,就带你去见他。”

当下,张仁吾不知按了哪个机关,墙边的书柜转动,露出了一个门洞。他引了苏北望进去,门洞又合上了,竟是一个密室。密室里只有一桌一椅一床,还有一个人背对着门洞,入神地看着墙上的一幅大明全域图。

张仁吾恭敬地对着那人的背影说:“主上,人已经带来了。”那人缓缓转身,虎气得只想骂娘,谁知那阵风却突然朝着他扑面而去。虎只感到阵恍惚,"咕咚"声倒下去就人事不省了。满脸疲惫和沧桑。

苏北望慌忙跪下:“皇、皇、皇……”他做梦都没想到,眼前这人竟是靖难之役时在皇宫大火中消失,一直生死不明的建文帝朱允!朱允长叹一声:“苏北望,你是建文二年庚辰科我点的探花吧。”苏北望连声说是。朱允说:“我来泉州,是找文阁老要皇爷爷的出海图。”

张仁吾说:“主上希望苏大人念及当年君臣之情,设法让我们出海。”苏北望知道,即便现在去告密,也无法洗脱自己勾结建文遗党的嫌疑,难逃诛灭九族的大罪,倒不如找艘船把他们送出海去,绝了后患。他点头同意了。

三、职业捕风人

第二天深夜,苏北望一个人悄悄地来到了清风阁后院的书房,告诉张仁吾,已经找了艘南洋商船明嘉靖年间,海瑞任淳安县令。淳安城西有处繁茂的丁香园,每到春天,丁香绽放,花香醉人。俊男靓女们不剐女授受不亲,藏身树丛,尽享甜蜜时光。直至夜深,些情侣仍流连忘返。,现在到泉州码头即可上船出海。这时候,一个伙计冲进来说:“姓文的背信弃义,刚放了他儿子,他就领着锦衣卫杀来了。”

苏北望大吃一惊,若是让锦衣卫撞见自己,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张仁吾却面无惧色,吩咐那个伙计:“你带苏大人到密室去,我来对文阁老晓以大义。”

苏北望进了密室,才关上暗门,便听到纷乱的脚步声进了书房,然后是张仁吾气愤的声音:“文阁老,你出尔反尔,不觉得有愧太祖皇帝对你的信任吗?”

“哼!识时务者为俊杰,当今圣上雄才大略、深谋远虑,早算到你们这些乱臣贼子走投无路会来找我。”文阁老的声音冷漠无情,“左右,把他拿下!那个人就在里面的密室里,圣上有旨格杀勿论。你使的什么妖术?”文阁老的话还没落音,就传来“扑通扑通”倒地的声音。

片刻后,张仁吾也进了密室,给每人服下一粒药丸,这才领着大家出来。只见书房和后院里涌动着一层淡淡的雾气,地上横七竖八倒下了不少锦衣卫。

苏北望对张仁吾说:“原以为鬼神都是无稽之谈,没想到,世上真有张兄这样会法术的神人。”张仁吾惨然一笑:“我若会法术,岂容乱臣贼子窃取主上的江山?这不过是东晋捕风术罢了。”

原来,魏晋时士人喜欢坐而论道,常常在屋子里高谈阔论几天几夜也不出门,室内空气也污浊得让人受不了。这样就产生了一种叫“捕风人”的职业,他们能把田野山谷里的新鲜空气捕捉收集起来,天价卖给豪门贵族。

不过,要成为一个捕风人并不容易,首先必须要有捕风囊。捕风囊是用雪虫的皮做的,雪虫小如桃核,生活在极寒的冰雪之地,他俩好是好,张天师常到曲阜玩,和孔圣人谈天论地,说今道古,玩几天张天师临走总要说:"孔仁兄,你啥时候到我天师府玩玩?"非常稀少,有时一两年也不一定能找到一条,就算找到了,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捕捉的。发现一条雪虫后,先要找到它吐的丝,搓成细绳放在身上,然后耐心地等待雪虫遇到天敌吸气相斗。这时,雪虫的身体鼓得像小山包一般,捕风人必须在雪虫鼓气膨胀到最大的那一瞬间扑上去,用雪虫吐的丝把它的嘴系住,将其憋死,然后迅速剥下它的皮,做成捕风囊。有了捕风囊,还要学习捕风术,随心所欲地控制捕风囊,在田野捕捉空气时让它膨胀如山包,吸足气后又能使其缩小如桃核,好藏在衣袖里。只是魏晋之后,清谈之风没落,为数极少的捕风人也渐渐消失,不为世人所知了。

张仁吾的捕风囊装有不同季节的空气。其中几个还收集了沼泽里毒蛙吐出来的迷雾,除非事先服了解药,不然,吸入一点点雾气就会全身麻木昏死过去。当年能护着主上从千军万马围困下的南京城里逃出来,靠的就是它。

见苏北望仍是难以置信,张仁吾一抬衣袖,里面立即徐徐吹出一股风来,有桃李的芬芳,有青草的气息,还县官白白损失了百两银子就很生气,就去找赵秀才,结果发现赵秀才已经远走高飞了。县官只好把气撒在狗身上,派人追狗捉狗,结果没有只狗变成人形的。不仅县官到处派人捉狗,搞到后来,每到快过年的时候,那些不务正业心怀侥幸的人就到处追狗捉狗,发现狗不是神仙,就剥了皮吃肉。这下狗狗们不干了,就去找韩湘子理论,找不到韩湘子就找吕洞宾。为什么找吕洞宾呢,因为当年是吕洞宾指引韩湘子得道成仙的。所以狗见到吕洞宾就狂吠,吕洞宾心说管我什么事呢,其实我是片好意啊。然后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就这么传下来了。有温泉里特有的硫磺味,如果闭上眼睛,一定会觉得自己身在城外的三泉谷。苏北望叹服道:“世上竟真有如此神奇的捕风术!”

将朱允一干人送上船后,苏北望回到府衙。第二天,杨二禀告说,文阁老的儿子已经回家了,不过锦衣卫还在城里大夫人深信不疑。肆搜捕贼人。苏北望见文阁老没有来找自己,断定他不知道自己和朱允见面的事,当下叮嘱杨二不可把在清风阁遇到的事说出去。

这天,苏北望翻看朝廷通政司送来的邸报,上面赫然写着:三宝太监率领庞大船队出使各国。他心里“咯噔”一下,明白永乐皇帝朱棣是派三宝出海搜捕朱允了。

选自《古今故事报》1295期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相由心生 下一篇:依次而死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