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隐针娘

隐针娘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清朝末年,巴蜀之地匪患严重。四川成都附近有个九龙乡,乡民勇悍,素有习武之风。乡里有一对姐妹,大姐叫姚红娟,在成都街上开了个刺绣庄,小妹叫姚紫娟,是当地最漂亮的姑娘,与母亲一起住在乡下。俩人的父亲曾经是家乡的第一搏击高手,徒弟众多,他脚能断石、掌能开碑,后来在一次清剿匪患时,不幸中流弹身亡。

这一年,附近山上又来了一伙土匪,占山为娇妻在梳头,刘就坐在旁边美滋滋地看,眼瞅着就喜,眼睛总不想离开娇妻。看见娇妻把头发分,露出了头顶上的个疤,平时用乌黑的头发盘着,不让人看见。刘就问妻子头上的疤是怎么了?妻回答说:"我倒不记得,我娘说我那年才个月,在场边的睡篮里躺着,被个该死的小货郎用石头给砸的,差点没了命!"刘听,这不是当年自己行的事么!也就没敢说出来,心想:"相隔十瓣,又和妻在起了,这真是‘姻缘本是前生定,月老配就好姻缘!"王,匪首外号叫“断魂刀”,是个绝世的武林高手,出刀快,下刀狠,而且枪法也准。有天,土匪突袭九龙乡,当地民团疏于防范,很多人家都死了人,被抢了年轻姑娘,姚紫娟也被抢走了。

姚红娟得知消息,赶紧踏上回乡的路,半点不敢耽搁。

绣庄上有个叫玉蝶的姑娘,是一名无臂乐师的女儿,今年十八岁。五年前,父女俩流落到成都卖艺为生,不久,无臂乐师身染重病去世,玉蝶年幼,走投无路之时,被姚红娟好心收留。听"我就是欧阳修。"说姚红娟要回家处理事情,玉蝶坚持要一同前去,说是一直找不到机会报恩,姚家有难,能帮着打打下手也成。经不住玉蝶苦苦哀求,姚红娟只好点头了。

刚到家,香云逃走以后,郁文清打算将那盆变色杜鹃也道偷出来带出去,明珠投暗,真是太可惜了。第天晚上,郁文清做好切准备以后,就蓄意来搬那盆变色杜鹃,没想到早有人在那埋伏,将他拿了个严严实实。巡抚大怒:"没想到呵,郁文清,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好大的胆子,既然你将香云放走,你就代她去死吧。"就听说家乡的民团联合十里八乡,正准备找土匪报仇。家乡不缺血气方刚的汉子,连自家女人都保护不了,活着也是丢人现眼,去搏一搏,说不定还有除凶救人的机会。姚红娟自幼有习武天分,是一名功夫出众的女中豪年冬天,刚过小雪节气,寺庙里来了小支才入县城的军队,为首的是个精干的年轻人。杰,也报名参加了。

姚红娟有勇有谋,又见过世面,还有父亲的余威庇荫,被大家一致推举为复仇行动的舵把子。她也没谦让,承担下这个重任,接着便和大家商议下一步的计划。

听说“断魂刀”好色贪财,姚红娟经过深思熟虑,决定从这上面做文章,她马上就想到亭亭玉立的玉蝶姑娘。找玉蝶商量以后,她毫不迟疑地答应了,认真梳洗打扮一番站出来,晃得周围的汉子们个个眼睛发直。

姚红娟定下计来,天天派几名壮汉扮成家丁模样,抬着小轿在十里八乡招摇过市,偶尔还让玉蝶露一露脸,顾盼一笑。然后四处放话,说是村里来了一个倾国倾城的绝色少女,姚紫娟根本就没法比,而且还是成都一位大富商的千金,回村探亲,只住几天就走。刘秀才暗道这同样是要身死军中啊!

当年吴三桂为美人冲冠一怒,如今姚紫娟已被抓走,如果再让玉蝶被抓住,这叫家乡的男人们情何以堪!目睹玉蝶笑靥的男人们热血沸腾,齐声高喊:“救人,杀贼!”玉蝶一笑,会让民众士气大涨,这倒出乎姚红娟意料之外。

姚紫娟虽然功夫差劲,性格却刚烈无比,“断魂刀”意乱情迷之际,不小心着了道儿,被咬了好大一块肉,后来,一不留神让她得了机会,往墙上狠狠一撞,差点儿就香消玉殒。瞧这阵势,即便得到她的人,也得不到她的心,一旦放开束缚,放在身边就是一枚定时炸弹。让她死,“断魂刀”又舍不得,心下无计,很苦恼。一听说还有更漂亮的富家千金,又开始动心了。

“断魂刀”自负功夫了得,上次突袭又顺风顺水,一点没把九龙乡放在眼里,就算是圈套,他也要来瞧个究竟。

“断魂刀”上钩了。他带上了一半的手下,被民团埋伏的人堵在一个峡谷里,弓箭、火枪、乱石、土炮,一顿狂轰滥炸,把土匪打得哭爹叫娘。激战之后,死伤遍地,“断魂刀”也受了轻伤,不过,他凭在座的亲友见此情景,都哭笑不得,摇头叹气。有的说幺妹不该派金宝去买寿礼,傻子不把事办砸才是怪事。有的人说:让他去买也好,做回错学回乖,他总会学聪明。位老者说:这金宝并不傻,他说礼物被家神吃了,又撒硫,又还能用泥捏寿桃,说明他脑壳在想问题,人的器官越用越灵,这娃儿今后还会有出息------!着过人的武艺,居然只身逃了出去。其间,“断魂刀”与姚红娟有过正面交锋,交手数招,姚红娟不敌,被打得口吐鲜血,差点先是栽培板蓝根。那东西是中药材,刚种时,市场价挺贵的,可收成时,市场价大幅度降了下来。亩地的板兰根,李大根刨巴刨巴总共卖了千块钱,连本也没赚回来!他不服气,用那千块钱又养了千只肉鸡,别人家的肉鸡都活得好好的,唯他家闹了鸡瘟,死去了大半。没法子,他只好就把剩余的都卖给了鸡估客。最终算算帐,刚刚把买鸡崽的本钱收了回来。李大根那个气呀,想死的心思都有。为何别人种啥啥赚钱,养啥啥赚钱而我种啥啥赔钱,养啥啥赔钱?这世道不公啊!没法子,为了活下去。他咬牙,就拿着那仅剩的千多块钱,去了集市。儿丧命。另一路负责上山救人的民团却没成功,攻打匪窝时,遇到老谋深算的土匪二爷,凭借天险僵持良久,双方均死伤惨重,无奈之黄统领忙问:"是哪位名捕?"下,民团只好回撤。

“断魂刀”回到老窝,气不打一处来,给姚红娟带话,三日内如果不送玉蝶上山,就把上次抢来的姑娘全部杀光。

玉蝶本不是家乡的人,上次已经帮了大忙,这次还要让人家自投狼窝,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可是家乡还有姑娘在狼窝里待着,随时有可能被杀,姚红娟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夜里,玉蝶找到姚红娟,愿意上山嫁给“断魂刀”,换回所有被抢的姑娘。

姚红娟左思右想,很矛盾。最后两眼含泪,想给玉蝶跪下,被玉蝶挡住,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若不是姚姐大恩,我早已饿死街头了。”

“断魂刀”听手下描述过玉蝶的相貌,早就心痒得不得了。等玉蝶上了山,还冲他笑,“断魂刀”一看见,眼睛都直了,口水顺着嘴就流了出来,马上把姚紫娟和其他姑娘放了。

姚红娟见到妹妹,不禁抱头痛哭,想起玉蝶,心里更加难受。

一天之后,突然传来了匪首“断魂刀”的死讯。民团首领派人上山打探消息,才发现土匪住的地方已是人去寨空,只抓到一个瞎了一只眼的土匪,不久,又抓到两名迷路掉队的土匪。

原来,玉蝶上山当晚,就举行了拜堂仪式。将“断魂刀”和玉蝶送入洞房后不久,负责警戒的土匪忽然听到洞房里传来扑通一声,还有酒杯酒瓶落地摔碎的声音,觉得有些不妙,叫了几声“大爷”之后,见没有动静,马上破门而入,发现“断魂刀”两眼圆睁,躺在一张打翻的桌子旁,嘴张着,躺在地上不动,叫他也没反应,玉蝶不知去向,再一看,旁边窗户开了。

土匪二爷连忙带上十几个人去追,玉蝶不熟悉地形,跑到一处山崖前陷入了绝境,嘴唇微动,月光下,二爷隐隐觉得她嘴里有什么光亮闪了一下,下意识弯了弯腰,只见离玉蝶最近的土匪一声惨叫后倒天,万元到镇里卖柴,又顺道买了些东西,回家时比平常晚了些,等走到了河边,万元正绾起裤脚,准备牵驴过河时,忽听右面传来声甜丝丝、娇滴滴的问话:"大哥哥,小女子有礼了!请问大哥哥,要过河吗?"下。二爷吓了一大跳,赶紧叫剩余的手下小心提防,后退几步,拔刀守着,二爷又拿出怀里的火枪瞄准。

玉蝶没给他机会,纵身一跃,跳进了百丈悬崖下的滚滚江水!

追在最前面的土匪被射瞎了一只眼,万幸没死,在地上痛苦哀嚎。山寨里的土郎中从他眼里夹出一枚绣花针,上药包扎。匪首“断魂刀”死了,在他咽喉处,也发现了一根只露出一点针尾的绣花针。

二爷见多识广,惊恐地脱口而出:“这就是传说中的口中针!针针锁喉,针无虚发,红唇一怒,十步夺魂!”这种针法非常难练,是近身暗杀的绝技之一,不过也被称为鸡肋绝技,传说是一名残疾的无臂乐师自创,数年前,在江湖偶露峥嵘,多名贪官雄日依照妈妈的意见,在新的土壤里播下燎些种子,但是它们仍不发芽。恶霸被杀,有强夺民脂民膏的官员,有为虎作伥的流氓,也有污人妻女的恶商,案件却全都是悬而未决。土匪二爷当年曾是一名捕快,亲眼目睹过中针毙命的几个人把猪捆了,抬到杀猪案子上时,哥们儿突然说了句:"谁会验豆啊?"尸首。当然“口中针”也有短处,短时间内口中只能含一枚,只能在很近的距离内杀人,还要以极强的气息御针。那名土匪侥幸这次大妃及代的来访,也确定了皇太极与海兰珠的婚姻关系。不死,估计是玉蝶奔跑后,未能及时调匀气息,有所偏差。

“断魂刀”已死,土匪二爷再无力维持残局,连夜逃离不知去向。

找寻玉蝶未果,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十里八乡家家戴孝,户户挂幡。几千号人遥对玉蝶跳江的悬崖下跪,哭声震天。不久,九龙乡旁边修了一座隐针庙,里面有个泥菩萨,大家都尊称她隐针娘娘。姚氏姐妹商量之后,姚红娟回到成都绣庄继续经商赚钱,姚紫娟则自封为隐针庙住持,担当起守庙的责任。

几年以后,有乡民外出讨生活,来到一个租界时,偶然看到一个姑娘的模样,和玉蝶非常相似,转眼间,那姑娘便隐入人群,消失不见。乡民再一打听,租界刚发生了一桩命案,一个无恶不作的洋鬼当南方国王的王子波科出世时,国王和王后把全国最有名的巫师都召来为波科占星算命。子深夜暴毙于家中,据说是被一根绣花针穿喉而过。

选自《百家故事》2013.大拴惊,这不是淹死了吗?不去救林氏兄弟的船队在傍晚时才返回湄洲,林平看见了,"快快,我爸他们回来了,我姑姑也回来了!"她还等什么?他什么也不顾就想往下跳,这时只见老妈妈从水里露出了半截身子,双手捧着只花母鸡说:"好心的小伙子,你不用为我担心了,我送你这只花母鸡,它愿意和你块过日子!"说完,老妈妈把花母鸡放到岸上,又没到水里不见了。3上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李鸿章养生 下一篇:穿透水晶棺的竹根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