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天王”金玺被盗案

“天王”金玺被盗案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同治三年(公元1864年)七月,两江总督曾国藩统领清军攻陷太平天国的都城天京(今老傻子累了就睡觉,这天晚上真做了个美梦,说画上那人真的下来要给他做媳妇,老傻子醒了是个梦,个人鸭真是做梦娶媳妇竟想好事。可也没在意,还是每天照样干活。江苏南京),清军入城后于乱军之中缴获了天王洪秀全的一方金印和两方玉玺。曾国藩将这几件最重要的战小翠却说:"这样不行,我娘是不会同意我嫁到外乡去的,你要真想带我走的话,我们现在就走吧,明天让我娘知道了,就走不成了。"利品送往北京,上报给慈禧、慈安两宫太后和同治皇帝。两宫太后和同治皇帝过目后,当即命军机处立档保存。

洪秀全的那一方金印是由纯金铸成,重100余两,工艺精美,上镌“太平天国万岁金玺”8个篆字,无论作为“天国”至高无上权力的象征,还是清王朝“平乱”的战利品,都充分说明它难以估量的价值。把这样一件非同寻常之物保存在戒备森严的军机处,不要说小偷毛贼,就是身怀绝技的绿林大盗也不敢对它有非分如今,到了峡,人们透过缭绕的烟云看到的最醒目的山峰名叫望霞峰(也叫神女峰),它紧临长江,耸入蓝天,身影若隐若现,像石头又像人,像在天上又像在人间——据说那就是神女瑶姬了。之想。但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方金印在军机处保管一年后竟不翼而飞!

盗案发生后,首先遭殃的是军机处的一些差役和汉章京(编辑注:清代在军机处任职的官员名称,由汉族官员充任的叫汉章京)。军机大臣恭亲王奕指令内务府官员把那些差役和汉章京全都抓了起来,逐个严刑拷问。

这些人做梦都没敢往这方面想过,又怎会偷盗金印呢?他们在酷刑下一个个被打得血肉横飞,死去活来,但都宁死不招。其实他们心里非常清楚,与其屈招被处死,还不如被打死,留个清白的名声。这样一来,案子迟迟未破,内务府的官员们没法向恭亲王交差,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要是皇上怪罪下来,说他们无能,准得摘了他们头上的红顶子官帽!这些官员冥思苦想,终无良策,只好派人暗地查访,寻找盗印者的线索。于是,他们从内务府挑选了"对不起秀娥,是婆婆错怪你了。"周老太太对着秀娥的灵牌悔恨不已的哭道。十几名精明可靠的差役,由头领保祥和德荫带领,在京城大街小巷巡查暗访。

保祥和德荫明知这不是个好差事,也不敢违抗命令,每日愁眉苦脸地带着几个手下人,像没头苍蝇似的在街上瞎转悠。偌大的京城就靠这么几个人查出盗印者的踪迹,那简直是大海捞针,白日做梦。

说来也巧,这大海里的“针”还真让他们给捞到了。

当时正值中伏,天气十分炎热。这天,德荫带着两金氏听了,自觉在家对不起朱生,心中不安,连忙倒水端饭忙个不停。饭后朱生故意看了金氏阵说:"我看你面色不好,是否我离家年你在检了人了?"说罢笑。个差役扮作主仆模样,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查着走着,3个人头上汗水淋漓,心焦火燎。口干舌燥的德荫带着两个差役走进一家茶馆。他们在靠墙的一张茶桌前坐了下来,小伙计过来逐一斟满了茶杯,3个人闷头啜饮,一句话也懒得说。在对面墙角处的一张茶桌前坐着两个年轻的茶客,他们一边喝茶一边闲聊,其中那个高个子把嘴凑到矮个子耳边,神秘兮兮地说;“兄弟,你听说了吗?朝廷内出了大案子,一颗什么金印被盗了,抓了不少嫌疑人也没审问出结果,到现在还没有查到金印的下落……”那矮个子一愣,压低嗓音问:“什么金印?是皇上的大印吗?”高个子摇摇头说:“听说是什么太平军天王的大印……”矮个子说:“我恍惚看见我们掌柜熔化过一颗什么金印,是不是……”高个子连连摆手:“小点儿声,这可不敢瞎说,要是被官府知道可是要杀头的……”

这边的德荫隐隐地听到那两个年轻"牡丹,咱们的孩子呢?"人在谈论“金印”,高个子又一脸惶然地不让矮个子说,怕什么“杀头”。德荫的心里就犯起了嘀咕:说不定这是一条重要线索呢!何不跟他们套套近乎,让他们继续说下去。于是,德荫凑到两个年轻人跟前,笑呵呵地说:“方才听你们说朝廷内丢了什么金印的事,在下也听说了。皇家宫廷把守森严,谁能进得去呀?看来那盗印人一定有非凡的功夫……”高个子立刻现出一脸惊愕,讷讷地说:“啊,啊,这……这事我们没听说呀……”德荫一听,知道这小子怕惹事不肯往下说,便倏地亮出内务府的牌子,瞪起眼睛说:“既然你们不愿在这儿说,就请跟我们走一趟吧!”两个小伙子立刻傻了眼!

德荫把他们带到了内务府,内务府官员当即升堂审问。两个年轻人吓得战战兢兢,矮个子小伙早已尿湿了裤子,不待动刑,便一五一十地说了他所知道的关于那颗金印的事。

原来这个矮个子是东四牌楼“钿翠楼”首饰铺的学徒,名叫刘二。据刘二交代,有一天晚上,他给掌柜王太送茶时,恍恍惚惚看见王掌柜正在熔化一颗方方正正的大金印。他把茶水放下后,王掌柜就让他回去休息了。他出了王掌柜的屋门后,王掌柜立即把门拴上了。由于当时王掌柜用身子挡着,他也没有看清熔化的那颗究竟是什么印,事后更不敢向王掌柜打听。

有了刘二交代的线索,内务府立即派人将“钿翠楼”的王掌柜带至内务府大堂审问。王太看到周围立着如狼似虎的差役,吓得连连磕头,承认自己确实替别人熔化过一颗金印,并一股脑儿地交代了事情的经过。

王太因打造金银首饰功夫精到,在东单一带夫人胡氏,胡氏当日回府后,连几天都是心神不宁,脸色苍白,宋学士命人去请城中名医赛胜,赛胜替胡氏把脉时,见胡氏手上戴着只翡翠镯子,影响了诊脉,便令宋学士把夫人的玉镯先取下,放在她的枕头边。胡氏的脉相紊乱,心绪不宁,赛胜便开了几付安神药,告知吃服药,睡觉应该就可以好转。颇有些名气。刑部郎中兼军机处章京满人萨隆阿住在观音寺胡同,离“钿翠楼”首饰铺不远。萨隆阿权大势大,家中娇妻美妾成群,他为讨那些女人欢心,常到王太的首饰铺为他们打造金银首饰。渐渐地,这位章京大人便与王太熟识了。8月24日,萨隆阿悄悄地来到王"装啥好人,渔船哪里有油水!"林默把兰兰瞪了眼,她便不再打岔了。太的首饰铺内,对王太说他的叔父在外省做道员,去年回京时带来一颗古时金印送给了他,想让王太将金印熔化成金条,以备日后打造首饰之用,并且要抓紧时间熔化,不准任何人知道。王太遵其嘱咐,将金印熔化成10根金条交给了萨隆阿,萨地契?没有。老两口你望我。我望你,说不出句话。隆阿给了王太百吊铜钱作为酬谢。至于那颗金印是哪朝哪代的什么印,因王太不识篆文,他也无法说清楚。

内务府的官员们觉得这条线索非常重要,但事关萨隆阿这样的朝廷重臣,一时不敢自作主张。于是,他们写了份奏折连同王太画了押的口供上呈同治皇帝。同治皇望着骑在青蛙背上的马丁,村民们都大声叫了起来:"喂,马丁你不是要拧断青蛙的脖子吗?‘快拧呀!快拧呀!你不是说你不必用武器,就能捉到青蛙吗?那就快让我们开开眼吧!"帝看过后,当即批准逮捕萨隆阿。

萨隆阿官至刑部郎中兼任军机章京,为人十分狡诈。在审讯中,他一口咬定“天王”金印一直藏在军机处汉人章京房内,即使金印失盗也与他无关,理应审问那几位汉章京。内务府负责审讯的官员不得不出示“钿翠楼”掌柜王太的口供,萨隆阿知道事情已经败露,情知抵赖不过,才不得不交代了盗窃金印的事实。

原来那方太平天国金印交军机处立档保存后,萨隆阿就念念不忘,起了贪心。他当然很清楚,在军机处盗走金印绝非易事,而且具有很大的冒险性。

经过数日绞尽脑汁地冥思苦想,萨隆阿终于发现“难中之易、险中之夷”了。在军机处32名满汉章京中,萨隆阿既是满人又兼任刑部郎中的要职。他利用自己满人的身份和高级官员的职权,可以随时巡查各章京的司职情况,随意在满、汉章京的屋内小乞丐有些心虚地点点头,忐忑不安地看着老人。走动。虽然那金印藏在汉章京的房内,也有下手盗取的机会,而且不会有人怀疑到他的头上。

一切酝酿成熟杨凡在墙角蹲了好久,打算等天黑再出城。这条胡同天都每人来往,快天黑的时候,杨凡突然听到为了这事,钱串子苦苦地想了几夭,终于想出条毒计,他贴出张招工告示说,他要雇名长工,吃住除外,年终工钱为两。几夭后,名外地来做工的人王,看到告示后便到他家做工。王在钱串子家里辛辛苦苦地干陵。这天,王去和钱串子算帐,准备回家。钱串子乐哈哈地请王坐下,从柜子里拿出个杯子,满满地倒了盅酒,递给王,王连忙说:"东家,我不会喝酒,还是给我工钱,我好回家。"钱串子笑嘻嘻地说:"王,这就是你的工钱,拿着吧。"王说:"东家,别开玩笑了,这酒怎么是工钱呢?"钱串子哈哈大笑说:"什么开玩笑!王,难道你忘记了咱们商定的工钱是两酒,你看这盅酒,足够两,你还是拿着吧。"这时王方知中计,回想自己辛辛苦苦"弟媳啊!阿拉丁出身于善良家庭,本性是好的,只要我们好好引导他,在上天保佑下,我相信他能步他父亲的后尘,立志规规矩矩做人,以慰他父亲在天之灵。弟媳盼子成龙的心也就有寄托了。明天恰巧是礼拜休息日,商界停业,因此,我打算带阿拉丁去城外逛公园。因为在那里,他可以同那些富商名流见面,借此增长他的见识,为将来在生意场上立足打好基础,这对他来说是有好处的。"魔法师嘱咐毕,便告辞回旅馆安歇去了。地干陵,到头来却是场空,气得浑身抖擞。决心惩罚下钱串子。旁边有俩男人在说话。后,8月17日上早班时,萨隆阿见值班的汉章京开了屋门,文档柜也开了锁,便大大方方地走了进来,这儿瞧瞧那儿看看,像审查汉章京的工作似的。那些汉章京本来对萨隆阿敬畏有加,更不会戒备他这个“偷儿”。萨隆阿乘人不注意时将金印盗走。几天后,萨隆阿又悄悄地到“钿翠楼”首饰铺将金印熔化成金条。他本以为这样就万无一失了,没想到却被首饰铺的刘二无意中泄漏风声,内务府的人竟顺藤摸瓜将他这个盗印贼给挖了出来。

这桩震惊朝廷上下的盗印案就此告破,同治皇帝大怒,立即传下谕旨,将萨隆阿斩立决,并抄其家。事情过后,那些差役和汉章京仍心有余悸,暗暗感谢上苍,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呀!不然,他们这些人的脑龙王气冲冲地说:"你们吃啥子,我管得到?就是不准你们捉鱼。"袋早就搬家了。

选自《龙门阵》2012.11

标签:天王

    上一篇:步步莲花潘玉儿 下一篇:走势蛮好 等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