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吓死人的食人族

吓死人的食人族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860年的春天,探险家麦克尔多和驴友谢斯顿去探险,他们打算从南到北穿越澳大利亚大陆。此行最让人担心的不是在野外遇到野兽,而是会遇到多个部落的食人族。

出发前,麦克尔多和谢斯顿去图书馆把食人族的资料抄了很多,带在身上,走了5个月以后,他们到了一条叫科比的河边。河的两岸山高林密,莫非山上居住着传说中的食人族?两人又是害怕,又是兴奋。

很快,河边走来一个涂着绿色油彩的野人。他看到金发碧眼的麦克尔多和谢斯顿,转身就跑,跑了几步又停下来,远远地打量着两个“魔鬼”。

麦克尔多打开当初恶补土著语言的本子,照着上面找出一句,说:“你好,朋友,我们只是路过此地。”绿脸汉子听懂了,惊喜地回应了一声。谢斯顿打开旅行包,拿出一块毛巾和一小包食盐,示意绿脸汉子来接。绿脸汉子告诉他们,山上丛林里不仅野兽多,还确实居住着几个部落,而且他俩成亲不久,肖掌柜就去世了。王成感恩不尽,不仅用心经营店里的生意,对贞子的关心体贴也算薄地里的芝麻—没说(蒴)了!他们的生意越做越兴隆,时常需要贞招呼门市,这就缺少个烧锅燎灶的人。王成对贞子说:"看来需要雇个人操持家务呀!"贞子说:"我喜欢乡下人,你去找个吧!"这时,王成想起了乡下的老娘。原来,王成十岁时死了父亲,又没田没地,他小小年纪给人家扛不了活,靠母亲纺花卖钱顾不了俩人的生活,便到洛阳城里,想给人家当个抹桌扫地的小伙计,但他穿得破烂,象个讨饭的叫花子,人家不放心,没人肯雇佣。后来他说自己是个无亲无故的"是,我爱妈妈,我是她唯的儿子和亲人。大爷,切都是实话。"蔡顺据实回答。孤儿,只图找个活干干,混碗饭吃就行,找到肖掌柜的店中。肖掌柜出于好心,把他收下了。现在王成有心把老娘接进城来,想想说过无亲无故的谎话,不好开口,也只好作罢。他想等慢慢把坏透了,妻子若不计较,再将老娘接来也不迟。都是食人族。

“麦,我们回家吧?现在把探险的任务完成了一半路线了,回去也可以交差的,就说前方险阻太多,非人力所能完成!”谢斯顿打起了退堂鼓。麦克尔多一挥手,“继续走,多少困难都过来了,还怕人不成?”聊了一会儿,绿脸汉子就带着他们往自己的部落走,快走到时,他说:“我们叫图尔西部落,和其他几个部落一样,以食人闻名在外。涂黑脸的老头儿是我们酋长,你们要是打动了他,会受到热情的招待,如果得罪了他,后果很难预计!”说完,他就跑掉了。

要想从此过,必须穿过图尔西部落。前面的树林在晃,有人声,麦克尔多快步走过去,还没看清楚,几杆雪亮的长茅刷刷地刺到了眼前。走在他身后的谢斯顿怪叫一声,掉头就跑,不料脚下一绊,一张网腾空收起,将他吊在了树上。谢斯顿条件反射地去抓靠近他的一棵树,手却被反弹了回来,那树皮上宛如有一股电流,射得他手臂和身上都发抖上村有个热吉,下村有个泽罕,两个人从小就起到森林里砍柴,到城市里卖柴,遇到难处总是你帮我,我帮你,比亲兄弟还亲。,手掌很快就红肿起来,他只好缩在网里不动了。“我们是朋友,从这里路过,请不要伤害我们!”麦克尔多双手上举,作投降状。十几个涂了油彩的土著人过来,将他围在中间,七嘴八舌地低吼着。麦克尔多赶紧从包袱里往外掏礼物,这一举动赢得了对方的好感,他们的表情变得温和,半信半疑地接过了礼物。

双方简单交流了几句,天也快黑了,土著人就把谢斯顿放了下这块石碑还能预报天气:天要晴时,石碑上明晃晃、亮光光的;天将阴时,石碑上雾雾、潮卤卤的;天快要下雨时,石碑上阴沉沉、湿漉漉的。人们从这块石碑上就可以知道时令节气,天晴落雨。有了这块石碑,农家犁地下种就不会错安排;出门人该歇该行心里有定准。大家都很喜爱这块石碑,把它当做宝贝。来,燃阿孝在井底迷迷糊糊地待到半夜,正当他昏昏欲睡的时候,忽然听到井里有说话的声音。阿孝侧耳倾听,隐隐听到有个声音说道:"离这里往东约里半有棵大松树,松树下有汪泉水,上面盖了块金板,掀开金板后,就可以打井以解这里的旱灾"这时又听另个声音说道:"喂,小声点,这事要让玉帝听见了,非怪罪我们泄露天机不可。"阿孝还听到两人小声议论城里李员外的女儿得了重病的事,要治好这种病除非起一堆火,烧了一大锅汤,请他们吃晚饭。晚饭后,森林里响起了野兽的低嗥,一个黑脸老汉说了一声什么,几个壮汉就围过来,要麦克尔多和谢斯顿上树,把两人吓得半死。他们担心上树以后会把他们倒吊着杀死。这时,一些土著自管自己上树去了。这时传来虎狼的怒吼,麦克尔多明白了,是上树避难,于是他和谢斯顿都爬上了树。

等所有人上了树,地上的那堆火也接近熄灭,火堆旁来了很多野兽,对着树上的人作势要扑,但它们一挨到树就缩回了爪子,哀号着跳开。

黑脸老汉在树叶里笑道:“真是不长记性的畜生,这火麻树是能使劲抓的?”

谢斯顿说:“我看树皮是灰白色的,与其他没什么不同,为什么使劲抓的时候,就会被震开,手掌还会红肿呢?”

黑脸老汉告诉他:“这火麻树的树皮能驱蛔虫,今天我们出来是剥这种树皮的,也有人说,后稷死后又复生了,身体的半已经变成了鱼。相传后稷有个孙子,名叫叔均,他发明了用牛代替人拉犁耕田。从此,人们的农事劳动更加便捷了。平时我们也有房子住其实,张老太还曾有个女儿,叫胡慧,与儿子胡聪是龙凤胎。可在岁时,胡聪和胡慧同时得了急病,高烧不退,村里的赤脚医生治不了,叫他们赶紧去医院。,没想到今天在这里遇到你们,没来得及回家。”

原来这里还不是图尔西部落的根据地,麦克尔再说赵继业,家里的变故他全然不顾,仍流连于牌桌,赌局的人捉了他说,你已输了万多两银子,根本不可能还的起,就送你去见你娘和媳妇吧!说这时,从天上飞来个自称"玄女"的鸟身人头的妇人,她见了黄帝之后,说自己是天上得道的女仙,来指点他兵法。黄帝正苦于无计可施,听她这么说,自然是喜出望外,求之不得,时间烦恼尽除,喜上眉梢。他先向玄女致谢之后,马上虚心地向她学习种种神奇奥妙的兵法。着竟把他活活打死,拖到乱坟岗,正要埋,赌庄掌柜让人送来副牌,说赵继业生前最爱此物,死了就拿着他到阴间和鬼赌钱吧!说着就扔到赵继业身上和他起埋了。多和谢斯顿暂时把心放了下来。他们听说土著人吃人肉是要全民狂欢了再吃的胡县令从武捕头手上接过蜡烛,高高擎起,掀去那片草席、定睛细看。死者的脸呈灰白色,须发蓬乱,憔悴不堪。年纪看去十上下,皱纹很深,但脸廓却棱棱有骨势,不像般粗俗下流人物,两片薄薄的嘴唇上还蓄着整齐的短须,胡县令又掀开死者的袍襟,见左腿畸态萎缩,短了截。,看来今天晚上吃的不是人肉。他还想细问,但语言上的沟通能力不够,人又特别累,就睡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大家赵想了阵,说:"这也好,就按你说的办。"下了树,抬着剥好的树皮返回部落。这时,土著人对麦克尔多和谢斯顿的态度已变得很温和,两人也就相对安心地随他们前行。

回到图尔西部落的根据地,两人既想了解他们的风土人情,又时刻担心被煮了,过得提心吊胆。这样过了3天,谢斯顿提出离开,麦克尔多也赞成,就在几棵树上做了路标。

他刚做完最后一个标记,姑娘听到圆真大师的话,不敢细问,低头疾步而去,她猜想:大师说的定不是她,或许是旁边其他人。一个精壮的白脸土著汉子狞笑一声,就出来了一群红脸绿脸的汉子。白脸汉子说:“你们果然是有目的来的,说什么路过!我们地下都埋藏着无尽的宝藏,你们就是来寻宝的!”

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一张大网劈头罩来,将两人吊上了树。麦克尔多使劲地解释,说是政府派自己来探险的,如果不做标记,就拿不到探险费。

白脸汉子说:“探险有什么用?”麦克尔多卖力地解释:“探险了,知道哪里路不好走,把路修好了,我们就能更好地帮助你们,我他说完话,就骑上了小白马,可是小白马动也不动,王爷生气了,就拿鞭子打它,这打可不得了,小白马猛得跳,把王爷摔了个脚朝天,小白马撒开腿就跑,去找它的小主人苏和了。们除了有镜子和细盐、毛巾,还有很多好东西啊,都能用车运来送给你们。你们这里的宝藏,我根本不知道,就是知道,一时半会谁也拿不走。”他是把学习到的土著语言都当淳安人这幅猛虎图摆在方云鹤院长的画案上时,在场的几位徽派画家都不禁为之两眼发亮。因为这幅猛虎图画得实在太好了,形态逼真且不必说,最叫人惊叹的是那双圆睁的虎目,无论站在哪个角度看,都在威风凛凛地瞪着你尽量表达出来了。几个汉子低声讨论一番以后,露出了相信的表情,把黑脸老头请了过来。

黑脸老头儿拿出两条黑布,让手下将他们的眼睛蒙上,七弯八拐,带着他们走出了好远,才揭开脸上的黑布,宣布他们可以走了。

麦克尔多以为自己听错了,想走又不敢走,谁知他们会不会背后来一刀呢?谢斯顿也是站着不敢动。

黑脸老头儿不解地说:“看你们老是心惊胆战的,一副怕死的样子,你们是在怕什么呢?我们土著最瞧不起的人就是胆小鬼!”谢斯顿嘀咕道:“你们吃人长大的,肯定胆子大呢!”麦克尔多斗胆说:“我们一直听说你们是食人族,担心被你们吃掉呢!”

黑脸老头儿长叹一声,说:“是啊,我们几个部落之间总是会起争斗,每次打仗就会有输赢,赢了的部落就把抓来的俘虏吃掉。直到3年前,来了一批找黄金宝藏的人,我们大家联手攻击他们,才发现自己的队伍太小了,被吃掉的都是勇士,是打仗的主要力量,真是后悔啊。”“原来你们只吃自己人?”麦克尔多一下明白了。“是的,你没想到世上还有我们这样愚昧的民族吧?我们3年前改了族规,不吃人了。”

想起木头被劈开,露出个扁长的铅盒。众贼欢叫起来,可打开铅盒,见里面只有根鸡尾似的官帽上的花翎。范德禄说自己做了辈子宫,没捞到什么,偷带个花翎做念想。众贼气得猛踹了范德禄顿,有个贼说把那几匹马牵走。范德禄磕头作揖,哀求留给他带回家种地。王海涛为他求情,说看他可怜兮兮的,就让他带走吧,再说那些马瘦得走路都打晃,有什么用呢?众贼与王海涛作别,呼啸而去。锅里白白的肉块,麦克尔多说那不是人肉啊?黑脸老汉说:“那是蜥蜴汤,招待贵客用的。不过人肉煮熟了,也是白白的肉块。”原来是虚惊一场!两人浑身瘫软地坐在地上。

1862年的7月,麦克尔多和谢斯顿穿越完了整个澳大利亚大陆,政府根据他们走过的路线,铺设了一条贯通澳大利亚地下的第一根电缆。

选自《民间传奇故事》2013.2A

标签:吓死人

    上一篇:一场婚礼挽危机 下一篇:狂蚁之灾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