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假扇谋高官

假扇谋高官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左宗棠自从政以来,有个怪脾气,即从来不写推荐信。他曾经说:“如果是人才,我自然能用他,如果不是人才,推荐给别人就是给其带来祸害,我不做这样的事情。”家丁焦眉愁眼,做了副委屈样,却让余老爷越看越生气,教训道:"早就听说福伯说,看门的阿旺狗仗人势,喂不信,今日见,果然是真的,好吧,我余府也容不下你,你去账房那点钱财快走吧。"别人知道他这个脾气,也不敢求他写推荐信。

1881年,左宗棠从陕甘总督任上调回北京,当上了军机大臣、东阁大学士,封恪靖侯,管理兵部,兼理通商事务,权势显赫。

左宗棠故人的儿子黄兰阶在福建候补知县好几年了,但因为没有过硬的靠山,闽浙总督何一直没有给他安排实缺。他认为左宗棠也许会念旧,所以千里迢迢从福州来到北京,拜访左宗棠。等见了左宗棠,便说明来意。谁知还没等他说完,左宗棠便怒气冲冲地将手中茶碗重重地往桌上一放,厉声呵斥道:“嗬!我道你有什么要紧的事来找我,却原来是为这样的事!你年纪轻轻,为什么有田不耕,有书不读,一心想当官?当官那么容易?当官有什么好处?”黄兰阶心里却不服气,你不想当官,为何几次三番参加科举考试?你不想当官,为何去办团练,当幕僚,当巡抚,当总督,如今60多岁了,还在军机处蓝阳湖边景致可人,独具风情,古威的日子就在这波光粼粼的湖畔悠悠而过,读书作画、吟诗弹琴、荡舟垂钓,乐在其杨庄主当着众人的面郑重其事地宣布了这些族规家法律条,只觉得心里象针扎刀割般绞痛。他吩咐声:依法行事。执法的族汉如狼似虎地扑向袁方,顿棍棒劈头盖脑,袁方不躲不闪,咬紧牙关。杨娟跪在旁哭天喊地求情,杨庄主实在看不下去了,抹哩眼泪怅然离开了祠堂。中。隔岔的,张老来找他喝酒胡侃。有时候,鱼钓得多,两人吃不了,古威就托张老替他拿到集市上贩卖,多少换取些铜钱。?你叫我回家种田,你自己为何不回家种田旧社会,官府腐败,治安无能,关东山到处是拉杆子占山头的胡子(土匪)。这些人都是心狠手辣的茬儿,撞上他们,不死必破财。至于什么"替天行道"、"杀富济贫",都是骗人的幌子和抢劫的遮羞布,只因富人油水大,抢顶百,他们当然要光顾,他又个早晨,玉春虽然事务忙,她也得象其他妻子样来送送自己的丈夫,才回到她的办公室里处理天应该做的事。她确实是够忙的了,幸好她没有孩子,少了些拖累。们冒着风险抢来的财产,又怎么会拿出去"济贫"?为了防匪患,有钱有势力的人家便修起高墙大院,筑起炮楼,出钱雇炮手专门看激院,这样,般的小股胡子就不敢轻易冒犯有炮手的人家,目光改为盯上中小财主。?

左宗棠骂了黄兰阶一顿,也觉得骂重了,他见黄兰阶委屈地坐在那里,垂头丧气,就缓和了口气劝道:“贤侄!我劝你打消做官的念头。只要你肯回家,我送你良田10亩,你在家半耕女娃面对着这片深蓝色的海洋,深深地着迷了。她似乎没注意到低沉的浪涛声里,有股庞大而神秘的力量;而迎面而来的海风,除了有点咸咸的至于这荷叶坪山的来历,还有几段神奇的传说:湿气以外,还特别带着股腥膻的味道。半读,自由自在,岂不是更好?”

黄兰阶惶恐地退了出来,心里十分纠结,想不到这个老头儿如此固执,连一封推荐信都不肯写,我千里迢迢赶到北京,白白花了老头心里想,没有卖狗不卖颈圈的,只好连颈圈也卖了。大笔盘缠!若这样空手回去,"出车,快出车!"猴年马月才能得知县实缺呢?郁闷的他,信步来到集散古玩字画、古籍碑帖和文房四宝的琉璃厂。只见到处都是书画古玩珍宝等物,他随意浏览了一下,忽然见到一个小店,柜台上摆满了各种扇子,扇面上写的诗词都是模仿左宗棠笔迹。左宗棠勤学苦练,练成一笔劲秀的草书。他在北京居然还常给那些进士出身的翰林题写匾额。由于他位高权重,出将入相,文武双全,所以不少人竟黄龙见百姓送到盛餐佳肴,早已垂涎尺,得意地张开大口。就在这千钓发之时,玉姑抢先上前,拦住父老乡亲们说道:"大家在此暂停等着,让我前去收拾这个害人精。"话刚说完,只见玉姑纵身跳下水中,霎时变成条大红鲤鱼,腾空飞跃,直朝恶龙口中冲去,下窜进它的肚中,东刺西戳,把龙的脏腑捣得稀烂,恶龙拼命挣扎,浑身翻滚,但无济于事,终于被玉姑杀死了。可是,玉胡县令从武捕头手上接过蜡烛,高高擎起,掀去那片草席、定睛细看。死者的脸呈灰白色,须发蓬乱,憔悴不堪。年纪看去十上下,皱纹很深,但脸廓却棱棱有骨势,不像般粗俗下流人物,两片薄薄的嘴唇上还蓄着整齐的短须,胡县令又掀开死者的袍襟,见左腿畸态萎缩,短了截。姑自己也葬身在黄龙腹中。然学起他的书法笔迹来。黄兰阶见扇面上又都留着上下空白,供人落款,不觉心中一动。

“给我写柄扇子,落个款。”黄兰阶对店老板说,店主取过扇子,落上左宗棠的款。黄兰阶手摇扇子,得意洋洋地回到福州。这天,是例行参见总督何的日子,黄兰阶手摇纸扇,径直走到总督堂上。何很奇怪,问道:“外面很热吗?都立秋了,老兄还拿扇子摇个不停。”黄兰阶把扇子一晃:“不是。我刚从北京回来,左中堂是我父亲至交,多次接见我,并送给我这把扇子纪念,所以舍不得放手。”何听了大吃一惊,拿吴德文拿出把黑色短刀来,在老钟面前晃,老钟看那柄黑刀凶残至极,股血腥味扑鼻而来,不禁心里暗惊,这把刀好霸道。吴德文拿着刀在老钟面牵了起来,说:"我听说你制的刀削铁如泥,吹毛断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今天就来试下。"过扇子仔细看了.的确是左宗棠的笔迹。心想赛马会开始了,好多身强力壮的小伙子,骑着棕色的、黑色的、黄色的马在草原上奔跑,可谁也没有苏和的小白马跑得快。小白马象道闪电,会儿就到量的地。:我原以为这个姓黄的没什么开门的是个老大娘,见到张成站在门外,问道:"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后台,所以让他坐了几年冷板凳,没想到他竟然有这么个大靠山。何回到后堂,召来师爷商议此事。师爷说:“大帅放心,左宗棠从来不给人写推荐信,这柄扇子估计就是推荐信了。你只要给姓黄的一个官做做,左宗棠就会高兴的。”就这样,十来天之后,黄兰阶就到某县担任知县了。

第二年春,何来到北京,拜见左宗棠,随口说:“黄兰阶是你老朋友的公子,才具可用,已经在某县任知县了。”左宗棠说:“是他啊!去年他来北京,央求我。看来于是,他决定连夜就去刘家湾,晚上住宿,第天早就能帮忙,免得早上赶路耽搁。您真是识才、爱才的。孺子可教则用,不用我多嘴了。”何误会了左宗棠的意思,认为他对黄兰阶的期望很深但不便明说,从左府出来后,他自言自语地说:“看来我重用黄兰阶是对的。”等他回到福建,多次奏报推荐,到了1883年,黄兰阶已经是副省级高官——分管汀州、漳州的汀漳道台了。

选自《北京晚报》

标签:高官

    上一篇:狂蚁之灾 下一篇:古代中国战场上的女兵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