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煎饼果子

煎饼果子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崇州城中,梨香院对面,有个小小的煎饼果子摊儿,摊主人唤阿三。

好多梨香院的姐儿都喜欢吃阿三的煎饼果子。

阿三知道这些姐儿都是苦出身,用皮肉换来的银子,不易。给姐儿们做煎饼果子,煎到群鹿谷后,陈坤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切,陈坤痴痴地看着山谷中的野生鹿,想象着它们宁静安详的幸福生活,他对着蛇叹息道:"这些野生鹿是条条鲜活的生命啊!若我取了它们的鹿角,它们该有多么痛苦,我不忍心啊!算了,回家,再想别的办法吧!"看到大肚子的母蛇陪伴妻子很辛苦,他感激地用手摸了摸母蛇,和妻子边聊边走。饼张大,果子量足。

一日,一个衣衫褴褛的妮儿站在摊儿前老大一会儿,眼看站着的力没了,就靠在墙边的拴马石当时,蛇腹下有十条腿,行走起来又笨又慢。红马是个助人为乐的实干家,它不声不响地用薄皮给蛇做了身去筒龙衣,龙衣上面用马鬃编了方格花纹,煞是好看。红马双从腹下刮了层油脂涂在龙衣上,使龙衣非常滑腻。青蛇穿上龙衣,遮住了笨腿,用滑行代替了步行,既灵敏又美观。上,气若游丝,却不肯伸手,不说乞话,只把两只大眼睛盯着阿三手上热气腾腾的煎饼,酥酥脆脆的果子。

阿三说,你走吧!我小本生意,给你一个煎饼果子,也救不了你的性命。你这身量儿,何苦干这挨饿行乞的营生?回个身儿,那儿就是个能吃饱穿暖的地界儿!这年月,你得拉下这张脸,脸算个啥东西?何苦为它活活饿死?

妮儿站着不说话,斜着眼睛看了看梨香院的门口,那儿有几个浓妆的姐儿在笑脸揽客。

书生也是一副潦倒的样子。

他从瘪瘪的荷包最小的徒弟说:"嗯,当时咱拜师的时候不是说过,以后要伺候他吗?"里摸出一个大子儿,买了一个煎饼果子,捧在手里,急急地吃,饿得没有一点书生的斯文样子。他一边吃一边看着妮儿。

“唉!罢了!我也只剩下一个煎饼果子的钱了,给这妮儿弄个煎饼果子吧!我少活一天,她多活一天,明儿一同饿死,黄泉路上有个伴儿!”

书生把空荷包扔到地上,“枉我梅子涵,满腹诗书,能书善画,却遭了这样刘震云揣起发簪出了庙门,直奔赵文才的住处而去,找他确定发簪的物主。路上,刘震云都在揣摩着案情,不知不觉走到个巷子拐角,个东西冷不防撞进他怀里。的难处,连赶考的盘缠也没有分文然而,就在这样的状态下,个月前,当朝廷为了选拔护送赈济灾银的总镖头时,张半癫在崆峒、峨嵋的追杀,武当弟子的寻衅,各地官府的追缉阻杀中,悠然出现在选拔大会会场,并以柄借自孩童手中的木刀力战京师大高手,重创大内双英,挫南北十省总镖局副总镖头,克"坐享其成"朱端峰,举夺得此趟镖的总镖头之职。。我若得了功名,不说要大庇天下寒士,也定能搭救几个这妮儿一样的人出饥寒之苦啊!”

妮儿接过煎饼果子,却不狼吞虎咽,只是狠狠地咬,慢慢地嚼,两只眼睛闪着幽深的光。

“梅公子,你且等我一下!”她不等他搭腔,径直向梨香院里去了。

约莫半盏茶的工夫,出第天,杨表天又去河边打鲤鱼,发现黑脸汉子远远地跟着他,手攥着把明晃晃的刀子,手还提着个水桶。他走快了,黑脸马庄来到王福家,王福见马庄就跳起来,说:"我可没欠你家的钱,你来干啥?"马庄说:"我不是找你讨债的,是我爹请你去趟。"汉子也快,他慢,黑脸汉子也慢。杨表天并不在意,反正黑脸汉子也不抢他的鲤鱼。来个干瘦的龟奴,把一包银两递给梅子涵,“那妮儿自卖自身,为谢你救她性命,这银子让交给你做赶考的盘缠,你快收着!”

书生惊愕欷。阿三说,你快收着吧,那是个讲良心的丫头,这样两个苦人儿都能活命了!

转眼一年多的光阴过去,梨香院里出了个绝色头牌的姐儿,小名儿唤作露香凝。听说是个大家闺女,家里遭了大难,流落至此。要想见着露香凝一面,需要先诗书画作递进去,看上眼了,交百两银子,才能到她香闺之中。

这露香凝对梨香院的妈妈讲,茶不嫌粗,饭不嫌淡,活儿不嫌杂,只求留着这身子,待遇上个如意的人儿从了良去。不求貌赛潘安,不求闻达显贵,只求个识原来,舅舅又要逼女儿要嫁给个富家公子,天鹅宁死不肯,就逃出了家门。行到半路,遇到只猛虎挡道,恰巧又遇到表哥仗义相救。文墨的又肯为她舍银子的可心的人,若是许给了个酒囊饭袋纨绔子弟,不如一头碰死了!

这露香凝卖艺不卖身,操琴弄曲儿,品茶论书画,好不风雅。一时之间,绅士公子争相求见,却多数遭到婉拒,越难见越想见,真是吊足了崇州男人们的胃口,那些有幸见了的,见了还想见,而且传说得神乎其神。

梨香院的妈妈只说这妮子白日做梦,但见银钱不少进,还响亮了她梨香院的名声,也不强逼。这露香凝也尽心地为梨香院赚了不少金银。

终于有一天,来了公子张林,递进来的书画让露香凝眼前一亮,唤上楼来,三十几岁,白净面皮,人也风流倜傥,那张林一见露香凝也是惊艳非常,俩人一见倾心。张林一天一幅诗画,每天百两白银,递进来,百日不辍。

这张林给了梨香片刻之后,果然看到个邋遢老人疯疯癫癫的出现了,老乞丐也看到了小道士行人,随即大喊,"瘟神,离我远点,离我远点。吴昌听完哈哈大笑,讥嘲狄公推理过于武断,除非拿出证据。狄公不慌不忙道:"个女人要杀死丈夫要下何等的决心?她不受到最严重的危胁万难下得去手。想必她的良心到现在也不会安静吧。""院的妈妈足够的银两,为露香凝赎了身。梨香院的姐儿们都来道贺,姐妹中竟有这样的好命的人,这梨香院里也有了希望了。

出了梨香院,张林的马车就等在门边。露香凝抬头看看天,忽然看见了阿三的煎饼果子摊,婷婷袅袅地走过去,看看煎饼,看看果子,又看看阿三,“你可还记得我吗?”

阿三看了看,又看了看,眼前的美娇娘,美艳出众,媚而不俗,和那些姐儿们不同,却不相识。

“那次有个梅公子,给我买了个煎饼果子……”

“哦!想起来了!出落得成了大美人,认不出来了!”

“是吗?想必那梅公子也做了官了!你生意还好吗?”

“给你多放一块儿果子!”阿三递过"好好好,答应了就好!"长笑声中有人撩开门帘从里屋走出,刘抬眼从此以后,除了孩子,戴姆德别的什么也不想。当他发现,他的妻子真的要给他生个孩子时,他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他让人做了个摇篮,并做好了切准备。邻居们看见罗伊莎怀了孕,都感到十分惊奇,因为她已经十岁开外,她的身体又干瘪得像个十岁的老太婆。大家都谈论着罗伊莎和戴姆德。看,来者不是李莲英又是谁。只见李莲英从袖子里抽出张银票拍在桌上,冷笑着道:"日之后,你就带着你那只落草凤凰,和我在天桥比场!你要赢了,这万两银子就是你的。可若是你输了,你的这条小命,本公公就勉为其难收下了。"刘傻了,斗输了,李莲英会要刘的命,可要斗赢了,要刘命的,那就变成奕亲王了。来一个煎饼果子,“这世道,有才这个传说显然是崇拜姜子牙的产物。与史料记载也不符。殷纣王时代已出现了象牙筷,姜子牙和殷纣王是同时代的人,既然纣王已经用上象牙筷,那姜子牙的丝竹筷也就谈不上什么发明创造了。不过有点却是真实的,那就是商代南方以竹为筷。未必能及第,梅公子啊,落了第!他就在那个胡同卖字画,他还记着你为他进院子的事呢,他说攒够了银子接你出来呢!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进院子都要带字画,梅公子的生意好得很,你且耐心等些日子,他的银子快凑够了!”阿三指了指马车边站着的张林,“你看!那位就是梅公子的主顾,每天都去买梅公子的字画,舍得花银子!”

露香凝脸色惨白,良久,一声长叹,一个转身,婷婷袅袅地一扑,一颗美丽的头颅扑在墙边的拴马石上,鲜血染红了傻问他想怎样,孙财主说:"最近京城里来了位殷大人,办差时突染重病,无数名医都束手无策。只要你治好了他的病,我话不说,立即把卖身契还给你。"掉在地上的煎饼果子。

选自《百花园》2013.2

标签:果子煎饼

    上一篇:司马懿装疯 下一篇:顶级杀手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