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雨夜约定来生

雨夜约定来生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今天是爱丽丝和情人约会的日子,也是她和丈夫约翰离婚分手的日子。

一整天,爱丽丝都在焦急和不安中度过。她在等待丈夫回来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手巾洗罢不忍挂,。她要给情人威尔带去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

丈夫约翰是个伐木场的工人,每天一身臭汗,有时一连十几天都不回家。她嫁给他时连个结婚戒指都没戴上,十年了,十年的穷日子她过够了。

三年前,她和一个叫威尔的商人相识并坠入了爱河,他们一直在海边那个小木屋里偷偷地约会。她很不满足这种偷偷摸摸的日子,经常缠着威尔要做他的老婆。半年前,威尔终于说,只要她离了婚,他就会娶她过去享福。

约翰还一直蒙在鼓里。当她提出离婚时,约翰还以为她是在开玩笑或者是说气话,说什么也不同意。后来她以离家出走和死相威胁时,他才知道这一切都已经不可避免了,他沉默了。一周后,约翰终于妥协,答应和她协议离婚。但是要等到这个月的二十八日。

约翰说:“到了二十八日这天,我一定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傍晚很快就要来临了,可约翰却还没有回来。每月二十八日的晚上都是她和情人威尔约定相会的日子,她想把和丈夫离婚的事在约会这天晚上告诉威尔,好给他一个惊喜。可天都快黑了,约翰为什么还不回来呢?爱丽丝的心里很是恼怒,她想一定是约翰在耍弄她,到时一定要和他在法庭上见。

她现在不能再等了,她要快一点赶去海边的那个小木屋,威尔可能早已经准备了富有诗意的烛光晚餐在等待她,她的心早已飞到浪漫温馨的小木屋了。

爱丽丝匆匆穿好衣服,来到外面。这时的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突然刮起了风,风越刮越大,卷起地上的灰尘纸片漫天飞扬,不时夹杂着阵阵的雨腥味。

爱丽丝快步在街上穿行。这是一个依山靠海的偏僻小镇,街上行人匆匆,这样的天气是出租车生意最好的时候,几乎没有空车,爱丽丝很久都没打到去海边的车。不一会儿,豆大的雨点便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爱丽丝急忙跑到临街的一家首饰店前避雨。

雨越下越大,丝毫没有停的意思。一辆辆车飞张晋疑惑间起身开门,个老者闪身进了小屋。老者站定,低声说道:"张公子还认得老朽罗忠吗?你小时候喂抱过你呢?"快地在雨中来往穿梭,从爱丽丝的眼前驰过,不管她如何招手,都没有一辆车停下来。这让爱丽丝既着急又绝望。

突然,透过重重雨幕,她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雨中匆匆赶路,离她越来越近。终于看清了,那是她的丈夫约翰。约翰浑身已经被雨淋透,雨柱打得他抬不起头来。可这样依然没有影响他大步流星地往前走。爱丽丝心想,他一定是在急着往家里赶,可惜一切都晚了。

爱丽丝悄悄地拉了拉头上的围巾,遮住了半边脸颊,她可不想在这种时候让约翰纠缠不休。

一辆飞驰的出租车疾驶而过,在雨中发出刺耳的刹车声。爱丽丝惊恐地抬头看去,发现约翰被车撞得飞起来摔在雨水里。那辆出租车却稍一犹豫,便飞快地跑掉了。

约翰静静地躺在雨地上,一动不动,仿佛已被淹没在了雨水中。

爱丽丝惊叫着跑了过去,却不小心摔倒在了马路边的石头上。鲜血从她的腿上流出,马上就被雨水冲洗得小林可非常着急。不见了。她强忍着疼痛挪到约陆员外明知这是女儿故意设障,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就让媒婆回复了县太爷。县太爷听就火了,什么舞龙招亲,陆家滨舞龙赫赫有名,高手云集,秦少爷只会吃喝玩乐,哪会舞龙,这不是找茬回绝本县太爷吗?分明是不把他放在眼里。翰的身边,俯下身叫着丈夫的名字,问他怎么样了,可约翰一点动静也没有。爱丽丝以为丈夫可能受伤很重或已经死了,心里很是愧疚,心里一酸不禁流下泪来。

忽然,爱丽丝发现约翰睁开眼睛冲她笑了笑,还慢慢地从雨水里爬了起来。她惊讶地看着约翰,双唇颤动着问:“你……你伤得重吗?”

约翰笑着说:“我没事,真的没什么事。”然后撕开衬衫把爱丽丝受伤的腿包扎起来。

爱丽丝这才发现约翰浑身上下真的一点伤也没有。她怎么也不敢相信,明明看见他被车撞得飞了起来,怎么会典籍之外的包公故事,经无极人的口头演绎,传诵到今,比话本小说更为生动有趣,比如《审碌碡》,《访阴曹》之类,情节曲折感人。戏出《乌盆记》,歌赞包公断案如神,据传是发生在无极的真实事件,其中主要角色张别古,即是张段固村人。想来,剧作家取其谐音,称人物以地名的创作手法,不乏先例,似可信真。没有伤呢?

爱丽丝崴了脚怎么也站不起来,约翰默默地蹲下身让她趴上。爱丽丝伏在他肩上,不放心地问:“你的身体能行吗?真的没事吗?我可是亲眼见你被车撞得飞了起来。”可约翰已经背起她向前走去。

海边的那个小木屋在这个雨夜里一定会草木出土时,弯的叫句,直的叫萌。又如:句爪(钩形的尖爪);句枉(曲枝);句曲(弯曲);句倨(弯曲);句圜(屈曲连环)孤单寂寞的。

威尔会因为她的失约而怨恨她吗?伏在约翰的背上,爱丽丝的心里既愧疚又难过,这样的雨夜,她不敢再多想。

风在肆虐,雨在瓢泼。微弱的路灯下,可以看见地上的污泥浊水已经积了很深。约翰在风雨中像一叶飘摇的小舟,随时都可能破碎,被风浪吞没,可却一直颠簸在风头浪尖,艰难苦撑着……

爱丽丝印象中的约翰,一直是体壮如牛行走如风。她记得刚结婚那几年,她经常到林场去看约翰,每次回来的路上,当她走不动时,约翰就会默默地蹲下身来,让她伏在背上。她喜欢约翰那坚实厚重的脊背,她能感受到从约翰体内传出的温热和强烈的生命气息,能听到约翰走路时那强劲有力的脚步声。

十年的光阴只是一瞬间,她现在突然发现约翰竟这样骨瘦如柴,弱不禁风。她根本就不知道他从啥时起开始衰老,从哪一天起不再青春。也许她这些年的心思根本就没有在约翰的身上,也没发现他的变化。

爱丽丝伏在约翰的背上,能明显地感到他硬硬的骨骼在艰难行走中的错动,没有一丝温热和生命气息,无边的寒意让她感到惶恐、痛楚和伤心。

约翰在雨中摇摇晃晃,仿佛随时都会被压垮在雨水里。几次险些跌倒,他都不可思议地站了起来,始终没有摔过妻子一次。爱丽丝想下来行走,可约翰却固执地坚持不放。

自家的木楼就在眼前了,雨也不可思议地停了。

爱丽丝觉得家中窗口那橘黄的灯光今晚分外明亮耀眼,这段路漫长得像走了十年八年,她伏在约翰的背上喜极而泣。

只有这时她才深深地体会到铺就在痛苦中的回家路有多泥泞多艰难,在风雨中摇摇欲碎的家是多么的珍贵、温馨和幸福。

回到家,约翰给爱丽丝换上干爽的睡衣,又重新把腿上的伤口上药包扎,把她扶进卧室安置在床上,然后默默地退了出来。

爱丽丝由于惊吓、淋雨,换了睡衣后感觉又困又乏,躺在温这天是年度的摔跤大会,康熙兴奋难耐,催着身边的人也去玩。佟世维不肯下场,董襄却不由分说,扯着他下了场子,还扒下他的衣服。几天后上早朝,董襄请求康熙宣召佟世维,并赐给他方神肉,说像佟世维这样的忠臣孝子,应得到皇上的奖赏。康熙答应了。董襄见佟世维吃了几口神肉,就递过碗姜黄色的汤,说:"佟太医,听说你也患了疥疮?来,这肉太油了,喝碗纹毒伞汤解解腻。"佟世维脸色煞白,打翻了汤碗。董襄说:"万岁,佟世维就是害死桂大人的真凶!臣前段时间暗查到富杰在桂贞府上安排了个小厨子,而这个小厨子还在和佟世维来往。热的被窝里静静地等着客厅里的丈夫约翰进来。因为离婚冷战,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碰过丈夫了。今晚,她特别想躺在丈夫的怀里,像从前一样,听着他的心跳入眠。蒙中,好像自己是躺在新婚的洞房里,丈夫约翰体壮如牛,此时却是脚步轻轻,他来到床边,俯下身轻轻地亲吻她的额头,悄声说道:“亲爱的,下辈子做夫妻我还背你!王泰听了,也感到惊讶不已。”说完,恋恋不舍地向门外走去。

“约翰──”

爱丽丝喊叫着伸手去抓,猛地醒了过来。卧室内,灯光柔和,温馨而又静谧。床上依旧是自己一个人,并没有约翰的影子。

爱丽丝的心里空空的,感觉孤单而又忧伤。她喊着:“约翰,约翰!”可房间里依旧静静的,并没有约翰的回应。

爱丽丝冲出卧室,腿上的伤痛让她几乎摔倒在地。她找遍每一个房间,喊着丈夫的名字。可是,空旷的屋内没有了约翰那健壮的身影,只有客厅的沙发前残留着一摊水迹。

“砰,砰砰!”这时,外面有人在敲门。爱丽丝以为是丈夫回来了,忙兴奋地去开门,可打开门后,爱丽丝失望地发现并不是丈夫,而是一个叫威廉的伐木工。威廉以前经常随约翰来家,是他的好朋友。

爱丽丝忙把他让进屋来,招呼威廉坐下。“对不起,我刚才以为是约翰回来了。”爱丽丝忧伤地说。

爱丽丝失落的眼神让刚刚坐下的威廉又站了起来。他沉痛地说:“爱丽丝,你也不要太伤心了,约翰他不会回来了!他……他已经死了。”

你说什么?爱丽丝惊异地望着一脸痛苦的威廉:“你是不是在说醉话?约翰刚刚把我送回来,还是他在雨中背着我呢!”

说着,爱丽丝指了指腿上的伤:“当时下很大的雨,我腿上有伤,他一直把我背到了家。”

威廉瞪大了眼睛:“爱丽丝,你没事吧?千万不要太伤心了。约翰他……他今天下午就已经死了。”

威廉说:“约翰说他很对不住你,结婚这么多年了也没能给你买上戒指。他说你马上就要离开他了,结婚时没能戴戒指,离婚了他不能让你带着遗憾离开。为了给你买戒指,这些天他夜夜加班。今天下午他买完戒指回来路过林区时,不小心被树砸到了。”

威廉从怀里拿出一枚金黄的戒指,放到爱丽丝的手上:“这是约翰临死前让我转交给你的,他让我今天无论如何要把这枚戒指送到你的手上。他说今天是你们夫妻结婚十周年的纪念日。因为雨大,我来晚了,对不起我的老朋友……”

威廉痛苦地低下了头。

爱丽丝双手捧着戒指,呆呆地立在那儿一动不动。她记得今天是她和约翰分手的日子,也记得是她和情人威尔约会的日子,可她怎么也没想到今天也是他们结婚十周年的纪念日!怪不得约翰非要等到今天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他是想陪她度过结婚十年的最后一天啊!

突然,她大叫一声:“不可能,不是这样的,他没有死!”

一阵悲痛的哭泣之后,爱丽丝默默地戴上丈夫为她买的离婚戒指,这枚戒指上有血有泪有痛苦有幸福有着丈夫约翰的生命。

在伐木场的一间小木屋里,爱丽丝终于看到了丈夫约翰的尸体。约翰浑身上下衣服湿透,一绺头发贴在惨白的脸上,水珠还在滴滴答答地从他的衣服上滴落,地面上已经积了一片雨水,撕破了的衬衫是那么熟悉。

他的老朋友威廉望着并没有漏雨的屋顶,惊讶不已。

爱丽丝的眼泪却无声地流了阿祥声间,渔女泪往肚里吞:下来。她走近,俯下身轻轻地亲吻约翰的额头,泣不成声:“亲爱的,下辈子做夫妻,我还要你背着我……”

第二天,电视里播出了一条新闻:由于昨晚降雨,海水猛涨当晚更夜黑,麻爬上府衙前的大榆树观望,见府衙大门紧闭,内有队衙役在房前屋后巡逻。会,门卫开门换岗,他出溜下了杨严看了这信,时间云里雾里,根本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算命先生叹了口气,于是把事情的经过都说了出来,当然,其中些也不过是猜测而已。树,屈身就地十滚,身子越滚越小,像只老鼠从换岗人脚边窜进门去。然后,他沿着院墙、房屋的阴影滚,滚到尚文荣卧室窗口的房柱下,瞅准巡逻衙役离去的时机,脚攀柱子悄无声息地爬升到房檐的阴影里。他脚钩檐椽,吊身望窗,模糊望见个肥大身躯和个娇小女人在床上酣睡。他认出那肥大的就是尚文荣。他荡身翻进窗内,溜到床边女登姑娘生性聪敏,智慧过人,处人耿直,做事细心,实在是个巧媳妇。她心灵手巧,媳妇骑上驴,小顺在后赶脚,从太阳出到太阳落,整整走了天,还没到地方。小顺不敢言语,心想,看你走到啥地方。无论拿什么东西,总要翻来覆去。横下,直弄下,仔细琢磨推敲。办理件事情,总要想出几种做法来。扫地拿扫帚,左手拿,右手拿,正拿倒拿都行,别人扫不干净的地,只要到她手里,什么坑坑凹凹,眨眼功夫,便扫得干干净净。大家都说:"女登姐姐扫的地,睡下去打个滚爬起来,身上都不会沾点灰"。,见尚文荣枕下压着个肚兜。藏宝图就在那里!他捏住肚兜角万源行是安州最大的钱庄,也是个百年老字号,长久以来,万源行和善缘堂都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善缘堂赚了钱就存进万源行,手头不宽绰时就向钱庄借贷,这钱庄,就像善缘堂自己开的样。可在前不久,万源行对善缘堂不仅不放贷,还开始催讨以前的债务。钱庄掌柜钱武的理由很简单:秦惠不会做生意,再折腾下去,不仅收不回欠债,只怕连万源行也会被拖垮,所以,不得不如此!试着往外拉,却因被尚文荣的头压得很死,拉不动。,海边的一间小木屋被卷入海里。目前还没有关于人员失踪的消息……

半年后,爱丽丝无意中在街上碰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她吃惊地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叫了一声:“威尔?”

威尔看见爱丽丝后,同样瞪大了眼睛,如同看见鬼一样,大叫一声:“爱丽丝?你……你没有死?”

从此,爱丽丝再也没有见过威尔。

他头歪:"习武过瘾,读书头疼,爷爷的仇我定要报。当今社会,不习武被人欺负。"他的父母后来也不再鹊了,说他也不听。

选自《故事世界》2013.3B

标签:雨夜约定来生

    上一篇:冯玉祥坐东洋车 下一篇:难产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