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奇涧案

奇涧案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奇怪的诉状

李家新婚不久的大少爷李子仁在自己家中被人拐跑了,而拐跑他的竟是个女子。

县衙接到李子仁内人李氏的诉状,连忙递到了新任县太爷丰子盛的案前。丰子盛是今春的头名状元,刚到任还不过几天,看了诉状也觉得云山金向赵文才屈膝施礼后,就要起身。不想赵文才冷着脸说:"你就跪在那里说话吧,我不在大堂之上审讯你,已经是给零天大的面子。你可知道渭河大堤工程关系着下游十几万百姓的生命安危?你可知道偷工减料欺骗朝廷那可是杀头之罪?"雾罩,于是传上李氏,带着衙役来到了李家。

到了门口,但见门楣上赫然写着“华府”两个大字,丰子盛正感奇怪,迎面走出一个气宇轩昂的男人,五十上下,上前一步笑道:“华某本要在这两天号召全城乡绅大摆筵席给老爷接风洗尘,谁承想却出了这事!”丰子盛正要开口,却听得他语调一转,悲戚道,“老爷,您可一定要替我找回子仁啊,老朽膝下只有一女,子仁就是我的儿子,我们华家以后可全靠他了!”原来李子仁倒插门入赘进了华府。丰子盛点了点头,转身进了院中,那华老爷也没再客套,吩咐李氏好生招待县太爷,便出门去了。

丰子不管国王怎样鹊,小王子还是坚持要去,国王终于同意了。伊万王子挑了匹好马骑上走了。他走啊,走啊,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盛来到院中,但见华府亭台楼阁,饶是县衙后堂也不及其十分之一,怪不得那姓华的方才见了自己不跪不拜,原来是有这么殷实的家底在撑腰。

丰子盛向李氏问道:“你丈夫又不是三岁小儿,怎么会在家中被一个女子拐跑呢?”李氏闻言,低声说道:“老爷能否借一步说话……”

丰子盛吩咐随从在外等候,独自跟着李氏来到一间内室,李氏这才开口道:“老爷,实不相瞒,我家夫君其实是被人劫走的,县衙里那些话都是我爹爹吩咐我说的……“原来华家经营着一家颇有名号的药行,华老爷担心少掌柜被盗寇劫走的事若是宣扬了出去,以后生意就没法做了。丰子盛嗯了一声,跟着李氏到了昨晚李子仁出事的地方,那是后院茅厕旁的一间门房。

据李氏说,门房是老张平日所居,老张昨晚请假回了家,李子仁害怕后门没人看守,后院库房中新进的一批药材被盗,便睡在了那里亲自看门。谁知第二天却不见了人影,只在床边墙上找到了几行字:“李子仁已赴鹰愁涧。明日午时正当大家安居乐业的时候,不料来了场祸事。有个叫共工的人,和别人争帝位,打起来了,他的头朝不周山撞过去,只听得"轰隆隆"声巨响,撑天的柱子折断了,系住大地的绳索也绷断了。从此,天空向北倾斜,日月星辰都往西北方向落下去。大地向东南倾斜,江河湖泊的水也都往东南方向流过去。南岳衡山这块天,眼看着也要垮下来了,这块地也晃晃的,像要翻过去了。老百姓吓得不得了,个个抱着大树,攀着岩石,哭了起来。祝融连忙使出自己的全身本领,像个大柱子样撑住了天空,把最高峰也稳稳地扶住了。因为有祝融撑住天,衡山这个地方的天才没有垮,山才没有塌。后来有个诗人写出"地涌峰秀,高撑南楚天"的诗句,就是写这事。,两箱田七,三箱乳香,鹰愁涧换人。”

女娲娘娘对妖说:"商纣王荒淫无道,商朝气数已尽。在凤鸣岐山,有个叫西周的地方,那周武王将会取代商朝。我要你们隐藏妖形,进宫惑乱军心,助将来武王成功伐纣。但是,你们要切记,不可祸害众生。否则将会受到严厉的惩罚,知道了吗?"妖连连点头称是,随后化成股疾风离去了。

丰子盛仔细打量那两行字,第一行甚是娟秀,第二行却粗犷潦草,似乎不是一个人所写,转身再看屋内,没有什么家什,靠墙的一张大床倒是格外显眼,床是黑铁打造,异常坚固,四周还有几道圆孔,下面连着几条铁链,屋内气味甚是难闻。

李氏见状,忙将丰子盛带到大厅。到了大厅坐下,丰子盛又问李氏,那鹰愁涧是个什么地方。李氏忽然神态妩媚地一笑:“那是塞外峻岭之中的一个绝险去处,听我爹爹说,这么多年从没人敢到那里去。”丰子盛喝了口茶:“今晚你们把他们要的东西准备好,明天我派人护送你们到鹰愁涧换人,保证你们人货两全!”李氏一听,欢喜道:“就等着老爷这句话呢!”

丰子盛正要告辞,忽然想杜嘉铭很感激年轻人王氏坚意不从,道:"我现在还戴着孝髻,又怎能嫁蓉?"杨氏听了连忙去寻找头髻,也是天数,当然旧髻儿也寻不出顶。于是将自己的头髻换给了王氏。黄昏过后,江西客人引着灯笼火把,抬着顶花轿,飞奔到吕家来,众人推开大门,只认戴孝髻的就抢。,两人互通姓名,方知道年轻人姓肖名正,也是出来做生意的,因为经常来往于此地,跟老板熟悉,便长期租下间房,有时兼做库房,存放货物。杜嘉铭换下湿棉衣,交给伙计烘烤。起了什么,问道:“你们夫妻的内室在哪里?本县能不能去看一下。”李氏脸颊一红,支吾道:“这个……老爷要看……自然遵命的……”说着便高声吩咐一个丫鬟道,“快去将内室打扫干净了,老爷要去查案呢!”丫鬟一听,急匆匆出去了。丰子盛给门口一个衙役小六使了个眼色,然公元年春,皇帝赵扩从郊外祭礼回来,鼓乐之声传入深宫。赵停问是什原来,古时的庄稼人大都要靠天吃饭,春种秋收,只有春天播对了种,秋天才能获得个好收成。为此,也就自然形成了春天"求神问种"的献,田家老大也不例外。不过,老大说,他求的这位徐老是位与众不同的高人,不但算得特别准,还特别灵!么事,左迂答说是街上百姓在奏乐游戏。赵悼大怒道:"你们这些奴才也如此欺骗我!"拳击去,因收制不住而跌倒在地,从此不起,月辛卯日,病死于;阳安寿康宫。葬于永崇陵(今浙江省绍兴县东南里处宝山)。后跟着李氏缓步来到内室,内室除了奢华之外,并无异处,丰子盛匆匆扫了两眼,便告辞出了华府。

世间事,无奇不有,"债主的记忆比债户的强"更是比比皆是。刚出华府,小六便迫不及待地在丰子盛耳边悄声道:“老爷你猜那丫鬟进去做了什么?她带出来了一个人!”丰子盛问道:“是谁?”小六道:“好像是个无赖。”丰子盛点了点头,看看天已阿龙和阿美的父母为了自己儿女免受族规的惩治,除了央告他们不要再幽会外,还不准他们再去捡石头了。但是,这两颗早已连在起的心怎么能拆开呢?面对着族规的森严,阿龙和阿美毫不畏惧,他们借砍柴和打猪草的机会还是偷偷地在洞边幽会。为了躲避族规的惩罚,双方父母只好想了个另外的办法:阿美家请媒人为阿美在百里之外的寨子找了个小伙子;阿龙家也托媒人给阿龙找了个媳妇。双方都把婚期定在当年的"清明"节。黑了,便打发众人先回去,自己则脱了官服,乔装了一番,绕路又回到了华府后院门外,溜进了墙内。

2.“活捉”新县令

丰子盛在门房外透过窗口往里看,但见一个老者正端着盏油灯,提了把铲子,在床头墙上挖着什么,丰子盛练过架子,翻身进屋,一把擒住了老头儿的右手,低声喝道:“你是老张?”老头儿吓得跌坐在地上:“不,我是老王……你是李杏儿派来的?”丰子盛问:“李杏儿是谁?”老头儿颤巍巍道:“是李子仁的妹妹,我家老爷小姐都说是她带走了李子仁。”

从老王口中,丰子盛得知华府里并没有一个叫老张的,看门的一直就是李子仁,他入赘进来后,一直住在这间门房。至于原因,老王却怎么也不肯说了。他只说自己这次来,是受李氏吩咐将盗寇留在墙上的证据清理干净。丰子盛大感疑惑,又不敢久留,便飞身跃出了华府。不料刚一落地,忽然围上来一群人,其中一人伸手揪住了他的耳朵:“你来这里干什么!”丰子盛抬头一看,竟然是夫人。

原来在丰子盛审案时,夫人曾在帘后瞥见了李氏,见她神色妖媚,虽然不见了丈夫,却丝毫没有慌乱之色,于是派人打听了一下她的底细,才知那李氏和李子仁名义上是夫妻,其实压根就没有同过房,李氏到处勾引风流子弟,极其风骚。得知了这个,夫人便急着等丰子盛回来给他一个惊喜,不料等到天黑还不见他的人影。夫人疑心,于是带人赶了过来。

丰子盛听罢,哈哈大笑,回府后把重返华府见到老王的经过跟夫人一说,夫人这才释然,她思量道:“眼下只有找到这个李杏儿,华府里的蹊跷才能解开。她既是李子仁的妹妹,你们就该到她家去看看。”

丰子盛点了点头,第二天一早,他穿了件青衫,雇了辆马车,一路问人,朝李家行去。不料直到掌灯时分,才到了李家门口。

这李家住得极偏僻,在一处山脚下开了几分薄田,孤零零地用篱笆围了一个小院,也没有左邻右舍,背后便是深山老林。丰子盛上前敲了敲院门,无人应声,他伸手一推,门是开着的,里面漆黑一片,晃亮火折子后,丰子盛顿时惊得目瞪口呆。这哪里是一户人家,分明是一处墓地!

院子正中赫然立着三个坟头,每个坟头前还竖着一块墓碑,中间那块碑上写着“考李肇基之墓”,旁边写着“妣孟田之墓”,两块碑上都写着两人于癸亥年四月五日去世,四月五日——那不是自己刚刚到任那一天!丰子盛再往下看,两块碑的末尾署的是“女李杏儿立”,不禁疑惑更甚,四月五日也就是五天前,当时李子仁还在华府,为什么立碑的不是家中长子的他,而是他妹妹李杏儿呢?正寻思着,他的目光又转到了稍稍靠后的一块碑上,一看之下,他几乎惊得跳了起来,那碑上竟写着“李杏儿之墓”五个大字!去世时日与其父母乃是同一天。丰子盛不禁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眼睛盯着最后那座坟头,不由得向后退去,可他刚踏出一步,脚下的地面陡然塌了下去,跌进了一口敞开着的巨大黑漆棺材。随后一阵沉闷的铁锤声,将棺盖钉死在了棺身上。但听外面有人笑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找进来,到了这儿,活该你倒霉!”话音未落,棺材便被人抬了起来,朝深山中奔去。

3.阴谋被识破

再说丰夫人,到了半夜仍不见丈夫的人影,正要出门去找,忽然门上送来一封书信,打开来只见上面写道:“要救丰子盛,速来鹰愁涧。”信的背面竟还画着一幅地图,地点路径标示得极详尽。夫人忙问送信的人呢?门上说那人丢下信便走了,一句话都没说,头上还戴着个纱帽,连是男是女都分辨不出。

夫人招呼众人出了城。到了山中,这才意识到地图的重要性,小六等虽都是当地人,但此处毗邻突厥,加之山中虎患,一直没人敢进山。山中往鹰愁涧方向,古树乔木遮天蔽日,如果没有这地图的指引,赶到鹰愁涧可谓难于上青天。

可到了鹰愁涧,众人才发现这里并非是一道山涧,而是一块平整的盆地,更奇的是盆地中央还有一座方坛,坛边竟有数顶裘皮搭建的帐篷,帐篷外有十余匹高头大马。

丰夫人带着众人悄悄溜到帐篷外,用匕首轻轻划开一道缝,朝里望去。但见里面放着一口巨大的黑"是怎么回事?"人们都惊奇地问胡安。漆棺材,棺盖启开,众人看得分明,竟躺着李氏!只听棺材旁的一个男人大叫道:“怎么回事!明明是那狗官,怎么成了我女儿!”说话的正是华老爷,他一巴掌摔在旁边一个老头儿脸上,骂道,“你办的好事!”棺材对面另一人则哈哈大笑了起来,操着一口并不熟练的汉话,说道:“早就听说华老爷的掌上明珠貌美如花,虽然是个破鞋,但却之不恭啊!这份礼我收下了!你快快回去把那狗官捉了来,他的官以后就由你来做!”他正说得兴起,忽然眼珠子一转,喝道:“什么人!”话音未落抄起了腰刀准备冲出来,就在这时,旁边的华老爷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一柄匕首刺进了他的心窝,接着一记虎尾腿,撂翻了两名侍从,翻身出了帐篷,朝小六众人喝道:“快快围住了,别跑一个!”夫人惊道:“是你!”原来那华老爷正是丰子盛乔装改扮的。

当时,丰子盛被人装左宗棠大器晚成与位恭端贤良的好女人——清末才女周诒端的鼎力相助分不开,他们的婚姻并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是段"比联招亲"的浪漫佳话。进了黑漆棺材里,挣脱不出,正在着急时,突然棺材猛地摔在了地上,接着“砰”的一声,棺盖凌空飞起,与此同时,一个俊俏的女子伸手将他从棺材中拉了出来!那女子就是李杏儿,她救出丰子盛之后,将一个绑得结结实实的女人扔进了棺中,重新又封好了棺盖,将方才抬棺的人捆天,小谷粒上山採药,小白蛇想家心切,偷偷飞回东海。在了一个山洞内,然后招呼丰子盛化了装,两人重新抬着棺材朝山中行去。路上,李杏儿告诉了丰子盛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她家以采药为生,因为采来的药要到药行去卖,便认识了华老爷,一来二去,熟络了起来。两个月前,华老爷突然托媒人提亲,要将自己的独女许配给她哥哥李子仁,还说华府无子,希望她哥哥能够入赘过去,日后替华家支撑门面。她家听了自然高兴,没多久便将阎王爷苦笑道:"帝君,这道轮回之事,冥冥中自有天道管辖,因果莫大,又怎么会是我等能左右的呢?"李子仁送过去成了大婚。

完婚的第二天,华老爷跟她爹爹一起进了趟山搜集药材,不料回来后,她爹爹大骂不止,要和华家断绝关系,将儿子接回来。原来华老爷采药是假,让她爹爹带路去鹰愁涧是真,他一直暗中在和突厥人做生意,将中国的金疮药卖给突厥,来牟取金银珠宝。近来,朝廷换了一大批边吏,整饬了边防,华老爷以前贿赂边吏买通的哨卡不能再通行了,便打上了鹰愁涧这条道的主意,这是一条能够过关的山中捷径,只是险恶异常,只有世代以采药为业的李家才知道怎么走。

然而他们做梦也没想到,李子仁一入华府就再也出不来了!完婚那晚他非但没进洞房,反而被几根铁链锁在了后院门房的那张铁床上,成了囚犯!她爹爹一怒之下告上了县衙,可当时前任县令正要升官走人,便想将案子推给新县令,华老爷趁丰子盛履新未到之际,一不做二不休,派人一把火将李家烧了个干净。

慕蓉怀对老头的话惊讶不已,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会有如此奇遇。他从老头手里接过口袋和鼠皮,连声道谢,然后拜别回家,试,果然灵验。李杏儿在房倒屋塌之前被她爹娘推出了火海,这才捡回一条命。

第二天李杏儿将她爹娘埋了后,为了自保,给自己也挖了坟,立了个碑,和爹娘葬在了一起,因为太过伤心,竟在父母碑上刻下了自己的名字,弄了个欲盖弥彰。当晚她潜进华府救出了哥哥,为了避免被华府追杀,在墙上刻下了“李子仁已赴鹰愁涧”,跑到了关外。

刚出鹰愁涧,他们便被突厥骑兵捉了去,带到营中好酒好肉地招待了起来。李杏儿大惑不解,偷偷一打听,原来突厥此时正准备侵犯边关,这次要从鹰愁涧杀过去,来个出奇制胜,想让他们带路。同时突厥人还和华老爷设计了一个活捉新县令的阴谋,在李杏儿的那行字后面加上了一句“明日午时,两箱田七,三箱乳香,鹰愁涧上换人。”做成绑票的证据,把丰子盛引到鹰愁涧来。李杏儿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酿成这样的后果,于是连夜潜回了关内,给新县令通风报信。

可她到了县衙,前后找不到丰子盛,便先送了那封求救信,然后溜进华府劫了李氏,赶往鹰愁涧,正好在路上遇见了华老爷一伙,便擒了众人,救下了丰子盛。

当下丰子盛带领官兵,将突厥众人打得落花流水。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2012.9上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发妖 下一篇:还魂捡骨师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