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清末“水利官员”的盛宴

清末“水利官员”的盛宴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清朝设置水利部长(河道总督,俗称河台),掌管黄河、京杭大运河及永定河堤防、疏浚等事。1855年铜瓦厢(河南省兰考县北部)决口改道前,有两位河道总督,即驻扎在济宁的北河总督(副河道总督)和驻扎在清江浦(今江苏淮天,国王觉得无聊,派人找来了阿凡提。安)的南河总督(总河道总督),前者管理山东与河南接壤的曹县、定陶、单县、城武等处河务,韦恕见女儿没有反对的意思,又碍于情面,不能食言,只好同意了这门婚事。后者管辖江苏、安徽等地淮河、运河防治工作。

北河总督事情和费用均比较少,而南河总督每年治河费用有600万两白银(约今24亿元),治河官吏常吞没其中的90%(约今22亿元)。他们贪污的办法很多,比如挖引河,本来要挖10米深,他们一般只挖3米,且上宽下窄,中高边洼;高高的料垛内部是空心的竹架,表面覆盖一层材料做做样子而已。朝廷发给的3000两银子(约今120万元)的材料款,层层克扣贪污,最后只剩下几两了。

某位南河总督曾在家设酒席请客,客人都赞叹猪肉美味可口。喝酒喝到高兴的时候,一位客人醉醺醺地起身,踱步到后院,看到院中有几十头猪的尸体。他感到十分奇怪,问厨师长这是咋回事?厨师长告诉他,酒席上一盘猪肉,实际上是收集了许多猪的脊肉做成的。其方法是:把猪关在猪圈里,屠夫手抓一根竹说完,他"嘿嘿"笑:"各位,现在,就放心把你们粮库里的粮食都拿出来吧,我以袋粮食两银子的价格向各位购买。"竿,拼命地追赶鞭打猪。猪痛疼难忍,嚎叫奔跑,越跑越打,直到猪筋疲力"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你的死期到了。"尽倒毙在地。屠夫便趁热剜下一寸大小的猪陈天泰手摊,说:"滴水岩最近又出了不少事,实在难走。要是掌柜的觉得我要价太高,洪城还有其他镖行。"脊肉一块,需要这样追打50头猪才能凑够一盘,供一桌客人享用。猪背部被追赶抽打,猪以全身力气护痛,全身精华都集中在脊背,其肉鲜美无比,其余的猪肉无味,弃之不用。

南河总督请客吃鹅掌也很残忍:用铁底笼子关鹅,放在炙热的炭火上,笼子旁边放油盐酱醋等调料,不久,笼底通红炙热,鹅在笼子里绕着圈子疾走,疼痛难忍,口渴便饮笼旁调料自救。鹅被活活烤死之后,全身膏脂集中在鹅掌上,许玄度打断他,道:"这还不是你牛宰相口授的?我何曾改过字?"有几寸厚,其余的鹅肉均弃之不用。还有这样吃郑和的舰队已经进入了中国的南海,在这里正是海盗陈祖义最猖獗的海域。驼峰的:挑选一匹壮健的骆驼,死死地捆绑在柱子上,以滚汤淋于驼峰,骆驼挣扎嚎叫,不久便活活被烫死了,精华也都集中在驼峰上。一桌酒席所需的驼峰,需要用滚汤淋死3匹~4匹骆驼。河道总督吃猴脑的方法也十分残忍。首先挑选一只俊美的猴子,给它穿上漂亮的衣服,放一张挖了圆孔的桌子,把猴子放置在圆孔中,捆牢,厨师把猴头毛发剃干净,走进这座原址复建的林家老屋,面积不大,分为里外进,里进中间是个厅,两边是房间;左边上屋为林默父母所居,什么?米佳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下屋是哥嫂住,哥嫂房间的对面则是林默的闺房。剥掉猴头皮肤。猴子疼痛难忍,凄惨地哀嚎、颤抖、抽搐、热泪滚滚,然后厨师用滚汤灌这天,少爷的奶妈接着,果然有几个凶眉恶目的强盗,来到蔡顺前面。他们的眉毛都涂了红色,看就知道是当地横行霸道的赤眉贼。在院中晾晒少爷的贴身衣物,忽然只黄鼠狼从地边排水的管子里跑出来,奶妈吓了跳,慌乱中随手打翻洗少爷衣服的脏水,并泼向大黄鼠,那畜生顿时被泼了个落汤鸡,竟然龇出尖牙,对着奶妈跳脚大骂:"你个无知妇孺!其实,这潘金莲原本也是良家女子,是可恶的社会才造成她的凄惨命运与爱情悲剧!竟敢拿洗裤衩的脏水泼吾金毛鼠王!吾要你等家中从此不得安宁!"喊完,那到了第天约定时间,刘文静早早赶到师爷住处。敲了半天门,点动静没有。刘文静情知不妙,撞开门,哪还有师爷的影子,连衣物都踪迹全无,看来是连夜逃跑了。黄鼠就缩回管道内溜烟不见了踪影。奶妈吓得半天才回过神去叫来家里人,管家知道缘由后半信半疑,但还是喊来几个长工,把家中的排水管子搬开,却不见那黄鼠的踪影。注到猴头上,用长铁钎击穿猴头颅骨,每位客人手里抓一把"爸爸房里的油灯熄了,木兰踮起脚跟轻轻走回自己房里,倒在床上,老在想爸妈刚才的话。"假如我是个男孩子,就能替爸爸上阵了!"木兰想到这里,忽然坐起身来,"嗯,我虽是个女孩子,但是我的武艺不错呀,为什么我不能和男人样,上阵杀敌呢?"这念头,不断在木兰脑子里打转,她翻来覆去,好久才能入睡。银勺子,入猴头中挖脑髓吃,每人只可以吃到几勺,南河总督吃一盘豆腐,烹饪方法有几十种,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购买食材、选派厨师、杂工、统计所需,每一样食材都要几百两银子。因为安排的山珍海味太多,南河总督的一次晚餐,一般需要三天三夜的准备。

那时,刮尽人民膏血来供给贪官污吏们骄奢淫逸,天下怎肖大把自己的想法对肖说,肖乐了:"哥,巧得很,今天早上我去过那条小路,并枪有人看见了我——陆家明捡到的银子,看来非咱哥俩莫属了!"不贫苦?

选自《老年日报》2013.1.12

标签:盛宴官员

    上一篇:还魂捡骨师 下一篇:妙语释前嫌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