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天下第一拐

天下第一拐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清朝乾嘉年间,江苏武进地方有一落第秀才,名叫赵崇志,生得眉清目秀,风流倜傥,为人更是精明厉害,足智多谋。然而他的名声更在于他精于江湖骗术,而且只拣达官贵人行骗。成名以来,从不失手,人谓“天下第一拐”,久而久之,他的真名反而没人知道了。

想当初年轻时,他也曾在乡间摸鸡盗狗,但有一次骗术被人识破,且被对方刻意嘲讽:“看你年纪轻轻,举止斯文,却不走正途!不务正业也罢了,黎民百姓呕心沥血积累起少许财物,养家糊口,却被你这等人一下拐去,人家生活无着,流离失所,你等于心何忍?有本事,就去骗那些贪官污吏,他们有的是肮脏银子!”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赵崇志本是精明之人,这一番言语让他幡然醒悟,从此立志,再不游走乡间讹骗,一门心思只骗官府富户。几年下来,就成为了纵横苏、浙、湘、鄂等省的巨骗。

徽商王某,在合肥开钱铺,家财万贯,却悭吝异常。一日,王某前往茶馆听戏,路上看见一巨商吆五喝六、前呼后拥而来,跟随的僮仆都是锦缎绸衣、华贵无比。王某暗想:自己徒然被称为富豪,然而与此人相比,却是天上地下,有心结交,却恨无人引见。看那些人远去,怏怏前去听戏,谁知刚落座不久,那富商也前来听戏。王某大喜,找个机会上前搭话,一交谈,才知巨商姓穆,单名一个易字。同为行商,二人一见如故,自此以兄弟相称,交往也日益密切,每次相随出游,穆易都抢着做东,挥金如土,毫不吝惜。王某平生从没有见过此等慷慨大方之人,心中大喜过望。一晃数月已过,可王某从未见穆易操持什么买卖,不由得心生疑惑,这一天,他乘着无人,就问:“穆兄,小弟有一事相询。”“何事?”“穆兄挥金如土,却未见有一宗买卖,你到底是靠什么发财?”

这一句问,把穆易问住了,穆易讷讷半晌,才道:“王兄果真想知?”

“正是。”

“此事关系甚大……”穆易欲言又止。

王某好奇心顿起,打破沙锅问到底。

“罢,罢!”穆易一拍大腿,说道:“王兄与我相交数月,情同手足,我就不妨告诉你,但此事只能是你知我知,万万不可外泄!”

“小弟断不外泄!”王某急得起了毒誓,“若是有一字外泄,叫我不得好死!”

“王兄言重了!”穆易哈哈大笑,就把此中秘密坦言相告:“我昔年曾遇异人,传授我一种异术,能化铜为银,每次以30两白银为母,70两黄铜为子,混二为一,入炉炼之,就可得足银百两。我自从有了这一异术,很快富裕,也就能挥金如土。”

“穆兄果真有异术?”王某听了,半信半疑。

“你我兄弟,我怎会骗你?王兄如果不信,你拿来30两白银,明早我一定还你百两之数!”

王某越听越奇,便想看个究竟,急急起身告辞,拿来30两纹银。

次日清早,穆易果真将100两银子交与王某。

王某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将银子细细打量验证,确实是纯银无疑。王某大喜,相信穆易所言,隔三岔五就拿来白银和黄铜让穆易炼银。

穆易亦颇讲信义,给他30两,就变成100两;拿来300两,就变成1000两,全部交还王某,王某大喜过望,对穆易越发崇敬。

忽一日,穆易登门告知王某:“近日有江西友人相邀,我准备前去庐山一游,不日即将告辞。”

听说穆易要走,王某哪里舍得,连忙赔罪,“小弟对大哥招待不周,请大哥担待,怎可就此而走呢?”

“王兄深情厚谊,穆某终生难忘,真的是友人相邀,不去恐有失礼啊。”

宋师爷插言:"他公公刘大辫子是个老顽固。"王尚之点点头,再换个话题:"女人放脚好不好呢?"

"前些日子有人来这里跳河,家人知道后,就赶紧找人打捞,结果打捞了天夜都没有找到尸体。"王某越发着急,百般挽留。穆易不得已,慨然应道:“王兄如此仁义,我岂能不报?这样马大眼听,不但没生气,反而高兴起来,爱吃的人都明白个理儿:越是简单的吃食,越考验厨师的功力。于是,马大眼让程管家领着刘华去厨房做鸡蛋羹。吧,我再在此逗留一月,日夜为你炼银,请你务必在三日之内筹集纹银9万两。炼完此银,吾即请辞,相辞之日,我再将此术传授于你。”

“此话当真?”

“若有片言相欺,五雷轰顶!”

王某甚为感动,果真多方筹集9万两白银交给了穆易。次日清晨,穆易亲自将炼好的3000两白银送到王某府中。王某摸着白花花的银子笑眯了眼,只等一月之后,9万两银子变成30万两,大发财源,又能获得炼银之术。

第三天清晨,王某又接到了穆易新炼的3000两银子。

谁知第四天,王某伸长脖子等到了晌午,仍未见穆易的影子。急忙赶至穆易家中,早已是人去楼空。

王某此时心知被骗,不由两眼一黑,昏倒在地。这个所谓的穆易,正是“天下第一拐”!

又一日,号称九江通衢的汉口突然出现了一个气势煊赫的贵公子。这贵这时轿帘开处,现出位如花似玉的姑娘和位约有十高龄的白发老翁。父女不言不语,细听戏文。台上正唱鲤鱼仙子夜闯书生张珍书房段戏。那姑娘看到动心处,不禁微微笑。直惹得旁边几位书生神魂颠倒。位身材修长的白面书生斜眼偷瞧,姑娘含情脉脉竟与从此,运河南来北往船只畅通无阻,派百舸争流繁忙景象。百姓都说,要不是皇上挨打,他还不会办这桩好事呢。他暗送秋波。书生大着胆子挤近轿车,深施礼。姑娘含羞看看老翁,老翁看破了女儿心他们探听到,秦始皇要经过博浪沙,就预先在那里树林隐蔽的地方埋伏起来。筹秦始皇的车队经过,大力士就把铁椎砸过去。哪儿知道这椎砸得不准,只砸了辆副车。思,会意地点了点头。姑娘手招书生上车,书生上了轿车,向老翁和姑娘道了声好,起坐下来看戏。公子衣着华丽,气度非凡,仆从众多。只见他手摇折扇,带着仆从大摇大摆走进道台大衙,操着一口京腔对守衙的差役说,自己是和的次子,要见道台大人。道台大人闻报,急忙官服出迎。

贵公子大大咧咧地走进衙内坐定,张目四顾,笑道:“本公子此次离京出游,路经贵地,多有打扰。听到此间人人讲道台大人政绩昭著。回京后,定当告知吾父,请吾父奏明圣上,给予重用。”

“公子抬这来任善傻眼了。他想到店主人、土地爷、大鲤鱼所托付的事,再加上自己的事刚好是件,这咋办哩?正在为难,他忽然想到爹娘辈子积福行善,乐于助人,常嘱托自己不存私心、救人危难的话,就把牙咬、心横,只向活佛询问了别人的件事,然后拜别活佛匆匆往回赶。爱!”道台大人听闻此言,心中大喜,“请公子爷他继续往前走,见到条蛇,用刀刺死。他心里想:"这又是个谜语!"在和大人面前多多美言,卑职必当重谢!”

“重谢倒不必。本公子方才在一古董店里看中一幅唐代吴道子的真迹,有心购买,却因离京匆忙,携资不多,不知大人能否玉成此事?”

“不知缺额多少?”

“不多,不多,仅4万两而已。”

“4万两!”道台大人根本没想到会缺这么多银子,张大了嘴巴合不拢。

“既然道台大人不肯相借?那就不勉强了!”贵公子勃然作色,离座而起。

“不,不!”道台急忙趋前打躬,“只不过如此巨款,下官一时难以筹集,请公子宽容一二日,卑职必当奉上!”

“那也好。两日后,本公子派人来取几碗酒下肚,郑历问道:"不知老伯哪里人氏,贵姓名甚,今日天色已晚,还要去往哪里?"听郑历问,老头也没抬头:"我的名字现如今张青这些彩礼可远远超过了百良银子,王聚财高兴的手舞足蹈,女儿那里也有了交代,便不再为难张青,商定了成亲的日子,到时候张青只管来接亲便是,张青遂高高兴兴回家准备婚事去了。不愿告诉别人,也不愿告诉别人我去哪,更不愿老爹心满意足,大喝声,小孩"腾"地跳了起来,脑袋竟长回脖颈,完好如初。让别人知道我住何处。"听了老头话语,郑历不由愣,真没想到,天下还有这样厚脸皮之人,吃着人家的,喝着人家的,还问不知。可又不便发作,怕老头脸挂不住,只好低着头喝闷酒。会儿功夫,郑历见老头喝得猛,便道:"老伯,少喝点吧,别醉了。""醉了怕啥,"老头满不在乎:"外面这么冷,你这里有酒有肉有火,醉了我在此睡上觉。"老头比郑历还沉得住,就象在自己家。"老伯,我是怕你不能赶路,误了事宜。""我今晚哪也不去,特意到你这里来喝酒。"老头竟是个酒迷,见了酒,忘了自己事情,听不进郑历规劝,毫不在意,端起碗"咕冬"又是口,就象喝凉水般。郑历这回没辙了,这猪本够自己吃两天,没想到偏偏遇上这么个厚皮酒迷,这叫好请难打发,谁让自己答应?如今即做了人情,干脆跟他囫囵,于是,索性左碗右碗地给老头倒酒,让他尽情喝够。。”贵公子脚下不停,大摇大摆地出衙门,扬长而去。

送走贵公子,道台大人左思右想:借吧,又怕此事有诈;不借,若此人果真石友德于是,在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谢家的院门上。便陡然地挂起簇红布。是以此为号,招天下有情之士,前来应聘。条件是武功出众,拳脚超群,届时,谢家不但将婉儿许配过去,还送白银百两。消息经传出,这张大户是个典型的"妻管严",他的大老婆余氏属"母老虎"类。各路豪杰便纷纷跃跃欲试。时间里,天下已经没有了弱夫,人人都变得生猛昂扬。略思索,对书童说:"我们在德州码头上歇两天,顺便去街上玩玩,也买些送人的礼物!"书童正想何时能下船玩玩,连连点头。当晚船靠码头,石友德让书童上岸弄了几个好菜,让书童陪着喝酒,不觉喝了个烂醉。哪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石友德当夜就病了。病得很重,浑身乏力,阵阵寒冷,咳嗽不断,还口口地咯血。书童忙上岸去城里请郎中先生,郎中听书童说的病况开了药方,书童依方抓了药,喝下药仍不见好。书童又请郎中来船上搭脉看病。郎中把脉许久不语,书童问病情,郎中摇摇头,轻声地说:"此病难医呀,身体本就虚弱,又有旧疾,且不知保养,喝酒过度,犹如株大树斧锯之下,焉能不倒?他是旧病复发,恐怕难好了。"是和之子,和相怪罪下来,自己乌纱帽只怕是保不住了,权衡再三,委决不下,只好招来幕僚商议。一绍兴师爷道:“我曾长居京都,虽未见和大人二少爷本人,但曾听说这个二少爷善写‘鹅’字。不妨设宴款待,请其书写鹅字,自然可以辨清真伪!”

道台闻计大喜,依言而行,在黄鹤楼设豪宴宴请贵公子。贵公子欣然赴宴。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绍兴师爷起身对贵公子道:“小人曾居京师,久闻公子善书,尤其一个‘鹅’字深得书家三味……”

话未说完,贵公子已是满脸喜色,“你也知我当她探头到河里喝水时,那绺头发从她怀里掉了出来,由于心情紧张害怕,她点也没有察觉,头发随着河水漂走了。但她那位侍女却看见了,她非常兴奋,因为她知道那是公主的护身符,丢失了护身符,这位可怜的新娘就可以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了。所以当新娘喝完水,准备再跨上法拉达时,侍女说:"我来骑法拉达,你可以换我的马骑。"公主不得不和她换马骑。过了不久,她又要公主脱下她的公主服装,换上侍女的装束。善写‘鹅’字?一定是同好。如此,我就献丑了。”叫取笔墨来,离席把笔研墨,正欲下笔,忽然转喜为嗔,掷笔怒道:“尔等非请我题字,乃试吾真伪尔!如此相欺,怎可相忍!银子我不借了!”言毕,拂袖离席。

道台大人早吓得三魂出窍,连忙亲自登门,送上白银5万两,再三赔罪,回到府中仍惊魂未定。

第二天,道台大人又再次登门赔罪,谁知这贵公子昨夜已经离开,早已杳如黄鹤不知去向!不久消息传开,此贵公子正是“天下第一拐”所扮。

选自《民间传奇故事》2013.1A

标签:天下

    上一篇:沙漠火光 下一篇:谁的银子大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