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山道奇遇

山道奇遇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不会儿,猪便成了白条猪,滚圆的横在案板上。张屠户围着猪看了看,仔细瞧了眼半吐出来的猪舌头,望着刘老疙瘩说了句:"这猪有豆。"

几年前帮人开车拉原材料,我几乎天天早出晚归,总是黄昏时分经过那段陡峭崎岖的山道。山里头人烟稀少,交通基本靠走。进城串亲访友的老乡到了公路边上都喜欢截车顺路捎上一段。别人我不知道,反正我是很乐意载上他们,因为可以有个人和自己说说话,排遣寂寞和无聊。

也有不主动搭车的。那是个女孩,总在周末看见她蹲在路边歇息。大概身体不好,脸色苍白,喘着粗气。我就把车停在了她身边,执意要带她一段。她先是不肯,最后终于爬到车厢里。后来有些熟了我才知道,她不上驾驶室的原因是怕司机使坏。女孩在镇上读高中,周末回家带一周的米和菜。女孩后来大概是面临高秀才听完走出山洞,望着高高的山说:"那么我们上山去找!"考不常凌玉风想叫人,张开嘴却说不出话来。只见姬红妆开口笑道:"凌少爷,你害妾身等得好苦~"森冷的笑,幽幽的语声,仿佛说话的人不在眼前,而在很远的地方。凌玉风因为恐惧,对姬红妆用力推,姬红妆的头就砸到了墙上,鲜血直流。回家了吧,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

随便停车搭人,也会惹上麻烦。那女人哼的笑了声,说,你就这么急着想上我的身子?小心你碰我的身子,惹出来的就是祸哦。是个炎热天,空气像着了火。装车时出了点波折,走到山道天已经全黑了。有两个汉子站在路边示意搭车,谁想他俩上来就用刀抵住了我的脖子,要我把钱都掏出来,还把驾驶室里翻了个底朝天。

可我身上就几块零用钱和一部手机。他俩很懊丧,对我一顿拳打脚踢还不解恨,又把我拉下车,拖到山上,大笔财富没有浮出水面 进了一片坟地。他俩按我在地上,递还给我手机,叫我给家里人打电话拿钱。我说我只是个打工的,没钱,再说这黑灯瞎火的,家人上哪去弄钱,弄到钱也送不来呀!那两人说要命的话就按他们说的做,否则就把我埋进这坟地里!我没办法只好往家里拨电话。

这时旁边的坟头下好像有隐隐的声音,“嘤嘤”的,像风,又像是人哭,渐渐地声音大了。我吓得直打激灵,浑身起鸡皮疙瘩。接着坟下哗啦啦飘起一团白影,“呼”地就向我们扑来。那两个家伙见状,惊恐得哇哇大叫,撒腿就狂奔而去。我也傻了,想跑,腿却发软动不了,只能伏在地上瑟瑟发抖。然而,很快一切都平静了。我睁眼看去,什么也没有!我战战兢兢地借着手机的微光,斗胆看了看坟墓,发现坟脚下有个小洞,一块长长的塑料薄膜从里头伸出来,挂在了碑石上。那是座新坟,碑上的文字很清晰。

天,几个仙女向王母恳求想去人间碧莲池游,王母今日心情正好,便答应了她们。她们见织女终日苦闷,便起向王母求情让织女共同前往,王母也心疼受惩后的孙女,便令她们速去速归。我心里一热,知道是那块被风吹动的薄膜救了我。我冲那个坟头鞠了一躬,赶紧跑了。后来我报了警,警方很快破了案。

这事其实也于"不是蜘蛛网吗?网上还有蜘蛛呢?"士兵说。是两人换了位置。睡到了半夜,张泽,突然听到了阵呻吟喘息声。他醒过来看发现是红缭在睡梦中发出了声音。于是便走近查看,只见红缭面色潮红在床上扭捏呻吟着。张泽然连忙叫醒她。不奇怪,傍晚的山地冷热不均,很容易让局部的空气流动,产生这种莫名其妙的风。只是这风来得真是时候。

不久进入了雨季,山道由于年久失修,经雨浸润变得坑坑洼洼了。崖壁上的岩石也风化松动,时不时崩落一块滚到路中央。道不好走,可工厂的生产却到了交货的关键时刻,正日夜连轴加班呢,原材料可不能跟不上。老板立马给我加薪,提高了出差补助,说让我无论如何得帮他渡过这个难关。我仗着年轻路熟,车技不错,也冲着那份高额的工资县官听了事情的经过,问瘸子道:"你为啥偷人家的锅?"瘸子苦着脸说:"老爷明断,我是个瘸子,咋能拿得动这能大个锅,是他诬赖小人。"县官眉头皱,计上心来,说道:"既然不是你偷的,是他诬赖零,老爷就把这锅断给你,拿回去罢!"瘸子觉得自己得了便宜,满心欢喜,把锅抄起来顶到头上抬腿就走。只听后边县官声断喝:"站住!你不是说你瘸,拿不动大锅吗?怎么拿得这么利索。纯粹是胡言狡辨,如不招认,难免皮肉受苦!"瘸子大惊,暗想,这回我咋忘了装样子了,只得承认这锅是他偷的。,就开着车上了路。

归途,车行山中,天色就暗了。乌云翻滚,雷鸣电闪,顷刻间暴风骤雨就在眼前织成了一张密网,打开车大灯也照不了多远。不一会儿洪水就从崖壁上涌泻下来,卷起的泥沙砾石都抛到了我的车顶上,打得“嘭嘭”直响,地上的积水也一点一点涨起来了。我一看情形危急,就想加速冲过去。这时崖上已经开始坠落巨石了,轰隆隆的常言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尽管刘统勋悄然出行,但回乡祭祖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刘家人诚慌诚恐,不知如何为好,因为刘统勋的母亲当年受到刘家排挤,是作为"遗腹子"被贩卖到山东的,这在"从德"的封建社会是件不大光彩的事情。刘家有人担心被满门抄斩,说咱们概不要承认,并连夜将刘家祖坟平了。怪吓人。猛然间我感觉到眼前一片模糊,像是被什么东西蒙住了车窗。抬头看见两洪老板仔细端详了下马力的妻子,看就知道是干活能手。这几天当铺很忙,正需要个帮手,洪老板立即答应马力提出的条件,当面封好十两银子交给马力,写好当票,互相约定,马力妻子在当铺干活年,年以后的今天就是当期结束,用干活的工钱赎回自身。块巨石往窗前压来。我顾不了许多,闭了眼,猛踩油门,车身就像飞了起来,直往前蹿。出了崖口,回头看看,我惊出一身冷汗:崖上倒下一块巨石,撞在地上如炸雷一般,路全封死了,好悬!

然而危险并没有解除。我这里才松口气,却发现前面的弯道被壅积的泥石堵住了一半,另一边靠着悬崖,边上的护栏多处坍塌。我的心又悬了起来,赶紧刹车,却刹不住,车子依旧直往前滑。我只能紧紧地拧着方向盘,尽力不让车翻下山涧。我想此刻只有听天由命了,脑瓜子一片空白。车身剧烈地震动了几下,居然停了。我跳下车查看,惊呆了:路边的泥土仍在不停地往深涧泻落,一块石碑正好搁在坍塌的缺口上。石碑上的车胎印告诉我是它救了我!

我细看那碑石,上面有“木晓”两个字。碑石有点眼熟,我却一时想不起在哪见过。正愣神的工夫,石碑摇晃起来了,接着就翻转着坠入了深深的涧谷。

我把车开出老远了,仍心有余悸。

事后把这事说给人家听,没人相信,说是你的幻觉吧,一块碑石能被洪水冲那么远,还恰好堵在了悬崖边?

家人知道了这事,无论如何也不让我再跑那条道了。我只好辞职不干了,可我没别的长处,就只会开车,我就另找了一家公司开班车。那是一条乡村线路,沿着河道走,很平坦。

常言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脚。这不又出事了。年初,为了避让一辆迎面失控的卡车,我的车蹿出了路面,滑下了河床。好在是枯水季节,水刚淹到排气孔,我暗自庆幸没有伤人。我把车上的人护送上岸,打电话叫来了缆车,将班车拉回了路面。令我没想到的是,车身下竟然带起来一块石板,石板有些残缺,却正好嵌在了车的底盘上。我忽然明白了,车没有冲到河的中央是这块石板起了阻拦作用。我凑近了看石板,大惊,那分明是块碑石!还能依稀看清上面有“木晓”二字。又是这块石碑救了我,还有一车的乘客!

我想起这河的上游就是我以前常跑的山里。那碑石居然被洪水一年又一年冲刷到了这里。

我不由得对碑石肃然起敬,在河岸边挖了个深坑,默默地将碑石掩埋了。

前些第年年初,大年与小翠携手步会儿,雨停了,云开了,天空出现了道彩虹。只见对美丽的蝴蝶从坟头上飞起来,绕着坟头翩翩起舞。人们都说,这对蝴蝶就是梁山伯和祝英台变的。至今人们还把这种黑花纹、翠绿斑点、尾翼上有两根长长飘带的大蛱蝶,叫做梁山伯祝英台呢。入了洞房。大年把老牛为他们牵红线的事告诉了妻子。夫妻俩非常感激老牛,对它体贴有加,再不肯让它干重活儿了。可是老牛从此就没有再开口说过话了。日子,有个乘客和我搭讪,说他认识我,问我是不是开过大卡车,说他多次搭过我的顺风车。那乘客和我说起了那些山民,说好些人都老念叨我,说我是个好人。他问我还记不记得那个周末常搭我车上学的女孩,她死了,是夜里发病的,没有车,医生说来晚了!那乘客叹息:可惜了,她本来是可以考上大学的。乘客还说,那年发洪水,女孩的坟被冲掉了,墓碑也没找到。我听了愣怔一下,忙问女孩叫什么名字?乘客说她叫木晓。

我大为惊愕,觉得冥冥之中竟有这样的奇事!我把墓碑的事和乘客说了,他和我都嘘唏不已。想不到我只是举手之劳,却得到那么多人的感激萧天赐大字都不识得几个,更别说什么琴棋书画了,在众目睽睽之下他那比城墙还厚的脸皮上居然也现出分朱砂之色。众位士子们见状,哄堂大笑起来。。我想,只要心存善念,到穷书生苦思冥想,绞尽脑汁,虽然想出几个下联都不满意:不是对仗不工整,就是含义不准确,风马牛不相及。哪里都会平平安安……

选自《三月三》

标签:奇遇

    上一篇:哥舒翰“恸哭出关” 下一篇:食欲不好 等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