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深海迷踪

深海迷踪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甲板风波

这时,街上传来阵急促的马蹄声,接着有人打门。老头着急了,话都顾不得说,急忙把黄巢领到后院,来到醋缸跟前,掀开缸盖让他钻进去,说:"客官,先委屈下吧!"老让把扫帚刚要扫地,大门撞开了,十几个官兵闯进来,把老头围住。官兵头目说:"大白天,为啥插门?"老人说:"我怕小偷进来偷东西。"头目追问:"有个大汉,你把他藏在哪?"老人说:"我家大门插着,没人进来!"头目骂道:"胡说!他明明钻到这儿来了。你不想活了!"老人说:"官爷,你不信,就请搜吧。"。头目下令去搜查,十几个官兵马上进屋,

  翻箱倒柜,乒乓阵乱响,东西砸破了不少,醋缸也打破了两口,醋流满了院子,幸亏他们没接着翻。艾琳娜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了,赛特还没有回来。赛特是她的未婚夫,这是他们订婚后第一次共同出游,艾琳娜在铺天盖地的旅游广告中,选择乘坐这艘水晶公主号游览爱琴海的希腊群岛。可是昨天晚上艾琳娜吹海风着了凉,发了一夜低烧,今天早上,轮船抵达科夫有年,金兀术发兵侵犯中原,先后使出了连环拐子马和铁浮陀两条连环恶计。精忠报国的岳飞带兵出击,识破了恶计,把金兀术打的落花流水。正当这时候,阴险毒辣的秦桧,与金兀术暗中勾结,和他的老婆王氏在东窗下密谋策划,假传圣旨,把岳飞召回京里,对他下了毒手。岛时,她便没有陪赛特下船去玩。

艾琳娜梳洗了一下,想去甲板上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还没登上甲板,就听到一阵女子的嬉笑声。走过去一看,只见七八又是天出诊到夜晚,医生没有像平时样跟人结伴,毕竟整天麻烦别人陪着也不好。所以他就又个人走夜路了,心说没那么倒霉再遇到野狼了吧。结果路上平平安安直到走到那天遇到狼的小桥上,他远远望着远处有对熟悉的唐执玉顿时面色如土,但转念想: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况且我乃堂堂钦命大员,怎能惧怕区区个小鬼呢?于是强作镇定,朗声说道:"下跪之鬼,可有冤情?且与本官道来。"那鬼幽幽说道:"我叫冯德生,生前家住武清县,在经商途中,被强人所杀。武清县令这个昏官,抓了个无辜的良民,却任真凶逍遥法外。久仰大人青天之名,今夜打扰,望大人为我伸冤。"唐执玉急忙追问:"请问那真凶是何人?"那鬼字顿地说了十个字:"口天上,口土里,屋后是河,宅边有柳。"言毕,翻墙而去。绿眼睛盯着他,他医生心里暗暗叫苦,但还是大着胆子上了桥,果然又是那头狼。蹲着静静地看着他,爪子下还按着两只死掉的野鸡。个穿着比基尼的年轻女孩正围着一个男人一边喝酒一边划拳。艾琳娜看到那男人的脸,火一下子冒了起来,那不是赛特是谁?赛特放着生病的未婚妻不理,谎称上岸游玩,没想到却在这里和别的女人调笑!

艾琳娜快步走到赛特面前,抓起桌上盛满酒的杯子,把酒泼在赛特脸上。赛特一愣之下,见艾琳娜正怒气冲冲地瞪着他少鸿告别鹂儿之后,继续北上,路上历尽千辛万苦,最后盘缠用尽,沦为乞丐。这天傍晚,他来到个人烟稀少的小镇,看到个白发婆婆抚着具壮汉尸体哀哭。原来死者是老妇的独子,被北冥神君掳去建造宫殿而活活累死。少鸿十分同情老妇,同时更对北冥神君恨之入骨。,顿时大怒,这女人竟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泼他一脸酒,于是他抡起胳膊便在艾琳娜脸上甩了一巴掌。艾琳娜被打得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艾琳娜哪里受过这种气?她从手指上撸下订婚戒指,一边朝赛特扔过去,一边叫道:“戒指还给你!我们的婚约取消!”说完转身便走。

众女孩见事情闹到这个地步,都有些不知所措,劝赛特回去哄哄未婚妻。赛特说道:“别管她!这个疯女人,如果不是父母亲逼婚,我才不会和她订婚!”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那枚订婚戒指,便在甲板上寻找。可众人把甲板上的每一寸地方都找遍了,都没发现那枚戒指的踪影。

“莫非掉进海里了?”一个女孩说。

“可是刚才我明明听到戒指落在甲板上的声响。”另一个女孩说。

“会不会是落到甲板上之后,又滚进海里去了?”女孩们猜测着。

赛特扫了女孩们一眼,大家穿的都是比基尼,根本没办法藏匿戒指,于是洒脱一笑:“不过是一枚戒指,丢了就丢了。”

白衣女郎

晚饭后,赛特的酒劲过去了,头脑也清醒了不少,不禁有些后悔下午的鲁莽。毕竟他和艾琳娜已经举行过订婚仪式,双方家族在生意上也有不少来往,一旦解除婚约,会牵涉到不少经济上的利益。他独自来到甲板上,打着手电筒四处搜寻,只要戒指找到了,他就有办法哄艾琳娜原来,龙宫里有条花鳞恶龙,是龙王的第个儿子,称为"花龙太子"。这天,他闲得没事,在水晶宫外游荡,忽闻海面上有仙乐之声,便循声寻去,猛见条雕花龙船,内坐位奇形怪状的大仙,其中有个妙龄女郎,桃脸杏腮,楚楚动人花龙太子见此仙姿,魂魄俱消,早忘了师傅南极仙翁的忠告,忘了龙王母的训导,想入非非,似魔似痴的迷上何仙姑了。再戴上它。

正在寻找,一双白色的高跟鞋出现在赛特眼前,赛特顺着高跟鞋往上看,是一袭雪白的衣裙,再往上,是一张白得透明的脸,脸上泛着动人的微笑,声音娇媚动人:“您是在找这个吗?”赛特的目光移到她手上,只见她白嫩的手掌上,托着一枚钻石戒指,正是艾琳娜扔掉的那枚。赛特忙点头道谢。

女郎微笑着说:“女孩子是需要哄的,动粗可不好。”赛特见她一副了然的神情,想必下午的事情已经落入她眼中,便说道:“那也要看这李清照很为难,姑娘她爹看出来了:"不用愁,这几天折腾了家底儿,手头还有几十两银子,我从小干过水食买卖,再拿起老行当,将就过了这辈子吧!"又指指女儿:"菊英是个女孩儿家,就算是你的闺女,也好伺候你这个救命恩人。"个女孩子值不值得我花心思去哄。”赛特转移了话题,“请问小姐贵姓?自上船以来,我好像没看到过小姐。”女郎说:“我叫凯西,上船前偶感风寒,所以这两天一直待在房间里。”赛特说:“那多闷啊,不如我来陪你聊天吧。”

赛特一向知道怎么讨女孩子欢心,一会儿工夫,就套出了他想知道的一切:凯西是英籍华人,目前还在英国一所大学里读书,主修英国文学。赛特看了一眼凯西那身复古的装扮,心想:难怪打扮得像奥黛丽·赫本,原来住在英国。不过凯西也的确有几分奥黛丽·赫本的神韵,华人女子鲜有这样棱角分明的轮廓和欺霜胜雪的肌肤。一问之下,她果然是中英混血。赛特不由得暗暗欣喜,这个美丽的混血尤物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比艾琳娜强多了。于是,赛特便施展出他对付女人的手段。凯西一个大学生,自然不是他这个花花公子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便乖乖缴械投降。

赛特挽着凯西的胳膊,正打算离开甲板,艾琳娜的身影出现在甲板上。原来艾琳娜见赛特一直没有回舱房,也有些后悔下午的冲动,就出来寻找赛特。不料赛特见到她,只是冷冷地问她:“你来做什么!”艾琳娜忍气吞声地说:“好了赛特,下午的事我不跟你计较了,跟我回房吧。”赛特皱着眉头说:“我们已经结束了,是你自己把戒指还给我的,我并没有打算再向你求一次婚。”艾琳娜愣住了,她和赛特也不是闹了一次两次,每次都是床头吵架床尾和,这次她主动找他和解,赛特居然不买账!艾琳娜一气之下,转身离开甲板,迅速向自己的舱房跑去。

此时赛特的心思,已经完全转移到凯西身上,对艾琳娜的负气离去丝毫不以为意。凯西却有些不忍,对赛特说:“你去看看她吧,即便分手,也不该这么绝情。”赛特说道:“我和她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感情,一切都是利益的驱使。”凯西幽幽叹了口气,说道:“一夜夫妻百日恩!”赛特听了这话,忍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来:“你的小脑袋瓜怎么这么古老?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还说什么一夜夫妻百日恩!”凯西挣脱他的手,有些不悦地说:“我的头脑就是这么古老,你把男女关系不当回事,我可看得很重!”

赛特见她认真了,不再调笑,想了一想,把凯西刚才还给他的那枚戒指掏出来,戴在凯西左手的中指上,说道:“我把你看得也很重!”凯西盯着那枚戒指看了一会儿,说:“如果你想收回戒指,现在还来得及。”赛这时同伴吆喝王女,王女有些恋恋地回身,临别,又说了句:"俺可等着你啊!"特悄声说:“我现在只想和你这日,吃过午饭,侯便向爷孙人告别,老者也不挽留,临别之际,往他手里塞了截竹筒。侯打开看,赫然是粒茶。于是惊道:"老人家,您的救命之恩喂没有来得及报答,怎能接受您这样贵重的礼物?"‘一夜夫妻百日恩’!”凯西嫣然一笑:“那你闭上眼睛。”

赛特不知她要搞什么花样,便闭起眼知县顺着他所指的方向低头仔细看过去,当即心中暗暗称奇。原来床底下为泥地,有条菠萝蜜树的老根自后墙下钻进来,弯弓般露出地面再钻入土,那露出地面的根上长有小节果蒂,末端是切割余下的新痕。冯说:"春天,这树根上先开出黄花,后结出巨果;本来那巨果还可留些日子,可我怕老鼠偷挖吃了,前天卜伯管中界头年烧香秉烛,敲锣打鼓,求雨求火,上界立刻降雨,下界及时生火,很是灵验,风调雨顺,谷丰登,畜兴旺,人们非常高兴。到了第年,求雨求火,求两回只灵验回。到了第年,求次才灵验次。到了第年,中界需要火需要水,卜伯再祈祷,通天香烧完了,红蜡烛点完了,锣鼓敲打破了,从春头到冬末,天不下滴雨水,地不生点火星。大地干枯,禾苗枯萎,北风整天整夜呼呼吹,大地冷冰冰。卜伯见生灵快毁灭了,便决心施展才智,拯救生灵。他命令先前驯养的百十只野鸭,飞上天空去收集云雾,然后在高山上烧火烘云雾降雨。可是,野鸭面收,雷公面扇起北风吹。野鸭日夜飞着收集云雾,累得口干舌燥,最后死了百十只,只剩下只,孤零零的,日夜呷呷地叫个不停,十分可怜。卜伯气得肺都快要炸了,忍不住骑上野鸭,向天空飞去,穿过云层,到达上界,见了雷公,问道:"雷公,你年不给中界洒雨,人畜鸟兽都快死绝了,请你可怜中界生灵,快快降雨!"雷公说:"我是管上界的,哪里能分心去管理中界的事呢?中界是你的事,人死活我不管,雨是我的,不能给中界!你快快滚吧!"卜伯见雷公蛮不讲理,瞪起眼睛嚷道:"你太不守信义,我敢到上界来,就能对付你!"雷公暴跳起来,说:"你是个俗人胎,闯进上界,已经犯了大罪,还敢侮辱我雷王!"说着抡起大斧向卜伯劈来。我把它切了下来。"知县为防作伪,命衙役钻进床底细看。衙役钻进床底验看后出来说,那果蒂确是长在根上的,不是人为弄假。 睛。黑暗中只觉海风猎猎吹过,凯西的长发拂到他脸上,痒痒的,带着一股潮湿的海腥味。凯西托起他的双臂,伸展开来,姿势如同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赛特心里忽然有一种隐隐的不安,刚欲睁开眼睛,只觉唇上一凉,两片湿冷的嘴唇贴了上来,吻住了他的嘴唇。赛特觉得一股寒意漫过来,逐渐包围了他,销魂蚀骨,却又令他沉溺其中,不能自拔。他不由自主地抱紧了怀中的女子,仿佛要把她融入自己的身盲男子如同洞窥了"神手张"的心思,郑重说道:"你十算准,我十算十准,绝不会输。请。"体……

海上迷踪

艾琳娜回到自己的船舱,越想越气,索性跑到酒吧,喝了个酩酊大醉。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她揉着太阳穴,刚走出舱门,就见一个乘务员急匆匆地走过来问:“艾琳娜小姐,你见到赛特先生没有?”

“没有!”艾琳娜听他提到赛特,就气不打一处来,“你要找他,只需到女人多的地方,一准能找到!”

艾琳娜的话并没有被证实,工作人员找遍了船上的角角落落,也没有看到赛说着,他站起身,正要对衣画大夸特夸,这时,个家丁匆匆来报:"老爷,唐伯虎与祝枝山要登门求见,你看是" 特的影子。赛特失踪了。可是赛特的行李还在船上,船上的救生艇也没有缺失,他能到哪里去?船长立刻通知海警在附近海域寻找赛特的尸体,并召开紧急会议,讨论赛特的失踪原因。

是失足落水,是跳海自杀,还是被人谋害?这几天风平浪静,甲板周围又有防护栏,失足落水的可能性不大;赛特虽然和艾琳娜闹了别扭,但是他的情绪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看不出有自杀的倾向;既然前面两条都被排除,那么只剩下谋杀了。

因为赛特的失踪,水晶公主号不得不提前结束航程,返回始发港。赛特的尸体搜寻工作也没有结果,此案最后不了了之。

半年后,艾琳娜接到希腊警方的电话,说在科夫岛附近海域打捞上来一艘沉船,在船中发现了一具男性尸体,其特征和半年前失踪的赛特有些相似,因此希腊警方希望艾琳娜前去认尸。艾琳娜得到消息,立刻乘飞机赶往希腊。

在当地警方的安排下,艾琳娜见到了那具男尸,尸体已经腐烂得无法辨认了,但是从尸体上取下的物件她却认得:一块江诗丹顿的手表,那是她去年送给赛特的生日礼物。

见艾琳娜确认了尸体,工作人员一边为她办理尸体康熙年间,湖南石门县西北部有座壶瓶山,山下是大片的林子,林子有多大?赶路要从日出走到日落才能走完这片林子。林子大了鬼魅多,当地人都说林子里有狐狸精,专门迷惑人、食人心。认领手续,一边说:“半年前失踪的人竟然出现在五十多年前沉没的船上,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爬进去的。”

艾琳娜闻言一愣,问:“五十多年前的沉船?”

“是啊,沉船打捞人员检查船舱时,发现那具尸体和一具白骨纠缠在一起,经过尸检,尸体浸泡在海水中不足一年,但是那具白骨却已经死亡半个世纪之久。最奇怪的是,白骨的左手中指上戴的戒指,竟然是蒂芙尼2011年的新款钻戒。”

艾琳娜心里一动,问道:“我能不能看看那枚戒指?”工作人员同意了她的要求。

当那枚戒指摆在艾琳娜面前时,她的眼睛立刻瞪大了,戒指的款式和赛特送给她的订婚戒指一模一样!她拿起戒指细看,只见戒指圈的里侧刻着一个英文单词:Arlene──那正是艾琳娜的英文名字。

选自《新故事》2012.12下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清朝内阁大库秘档流失记 下一篇:勇探拜狼族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