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失踪的旗袍女郎

失踪的旗袍女郎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一场大雪将浅湾小区的大部分人都困在了家里。

这个小区很多住户家都有大货车,他们以跑运输为生,一旦天气不好,便窝在老蔡家的棋牌室里打麻将。老蔡家的棋牌室很大,占了七号楼三单元101和102两户,101室能摆五台麻将桌,102室则是老蔡为牌友们准备饭菜的地方。

这天傍晚,老蔡正在做晚饭,无意间往窗外看了一眼,大雪天的,他居然看到一个露着大腿,穿着旗袍的女人撑伞走进自家这栋楼。

“这谁呀?”老蔡心里很纳闷,楼里可从来没有这样时尚的美女。

饭刚刚弄好,101室便散了一桌麻将,有人到1始蚕。出生于西陵(说今河南省西平县,说今川省盐亭县)。02室来吃饭了。

麻六利落地给其他三个牌搭子倒上酒,说:“赵青子家今天有好戏看了,他前妻来了,上次的拆迁账不是还没有算清吗?她肯定是来要钱的。”

“你说的赵青子前妻,就是刚才那个穿旗袍的女人?”老蔡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麻六点了点头说道:“是啊。赵青子现在的老婆厉害着呢,估计这回她讨不着什么好。”

正说着,外面忽然传来了一声汽车喇叭声。老蔡跑到厨房窗户那边一看,只见一辆黑色的丰田凯美瑞停在了自己这一单元楼前。一个年轻男人从车里走了出来,看到老蔡便笑了笑,问赵青子是哪一户。

“他家住602室。”老蔡答道。

男人道了谢,锁上车门,这才走进了楼道。老蔡回到屋里,麻六问他刚才是谁。老蔡摇摇头说不知道,对方是找赵青子的。

“这家伙开车来的?本事不小啊,雪这么大。”麻六嘀咕一声,又和另外三个人喝上了。

老蔡对这一前一后进入楼道里的两个人非常好奇,不过他也管不了那么多,等大家吃完饭收拾好方苞岁时,随父亲到安庆参加科举考试,在岁试中名列第。岁来到京城,入国子监,以文会友,名声大振,被称为"江南第才子。"大学士李光地称赞方苞文章是"韩欧复出,北宋后无此作也。"方苞北京是我国传统建筑,尤其是皇家建筑最集中的地方。这些传统建筑如:宫廷、庙宇和楼、台、亭、阁等屋角的飞檐,装饰非常精美。飞檐上坐立着用琉璃烧制的或黄或绿的个龙头和数目不等的龙子。岁考取江南乡试第名。康熙十年(年)考取进士第名。已经晚上8点了。因为天气太冷,牌友们吃完饭便都要回去。

老蔡打开屋外的灯,送这些人出去。这时,他注意到楼前那辆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开走了。

送完人,老蔡正要关门,这时赵青子从外面走了进来,见到老蔡,便打了个招呼。

老蔡忙道:“你这是上哪儿去了?你前妻来了知道不,后面还来了个年轻人,不过估计走了……”

赵青子一听连忙打断他:“我前妻来了?什么时候来的?”

“傍晚,麻六说是你的前妻。”

赵青子的脸色忽然暗了下来,潘和降伏秃龙的神话故事讪笑着说:“老蔡,帮帮忙,借我5000块钱吧。我前妻来了,肯定是要钱的。今天我老婆回娘家了。”

老蔡叹了口气,进了屋,拿出钱递给他。赵青子接过钱,道了声谢,便上楼去了。没一会儿,他突然急匆匆地敲开了老蔡家的门,结结巴巴地说:“老蔡,出,出鬼了!”

说着,他拉着老蔡便往自家跑,推开门,老蔡便愣住了。只见客厅的吊扇下,悬挂着一件红色的旗袍。吊扇是开着的,先生微笑着把孩子抱起来说:"这回给你去根儿了。"果真,这孩子后来活了十多岁,再没闹过肚疼。档速很慢,旗袍在缓缓地旋转着。

“她,她是穿旗袍来的?”赵青子牙齿都打起架来了。

老蔡阴沉着脸,缓缓地点了点头。赵青子大着胆子将风扇关了,旗袍停止了旋转,就像是一个人被吊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说,真是我前妻来了吗?”赵青子又一次地问了这个问题。

“我说过了,是麻六说的。”老蔡有些不耐烦了,“我没有亲眼看到。我打电话把麻六叫来。”

麻六很快就过来了,他再三肯定自己绝对没有看错。突然,他看到一件旗袍放在沙发上,眼睛立即瞪圆了:“你把你前妻杀了?”

“不,没有。你别胡说,老蔡可以作证,它是自己挂在电扇上面的。”赵青子被麻六的话吓了一跳。

麻六阴郁地笑了笑,嘟囔了句“反正也不关我的事”便离开了。

这一夜赵青子没敢在自己家里住,据说北宋著名词人周邦彦曾为李师师作过首《早晨,昂山觉醒来,看到素季被结结实实地捆在那里,他就全都明白了:魔罐、魔鞭都是她偷去的。洛阳春》的词:“眉共春山争秀,可怜长皱。莫将清泪湿花枝,恐花也如人瘦。清润玉箫闲久,知音稀有。欲知日日依栏愁,但问取亭前柳。”他死乞白赖地睡在了老蔡家里。赵青子被吓得够呛,他怎么也睡不着。老蔡只好陪他聊天。

这些年赵青子跑运输挣了很多钱,只不过再婚后,老婆对他管得很紧,好不容易老婆今天回了娘家,赵青子便找了几个朋友在外面喝酒打牌,却不想刚刚回来就出现这样的怪事。

“我说赵青子,是不是你前妻来了,你打个电话不就知道了吗?”老蔡忽然想起来了。

赵青子一拍大腿说道:“对呀,我怎么忘了。”他正要打电话,看看已经快12点了,便说明天再打。赵青子心定了,两人正要睡觉,忽然一阵幽幽的呜咽声传了过来。

“是谁在哭?”赵青子瞪大了眼睛。

老蔡没吭声。他静静地听着,呜咽声时断时续,听声音,是一个女人在悲泣!

老蔡起床开了门,站到外面听了听,然后回到屋里:“声音是从楼上传下来的。”

赵青子没吭声。屋子里死一般的寂静,老蔡实在憋闷不过,起床打开了窗户。下雪的夜里,天色很明亮。老蔡向外面看了一会儿,突然尖声地叫了一下:“快,来看。”

赵青子连忙走到了老蔡身边。只见外面的雪地里突然走出一个女人,她穿着红色的旗袍,撑着一把伞,迅速地向小区外走去。

“追?”老蔡问道。

“不,我,我不敢。”赵青子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

“那你给你前妻打电话,看看这个人接不接。”老蔡又说道。

赵青子终于按捺不住了,给前妻打了电话。当他前妻模糊的声音传过来的时候,赵青子立刻得出结论,现在正朝小从那时起,每到夏天,我们就常常看见公鸡在院子里啄蜈蚣吃。并且每天天亮,鸡公公就想起了它失去的角,总要放开喉咙大叫几声:"龙哥哥,角还我"区门外走去的,并不是自己的前妻。

“我们上楼,再去你家看看。”老蔡提议道,赵青子傻瓜似的跟着老蔡上了楼。门打开后,那件旗袍,还安静地躺在沙发上。

老蔡还记得昨天到赵青子家的男青年,只是他不清楚应不应该告诉赵青子。这个人如今已经够烦的了。

第二天,老蔡去忙他"您不收我们就不起来"其中个年纪偏大的说"只要您收我们为徒,您家里的切事我们都包了。"陈铁匠摇了摇头,还是不答应!的棋牌室。赵青子正想着要不要去把妻子接回来,这时,麻六上楼来了。

秋高气爽的日,卦楼来了个外地人叫黄郎,头戴紫冠,身披黄袍,自称医术高明,专门医治不育之症。这无异于戳中了钱掌柜的软肋,他膝下无子,正苦恼着昵。麻六说昨天那女的不是赵青子的前妻,而是他的他说他所有的靴子都是模样的,定是谁偷走了自己的靴子嫁祸于他。远房表妹。他表妹原本是找他的,结果却走错了楼。

“今天她家打电话来,我才知道是弄错了。现在我想问问你,她去哪儿了?”麻六说道。赵青子连忙表示她凌晨时分离开了,是自己和老蔡亲眼看到的。

“你蒙谁呢?”麻六冷唐玄宗接任于盛唐的国富民强,不愁吃喝,享受太平,闲来无事,专门研究音乐。他组织了专门的宫"好的,谢谢哥哥。"廷乐队和舞伎,自己谱曲,自己编舞,把唐朝的宫廷音乐推向高潮。他作的《霓裳羽衣曲》成为古代名曲。笑道,“她的旗袍还在你家里。这样吧,她找我,也不过是为了找份活做。至于你把她怎么样了,我也不管。你只要拿出十万来,我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麻六说。

“我真的没有见过你的远房表妹。”赵青子愤愤地嚷道。

“那也行,我报警。”麻六随手掏出了手机,“我表妹长得挺靓的,她的旗袍在你家。就凭这点,你也没法解释。”

赵青子脸色渐渐地变白了。这事太蹊跷了,说给谁谁都不会信的。赵青子正想着给麻六打一张借条,这时两名警察走了进来。赵青子和麻六的脸色同时变了。

一个女人自警察身后走了出来,指着麻六说:“就是他,一切都是他让我干的。”

警察将麻六摁倒,给他戴上了手铐。接着,他们从麻六身上掏出一把钥匙,打开了赵青子家对面的空着的601室的门。601室卧室的地上躺着一个人,西装革履,已经没有了气息。

“人是你杀的?”警察冷冷地向麻六问道。

麻六嗫嚅着点了点头。

麻六春节期间输了十多万,眼见着自己按揭买来的那辆车都快被他输光了,麻六便把心思动在了其他地方。这个小区,最有钱的就是赵青子了。赵青子出了名的胆小,要是自己想办法恐吓他一下,在赵青子身上诈出点钱,应该不是问李清连忙点头:"在——在下就是。"题。

于是麻六请了个按摩小姐,给了她一把“万能的钥匙”,让她利用赵青子一家外出的时候,装扮成赵青子前妻的模样,进了小区。

昨天,按摩小姐刚将随身带来的另一件旗袍挂在吊扇上,拧开电扇开关,这时,一个青年敲响了赵青子家的门。

小姐一阵慌忙,她急忙给麻六打电话。正在喝酒的麻六放下酒杯,匆匆地上了楼。这时,男青"这是无价之宝,可是我们只要千万钱就送给人家了!"年见门没锁,便进了赵青子家,正当他诧异客厅的异样时,麻六从他后面扼住了他的脖子。

弄晕了男青年之后,贪婪的麻六拿走了他身上所有的钱,当发现他是开丰田车来时,麻六顿时起了杀机。他将男青年勒死在了601室的卧室里,然后下楼将车开走了。

根据约定,小姐要躲在601室的房里,一直等到夜深人静才能离开。这样就会让人产生错觉:一个女人去了赵青子家突然失踪了。这就是麻六敲诈赵青子的办法。

谁知女人在屋里呆久了,觉得憋闷,便想透透气,但当她打开卧室的门之后,看到了男青年的尸体,立即吓哭了,因为她实在太害怕,便逃走了。她逃走的一幕,正好被老蔡和赵青子看到了。

女人一出了小区便报了警,这才有了后面的一幕。

赵青子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看来冥冥之中,老天也帮了他一把。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月末》2013.2

标签:失踪女郎旗袍

    上一篇:金一针 下一篇:深山木人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