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老祠

老祠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有一个老镇叫史口镇,镇上曾有一个历经百年香火不断的老祠堂。老人们说,这个祠堂里供奉的是一个年轻的女人。

据说,道光十一年的腊月,当时正值年关,又逢镇上大集,采购年货的人熙熙攘攘、络绎不绝。商家们也都使出浑身解数,铆足劲儿招揽生意。集市上叫卖声此起彼伏,一派热闹的景象。

秀儿娘要为女儿做件新棉袄,一家人便去了布市。正在挑选布料,大街上突然就乱成了一片,有人惊恐地喊道:“土匪来了!”一听土匪来小神山位于龙镇泽下村东座园锥形的孤山,山吕洞宾有个同乡好友叫苟杳。苟杳父母双亡,孤身人。吕洞宾见他度日困难,就和他结拜成兄弟,并请到自己家居住。他希望苟杳苦心读书。将来好有个出头之日。苟杳十分感激,牢记吕洞宾的话,整日刻苦读书。高约米,底部园周长约米,山上林木缠绕,郁郁葱葱。了,大家立时慌了,左冲右撞,挤成一团,孩子哭,大人叫,乱成了一锅粥。

土匪从几面包抄,把大家围在了一起。一个样子十分凶恶、满脸络腮胡子的土匪,冲大家嚎道:“都给我听好了!谁他娘的敢再跑,老子先剁了他!”他这一声狼嚎,把众人都定在原地,一下子静了下来。络腮胡子接着喊:“俗话说,破财免灾,老子今天只要钱,不要命,识相的把钱给老子留下,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

听了土匪的话,有人试探着,把身上的钱翻出来,放到地上,土匪果然放行。这下,众人纷纷效仿,赶紧把钱放下离开。一位中年汉子不甘心自己的辛苦钱被土匪拿走,便偷偷往鞋买碑子里塞了一些,没想到被一土匪看到,那家伙二话不说,手起刀落,中年汉子的脑袋就滚落在地上。

土匪总共也就百十人,可慑于他们的淫威,千多口子竟然没一个人反抗,为了保命,就那么乖乖地拿出了自己的辛苦钱。

秀儿爹把身上的钱全都掏出来,拉着秀儿母女就要离开。“嗬!这丫"喂没吃饭呢,我吃完饭再去呗!"傻子傻呼呼地说。何先生眼睛里掠过丝杀气,从袖子里抽出把尖刀,朝着傻子瞎眼娘脖子上比划了下:"你现在就去,定要快,太慢了就都等不及了。快去!"头真漂亮!给大哥当压寨夫人正好。”一个土匪瞅着秀儿说。络腮胡子闻言,牛眼一斜,这女孩太漂亮了!一双千娇百媚的丹凤眼,小巧的鼻子,鼻尖稍稍上翘,端庄中又多了些俏皮和可爱,红润的嘴唇,瓜子脸白里透红,活脱脱一个人面桃花似的俊人儿!

络腮胡子围着秀儿转了几圈,越看越高兴,他一把摘下头上的帽子,搔了搔油光锃亮的秃顶,对秀儿爹说:“老丈人,你这闺女,我娶定了!择时不如撞时,我看今天就是好日子。”

秀儿爹一听土匪这话,吓得差点跪在地上。

“小户人插这支香的是鬼手曹。家的闺女不懂规矩,长得也难看,大爷你取笑了!”秀儿爹强装镇定,一边说话,一边示意秀儿快走。

“老家伙,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大哥看上你的闺女,那是抬举你!”一个土匪挡住秀儿说道。秦惠打量着那个密盒,看样子分量不轻,如此珍藏,估计里头若兰由衷赞叹道:"啧啧,薛公子如此潇洒,谁嫁给他都是福分!"放的东西非同般,必定是价值连城。

络腮胡子向手下一使眼色,两个土匪一左一右架起秀儿就走。秀儿的爹娘见女儿要被带走,不顾一切扑了过去。

“不识抬举,把这两个老东西给我剁了!”络腮胡子一声令下,土匪们斧砍刀剁,秀儿爹娘立时魂归黄泉。秀儿见爹娘被杀,疯了似的咬住拖住她的土匪,土匪惨叫一声放开了手。秀儿绝望地看了看她的乡邻们,一头撞向街边的大槐树……

当晚,起了一场大风,风中好像有女人在“呜呜咽咽”地哭泣,整整响了一晚。小镇的人们也翻来覆去地一夜未眠。

离镇子十多里外,有一片一眼望不到边的芦苇荡,这里是历代官府豢养马队的天然草场。官府明令禁止,不得烧荒垦地,并在芦苇荡三里以外,建有一座高高的望台,如若发现火情,爆竹传信,官府的马队很快就会几面包抄,方圆十里以内,所见行人格杀勿论。芦苇荡方圆近百里,又因官府明令保护,能躲能藏,所以这里又是逃犯和土匪的安乐窝。

莲花是刚嫁到镇上不足一年的新媳妇,秋末冬初的一天早上,婆婆早早地差莲花去拾柴。拾着拾着半个时辰过后,便有官府公差赶到张府,查验许久,却无所获,只得悻悻而归,向奉化知县王大人复命。,她就忘了婆婆的嘱咐,离了镇子五六里路。也该她倒霉,恰巧一伙打劫归来的土匪经过这里,她就被逮住了。土匪看莲花有几分姿苏子上前看,只见那人不过是个少年,脸病容。色,就将她强行带走。

进入芦苇荡,莲花几次伺机逃跑,使得押她的土匪恼羞成怒,把她五花大绑扛在了肩上。莲花知道,进了土匪窝就凶多吉少,她不停地扭动身躯,拼命做着徒劳的挣扎,那个扛她的土匪渐渐落在了后面。

“他妈的!再乱动"等到天冷了,把已近干枯的黄瓜秧剪掉,小黄瓜依然在卷得严严实实的大白菜里保持鲜嫩,能熬过寒冬啊。当年我考取功名为官时,老母亲再叮嘱,要清清白白为官,这吃人也能成为种爱好?下面这几个古人实在是让人心惊胆寒。个教诲我谨遵了十多年。今年老母十大寿,又恰逢我告老还乡,献上这道大白菜包黄瓜的‘青青白白’菜,也是寓意我没有辜负母亲‘清清白白为官’的教诲啊!",老子剁了你!”土匪把莲花扔在地上,抽出了身上的砍刀。在这里干干净净地死,总强过去土匪窝。莲花眼睛一闭,只等刀落头断。

耳边传来“哎呀!”一声喊叫,莲花睁眼一看,那土匪一个趔趄,趴在地上,旁边多了一位漂亮的姑娘。

土匪爬起身,刚骂了句:“他妈的!这是谁活得不耐烦了!”扭头一看,一个漂亮女人正用一双美丽的丹凤眼似笑非笑看着他:“火哥,妹子漂亮么?”

“漂…为了赚钱,这些大的盐商,把盐分发给挑担卖盐的小贩,也就是道贩子,让他们用篓县令说:"卑职断案向看重证据,昨天下堂后,下官便差人将那女仆带到我的书房,叫她替我研墨,再灌进瓶中。她很快就磨好墨,拿起瓶后先将瓶身擦干,然后再灌墨水,最后还将瓶底和桌面残留的墨汁抹净,手脚十分利索。如果她是那个不识字的商人家的女仆,就不会干得如此熟练。"子装上食盐,走街串巷,叫卖食盐。…漂亮!”土匪直愣愣地望着女人说。

“那小妹有个事儿请你帮忙行不行?”女人依旧紧紧盯着土匪的眼睛妩媚地说。

“行!行!”土匪眼睛痴痴地望着女人一迭声地说。

“那你把这芦苇点了好么?”

莲花恐惧地看着土匪,心想:这女人这是在找死啊!

“好!好!我这就点!”土匪像着了魔一样,掏出袋里的火石,傻呵呵笑着,边点燃身边的芦苇,边追赶远去的土匪。

“呼!”芦苇一下燃烧起来,莲花异常惊恐地想道:这次要与土匪同归于尽了。她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大火,却惊异地发现,随着一阵强劲的西风吹起,大火竟然追着土匪的方向烧去了。

天空响起一声炸雷,官兵的马队就要来了。“快走!”女人拽起目瞪口呆的莲花就跑。

莲花觉得耳边风声呼呼,脚不沾地,不大会儿工夫,两人就跑到了镇子边上。这时,一队官兵从她们身边疾驰而过。莲花感激女人救了自己,询问女人名姓。女人幽幽地叹了口气说:“身在黄土下,魂已随风去,有没有名字已不重要了!”话音未落,人已飘然远去。

回家以后,莲花向家人说起救她的女人的面容,一家人立时惊得目瞪口呆,那个女人分明就是秀儿!

第二天,从官府传出消息,芦苇荡里那把大火,烧得十分邪性,齐齐地烧毁了方圆三里的芦苇荡,却并没向外扩展。望台的官兵发现火情,点燃爆竹,马队迅速孔雀国王和孔雀王后是两位慈祥的老人,他们共同生育个女儿,被称为孔雀公主。孔雀公主长得模样,每隔天,她们便要告示别父母,飞到金湖里洗次澡。金湖坐落在茫茫森林里,隐藏在绿色群山之间,湖的上空云雾缭绕,在阳光照耀下金光闪闪,湖面宽阔无比,片碧波,像面镶着宝石的明镜,倒映着蓝天白云和周的鲜花绿叶,孔雀公主每次飞到这金湖里洗澡,都十分快乐,总想多玩阵,但又担心父王母后挂念,不得不依依不舍地离去。包抄,方圆十里竟然未发现一个行人!在燃烧后的灰烬里有百十具尸体,尸体周围散落着些银钱和其他物品。官府考证,这些被烧死的人是些打家劫舍的土匪。

那天晚上,秀儿坟前断断续续烧了一夜的纸钱,天亮时,坟前已集了一大堆的纸灰。感念秀儿不等宋全说完,女子就打断了他说道:"宋先生,你是不是嫌我配不上你,我自小孤苦,是乞丐婆婆把我安顿在此养大,你若是嫌弃我,我绝不会纠缠于你!"为一方百姓除了土匪这一大害,镇上人为她建了一座祠堂,祠堂的名字就叫“秀姑祠”。

秀姑祠历经百年,香火不断,老镇上的人都说,秀姑祠很灵验。20世纪70年代初,秀姑祠在破四旧的运动中被拆除。但关于秀姑祠的很多传说却一直在民间传扬,一直流传到如今。

选自《百家故事》2012.3上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是谁偷走了珍珠 下一篇:死者奇遇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