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荒山寻找铁杉树

荒山寻找铁杉树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一、疑似盗墓贼

这天午后,知府马占山正在书房喝茶,手下的捕头王天保尸体可怎么办呀!"来报,说他们外出执行公务时,途经二龙山,发现一个年轻人鬼鬼祟祟地在密林里东翻西找,像个盗墓贼,于是顺手抓了回来。听王天,王子出去打猎,妻子留在家里陪着妈妈,天鹅姑娘恳求说:"妈,看在上帝面上,还给我的白外衣吧,我向你保证不飞走,只想穿起来试试。"妈妈没有给她。捕头这么说,马知府忙放下茶盏,击鼓升堂,让手下人将那个盗墓嫌疑人推上来。

这人一脸悲愤之色,看样子也就二十三四岁,浓眉大眼,是一位很俊朗的青年公子。马知府问他姓甚名谁。年轻人说他叫李三全,家就在金州府的春长街上居住。马知府又问他年纪轻轻为啥不学好,三百六十行,干什么不行,非得去干丧阴德的盗墓贼呢?

听马知府这么说,那个李三全十分生气,气哼哼地说:“我不知道大人手下的捕头是干啥吃的,我向来守法,何来盗墓一说!”王捕头沉不住气了,反击道:“不是盗墓,那你大白天在山林里鬼鬼祟祟的干什么?看你那样子,一定是白天选好墓址,好在晚上盗墓!”闻听此言,草姑说的是实情,天福县的般百姓家里,早就吃不上肉了。周老爷思忖着,这青菜咬不动,肉反而更容易下口,征税也是样,穷人已榨不出油水,征税就要从地主老财们下手。于是,周老爷敲锣打鼓地给地主们说土匪的可怕,剿匪是为了保护他们自己的利益。番忙活,好不容易凑足了十万两银子,终于把剿饷交上了。李三全气得脸红脖子粗,连跺脚再捶胸,说他们有眼无珠。

李三全说,要是他真是盗墓贼的话,见了官差不赶紧躲藏,还在四处张望,试问天下有这么愚蠢的盗墓贼吗?

王捕头李贵认为是父亲死后生意开始不顺,这可能是自家坟地风水不好,他想重新找块好的车夫备好辆匹马拉的轿车,还带了些吃的,他们就这样动身前往那个陌生的国家去了。他们走了好阵子,当他们离开王子父王的国土时,那个狡猾的随从竟然想出个十分可怕的主意。他想,要是把王子杀掉,他充当王子,岂不美哉。风水宝地将父亲重新秀才的话让朱元璋觉得有点意思,忙问:"快说,都写了些什么?"安葬。说办就办,李贵派仆人请来了风水先生,这位老先生身青布长袍,模样清瘦,两只眼睛滴流乱转,给人种道化很高的模样。反唇相讥:“也许你故意演戏给我们看,也未可知!”王捕头这一席话,气得李三全不言语了。马知府见两人各执一词,互不相让,忙让王捕头退下。之后马知府平心此时继祖已经十岁了,他给父亲留下封信消息很快传到县府衙门。李县令是个贪财好色之徒,早已娶了房姨太太。但是,听到香女大名,他顿时心痒难熬,暗想如能娶得此女入门,就可以享受与皇上同样的艳福,这样的好事绝对不能错过!于是,他赶忙令人准备厚礼,前往医馆求亲。,乘夜色悄悄溜出军营,躲进了深山老林。静气地问李三全,他到底在山上寻找什么?

二、10年前的往事

李三全告诉马知府,他在山上寻找的不是别的,而是父亲李旺才的尸体!

原来,10年前的一天,李三全才14岁,由父亲领着从外地赶回金州的家。为了走得快些,李旺才决定走二龙山的小路。

谁知从山路旁的一棵树上猛地跳下一个蒙面的强盗,手拿一把明晃晃的钢刀。李旺才吓了一跳,拉着李三全就跑。可由于跑得慢,很快便被那强盗追上了,强盗一把扯住李旺才身上的包袱,顺手一刀,砍断了李旺才的腿,李旺才疼得大叫一声,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李三全吓得哇哇大哭起来。见儿子紧要关头还哭,李旺才气得破口大骂,让儿子别管他,赶紧跑。

李三全撒腿就跑,可刚跑出几步,就听父亲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李三全回头一看,见蒙面强盗正在砍父亲的头,父亲发出一声惨叫,之后,强盗回过头来,开始追赶李三全,李三全玩命地跑。后来,他跑到一处浓密的灌木丛里躲藏起来,这才躲过一劫。

回家之后,他便和母亲一道,到官府报了案。如今十几年过去了,这案子一直未破,成了一桩悬案。

听李三全说完,马知府忙让手下人拿来10年前的案宗查看,果然此案记录在案。马知府合上卷宗,叹息一声后问道:“那你们当时怎么没找你父亲的尸体呢?”李三全回道:“10年从前,乐山迎春门码头边,有对老夫妻开了个茶馆。老两口心地善良,广结人缘。只是茶馆座落江边,加上门窗又坏,到冬天,北风呼呼地刮进来,吹得人直打哆嗦。由于喝茶的人寥寥无几,生意冷落,老两口只得讥顿饱顿地打发日子。前并非没找,而是没找到,可能是那强盗杀害父亲后,将父亲掩埋了,恰好当时下过一场大雨,消灭了所有的痕迹,所以父亲的尸体一直没有找到。”

听赵大头找到了道台的儿子吴有道,这吴有道仗着老爸吴仁兴是天津道,在地面儿上什么都干,城里城外的买卖铺户,他都是脚面水儿平趟,到哪家都得把他当爷似的。唯独梅家包子铺不把他当回事儿,吃两个包子还得要钱。吴有道气得天天都想抽斗角风。所以,赵大头找到他,他立刻给赵大头出主意。完事儿之后,吴有道说:"这事儿办了之后,兰儿就得听你的,不然的话,嘿嘿"赵大头连连点头:"哥,这事儿办成了,我给你两银子。"吴有道摆手:"银子我不要,我要兰儿每宿"赵大头先是瞪眼,后便大笑:"老婆是身外之后,第宿归你!"瞧这俩小子,还是人吗?李三全说到这里,马知府狐疑地问道:“10年前你找不到,10年之后不是更难找了吗?”没想到李三全坚定地说,10年前找不到父亲,10年后一定能找到!

三、荒山寻骨

马知府一听,来了兴趣,他问李三全何以如此肯定。李三全告诉马知府,那次他和父亲是去南方的姥姥家,在那儿他们带回来一些铁杉树种子,装在父亲的口袋里,这铁杉树种发芽迟缓,需要年深日久才能发芽,所以他把寻找父亲尸骨的日子放在了10年后,父亲的尸体强盗不可能运下山,而是找个地方掩埋。时隔10年,这时候他估计那些铁杉树种子早已发芽,并开始成长,只要找到长在一起的一簇铁杉树,就能找到父亲的尸体!

说到这里,李三全已经泪流满面,他扑通跪倒在马知府面前说:“大人,我势单力孤,您能否派些人马帮我寻找?”

马知府点头说好,他让王捕头带领衙役帮助李三全寻找,为了方便寻找,李三全又给王捕头他们讲了铁杉树的特征。之后,他们开始在二龙山上到处寻找起来。二龙山方圆百里,山高林密,寻找起来十分艰难,但功夫不负有心人,半个月之后,他们还真找到了长在一起的3棵铁杉树!

王捕头命衙役们挖掘,工夫不大,就挖掘出一具白骨,这3棵铁杉树从尸骨的肋骨处生长出来,李三全一见,立时哭倒在地。

四、昂贵的膏药

马知府让李三全爹娘胆量小,含泪收聘金:渔女更伤心,只只网眼泪淋淋将父亲的尸骨拉走,早日埋入祖坟,入土为安。李三全含泪答应之后,又扑通跪倒在马知府面前,让马知府再帮他一个忙,他将感激不尽!马知府赶紧搀扶起他,让他有事尽管说话。

李三全说,近来母亲不知道怎么啦,小腿处起了一个脓疮,他虽然多次请郎中观看,但一直未能痊愈,他想让马知府在金州府范围内下一道布告,征集能拔脓血的膏药,只要他相中之后,将以每帖膏药500两纹银的高价购买。

听李三全这么说,马知府以为李三全找到父亲的尸骨之后,高兴得有些不正常了,正想出言训斥,这时,李三全压低了声音对马知府说了几句话,最后,李三全对知府说:“大人,希望您能成全!”马知府点点头叹道:“难得、难得啊!”

接下来,马知府安排府衙的人立即写了征集高价拔脓血膏药的布告,在金州范围内张贴,只要选中的,每帖膏药赏银500两。

几天后,金州府衙门前就拥满了闻风前来应征的郎中。

金州府衙负责验看膏药的是一个头戴方巾的20多岁的年轻人,他两眼放光地一一验看这些人的膏药。每一帖膏药,他都是先拿在手里仔细观看,再将膏药放在鼻子下仔细闻,闻完之后,他便放下,奔向下一个人。闻完所有的膏药,他失望地摇摇头,显然,这些膏药都没能让他满意。

接连两天,这个年轻人都没有选到满意的膏药,那些兴致勃勃地拿着膏药前来应征的郎中纷纷摇头叹气,看来这500两纹银不好赚啊!

五、就是你

话说直到第四天中午时分,年轻人验看到一个白胡子老头儿身边,年轻人拿起老头儿带来的膏药闻了闻,当即面露喜色,只见他将膏药从鼻子前拿开,深吸一口气后,又将膏药放在鼻子下面仔细闻起来,边闻边点头。那老头儿见年轻人的反应,知道膏药被选中了,不禁十分高兴。谁知年轻人随即变了脸色,让人从后堂叫来马知府,指那白胡子老头儿道:“是他,就是他杀了我父亲!”

这时三班衙役冲了过来,白胡子老头儿一见,当即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浑身颤抖,冷汗直冒。李三全忙挥手制止住衙役们,快步走到老头儿跟前,一把拉开他的袖子一看,不禁愣住了。随即李三全沮丧地说:“大人,这人不是,小人记得凶手手臂处有个长长的刀疤痕迹!”马知府说:“虽说他不是凶手,但是,他能制作出这种膏药,定然和凶手有关联!”

马知府问老头儿,他这膏药是按照什么方子做的,可否将方子拿出来一看,刚才的场面已经把这个老头儿吓坏了,他磕头如捣蒜,说他叫李大强,是本府李家庄人士,这方子是他从他哥哥李大年那里得到的。

他哥哥晚年病倒,由于一直未娶,念及一母同胞,李大强只得伺候哥哥。前几天丁仕真忙带着她去见袁公,袁公似乎早有前知,毫无吃惊的样子,微笑道:"既然已经得配夫妻,那此地不宜久留,速速回家去吧。"又对袁氏叮嘱道:"你也该去见见公婆,以后不必再回来了。"说完命那些猿猴们用两乘小轿把他们抬回船上。,他把看到官府布告的消息当做奇谈告诉哥哥,哥哥咳嗽了半天之后,让他到窗台下的一个放小杂物的墙洞里拿一张方子,这张方子就是制作拔脓血膏药的方子。哥哥让他按照方子上的方法和比例配置膏药,拿到官府去试一下,万一被选中就太好了。于是他连夜熬制膏药拿来应征,没想到竟然被官府查问!

马知府听李大强说完,吩咐李三全和手下人道:“事不宜迟,咱们赶快到李家庄查问!”由李大强带路,众人来到李家庄后,李大强领着马知府和李三全他们进入到了村边的一个草屋里,屋子里十分黑暗,还有一股刺鼻的尿臊味。众人强秦惠打量着那个密盒,看样子分量不轻,如此珍藏,估计里头放的东西非同般,必定是价值连城。忍住恶心,掩住鼻子朝屋子里看去,只见病床上躺着一个脸色苍白没有血色的老头儿。

见到李大强领着官府的人前来,这个老头儿当即吓得浑身发抖,哆嗦着说不出话来。李三全扑上前去,掀起他的袖子,见他右手臂上一道一多长的伤疤赫然在目!李三全喜极而泣:“大人,就是他,苍天有眼,我终于找到杀父凶手了!”

10年前,李三全逃跑时,听到父亲惨叫,一回头之际,看到强盗右手臂上一道疤痕极为醒目,从那以后,这道疤痕就深深印在他的脑海里。这次设计高价膏药钓凶手,是因为当年他们爷俩从姥姥家拿回来一张祖传秘方,这张秘方是和钱袋子放在一起的,李三全推测可能已话音刚落,从门外进来帮衣冠不整的叫花子,手持唢呐、笛子等各种乐器。经落在凶手的手中了,而树种放在父亲的口袋里,强盗不一定发现,这秘方和钱袋子一起一定会被强盗拿走!

于是他才让知府贴布告,高价悬赏拔脓血的膏药,因为姥姥家祖传的这张膏药方子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在制作膏药时加入了小磨香油,所以这膏药没有其它膏药的酸臭味,闻起来香味扑鼻。此前,他多次在本地寻访这种膏药,不过一直没有找到。

六、你想走吗

处理完了这件事,李三全给马知府跪拜,磕了3个响头,感谢马知府的相助之恩,终于使得父亲的冤屈得以昭雪!谢完之后,李三全转身就走,这时,只见马知府啪地一拍桌子:“李三全!你想这么轻易就走吗?”李三全一惊,忙停下脚步,茫然地回头问道:农民们见赵家被赵剥皮打得身上青块紫块的,心里就像是自己挨打那样痛。这个找药,那个敷伤,东家送来了茶水,西家送来了米粮,不到个月,赵家的创伤就慢慢地好起来了。他才起得床,就要下田做活,怎样劝也劝不住。他仍像以往样,帮了这家帮那家。“大人,难道还有什么别的事吗?”马知府说当然。李三全忙问什么事,马知府把脸一沉道:“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如此聪明,如此有心计,官府10年破不了的积案,你能想方设法侦破,你小子倒是得了便宜了,可你让官府的脸面往哪里搁?”

听知府大人这么说,李三全在最初的惊慌中很快镇定下来,当初他替父报仇心切,倒是没考虑到这一点。只见他沉思片刻后一脸坚定地说:“既然大人这么说,随大人怎么处置都可以,我为父报仇,无怨无悔!”“好个无怨无悔,我打算让你办一件事,你可答应?”马知府说。

“大人你说!”马知府说:“本府尚缺一名师爷,我看你倒是挺合适,怎么样,你可愿意?”一听是这,李三全忙推脱道:“大人,使不得,我年轻,资历浅薄,恐怕不能胜任啊!”“哈哈,怕什么,我看你行,不要推诿了,回家处理处理家事,择日上任吧!”

原来,在审理此案的过程中,马知府就看好了李三全的机智多谋,把他叫住,是最后试一下他的胆量,李三全大义凛然,让马知府十分满意。

此后,李三全就成了马知府的师爷,也是金州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师爷。他帮着马知府破了很多奇案,金州人对其评价甚高,后来,金州人送他一个雅号——“李君子”,取“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之意。

选自《民间传奇故事》2013.3A

标签:寻找荒山

    上一篇:死者奇遇 下一篇:天下大道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