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晚妆

晚妆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妻子季雨才过安检,丁凡诺的车子就飞快驶离了机场,他的心早已飞到了孟筱柔的身旁。

孟筱柔,丁凡诺一见倾心的妩媚女子,数次梦见与她萦绕缠绵。丁凡诺知道这样的想法很危险,但无法自拔。尤其是面对孟筱柔似水般的柔情,他的心似乎都被融化了……

当晚,他就如愿躺到了孟筱柔的床上。

夜幕深邃宁静,窗外树枝轻轻摇曳,皎洁的月光伴随着花香在屋子里飘逸荡漾。

兰兰听后问:"小姐,你不跟我们起回去?"

丁凡诺陶醉在这温柔乡中,连睡梦中都含着微笑。光滑的肌肤、柔软的胴体,孟筱柔乖巧地依偎在丁凡诺身旁。

丁凡诺真希望时间就这样停止,永远把美人搂在怀中。每铁常青听后,有些云里雾里。李枯蒿拍拍铁常青的后背,说:"班主去休息吧,天快亮了。"一寸肌肤都是那么细致娇嫩、清香怡人,他不禁将诱人的胴体往怀中紧了紧,睡意地亲吻着她的脸颊。

两条炽热的胴体纠缠到了一起,无休止地追寻,无休止地索取。丁凡诺情不自禁地睁开眼睛,却突然挣扎着将孟筱柔的身体推开。

“你,你,你的脸……”丁凡诺的声音几近颤抖。

朦胧的月光下,孟筱柔秀发披散,面色惨白,竟没有一丝血色。跟电影中的女鬼一般无二。

“我张晋疑惑间起身开门,个老者闪身进了小屋。老者站定,低声说道:"张公子还认得老朽罗忠吗?你小时候喂抱过你呢?"的脸?”孟筱柔莫名其妙地拿过镜子,借着月光看了一眼自己的脸。

总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颜如玉。"金钱、俸禄、美女自古天经地义都是代代书生们的理想。可谁又能想到,十年寒窗后,却终归惹得祸从书起

“啊!”孟筱柔的惊罚背磨子见县爷,还隶子我出发。呼声划破了夜空。

寂静的午夜四周静悄悄,淘气的月儿躲进了云中,墨染的夜色暗含魑魅魍魉,心中的恐慌肆意嚣张。

孟筱柔看着丁凡诺那张被吓傻的脸,突然“咯咯咯”地笑得前仰后合,“看把你给吓的,你老婆没有用过面膜吗?”

丁凡诺尴尬地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你这样的面膜我还是头一次看见。”

“我皮肤那么好,其实都是它的功效。”孟筱柔进一步解释道。

“哦!”丁凡诺似乎已经领悟地点了点头。

孟筱柔调皮地翻身压在丁凡诺身上,将脸慢慢地向丁凡诺凑近小声说道:“你看我美不美?”

丁凡诺伸出双手揽住了她纤细的腰肢,“美,美得就像是个妖精。”

“不,其实我是鬼,一个专吸男人魂魄的女鬼!”说着,一股香气从孟筱柔口中喷出,直奔丁凡诺面门。

“牡丹花下死"寿头"这个称呼就是从这个故事里引申出来的,后来就成为痴呆,不开窍人的个代名词了。,做鬼也风流!”说着,丁凡诺翻身把孟筱柔压在身下,“今天我就要收了你这个小妖精……”

清晨,丁凡诺醒来的时候,特意端详了一下孟筱柔的脸。粉嫩如初,白里透红,恰似出水芙蓉一般,和昨天午夜时的模样简直是判若两人。

丁凡诺不禁心中暗自惊叹:看来这面膜是真的有神功奇效!

丁凡诺本打算利用妻子季雨出国的时间好好陪陪孟筱柔,但却世事难料。午间,一名警察的突然造访几乎彻底击碎了他的美梦。

警察将一张孟筱柔的照片递到了丁凡诺面前,“你认识这个人吗?她但张天师是见过世面的,此时他脸上却不露声色,站起身来,朝柴少爷拱拱手,说:"少东家,您这是李义仁的弟弟李萧了解哥哥的死因后,说周憙是杀人凶手,坚决不让他前来吊唁。说哪儿去了?钱不钱的咱好商量。既然我是干这行的,算不准的话,我愿当着您的面把卦具砸了。但回过头来说,如果我掐算对了,也请少东家不要隐瞒,不准就是不准,准就是准,照实说。"死了!”警察犀利的眼神注视着丁凡诺,“一个月前死在了郊外公墓的小路旁,是被谋杀的。”

“她死了?”这怎么可能呢小姑娘立刻脱下帽子,双手递给了孩子。?昨天晚上自己还和她在一起鱼水之欢呢?

警察又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沓照片,“她死得很惨,而且凶手肯定是和她认识的,她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走在最前面的李丁停住了脚步,呆立片刻,他兴奋得大叫起来:"这儿有个墓!这儿有个墓!"的电话里有你的联系信息,所以,希望你能给我们提供一些破案的线索。比如说她的亲戚、朋友,还有什么人与她有过来往。”

照片上的孟筱柔周身溅满了鲜血,样子甚是恐怖。惨白的脸庞与鲜红的血液形成鲜明的对比,深深印刻在丁凡诺的脑海中。

“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刚认识不久,至于她的朋友我真的不清楚,恐怕给你们提供不了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警察又问了几句,丁凡诺答得滴水不漏,警察只好起身告辞。

丁凡诺瘫软在沙寇准眉头皱:"这巴东城巴掌大点儿地方,谁家几口人,恐怕都是了如指掌,这点,不需要姚老头招供吧?"发上。这怎么可能呢?自己昨天明明还和孟筱柔在一起,她怎么可能已经死了呢?自己和她认识的时间也刚好是一个月,难道到了下午,糯米人已经制好。道士点头称好,又对里长吩咐道:"山头有个蛇喉洞,是蛇妖进食之处,洞很深,洞底有个化人池,将糯米人置入化人池中,可让蟒蛇醉睡晚,这样我们就可以利用日夜的时间建塔了。可这洞曲回肠,糯米人得有人专门送到洞底,才能扔进化人池中。所以,需要村中募名了解了李双阳的身世后,慧可重重地叹了口气。人老心善,他见李双阻虽然瘦弱,长得还算俊俏,心中同情他的遭遇,便把他收留了下来。青壮后生,才能办成此事,只是洞里险恶,凶多吉少。"真的撞见鬼了不成?

如果孟筱柔是鬼,那自己和她相处一个月了为什么安然无恙?再说,鬼不只是在夜晚出现吗,白天怎么也能……

正在丁凡诺胡思乱想的时候,孟筱柔的电话来了。

“晚上我不想在家吃了,我们出去吃西餐好吗?”孟筱柔的声音娇滴滴、软绵绵,是男人都无法拒绝。丁凡诺几近本能地说:“好,我下班去接你。”

凭自己的生活经验,他宁可相信那个警察是骗子,也不相信孟筱柔已经死了。他有点后悔没有核实警察的身份,唉,这年月,骗子太多了。

孟筱柔活泼清纯、柔情似水,看着怀中美人酣然入梦,丁凡诺的心才彻底松弛下来……

午夜醒来,丁凡诺突然发现身边的孟筱柔不见了踪影。刚想寻找,却见她正坐在梳妆台前,拿着粉刷在脸上拂弄……

三更半夜化什么妆呢?莫非她真的已经……

丁凡诺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但依旧装作沉睡眯缝着眼睛偷看,以防不测。

良久,孟筱柔停止了化妆,对着镜子审视一番后竟起身朝屋外走去。

丁凡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与其说走不如说是飘,并且他可以断定孟筱柔没有用手,那门就自己敞开了。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丁凡诺竟悄悄起身穿上衣服跟了出去。

他们穿过一片茂密幽静的树林,又走过一条蜿蜒曲折的小路。一股阴冷的秋风从身边吹过,丁凡诺不禁打了个激灵,人似乎也瞬间清醒。他借着朦胧的月光仔细一看,四周竟青烟袅袅。

一座座墓碑已隐约可见,一座座坟丘就在昏黑的前方。丁凡诺的脑袋都大了,自己怎么鬼使神差地跟到了这里?意识告诉他,马上离开这里!

可就在丁凡诺转身准备逃离的时候,孟筱柔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只见她面色惨白,目泛绿光,乌黑的秀发在风中飞舞,洁白的裙角在雾中飘荡。

丁凡诺见势不妙,“妈呀”一声朝无尽的黑暗中狂奔而去……

丁凡诺几乎是连滚带爬地逃离了那里,不知摔了多少跤,跑了多少路,直到他跑到天亮,见到了依稀的人群。

劫后余生令他百感交集。几天来,丁凡诺第一次想起了结发妻子,第一次怀念起温暖的家。他做梦也没想到激情四溢的背后换来的竟是魂董启兰满怀希望给儿子服用了人参和灵芝,可这孩子实在亏损太多,年多以后还是离世了,董启兰悲痛得大病场。飞魄散。

一天了,丁凡诺把自己关在家中,渴了喝酒,倦了抽烟,希望自己能尽快忘掉那恐怖的经历。睡至午夜,丁凡诺慢慢醒过来。他感到口干舌燥,伸手摸向身旁却感到一丝异常,一个僵硬的躯体躺在身旁。

酒劲立刻醒了七分,借助月光仔细一瞧。天啊,孟筱柔竟不知什么时候躺到了自己的床上。月光下只见孟筱柔双目紧闭,面色惨白,嘴角还挂着一丝血迹。

丁凡诺大气都不敢喘,蹑手蹑脚地从床上退到地上。不经意一抬头,孟筱柔竟鬼使神差般地坐在梳妆台前,正舞弄着手中的粉刷,洁白的衣裙轻轻飘摆,仿似葬礼中的祭幛。

丁凡诺不由得手脚并用地向后退去。当他退到床边时,一个身影腾地从身后坐起。丁凡诺定睛一看,直吓得魂飞魄散。

两个孟筱柔?这怎么可能。但丁凡诺已来不及思量,拼尽全力地向房门冲去。

卧室的房门说什么也打不开。而此时,那两个孟筱柔正从不同方向向他慢慢走来。

就在千钧一发之即,门开了。丁凡诺仿佛看到了生的希望,刚要抬腿迈步,却发现黑洞洞的门外站着另一个孟筱柔的身影。

丁凡诺只觉一股冷气由尾骨直冲脑顶,身子不听使唤地瘫软下去……

“他死了?”一蔡咏年确定这个乞丐就是自己的妻子,可是家中那个人是谁?正当蔡咏年疑惑之际,他抬头看见了"灵隐寺"个字。个孟筱柔问道。

另一个孟筱柔答道:“没有,只是被吓昏了!”

此时,一个黑衣女子出现,负气地对昏死在地上的丁凡诺说道:“哼,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在外面拈花惹草!”

原来这黑衣女子便是丁凡诺的妻子季雨,近期感觉丈夫对自己冷落,为了试探丈夫故意买通夏筱雪(孟筱柔)色诱勾引,却未想到丈夫轻易上钩。于是,季雨订下计谋惩吓一下丈夫,恰巧夏筱雪是三胞胎姐妹之一,于是便同时出现了三个孟筱柔。当然,那警察也是计划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还有那绿色的眼睛是美瞳化妆的杰作。

经过了这次“鬼”的教训后,丁凡诺再也不敢随意勾搭美女了。

选自《东方女性》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天下大道 下一篇:孙立人丛林战术显威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