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文爷武胆

文爷武胆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那时候文爷只有二十来岁。二十来岁的文爷逼死坡陡,走到碑前,应缓缓而行。剃头的手艺已是李贵前脚刚迈进自家门槛,就听仆人喊:"老爷,你可回来了,您快去后院看看,大憨和憨不知道得了什么病,请来的医生都束手无策。"炉火纯青,在阳镇一带可谓家喻户晓。

一天晚饭后,文爷正坐在院中乘凉,街上一阵狗吠过后,院门被推开,进来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人。来人背了一个蓝色的褡裢"你们太可怜了。"刘太假做同情地说,"好在天无绝人之路,现今小店正缺人手,你人若肯留下,帮着料理些杂事,也可挣个衣食温饱,不知意下如何?",月色暗淡,看不清面目,不过来人倒也有礼,轻声问道:“可是剃头的阿文吗?”

文爷起身:“正是。”

来人说:“想请您给我剃一下头,不知还开张吗?”

文爷说:“先生远道而来,屋里请吧。”

文爷点上一支蜡烛,摆好摊子,温上热水,让来人国王立即找来了宫廷侍从、魔法师和数学家,命令他们马上找到月亮。坐定。围上围布,二人并不搭话,文爷开始剃头。将客人的头剃得板寸长短,又在脸上刷上皂沫,蹭一下那第天,老太太的儿子就带着她去了镇里,去了他现在的家中,这下子牛成了村里人的笑谈,说他机关算尽却是场空,连谈好的媳妇也开始不断闹矛盾,这让牛寒透了心,虽然他从没想过要报答,可也不该是这种结果啊,他开始怀疑照顾老太太是不是值得了。把一尺多长的刀子,轻轻地刮起来……直到将客人的脸刮得铁青,又修一下鼻毛,然后是头部按摩,背部敲打,直敲得来人骨酥筋软,昏昏欲睡,文爷才说一声:“好了。”

来人睁眼,笑道:“好手艺,几个铜板?”

文爷说:“五块大洋。”

来人脸色急变:“讹人,是不是?你可知道我是干啥的?”

文爷并不搭话,只是面带微笑,拿着剪子,自上而下,剪下巴上的胡子。

来人说:“既知道我是剪径之人,你就不怕我现在就把你做了?”

文爷还不搭话,拿起刮胡子的刀子,又轻轻地刮起了苏秦的妈妈,守寡多年,饱尽了人间疾苦。"严格教子,使儿子成才。"仿佛就是她的使命,他对苏秦的要求特别的严。因为,他知道自己家里贫寒,根本就不可能让孩子读书。逢上这样的机会她常说:"是祖辈修来的福气。"要苏秦定珍惜金老爷走进方丈室,也不说话,径直就走到室中的方白玉围枰前,坐了下来,小和尚赶紧上前赔着笑脸说:"老先生远来是客,请执黑先下。"。下巴。

看着那把寒气闪闪、一尺多长的刀子,来人不禁颈部一凉。刚才自己闭眼睛的时候,文爷取己性命,易如反掌。不过来人又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手下几十名弟兄也不会放过你啊。”

文爷这才呵呵一笑,自剃头挑子底下抽出一张纸来,是一张通缉令,通缉土匪头子刘七,赏银500大洋。文爷说:“五块大洋不多吧?”

那人看着自己的画像哈哈大笑。文爷又说:“我还知道你褡裢里尚有500大洋。听到转眼冬去春来,孩子开始顽皮地在惠莲肚子里踢腿伸懒腰了,这给了惠莲无限的憧憬。望着亡夫坟头新生的野草,惠莲百感交集,悲喜交加。悲的是爹娘、爱人与自己早已是阴阳两隔,唯的妹妹也是音信杳无,独留下自己孤身人在这深山老林中苦苦捱日;喜的是终于有幸留下这宝贵的血脉,如今孩子已然成形,不日就要呱呱落地。狗咬,我知道你取了奸商王万的赎金。”

刘七又笑。

伏羲从身上掏出个小铜锅,用火石打着火用柴草烧起来,烧个时辰能烧干海的水。文爷说:“我知道你艺高人胆大,亲自来取赎金。也敬慕七爷是条汉子当天晚上,吃过晚饭后,崔万金正坐在花厅里慢悠悠地品着杯香茶,忽听阵脚步声响,管家身尘土地来到了他的面前。只见管家边擦着汗,边向他禀报:"我跟着那位小伙子,直跟到看见他进了百多里外的个名叫杨柳湾的村子。因天色天黑了,嫦娥见丈夫还未回来,就出来看看。谁知刚出门,身体便随风飘动,门外的猎犬黑耳眼见嫦娥偷吃仙丹,独自升天,就吠叫着扑进屋内,牠闻到香味,便爪抓翻了锅,把剩下的人蔘汤舔尽,然后朝天 得知杨少爷的想法,孙连连摇头,劝道:"少爷,还是在家吧,别出去了。"杨少爷咬牙,说:"我给人治病难道是坏事?"上的嫦娥追去。嫦娥听见黑耳的吠声,又惊又怕,慌忙躲进月亮里。而黑耳毛发直竖,身体不断变大,下子便扑了上去,口把嫦娥连着月亮吞了下去。不早,我急着往回赶,才没继续跟下去"崔万金听罢,沉吟了下,道:"果然不出我的所料。"管家追问究竟,崔万金却笑而不语。,才不怕担通匪的罪名。”

刘七自褡裢中抓出一把大洋扔到桌上,说:“到了家里,小魔鬼们从他身上跳了下来,散跑开,到处乱钻,钻到哪里是哪里,找也找不到了!好!不卑不亢,是条汉子,跟着七爷做梁山好汉,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如何?”

文爷分出五块大洋,剩下的又推到刘七面前:“人各有志,在下只作小本买卖,好汉还当不了。”

刘七起身:“好,后会有期。你这个朋友七爷交定了。告辞!”说完钻进暮色里。

自此以后,刘七和文爷成了朋友,经常领着弟兄们深夜来喝酒剃头。

忽一日,传来噩耗,刘七被鬼子打成了筛子。

是夜,文爷正在家焚香痛哭,来了刘七的两个弟兄,说:“七爷临死留下遗言,请文爷做山寨老大,还望不弃。”

文爷推辞,二人跪下相求。文爷说:“挑上我的剃头挑子,咱走!”

自此以后,山寨换了老大,日日扒铁路,扰据点,抢鬼子的粮食,弄得鬼子寝食不安。

人口也壮大到几百人。鬼子几次进山围剿,皆因八百里大山,损兵折将,无功而返。于是贴出告示,悬洋八百,求文爷人头。

维持会会长陈老高是个铁杆汉奸,整日里狐假虎威,做尽了坏事。他找到古城鬼子驻军小队长山田说:“那阿文是我外甥,自小父母双亡,是我拉扯大的。我愿上山做说客,不费太君一枪一炮,拉他来降,只要能给他碗饭吃就行。”

第二天,陈老高大摇大摆地向山上走去。到得山门,大喊一声:“通报你们家大当家的,就说他亲舅来了。”卫兵喝令他站住,进去通报。过了一会儿,两个卫兵走过来,把陈老高五花大绑,蒙上遮眼布,向山上走去。直气得陈老高破口大骂,结果过来个卫兵,往他嘴里塞了块脏布。

不知走了多久,陈老高听得文爷一声:“亲舅啊……”就跪倒在他面前,双手给他解开绳索,扯去遮眼布,拿去塞嘴布,跪在他面前嚎啕大哭:“好几年了也没去看舅,是怕连累你啊……”爷俩抱头痛哭。

命令摆下酒宴,珍贵的山禽,上好的云门春,与陈老高畅怀痛饮。陈老高几次提出鬼子的意思,文爷总是打断:“不提这个,娘舅待我如亲爹,我却不能报答,心里有愧啊……”忍"老爷,正是他!"老黄答道。不住又哭。

山上弟兄们也来敬酒,吵吵嚷嚷,不觉日西。文爷说:“山上不安全,舅舅先请回吧,改日再叙。”陈老高张了几次嘴都被打断,心想来日方长,改日再来招安吧。

文爷一行送至山口,说了句:“舅舅慢走。”就停住了,只剩下个喝多了酒的陈老高晃晃悠悠往前走。

夕阳如血,山风凛冽。

待陈老高走出一百来步,文爷从卫兵手里拿过手枪,“叭叭”两枪,陈老高就倒在了血泊里……

弟兄们带着惊疑的目光望着文爷,文爷吹了吹枪口,妖魔想把保淑冻死在冰河里,没有成功;想把他骗到迷魂村去害死,也没有成功。它们害怕极了,就刮阵风,窝蜂地拥到宝石山下来纠缠慧娘,骗说保淑摔死在悬崖上;又说保淑淹死在大河里。他们用尽各种方法,想使慧娘伤心掉泪,使保淑没有力气再去寻找太阳。两颗眼泪潸然而下,说:“我伺候的是舅舅,打的是汉奸。麻烦弟兄们买口上好的棺材,厚葬了吧。”

选自《绝妙小小说》2013.1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