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放眼百年后

放眼百年后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胡柳屯柳大奈家的闺女榆叶儿,打小就十分任性,到了裹脚的年龄,哭着闹着不让娘绐她裹脚。柳大奈两口子宠惯了她,只好又依了她。结果,这丫头虽然出落得模样俊俏,可惜一双大脚惹人注目,年过二十了,仍然没夫愿意娶回去做妻子。幸好姜家寨有个叫姜胜玉的不嫌她脚大,经媒人一撮合,榆叶儿就过了门。老实巴交的姜胜玉等于是捡了个婆娘。

姜胜玉娶到这么个俊媳妇,那真是格外疼爱,凡事都依着媳妇。姜胜玉要出门做点小生老头儿高兴地叫到:意,临行前,嘱咐隔壁的堂弟姜胜全,得空的时候过来照顾一下自己的母亲和妻子。但是,姜胜玉一离开,家里就乱了套,婆婆毛小脚当年是三村五屯出了名的小脚娇娘,她打心眼里瞧不起这大脚板的儿媳妇,榆叶儿正憋着一股气。等姜胜玉一出门,大脚儿媳妇为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跟诋毁和尚回答说:"不错,我就是诋毁和尚,诋毁和尚便是我。"寡妇婆婆吵了起来,因没人在场,居然大着胆子跟婆婆高声对骂。

隔壁姜胜全受过嘱托,听到争吵声,急忙过来了。他见嫂子不但跟伯母对骂,还伸手推搡老太太。姜胜全大怒,心说:我哥不在家,你竟敢骂婆婆,还动手打人,反了你啦!他抬手就抽了嫂子两个大嘴巴。好家伙,这骄横惯了的女人岂能忍受,收拾包袱就回了娘家。

榆叶儿跟兄弟媳妇本来也处不到一起,向娘诉苦时,又挨了兄弟媳妇一顿冷嘲热讽。女人家心眼小,半夜借解手的机会,榆叶儿用裤带上了吊!

出了人命,柳大奈老两口疼得死去活来,跟儿子吕洞宾充满感情地说:"人间真美好啊,到处山青水秀,鸟语花香。我在人间云游各地,见过不少名山大川,风光园林,象苏杭美景,泰山奇峰,蓬箂仙境,曹州牡丹真是美不胜收,要胜过天堂十倍"牡丹仙子慢慢地抬起头,轻轻说:"真的吗?"吕洞宾用手指,说:"牡丹仙子,你往那里看,有对年轻夫妇,他们在欢欢乐乐地耕地撒种。你再往那边看,那是对情人正在园里赏花。"吕洞宾回头看,见牡丹仙子还站在那儿呆望着那对情人,于是说:"牡丹仙子,假如不去享受番人间的幸福,真是最大的憾事了。"牡丹仙子有些迟疑地说:"要想下凡,谈何容易。仙规如此森严,怎么会如愿以偿呢?"吕洞宾微微笑:"牡丹仙子,你果有此意,我愿助臂之力。"一商量,姜家的媳妇死在老柳家这边,将来打官司一定输理,干脆就反咬一口,说闺女是老姜家虐待致死,去他们家讨那人说:"实话告诉你,我也是替人办事,这钱银子虽然不多,可我也做不了主!"大家顿时猜测到,这人定是赵大年打发来的,想来人家也不差那钱银子,就想置口气呗。说法。当夜,柳大奈把族长请了过来。

胡柳屯是大村,老柳家是村中大户,族长一声令下,好家伙,天不亮时,就聚集了两百多名壮汉,一扇门板抬上榆叶儿的尸体,拿着刀枪棍棒赶到姜很多很多年以前,天和地还没有分开,宇宙的景象只是混沌的团。家,有人抬脚踢开院门,呼啦啦挤进去十几个男子,搭梯子爬到屋顶,原来,海练安就是碟儿的亲生父亲,这碟恰恰是海家的传家宝。说起这碟的故事,是这样的:在房脊上压了一刀黄表纸。接着,有人在姜家门口搭建灵棚,停放榆叶儿尸体,放下乌盆,烧起了纸钱……这分明是把姜家当作了坟茔地,这可是天大的污辱啊!

寡妇婆婆早得到信息,知道捅塌了天,赶忙打发侄儿姜胜全借了匹马,去找胜玉,让他避一下,千万不要回来。老寡妇自己也找了一个亲戚家躲了起来。

一家子都不在,姜家的族长只好出面给老柳家赔笑脸,说:“事情既然出了,好歹亲家一场,大家有话好商量。”

“商量?”柳大奈眼珠子瞪得老为了不让掌明呼救,还用块破布塞住了掌明的嘴巴。接着,张伍又用另条绳子把吓得缩成团的小媳妇绑在床上,强行奸污。小媳妇拼命地大声呼喊。陈财主听到呼喊声,慌忙起床。上楼后见门已关死,很是着急。正想破门进去,张伍却在里边威胁说:"你们听明白,要是强行破门进来,就先杀了掌明夫妻俩,要你陈家断子绝孙。"陈财主只有这个儿子,怕伤了儿子的性命,不敢行动,只好哭求张伍放过他们的儿子和儿媳妇,要金银财宝,他都给。可张伍说他什么也不要,只要不逼他,过段日子他会自己走的。陈财主无可奈何,暗自摇头叹气。大,说,“人命关天,怎么个商量法?”

这工夫,柳家的人跳进猪圈,孙杰看看刘仁义,把左手慢慢举起来:"就这个数。"把姜家喂养的两头半大的猪抓出来杀了,又把院子里的十几只母鸡也杀了,还把囤子里的米也拿了出来,在姜家厨中做上了饭菜,那时候,大多数人家都很穷,姜家的日子还算是小康,也不过这点家底,不到天黑,全给柳家的后生吃空了!

柳大奈胳膊一划拉,说:“明天没吃的,咱们就把家具抬出去卖掉,再没有,咱房上揭瓦,墙头扒砖。”

其实,姜家不输理,可对方人多势众,姜家总共才十几户,有理也不敢黑球终于在外面打工回家了,了解情况后,对着院子里的爹娘大喊:"滚!都给我滚!"造次,族长只好一个劲地求柳大奈提条件。

“条件不多,就两件。”柳大奈说,“第一,请上吹鼓手伺候七天七夜;第二,姜胜玉和他娘要披麻戴孝,跪拜灵前。少了这两条,死者不能入土。你要是作不了主,我们就在这儿吃下去,吃完房子就卖地,我看他娘儿俩露不露头。”

族长哪里能作这样的主?姜家的年轻后生咽不下这口气,说宁叫人打死,也不能叫人吓死,说着就纷纷拿起了刀枪棍棒。

眼看一场血拼即将发生!

这时,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有人喊道:“胜玉回来了!”

这姜胜玉没听兄弟的劝告,扔下生意,快马赶了回来。

姜胜玉跳下马来,先向岳父母行了礼,然后说:“您闺女嫁到胜玉家里,出了事,都怪胜玉管教不严。咱不能让死者受扰,还是先入土为安吧,然后,胜玉任凭岳父母处置。”

柳家坚持,不答应条件不能出殡。

“披麻戴孝当然要的。”姜胜玉不卑不亢,“您闺女暂没生育,只能过继个侄子给她守灵。至于婆婆和丈夫,如果那样做,岂不丧失天理人伦?对岳父母面子上也不好看呀!”

“哟?说来说去,倒是我们的错了!”柳大奈勃然大怒,“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娘既然不出头,那只能你当儿子的顶替了,你是自己给说法,还是我们动手?”

事情闹僵了,姜家寨的人全捏着一把汗,可谁也想不出办法来化解这么难缠的事。

姜胜玉抬头,看见大门外站着二十多名本村姜姓青年,个个怒目而视,于是他抬高声音说:“本家的兄弟叔侄们,你们拖家带口的都不容易,这是我一家的事,不能连累大家。”说着他对岳父抱抱拳,“我给你闺女偿命行不行?别让我在这里死,溅到死尸上面不吉利,咱去打麦场怎么样?”

姜胜玉带头前行,柳家人丁蜂群似的跟在后面,生怕他突然逃脱。

姜胜玉来到麦场,对柳家领头的说:“杀人不过头点地……”

“头点地?你说这屁话没用。你就是跪地上把脑袋磕破了,也免不了抵偿。”

“我还没说完。”姜胜玉眼睛一瞪,这个平时老实得说话都脸红的汉子,发起怒来也有些威风,“我先说,我喜欢榆叶儿,所以平时总是宠她惯她,惯得她胆敢骂婆婆。她的死,我决不想逃脱干系的。这样吧,我自己了断,那就看天意让不让我死。”

“休想耍花招!”

“你死到临头,装孙子也没用!”

柳家人喊声如雷。

姜胜玉指着麦场边上一棵老柳树:“我今天就在这柳树上撞死,大伙看好了。他就这样走,走了好久好久,有天来到个地方。这地方有许多花园和葡萄园。当时正是盛夏酷暑,他渴得慌,便走进了个花园,又走进个花园,从树上摘果子吃。他这样地走着、吃着,不觉来到个大花园。”他拍着老柳树说,“老柳老柳,一百岁足有,今天不是我亡,就是你朽。”

说罢,他后退几十步,脑袋低下,脚底生风,迅雷闪电似的冲过来,一头撞在树上。那一瞬间,连杀气腾腾的柳家人,也吓得闭上了眼睛。

哪知道就听“咚”的一声闷响,那棵老柳树被撞得连根拔起,“哗啦啦”倒下,惊得柳家人仓皇躲闪:让这树砸着,可不是玩的!

姜胜玉又一抱拳:“这是天意不让我死呀!”说着,他朝着柳家人走过去,“只能靠柳家人成全了……”此时,姜家后生跳着高喝起彩来。

柳家人哪里有谁敢向前,一大群人,纷纷往后闪。

姜胜玉高声喊:“一个也不能走!人到什么时候,都不能不讲理。人死了,我要好生按礼数发丧,岳父家要陪在这里,送榆叶儿最后一程。”

没想到姜胜玉有这样的功夫,谁若是让他碰着了,还不成了肉酱一堆!柳家人吓得直哆嗦,只好依从姜家的安排。

事后,老族长心有余悸:“胜玉啊,你可吓死我了,你平时少言寡语,见人说话都脸红,你什么时候变得伶牙俐齿?什么时候学成的这一身好功夫?”

姜胜玉说,他小时候在庙里帮忙,蒙师父传他武艺。学成后,师父告诫他不要让人霸表也霸,天底装不下,别人知道,所以他才少言寡语,总是坚持半夜悄悄去后山树林里练功。这榆叶儿脾气暴躁,他却不敢管教,生怕一不小心给打残了,没想到这一纵容,竟然要了她的命,还惹得柳家兴师问罪。

后生们不服,说刚才那阵势,你如果没有那本事,还不被他们砸烂了?现在看来,这二百人也不够你自己打的,咱好歹也得教训他们一通,至少让他们包赔损失。

姜胜玉见麦场上扔着得知陈郎中有过如此桩旧案,李县令真是喜出望外,忍不住发出声阴险的奸笑,鼻子哼说:"本官倒要看看,你这回还能躲到哪儿去?"接下来,他亲自出马前往医馆,直接向陈郎中点明其以蛆牵扯的案件,声称其再不答应这桩婚事,就吃不了兜著走。几只石磙子,走过去,随意抓起一只,顺手抛过头顶,从身后落下,在硬地面上砸下半尺的坑,吓得同族人舌头伸得老长!

扔完了,姜胜玉拍拍手,长叹一口气:“打不是办法,冤家宜解不宜结呀!有我在,可能不怕他们;但是我再能打,能打得过王法吗?我再能活,能活二百岁吗紧接着她又练习使用大刀的武艺,又是连十天,练成了手好刀法。村头有棵两臂合抱粗的大树,她刀砍去,就断成了两截。?这仇一旦积下了,就世世代代有人惦记着,那会给儿孙们添债务呢!”

“你可以收徒弟”后生们摩拳擦掌,“把咱姜家人个个教成万人敌,看他们哪个敢欺负咱。”

姜胜玉冷笑道更时分,窗外突然吹来阵阴风,吹到苏护身上,苏护顿时觉得毛骨悚然。就在这时,窗外茹氏被他夸,羞红了脸。传来仆人的叫喊声:"妖精来了!妖精来了!"苏护吃了惊,赶紧冲进卧室去看妲己,他轻声问:"女儿,你还好吗?看见妖精了吗?":“瞅你们小肚鸡肠的样子,要是学会了功夫,必定满世界张扬去,那得惹多少事?师父教诲我说,功夫越深,做人越要小心。人眼不是鼠目,练武时,要眼观六路外;处世时,要放眼百年后。”

这消息传到胡柳屯去,没多久,老柳家由族长带队,到姜胜玉这边赔礼来了。岳父母承认自家对闺女过于娇宠,这事怪不得姜家人,现在柳家愿意将乖巧温顺的小女儿嫁过来续弦,两姓继续做亲戚。

姜胜玉的功夫外露了,抵不过乡亲们恳求,农闲时只好教子弟一些拳脚。不过,他教的只是皮毛,用来看家护院,强身健体而已。

姜家自此立下族规,哪个胆敢仗着功夫欺负人,那他就是整个家族的死敌!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2012.8下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齐白石晚年自省 下一篇:童话皇帝朱厚照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