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木蝗虫为主报仇

木蝗虫为主报仇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清朝乾隆年间,沧州有个叫李孟昭的穷酸书生。他父母早亡,家徒四壁,仗着半从前有位大将军王量请示了哥哥,取出宝镜,交给尼姑。尼姑边看边道:"这镜有好几种灵相,想来施主尚未得知。若以金膏涂在镜面上,再用珠粉擦拭,举起它来照太阳,就连墙壁都照射得透。",叫做李靖,他的夫人生孩子,生下来个圆圆的肉球,在地上滚来滚去,李靖说:"这定是个妖怪。"拿出宝剑来,朝着那肉球劈,真怪,那肉球裂开,从里面跳出个男娃娃来,胖胖的脸,可逗人喜欢了。罐子学问,曾在县衙干些抄文书的差事。这年盛夏,李孟昭去京城投亲靠友,不料走到半路,盘缠就已花光。走不得,回不去,李孟昭正饿得发慌,突然有人一拍他肩膀:“这不是李先生吗?好巧啊。”

李孟昭回头一瞧,这人是个相貌极丑的汉子,四十来岁。李孟昭认出,他叫郭福全,是老家的邻居。

这郭福全天生斜肩膀、歪嘴巴,右手只有三根指头,还瘸了一条左腿。别看郭福全其貌不扬,却心灵手巧,一手木匠活千里挑一。他不但会做木器,还会用竹片、木片制作各种精巧的玩偶。这种玩偶不用铁钉固定,只用木楔卯榫,内置竹制簧片,只要一扳机簧,玩偶就会奔腾跳跃,很是惹人喜欢。靠着这门手艺,郭福全先是小打小闹,干些零碎活,后来积攒了本钱,就开木器店,再后来生意越做越大,连京城里都开了分店。

郭福全见李孟昭遇到难处,不但请他吃饭,还邀他一同上路。李孟昭大喜,满口称谢。

走了不几老者听他们口音是同州朝邑带的人,甚为奇怪,不由打量他们片刻,慢慢开口问道:"乡党,闻说朝邑带乃黄、洛、渭河灌区,地肥水美,物产丰饶,素有天下粮仓之称,当今圣上又体恤民意,曾在年前同州大旱之年,恩准你们同州在朝为军机的乡亲阎敬铭尚书所奏,派其还乡赈灾,并拨银两建起义仓,储粮数百万担,专备当地百姓荒年所需。据闻同州今年并未歉收,知府刘大人也算朝廷能员,前不久还上书言同州今年府库充实,民皆温饱,你们却为何混到这般光景?"日,突然天降大雨,两人被阻在了一个小镇的客栈里。

这天傍晚,窗外雨水依旧淋漓,李孟昭闲得无聊,来到郭福全房内。谁知推门一瞧,郭福全不在。李孟昭一瞥间,发现床边有个灰色包袱,敞开的包袱角内露出个奇怪的物件。

李孟昭忍不住拿出来一看,发现竟然是个用黄杨木雕刻的木鸡,做工精巧,栩栩如生。李孟昭奇怪,这郭福全千里迢迢上京,带个木鸡干啥?这时,他无意中触动了木鸡的鸡冠,只听木鸡“咔”的一声响,竟然挪动爪子,摇摇晃晃地在桌上行走、扑翅、昂首,仿佛活了一般,令李孟昭惊叹不已。木鸡走了几步,竟然张开嘴巴,一连吐出好几颗明晃晃的珠子。李孟昭拿起珠子仔细一瞧,一颗心顿时猛跳起来。他在衙门时,见过世面,是个识货之人,这些珠子晶莹剔透,明亮晃眼,是极为名贵的夜明珠,每颗价值都上千两。

李孟昭没想到这郭福全竟然深藏不露,把宝贝藏在玩偶般的木鸡腹中。望着手心光彩夺目的宝珠,李孟昭口干舌巫大少说:"老者不必瞒我,诀窍肯定是有的。那尊菩萨不过是块顽铁,怎么能捡出治病的良药?"燥,一时猪油蒙心,贪欲横生,竟然鬼使神差地把珠子塞入囊中,慌张出门。不想刚到门口,就与打酒买菜回来的郭福全撞了个满怀。

郭福全瞧见桌上的木鸡,先是一愣,再看一脸慌张的李孟昭,什么都明白了。他不禁大怒,一把揪住李孟昭高喊:“抓贼啊!”李孟昭大惊,慌乱之中,顺手摸起那只木鸡,狠狠地砸在郭福全后脑勺上。郭福全闷哼一声,脑浆迸裂,慢慢瘫倒在地上。

李孟昭吓傻Normal了,杀人可要偿命的啊!思来想去,他一不做二不休,找了个布袋把郭福全裹了起来,趁月黑风高扛出去扔进了不远处的滚滚江水中。

一晃20年过去了。

这些年,李孟昭曾惴惴不安,既怕害死郭福全之事被人揭发,又怕自己伤天害理惹怒老天爷,降祸于他。谁知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郭福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他又没有后人,与其他皇帝的业余爱好相比,北齐后主高纬的爱好却显得寒酸和下贱了,他居然爱好当乞丐。他在后宫的华林苑设立了贫穷村舍,令人穿上破衣烂衫当乞丐,自己也参与其间,充任个角色,从事乞丐之间的生意买卖,聊补精神空虚。不出几年,郭妻改嫁,郭家铺子关门,再无人问津郭福全之事。而老天好像也没怪罪李孟昭,他通过宝珠起家、银子铺路,人模狗样步入官场,最后竟做到了知府;家里妻妾成群、银钱满库,一派兴旺景象。唯一有些遗憾的是,众多妻妾却只给他生了一个儿子。李孟昭的独子名叫李登科,自幼生得唇红齿白,聪明伶俐,十几岁就考中举人,是远近闻名的才子。李孟昭暗自高兴,心想自己再调教几年,教会他官场那套把戏,儿子一"老妈妈,你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还要救你。"说着,大蟒蛇衔来种草药,嚼碎敷在老人的伤腿处。片刻,老人就觉得疼痛减轻,能站立起来了。定会青云直上,鹏程万里。

这天到了半夜的时候,白马环视了下周围,看到没其他情况,然后抖了抖缰绳,缰绳便脱了下来。白马轻轻地走出了马棚,到了院墙,腾空飞了出去。主持们感到非常奇怪,他们赶紧偷偷跟随在白马的后面。白马直来到了阿掖山的山谷之中。这个山谷由于树木茂密,平时很少有人进来。白马来到稍微开阔的地方站定,两眼直视着前方。主持们正在感到奇怪,突然山谷深处冒出两盏灯笼,灯笼急速向据说,张员外在临死前让人找来钱大师,问他究竟有没有换胎成功,为何儿子还是败家子?钱大师苦笑:"确实成了,确实成了,也许,是您太娇惯了。"张员外老泪纵横,句话也说不出来。白马奔来。主持们仔细看,那两盏灯笼原来是条大蟒蛇的两只眼睛。说时迟,那时快,白马便和蟒蛇斗在了起。只听见山谷中风声呼呼作响,在树木的衬托之下,不亚于千军万马作战。在蟒蛇向白马进攻的时候,白马突然腾空,然后两只前掌死死踏住蟒蛇的头部。蟒蛇无奈之下伸出毒芯,戳向白马的双眼。白马仍死死地踏住蟒蛇,蟒蛇终于不再动弹,白马随即也瘫到在地。等主持们回过神来,天已渐渐亮了。主持们找到了蟒蛇洞,并在蟒蛇洞里发现了许多的动物骨头。然后他们把白马抬回到寺里,清洗了白马的身体,并把它葬在了离寺庙不远的山腰。,李孟昭正在府衙内与小妾下棋,突然,衙役班头急匆匆进来禀告:“大人,古北口县外30里发生了一桩人命奇案。”

李孟昭棋兴正浓,摆手说:“既然是案子,就交给古北口县令嘛,走开,别扰我雅兴。”

旁边的小妾却忍不住插嘴问:“到底是什么奇怪的案子?”

班头说,古北口县外30里原先是一片旧屋老房,县里有个金财主,看中了那爿地皮,就买了下来,准备扒掉那些老房旧宅,起一座新宅子。谁知在推屋扒墙时,竟然在一间老屋内发现了一口被填塞的枯井。屋内有井并不稀奇,谁料井内竟然有具人尸。由于时间已久,尸体已经化为白骨。更奇的还在后头,人们取出人骨后,再往下挖了几尺,竟然又发现了一具人的尸骨。经过仵作验尸,第一具白骨是个年轻人,死于一年之前。第二具白骨是个老人,却已经死了四五年。看来两人不是一起埋入井内的。年轻尸骨没什么特别,而老人尸骨却是奇形怪状,生前一定是个斜肩瘸腿的残疾人,而且此人一只手仅有三根手指。

李孟昭本来毫不在意,一听班头说老人尸骨斜肩、瘸腿、手仅三指,他先是一愣,随后心里一惊。他猛地跳起来,一把抓住班头:“你……你再说一遍,那尸骨什么形状?是不是左腿瘸,右手三指,斜的是右肩?”

班头挠着脑袋惊奇地说:“大人,您怎么知道啊?老人尸骨正是如此模样。”

“哗啦”一声,李孟昭手里的棋子撒了一地,人傻了一般。刹那间,他脑子里闪过郭福全歪肩瘸腿的样子,可那郭福全被自己抛入江中20年了,如今早该化成了河底烂泥,怎么会出现在古北口城外的老屋枯井内呢?

“快备轿!”李孟昭带着一班衙役赶往古北县。来到枯井旁,见两具尸骨整齐地摆放在一张竹席上,李孟昭瞅着尸骨,心里充满了恐惧。这时,衙役又从井内泥土里发现了几个木人木鸟,虽然面目全非,却仍能看得出雕工精美绝伦。除了当年的郭福全,谁还有如此手艺?

李孟昭差点儿晕过去,看来当初郭福全并没有死,可又是谁将他埋在井内的呢?他立即叫人押来买下这爿地皮的金财主,问他这所老宅子买自何人之手。

金财主吓得浑身筛糠一般,趴在地上磕头如捣蒜,什么也说不清楚。李孟昭急命手下去查访。不久,手下回禀,这所老宅建于几十年前,几次易手转卖,最后一任房主打这以后,诸葛亮更加勤奋,凡师父讲的,书上写的,他都博学强记,心领神会,变成自己的东西。又过以年,正是诸葛亮烧美女化皮的那天,老道人笑着对诸葛亮说:"徒弟呀,你跟我已经年了。该读的书都读了,我要传授的你都听了。常言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已年满十岁了,该走出家门,干番大事啦!"叫黄进财,是个绸缎商,金财主正是从他手里买下的老宅。

黄进财"好个乳臭未干的小黄毛丫头,谁叫你将我躲藏的地方告诉了鲁布桑巴图?我非把你吞吃了不可。"被衙役带来。一见自己的老宅内挖出了人骨,黄进财吓得魂飞魄散,大喊冤枉。他说,这宅子也是半年前从别人手"不干什么,瞧把你紧张的,见面打个招呼嘛!你这怀里揣着什么宝贝?"里买下的,这两具尸骨最晚那具是一年前被人埋入井内的,他怎么可能害人埋骨呢?

李孟昭一想也对,就问黄进财是从谁手里买的。黄进财忙说:“是徐记酒坊的徐老好不容易天才放晴,财神松了口气,把元宝搬到空地去晒。板。”徐老板被带来后,也是狂喊冤枉,声称自己不知此事。李孟昭心里焦急,急于知道郭福全尸骨真相,就命衙役大刑伺候。徐老板被打得皮开肉绽,死去活来,但他仍然哭喊:“大人饶命,我真是冤枉啊!”他告诉李孟昭,这宅子是他多年前买下养小妾用的。那小妾叫柳婉婉,本来是个风尘女子,他把她养在这宅子里,每月偷偷来这里住两晚沈熙心动道:"是吗?"就走,生怕被家里的河东狮发觉,他怎么可能会害人呢?

看来徐老板所言不假,既然那小妾长住在此,害人埋骨之事肯定与她有关。不料那柳婉婉听闻此事,竟然连夜逃走了。李孟昭立即发下文书,不出几天,柳婉婉就被缉拿归案。审问时,李孟昭听得目瞪口呆。

原来,柳婉婉嫌徐老板年老体衰,来的次数又寥寥无几,一时寂寞难耐,暗地里与一个叫林二虎的混混儿私通。

5年前的一天早上,她送林二虎走后,发现门口有个浑身脏兮兮的老乞丐在瞅着她嘿嘿傻笑。柳婉婉大惊失色,害怕自己和林二虎的丑事被这老乞丐传出去,后来又发现这老乞丐是个傻子,只知呵呵傻笑——他脑后有一道长长的疤痕,可能是被人打傻了。更让她惊奇的是,这老乞丐有一双巧手,几块木片在手里摆弄几下,就做成了一件玩物。晚上,柳婉婉对林二虎讲了此事,林二虎怕这老乞丐是徐老板派来监视柳婉婉的,故意装疯卖傻,就一狠心,悄悄将老乞丐骗入院内掐死了,然后埋在了屋内的那口枯井里。

一年前,有个年轻的公子经过柳婉婉门前,发现台阶下有只木头做的蝗虫。这木蝗虫栩栩如生,正是当年那老乞丐做的。那公子一时好奇,就伸手碰了一下蝗虫的长须,没想到那正是机关,木蝗虫竟然自己跳跃着蹦进了院子。公子心血来潮,推门进了院子,恰好与柳婉婉撞了个满怀。公子吓了一跳,急忙推说过路人口渴,要讨口水喝。柳婉婉端茶给他,刚说了几句话,那混混儿林二虎竟然醉醺醺地闯了进来。

林二虎一见柳婉婉房里有个年轻公子,顿时醋劲大发,说柳婉婉勾搭野男人,三拳两脚竟把年轻公子打死了。人一死,林二虎慌了神,干脆心一横,又把公子尸身埋在了当初藏老乞丐尸骨的枯井内……

李孟昭听得瞠目结舌,他没想到当初郭福全被打得脑浆迸裂,竟然没死,幸好他变成了痴傻之人,不然他怎肯与自己罢休?

想到这里,李孟昭暗自侥幸,就随口问柳婉婉,那被林二虎杀死的年轻公子叫什么名字?柳婉婉想了想说:“我记得那公子脖子上戴着长命金锁,上面錾着李……李登科三字,不知是不是他的名字?”

“什么?”李孟昭差点儿瘫倒,哆嗦着大叫:“那公子叫李,李,李登科?”柳婉婉想了想,说那个金锁在林二虎家里,拿来一看便知。

衙役急忙去取,顺便将林二虎捉拿归案。李孟昭接过金锁一瞧,突然仰天大叫一声,口喷鲜血。那锁上三字,正是“李登科”。

一年前,自己的爱子李登科独自外出游学,至今迟迟不归,李孟昭心里正纳闷,没想到儿子竟早已被人害死。

李孟昭望着席子上郭福全和爱子的尸骨,不禁肝肠寸断。他怎么都想不到,一个疯傻人做的木蝗虫,竟鬼使神差地将有个大臣想了个办法,召来千个小孩,要他们哭着去求木匠,希望小孩的眼泪能感动木匠。自己的爱子引入了万劫不复之地,这难道是天意?

一下子,什么高官厚禄、万里前程,在李孟昭的眼里都变成了浮云,李孟昭打了个趔趄,慢慢歪倒在地。衙役们大惊失色,急忙请来郎中救治,可李孟昭醒来后却眼歪嘴斜,口流黏涎。郎中把脉后叹息说:“是中风重症!李大人这一辈子恐怕都……”

李孟昭出事后,李家立即乱了套,大小妻妾争夺家产,亲朋好友也暗中巧取豪夺。那些平时阿谀谄媚的下属,趁机弹劾参奏李孟昭贪赃枉法。不久,朝廷革了李孟昭的职,念他已半身不遂,饶他一命。

这年盛夏,暴雨连连,李孟昭躺在一间破庙内。他已饿了几日,浑身烂疮。回想当初,也是盛夏暴雨之夜,自己贪图宝珠,害得郭福全家破人亡,如今自己竟然也遭遇同一下场。李孟昭突然笑起来,但他面部已瘫,斜嘴歪眼,笑起来的声音犹如鬼哭。

一夜狂风暴雨,第二天人们发现李孟昭已经气绝身亡。后来有人说,那晚经过破庙,曾经听到过李孟昭边哭边笑边说,颠来倒去只有几个字:“恶有恶报啊!”

选自《龙门阵》2013上

标签:报仇

    上一篇:古人也爱淘宝 下一篇:贺龙苦肉计纳贤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