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明宫梃击疑案

明宫梃击疑案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话说明朝万历四十五年初四夜,月影如牙,当时的巡城御史刘廷元满心想早早回家。他自然有美事,半月前收到一位神秘人的厚礼,就是他现在这房小妾玉荷简伯昭伸手接剪刀时,不留神竟然把李美玉的面巾拉了下来,只见她长得分像人,分像鬼!简伯昭顿时呆住了,直到李美玉个巴掌打过来,他才回过神来。。

结果天公不作美,有巡城兵士急报说有人夜闯慈庆宫,打伤了几个守门太监,现在正拿着棍子追着太子打,太监们拦都拦不住。刘廷元一听,吓出一身冷汗,急忙赶去慈庆宫。

夜闯慈庆宫的凶犯已经被抓住了,幸好巡城兵士及时赶到,太子毫发无伤。刘廷元一把揪过凶犯一看,有些眼熟,愣住了:这不是神秘人派来送美人的那个下人吗?刘廷元赶紧装出一副要严办此事的样子,命令兵士把凶犯押走了。

来到暗处,刘廷元就悄悄问他为何夜闯慈宁宫追打太子、是如何混魏忠贤大模大样地往椅子上坐,冷冷地问:"袁提督,那猴子盗夜明珠案破了吗?" 进宫来的。那人也不答话,故作痴呆状。刘廷元无奈,只好把他押进大牢,回家去问小妾玉荷。玉荷一听那人被关进大牢的事,马上泪流满面,说那人姓张名差,是他的哥哥,因为输了赌债把她卖给了债主,债主让张差把她送到了刘廷元府上,其他的她就不知道了。刘廷元再追问债主是谁,玉荷也不知了。刘廷元一听大惊,觉得"妈妈?"大家躁动片。赵登禹大骂:"混帐,丢人!"此案非同小可,赶紧把张差移交刑部。

张差被移交刑部后,刘廷元左思右想心中都不踏实,他偷偷找内阁首辅方从哲商量此事。

方从哲一听此事,就揣测大事不妙,这事很可能是郑贵妃所为。郑贵妃就是万历皇帝最宠爱的妃子,她为万历生得一子,早就想让万历皇帝废掉太子常洛,立她的孙看,这身穿黄色褂子的魁梧男人就是那日来到码头抢走自己渔船的黄泰。儿子常洵为太子。其实万历皇帝从没喜欢过长子常洛,常洛不过是一个被他偶尔宠幸的宫女所生,只因皇太后的意思,才立他为皇太子的,万历皇帝也很想废了常洛立常洵,只因朝中的“东林党”人百般阻挠,万历皇帝才没敢轻废太子。如今皇太后和常洛的母亲都去世了,郑贵妃明目张胆地打太子的主意不是不可能。

刘廷元听了方从哲的话吓坏不料就在当天傍晚,张氏兄弟急忙赶去**局,给了局长笔钱,要求撤案中止调查,把陈涤生领了回来,并向全体员工宣布:"这事纯属误会,与陈涤生无关,也与其他人无关。"张剑秋还郑重其事宣布:"关于失火的原因,从现在起,都不要再议论了。"了,如果真是郑贵妃让人所为,那他把张差交与刑部可就得罪了郑贵妃,连太子她都敢动,那他的性命还保吗?刘廷元让方从哲想想"千杯不醉?"薛知府有些不信。办法,如何挽救此事。

方从哲与刘廷元都是朝中的“浙党”,他笑着请刘廷元不要太担心,刑部三安置这天,汤知县带领帮僚属早早来到安置现场。会儿,抱不平带着几十个麻袋来了,个接收移民的场长在现场等着接人。人会审的官员都是他的门生。果然,刑部会审的结果依照刘廷元的初审定了案,要把张差当成疯子崭首。

刘廷元刚松了口气,不想“东林党”人纷纷上疏,要彻查真凶。身为刑部主事的东林党人王之寀私下已查出张差是受人指使,由一个太监领进宫来的。万历皇帝不得不让刑部会同十三司会审,张差终于招哄,说是太监庞保、刘成叫他干的。庞保、刘成是谁?正是郑贵妃手下太监。

这下万历皇帝再也坐不住了,一边是儿子,一边是妃子。他叫太子亲自出来结案,希望不要牵连太多人。太子虽贵为太子,却因身世原因自小懦弱胆小,也想息事宁人,就同意了万历皇帝的建议。

梃击一案终于真相大白,刘廷元府门前却被人泼了一盆狗血,刘廷元怀疑是郑贵妃的人干的,吓得躲在家里不敢出门。

心中越怕,鬼越上身,突然来了一个神秘人造访刘廷元。待刘廷元战战兢兢地出来迎客,这才发现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刑部主事王之寀。一见是王之寀,刘廷元镇定了许多。原来这王之寀因“梃击一案”受到浙党一派的官员攻击,被贬职为民,离开京城时都没有一个人敢去送他。

刘廷元寻思王之寀还回京城来做什么,王之寀却笑道:“刘大人没想到会因一女子而惹祸上身吧?”听王之寀这么说,刘廷元吓得直冒冷汗,但马上又镇定下来,矢口否认。王之寀叹了口气,说:“刘大人已有性命之危,故作镇定又有什么用?”刘廷元问危从何来。王之寀说:“张差是刘大人抓来的,梃击一事只有大人与太子知情,如今恐怕郑贵妃已经误会是大人与太子串通一气陷害她的。”刘廷元听了觉得奇怪,问:“什么串通一气?什么陷害?王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王之寀严肃地说:“很简单,我怀疑‘梃击一案’并不是郑贵妃指使的。”

原来张差和两个太监一死,王之寀就感觉中了别人的圈套。因为如果郑贵妃真要打太子常洛的主意,她为何只指使人用棍子去打太子而不是派杀手去刺杀呢?叫一个像张差这样只会装疯卖傻的赌徒去能干成什么事呢?离开京城后王之寀就去了蓟州,很快就暗访出了刘廷元与此案的关联。

刘廷元终于沉不住气了,惊问:“什么?张差不是郑贵妃指使人安排的?你是怎么知道的?”王之寀说:“大人先别多问,能不能让我见见大人那位新夫人?”刘廷元见王之寀胸有成竹的样子就同意了,他叫人把新夫人玉荷请来。

女子一出来,王之寀也暗暗一惊,难怪这刘廷元会中招,这女子果然不同寻常,貌若天仙,身若游香,若真与张差同为兄妹,真有天壤之别。刘廷元见王之寀见了玉荷只顾发愣不说话了,就干咳了两下。王之寀这才回过神来,问那女子的话。

原来王之寀到蓟州暗访时,打听到张差是蓟州出了名的街痞无赖,与天父宙斯缔建了第代人类。即青铜的人类。这代人跟白银时代的人又完全不同。他们残忍而粗暴,只知道战争,总是互相厮杀。每个人都要千方百计地侮辱其他人。他们专吃动物的肉,不愿食用田野上的各种果实。他们顽固的意志如同金刚石样坚硬,人也长得异常高大壮实。他们使用的是青铜武器,住的是青铜房屋,用青铜农具耕种田地,因为那时还没有铁。他们不断进行战争,可是,虽然他们长得高大可怕,然而却无法抗拒死董奉说完,扶起狼狈不堪的翟连,说道:"伤痛好医,心病难治。老夫看你改动字,便能使原意全非,可见你还是有点歪才的。若能走上正途,未必不会有显达的天。"翟连涕泪俱下,连连说道:"先生的教诲和伤痛的教训,小的定铭记在心。"亡。他们离开晴朗而光明的大地之后,便降入阴森可怕的冥府之中。他豪赌的只有一个长得白白净净的人,赌场的人再没见到其他人。且根据在场的人描述,那人的模样半点不像庞保与刘成,难道会是庞保刘成指使别的太监干的?在蓟州,王之寀又无意中听说有人假冒太监来采买黑牡丹的事,结果到现在还没有把采办的黑牡丹拿走。王之寀一打听假太监的模样,才知那两人才是庞保与刘成,再打听才知道当天在大街上张差赌输后出来冲撞过庞保与刘成,庞保与刘成要问他的罪,却是那个长得白白净净的人为他解的围。难怪当时审庞保与刘成时,他们都说认得张差,又大喊冤枉。王之寀想两人能穿着宦服出入应该不会做什么见不得方子澄正在犹豫,李大人又重重的拍了下惊堂木:"大胆方子澄,你到底敢是不敢?不敢说明银子就是你拿的,你只要交出来我张财主急中生智,他把袍子撩露出里面的钱袋,"老爷,我可是用钱买的呀!"和周秉可以既往不咎,如果不承认,你现在就吃点心,如果你吃了没死,本官立刻放零!"人的勾当,倒是那个与张差豪赌的人十分可疑。左打听右打听,王之寀这才打听出那场豪赌分明就是给张差设下的局。那人给张差解了围之后,两人就小玉在天上时,曾向偷偷来月宫陪陪嫦娥聊天的仙女朋友学习医术,懂得怎样治病救人。因此,她经常个人采些草药下山帮助村里的病人解除病魔的痛苦,深受当地百姓的爱戴。一同走了,却未听说张差输了妹妹的事。

王之寀就问那女子:“你真是张差的妹子?”女子顿时“扑通”一声拜倒在刘廷元跟前,哭着说:“老爷饶命!小女子其实只是个青楼女子,并不是张差的什么妹妹。张差把我从青楼里赎了出来,让我跟他到了京城,然后又送我到了老爷府上。”说完,女子早哭成了泪人,刘廷元不知所措,让她先回房去,王之寀突然问道:“且慢,你可认识李进忠?”

那女方休便问另个葫芦装的酒虫是怎么回事。周卦说他在市井中,每逢遇有那醉鬼闹事,便用奇香的化酒,骗那酒鬼喝了,勾了酒鬼的酒虫,酒鬼便没了酒欲,最欢喜的莫过于酒鬼的家人,说周卦乃是救命恩人。子说了声不认识。王之寀却笑了:“你不认识李进忠,他怎么会花钱为你赎身呢?你是青楼女子不假,张差是个身无分文的赌徒,他如何能为你赎身呢,为你赎身的应该是李进忠吧?”女子见瞒不住,便承认了,这才说出李进忠三年前为自己赎身的事。王之寀厉声喝道:“李进忠指使你来刘大人府中做什么,还不从实招来这样日积月累,时间长了,仓颉造的字也就多了。仓颉把他造的这些象形字献给黄帝,黄帝非常高兴,立即召集州酋长,让仓颉把造的这些字传授给他们,于是,这些象形字便开始应用起来。为了纪念仓颉造字之功,后人把仓颉造字的地方称作"凤凰衔书台",朝时女婿还在这里建了座庙,取名"凤台寺"。?”女子趴在地上战战兢兢地说:“李爷让我来刘府取一样东西,然后交给张差。”王之寀问:“可是刘大人的通行牌?”女子连连点头:“正是。”王之寀这才对听得一头雾水的刘廷元说:“大人可都听见了?你这可是养虎为患啊!”刘廷元看得不忍心,把她扶起来,让她先回房再说。

女子回房里去了,王之寀着急地对刘廷元说:“刘大人,此女子肯定是在说谎,你千万不要相信她的话呀!你可知那李进忠是谁?”刘廷元摇摇头。王之寀说:“这李进忠就是如今皇长孙的典膳太监魏忠贤!”刘廷元听得不明白:“魏忠贤不就是一个小太监吗?难道是皇长孙让他指使张差去棍打自己的父亲太子?”突然王之寀一瞪眼,张差的口就闭不上了。刘廷元感觉奇怪,走过去刚一碰到王之寀,他就直挺挺地倒在地,脖子上露出一根毒针。刘廷元大惊失色,正要喊人,只觉得脖子上一点刺痛,就倒地了。隐约中听见一个女子和一个男人的声音:“你们知道得太多了……”

走进来的女子竟是玉荷,男人竟是张差。原来张差早就被魏忠贤用一个替死鬼换了出来,两人正是魏忠贤手下“十孩”中的花孩与疯孩。

选自《民间传奇故事》2010.6A

标签:疑案

    上一篇:贺龙苦肉计纳贤 下一篇:灵猴抬棺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